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叹

昔汉时长安,章台柳绿。千载梦幻,盖一夜风流,而今安可见乎?忆故人歌曰: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遂有感而作此诗。诗曰:




天阔时节不期径,异趋南北却同行。


旧时莺歌章台路,千载一夜余心惊。


无意总道春景好,有情难顾江月明。


生前身后浮生梦,缘念痴人前世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