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为何中国燃气的主席遭到罢免 ----论徐鹰的倒台

姥姥在我家 收藏 0 537
导读:中国燃气(00384)公告,于2011年3月4日,董事会根据公司细则以多数票分别罢免李小云及徐鹰公司主席及副主席的职务,即时生效。董事会认为,于去年12月23日首次就中燃事件举行的董事会会议上,李小云及徐鹰没有披露他们对事件的了解,隐瞒不报,故罢免二人职务。 如看官有意,不妨试到中国燃气的管理层探听一下民意,凡是对事件经过有着正确了解的,为中燃的发展孜孜以求的,除了几个脑髓里有些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为这次罢免之举而拍手称快?相信当市场上的投资者了解到两人只是挂着虚职,从不参与公司管理,

中国燃气(00384)公告,于2011年3月4日,董事会根据公司细则以多数票分别罢免李小云及徐鹰公司主席及副主席的职务,即时生效。董事会认为,于去年12月23日首次就中燃事件举行的董事会会议上,李小云及徐鹰没有披露他们对事件的了解,隐瞒不报,故罢免二人职务。


如看官有意,不妨试到中国燃气的管理层探听一下民意,凡是对事件经过有着正确了解的,为中燃的发展孜孜以求的,除了几个脑髓里有些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为这次罢免之举而拍手称快?相信当市场上的投资者了解到两人只是挂着虚职,从不参与公司管理,并明晰他们被罢免的原因后,应该会对中国燃气董事会的正确决策表示赞同,对中燃的未来发展保持信心。


徐主席的倒台,可谓是其咎由自取。一言蔽之,曰:“活该!”其中缘由待我为您娓娓道来:



一、狐假虎威,长期伪造政治身份


徐鹰长期以来,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无不四处向人宣称他代表“政府”,他的所有举动都是为了支持政府工作,一言一行都代表“政府”的意思。在中燃集团内部,他一直标榜着这个“高贵”的身分,霸占着副主席的高位,享受着优厚的经济待遇。他自诩代表“政府”所打的一块金字招牌是所谓“海峡经济科技合作中心主任助理”的身份。然而细究下去,海峡经济科技合作中心只是政府下属的事业单位,而徐鹰本人更根本就不是政府的正式编内人员(连事业编制都没有),仅仅是一个外聘人士(相当于是个打工的)。连海峡经济科技合作中心也不能声称代表政府,那徐鹰,一个外聘的主任助理,何德何能可以说自己是政府的人,代表政府?这听上去,就像一个不在编的临时城管宣称自己代表国务院一样可笑。倘若这个逻辑成立的话,那中国大大小小那么多企事业单位,每一个人都跳出来要代表政府,那还得了?在中燃的日子里,徐鹰一直大言不惭地保持着其狐假虎威的本性,每傲然曰:“子无敢惹我也!政府使我于此,今子犯我,是逆政府命也。”


纵观徐鹰所谓的“为政府做的工作”,就是不断地挖中燃的墙角以自肥。他在深圳注册了几家由他实际控制的注册资本仅为50万人民币左右的小公司,包括“深圳中评广告有限公司”、“深圳市中评网络咨询有限公司“和“中评信息(深圳)有限公司”,等一系列的“皮包公司”。徐鹰以这几间小公司为借款人,以服务政府工作为幌子,不断向中燃借款, 并累计向中燃旗下一间子公司借款逾一亿元人民币至今未还。这些人头公司都是一团乱帐,所谓“支持政府工作”的借款不知所踪。


中燃上下一直被其长期伪造的政治身份所欺骗,直到不久前才真正查清他的假身份。像这样一个长期招摇撞骗的政治流氓,一旦识穿他的真面目,天理国法人情何所容也?徐鹰这样的人,在中国还有千千万万个,假以政府之名,而行桀虏之态,污国害民,荼毒人鬼!为了还世间一个清正廉洁,这样的人绝不能姑息!



