[原创]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之十九。百万雄师下江南)

小老百姓一个 收藏 16 8583
导读:录入者按语: 我爷爷参军时的部队是149师446团的前身----刘邓大军的“老九团”,后来的番号是“中野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渡江前整编为“二野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进军西藏时“西南军区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后来是“西藏军区五十二师一五五团”。五八年爷爷得了高原病回到西藏军区川办。老部队在文革中和五十军一四九师对换番号并换防到四川乐山、眉山地区,就成为了直到今天的中国陆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爷爷在七、八十年代经常到乐山去“回娘家”看望。爷爷一辈子对老部队怀有深厚感情,一九八三年爷爷由

录入者按语:

我爷爷参军时的部队是149师446团的前身----刘邓大军的“老九团”,后来的番号是“中野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渡江前整编为“二野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进军西藏时“西南军区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后来是“西藏军区五十二师一五五团”。五八年爷爷得了高原病回到西藏军区川办。老部队在文革中和五十军一四九师对换番号并换防到四川乐山、眉山地区,就成为了直到今天的中国陆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爷爷在七、八十年代经常到乐山去“回娘家”看望。爷爷一辈子对老部队怀有深厚感情,一九八三年爷爷由于眼睛(心脏病、糖尿病并发症)看不见了,在家休息。用毛笔写大字在废报纸上,由我奶奶用钢笔誊写到笔记本上,成就了这个回忆录。所以这个本子来之不易,在爷爷去世十一周年祭日里我和我父亲决定把这个回忆录发到铁血上,以表示对爷爷的纪念和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热爱。




十九. 百万雄师下江南

一九四九年元月份,淮海战役以震惊中外、史无前例的胜利结束了。这一胜利加速了革命胜利提前到来,全国人民欢欣鼓舞,也加速了蒋家王朝的覆灭。蒋介石眼见得局面不可收拾,又耍出了“和谈”阴谋,以此阻止我人民解放军渡江,拖延时间、苟延残喘、想东山再起、圈土重来。毛主席、党中央早就看出了蒋介石的阴谋,要和谈吗?可以!必须依我党提出的“八项二十四款”为条件。第一条就是必须惩办战争罪犯,而蒋介石就是天字第一号大战犯,他怎么能接受呢?蒋介石一面和谈,一面收集残兵败将在长江南布置长江防线。我党则一面与蒋帮和谈,一面号召大家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及时揭穿蒋介石和谈阴谋。

在河南沈丘县,我们过了新年,又过春节,张灯结彩、唱戏、跑马、上刀山、开庆祝会、祝捷、追悼大会,为战斗有功人员分别以功劳大小记了功,庆祝淮海战役伟大胜利,为战役牺牲的烈士开追悼会。部队文化娱乐开展的热火朝天。我们卫生队也排练了秧歌、高跷、还演出了“打城皇”,群众、地方政府开展了拥军活动,给送来了大量猪、羊肉,春节过的比任何一年都热闹。

淮海战役我们部队“老同志”所剩无几,连队里的战士绝大部分是刚解放来的新同志。这些新同志绝大部分是被国民党强行抓兵的穷苦人民,每个人都有一段被蒋介石军队迫害的血泪仇。入伍经过政治教育、诉苦运动,阶级觉悟很快得到提高,明确了我军是人民子弟兵是为天下穷苦人求解放打仗的。其中也包括他们自己。这些同志经过国民党军队军事训练,军事素质好,一旦提高了觉悟就能打仗。

我军对国民党军队的伤员也是按照毛主席的教导“救死扶伤实行革命人道主义”把他们收集起来组成了“伤兵休养连”按班、排编好。由我们的老战士当班长,卫生队派我和几位同志到“休养连”为他们治疗战伤。这些人长期在战壕里,又受了伤,穿着带有血迹的脏衣服,虱子到处爬。我们部队为他们换了新衣服,让他们洗澡、灭虱,伙食按伤病员待遇,使他们很受感动,充分体现了我军俘虏政策。在休养连我们发现了一个年轻、英俊的青年人,他头部负伤,在前额裹着个大救急包、彬彬有礼、写得一手好字。经了解他是不久前被国民党军队抓来的兵,在家是个中学生,被抓后当马夫。在他伤愈后我们把他选到卫生队当文书,后来又让他当卫生员,过长江解放西南进西藏他为人民累立功劳,入了党当了医生,我和他成了亲密无间的战友,他就是-----李松寿同志。

春节后,天气渐渐地暖和,转眼就是春光明媚的三月,这时我们部队又经过了整编。由原来的一纵队二十旅五十九团改编为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兵团司令员仍是原一纵司令员杨勇同志。军长张国华。旅改为师,师长仍是吴忠同志,团长由原团政委阴法唐同志担任并兼任政委。部队整编后武器、人员得到了充分补充。在全国大好形势的鼓舞下,指战员个个斗志昂扬,师在沈丘戴浦口开了向江南进军的誓师大会,会开的很隆重,会上师首长向大家动员向江南进军的意义。很多同志代表单位和个人向大会表决心,“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的口号声响彻云霄,地方政府也有代表讲了话,表示要支援解放军过江。

