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 ] 记身边的她——我的母亲[参赛]

空后卫 收藏 9 282
导读:记身边的她——我的母亲[参赛] ——母爱是凸显天下最伟大的爱 每年农历的正月初八,是我母亲的生日。今年是母亲的八十岁寿辰,我们家乡有男做虚(提前1个年头)、女做实的习惯。为此,我们兄弟姊妹六人,从全国各地回到芜湖集聚,为一个善良、节俭、乐观和整洁的普通母亲庆祝八十岁寿辰。说实话,我们兄弟姊妹六人带着孩子集聚在一起为母亲庆祝生日的机会还是第一次;过去,大家都难以聚齐,是谁在,就随便把母亲的生日过了。可这次就不一样了,既然是母亲八十岁寿辰,就应该隆重些,而且都是带着孩子一同前往;三六一十八,儿孙满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记身边的她——我的母亲[参赛]

——母爱是凸显天下最伟大的爱


每年农历的正月初八,是我母亲的生日。今年是母亲的八十岁寿辰,我们家乡有男做虚(提前1个年头)、女做实的习惯。为此,我们兄弟姊妹六人,从全国各地回到芜湖集聚,为一个善良、节俭、乐观和整洁的普通母亲庆祝八十岁寿辰。说实话,我们兄弟姊妹六人带着孩子集聚在一起为母亲庆祝生日的机会还是第一次;过去,大家都难以聚齐,是谁在,就随便把母亲的生日过了。可这次就不一样了,既然是母亲八十岁寿辰,就应该隆重些,而且都是带着孩子一同前往;三六一十八,儿孙满堂,好不热闹。大家不约都为母亲买了礼物,从吃的到穿的,从戴的到用的,应有尽有。从母亲的笑脸上,让我回忆起天下无私的母爱。

母爱是凸显天下最伟大的爱,母爱是人类最纯洁、最无私、最珍贵的情感,作为子女,我们无不享受着母亲给予的幸福和快乐,母爱是我们难以用语言表达的。

父亲是一名军人,后转业到了一国有企业,由于工作性质不稳定,长期在外奔波。记得在1966年,当时在湖南的我刚刚入校上学,父亲的工资收入也就三十六元,我们全家七人就靠这些工资收入维持生活(当时,我最小的弟弟还没出生),平均每人也就五元多。但当时的物价也非常低,鸡蛋才三分钱一个,蔬菜一角钱好几斤;其他副食品凭票供给,就连买布都凭布票;那时的物资严重匮乏。由于我们家人均分配不到八元,我们兄弟姊妹五人上学的学费全部免费,每人只要交纳一元多的书本费就可以了;所以,每到新学期开学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家经济最困难的时候,仅仅是五人的书本费就用去了近一半的当月开销。父亲的收入是家庭经济的来源,但支配家庭经济的重担全靠母亲的料理。吃、喝、穿、用等等就依靠母亲的节俭;猪肉买不起(当时是七角多一斤),不要紧,就买猪头(便宜,大概在二元多一个),买猪头也不是那么容易,母亲要凌晨一点去肉食店站队,在凄厉的寒风苦等四、五个小时,然后发号,有时轮到自己可能就没了,想想母亲为我们付出是多么的代价。

那时过春节,可比不上现在。现在孩子的压岁钱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元;那时我们奢求的是一元钱就满足了。大年三十,母亲是不让我们出门的,老家的习俗就是大年三十这一天不允许上别人家,我们企盼的是零点的到来,因为只有零点的到来,母亲才允许我们出门去拜年,只有这个时刻,我们才是最兴奋的;因为我们穿上了新衣服或新鞋子,也是炫耀自己的时候;还有就是可以走门串户得到压岁钱,虽然,每到一家只得到一角钱,但已经是个人莫大的收入了;虽然每个家庭的收入和支出是一样的,但每个人的心情是兴高采烈的。母亲给我们的压岁钱都是崭新的,虽然只有区区的五角钱,但我们已经心满意足了,毕竟不是那么富裕。在那个年代,基本上什么都凭票供给,老家的亲戚(浙江)年年都向我们家要全国粮票,虽然他们在外跑生意,经济上不成问题,没粮票就等于没吃的,母亲就千方百计想办法换取全国粮票接济他们,说实在话,就是省下我们的口粮给了他们。现在他们有的是百万、千万富翁,但母亲也从来没有伸手要过;母亲的原则就是自己靠自己,自己如果养不活自己,那才是真正的丢脸。

母亲没受过什么实际的文化教育,但确实是一个善良、节俭、乐观和整洁的母亲。母亲的一言一行,就是我们的镜子。经常教育我们,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相,为人处事要谦让;在与客人一同吃饭时,从筷子应该怎么摆放,到在什么位置夹菜,怎么递碗,怎么上茶,如何置酒等等,身传言教。

在我上初中的那年,由于扁桃体经常发炎,为了彻底消除这种症状,就到长沙某医院住院做扁桃体切除手术;当时的手术条件也没现在这么先进,进手术就坐在靠背椅上,然后,向扁桃体处喷射麻药,给病人戴上眼罩,麻药显效后,手术大夫就用手术镊子夹住扁桃体,而后用手术刀一刀一刀切割,时间用了五十分钟;手术完毕后,取下眼罩,自己回到病房;麻药过后,扁桃体处是疼痛难忍,连口水都咽不下去,举目无亲,这时候最想的是有家人在身旁;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母亲来了,但坚毅的母亲却双眼含着泪水,我想,也许母亲看到我这么的疼痛,为我伤痛;事实是有这一方面的原因,还有另外一主要原因,就是知道我动手术的时间,特意带些钱赶来看我的,在路途上被小偷给偷了,所以,现在什么也买不成了;手术加钱被偷,让从不掉泪的母亲掉下了体现母爱的泪水。现在,只要我每每想起这件事,就激发我对母爱的回报。

1973年,我的兄长才初中毕业,弱小的他为解决家中的经济困难,就毅然的参加了工作,为的是家庭多收入四十六元钱,我们全家八口(小弟1972年出生)就靠我父亲和兄长的一百多元钱维持生计,虽然不是有多好,但就当时的状况,可以说是比上不足,但比有些家庭还是算强的。

随着我们子女的一天天长大,1975年,我的姐姐高中毕业下乡当知青,她自己又可以独立生活了,不需要家里负担了;1977年,我也高中毕业下乡当知青,可以说是最后一批下乡知青了,1978年就开始刮回城风,我就回到城市和母亲一起去工厂干临工,每月也可以收入一百多元,全家人的生活也就慢慢富裕起来了;1979年,我应征入伍,当我从部队回来时,我的俩弟弟也已经相继参加了工作。时间过的真快,现在我们的孩子也已经大学毕业了,他们也相继参加了工作。

菜上齐了,生日蛋糕也上桌了,随着鞭炮声声,三代人围着饭桌热闹起来了,从兄长开始依次的向母亲敬酒,母亲是从不喝酒的,以饮料代替酒,然后由孙子、孙女依次敬酒;因为母亲不吃辣,我们特意点的都是清淡的菜。看到今天这一大家人聚在一起,而且子女还都这么孝顺,母亲乐的又仿佛年轻了十岁。

我们的祝福:祝福天下所有的母亲安康长寿!愿天下的母亲快乐健康幸福!




本文内容于 2011/3/7 22:24:38 被空后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