二、不劳而获,疯狂榨取个人利益


徐鹰凭借着他的假“身份”,可谓一直在中燃过着太上皇的日子,他拥有整个中燃最昂贵的用车和面积最大最好的办公室。而其本人更是持有约1.95亿股的公司期权,在中燃领取超过700万港币的年薪。在2009-2010财年,徐鹰在中燃拿到的实际年收入高达1300万港币。当然,和徐副主席相比,李小云主席在中燃300万港币的年薪就要稍显逊色了,不过中燃还给他买了价值一千多万的豪宅,而这份待遇究竟是否得到党委部门的批准恐怕也非我等区区小民可知的。


那么他们对中燃这家香港上市公司的贡献又在哪儿呢?对徐鹰来说,中燃的艰苦创业不过是浮云尔尔,从不被他放在心上,每日大谈特谈的就是他所谓的“政府工作”。至于集团的管理,与资本市场和银行的沟通、谈判,职业经理的招聘和培养等等工作,徐鹰都是从来不屑于参与的。李小云仅偶尔参加几次董事会;而徐鹰呢,更有“原则”一些,他通常有“三不,三少”:不参加每周一公司总部的高管例会,不参与公司组织的各种员工关爱活动,不参加公司对外的来访接待;极少去集团在各地的子公司,极少到北京的管理中心开会,极少赴上海的LPG业务总部视察!


试问今日之燃气行业,可曾有人来买李、徐二人的帐?试问今日之中燃集团,可曾有人见识过李、徐二人的工作业绩?“不劳而获”四个字送给这两位主席,谁也不曾冤枉了他们!罢免他们的职位对公司或许有短暂的影响,但长远看,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三、内心阴暗,肆意践踏公司管理


“所爱光五宗,所恶灭三族;群谈者受显诛,腹议者蒙隐戮。”这句话被徐鹰演绎得可谓是淋漓尽致!近来,徐鹰多次在公开场合和中高层员工大会上强调:公司所有前期支持刘明辉、黄勇的公司管理层和员工都要被清除出去。而他的亲信则由他在没有履行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宣布出任总裁、执行总裁等职务。敢问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副主席,徐鹰哪来的权力不经过董事会讨论,就擅自决定公司的重大人事任免?徐鹰又凭什么摆出一副文革造反派的架势,要把所有“不支持他”的人都清除出去而不考虑那些人对公司运营的重要性?


更有甚者,为了一己之私利,徐鹰多次在公司内部放话说:“如果刘明辉不交权,我就整死公司,你们(指刘、黄)与公司有感情,我没有。你们不能不要公司,我可以不要。” “我一定要整得他(指刘)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如果你们(指各个董事们)不听我的,我就整死公司”。近二个多月以来,为了挟持公司董事局,徐鹰分别多次找了有关的董事谈话,用恶毒的语言威胁对方必须在董事会上按他的意见做出决议,对数个董事和部分高管采取诬蔑、恐吓、威胁之手段,放言道“如果再不听话,就去找你的父母算账。”敢问作为中国燃气的副主席,徐鹰又把公司的利益置于何地,把各个盼着中燃兴旺向上的投资者的利益置于何地?纵观神州大地,无道之徒,贪残酷烈,于徐为甚!这已经不是一个道德健全的人应该做出的行为了!此举与流氓无恶棍何异?徐鹰的“倒台”自是应该应份的!


从李小云、徐鹰在中燃事件发生后的种种表现来看,其不知情的可能性近乎为零。徐鹰的亲信在公安局来人之前的10分钟内,特意打电话到公司询问刘、黄是否都在总部;徐鹰等人在刘、黄被带走5分钟后抵达公司,立刻封锁现场;在当日下午就开会宣布要“排除异己,提拔亲信”;三天后,徐鹰召开高、中层干部会议,在公安部门没有下达任何通知,案件内情谁都不知晓的情况下,徐鹰已然知悉一些,公布了案件内情…在这种种事实的支持下,哪怕徐鹰有一百张嘴,也决不可能撇得清他与此事的关系。


而据港交所网站披露,海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在去年9至11月间,四度减持中燃公司的股票,令其持股由6.75%降至4.21%。由于已低于5%,不用再披露,之后是否有进一步减持不得而知。海峡金融的实际控制者就是徐鹰、徐超平等人。这些线索连起来看实在是让人玩味,任何有理智有头脑的人,恐怕都不得不怀疑内幕交易存在的可能性。至于套现逾两亿的现金到底用于何处,就只有徐鹰一伙心知肚明了。


戳穿了徐鹰的假政治身份,他所表现出的不负责、不道德的行为实在是让人心寒。莫非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竟没有想到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还是他觉得只要继续用些恐吓威胁的无耻手段,天下人就都会怕他?徐、李的“倒台”是他们为自己行为买单的结果,中国燃气清除了他们就将拥有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自是不用为此担忧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