誓师大会后兵分数路向长江进发,我们这一路途径临泉、阜阳三河尖、霍丘、陆安、桐城、舒城来到芜湖附近的一个叫新街的镇上,待命渡江。

这时我已由团卫生队调到特务连当卫生员。我们连在长江边上的新街驻的时候,房东老大爷是个下肢瘫痪了几年的病人,他见我背的带有红十字的挎包,知道我是做医务工作的,要求我给他治疗。当时连队卫生员也没有什么好药,况且他是瘫痪几年的人。但群众找到我,又不好推辞,我就给他说:“我没有药给你吃,用针灸给你治疗,治好了也不要喜,治不好你也不要恼”。他表示同意,经我第一次给他针灸后第二天腿就大有好转。第二次治疗后就可以下床,老房东很高兴,要求我继续给他扎针,三次针灸过后已经能下地走路,他全家人都高兴。后来老头给我送来了鸡蛋、挂面表示感谢,说我是他救命恩人。我说:“我们是人民子弟兵给你看病是应该的,礼物不能收”。老房东说什么也不肯拿回去,我无法只好留下交到伙房让生病的病号吃了。从这次给老大爷治腿,我深刻地体会到我国古代医学遗产的宝贵,治疗某些疾病的奇效。针灸学在国民党统治时期曾被明令取缔,只有民间江湖医生在保留这一古老治疗方法。我学针灸学是在大别山我军医药极端缺乏的情况下,鲁之俊部长编写了一部简明针灸学,它为我们战士解除了多少痛苦,今天又用它密切了军民关系。

在新街我军把会划船的同志和水性好的人组织起来,在长江边上一个湖里,练习划船,演习强渡长江的战术。又组织民工做了很多只新船。部队每天进行乘船的知识教育,要求大家在船上不准乱动,不能随着船摇摆移动身体,还要尊重当地船家的风俗习惯,不准在船上说不吉利的话等等。。。。。。未过江前要准备好过江后追击敌人几天吃不上饭的情况,要带三天的熟食。我们连采用了做炒米方法,把米做成很硬的米饭,再用油把米饭炒干,炒熟加少许食盐,只要用水一泡就可以当饭吃。

蒋介石的和谈代表团与我党的谈判没有成功,毛主席、朱总司令发布命令向江南进军。长江北岸各种大炮差大多摆满了江岸,战船从港湾里划了出来,做好了渡江一切准备;一声令下万炮齐鸣,把个江南岸打成了一片火海。在大炮掩护下突击船队起航了,冒着敌人从对岸射来的炮弹爆炸时激起的水柱,迎着长江的波涛,象离弦的箭划向对岸。这天是四月二十一日,大雾笼罩着江面,就象诸葛亮草船借箭的天气,我们也利用了有利进攻的气候。战士们脚尖一踏上陆地就什么也不怕了,发挥着各种武器性能和战士们勇敢精神冲向敌人阵地。敌人号称长江天堑能挡我军百万兵的防线被我军一鼓而下。敌人溃逃了,我军炮火延伸射击。

我们随着突击船队后面,乘着可坐20-30个人的小船在清晨渡江,这时东方已亮。船行在波涛汹涌的杨子江上象一片树叶一样,船工喊着有节奏的号子奋力划船,我还看到江猪出现。当船行到江心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了飞机的隆隆声,由于大雾给做了天然伪装,飞机看不到下面,又不敢低飞,飞了一阵就消失在远方,可能回去报功去了。

当我们上岸时,炮声已经停止,远方不断传来枪声,部队很快出发去追击敌人。

四月的江南,正是黄梅雨季,天上不停地下着大一阵小一阵的雨,我们冒雨前进。饿了就吃两口炒米,乘胜追击敌人。毛主席一首诗形象地概括了解放军渡江情形:“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距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估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苍桑”。

追击逃敌到了江南茶叶产地的祁门县,这里山虽不高却很秀丽。这时也正是春茶采摘季节,沿途群众为我们准备了清香可口的茶水。又看到很多群众聚集在一起欢迎我们,完全不象新解放区。走近才知道这里是我江南游击队活动地区。他们为迎接大军过江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就在一个山坡上与游击队会了师。亲热的象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互相喊着鼓励的口号,我们一边走一边喊“向坚持在敌后的同志们学习”!他们喊“向解放军老大哥学习”!游击队同志帮助我背被包、担挑子,双方互赠礼品。他们最喜欢要的是子弹、手榴弹,团首长还把枪支送给他们。会师虽没开大会,互相问长问短却很亲热,回想起来那时的感情,真如异乡会亲人一般。在欢呼声中我们越走越远,向着敌人逃跑的方向前进了。


(上节。我参加了淮海战役http://bbs.tiexue.net/post_4891541_1.html

下节。会战京沪杭http://bbs.tiexue.net/post_4911473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1/3/9 17:57:09 被小老百姓一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