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十年前的打工经历[参赛]

于神圣 收藏 19 4348
导读: “打工”这个词据说是从香港传到大陆的,带有一些资本主义的味道。现代汉语词典中对打工的解释很简洁:“做工(多指临时性的)”,而百度知道却解释的五味杂陈:“打工是一个界限模糊,定义混乱,而且在一定时期专家和学者又不能深层介入的名词。任何一个对此词汇描述细致的人,都可能会触及心灵中的某一块痛。所以,可暂时定义其为:一个描述社会生产关系的俚语,主要是指从业人员在某个固定或不固定的利益主体下,获取一定生活资源的劳动手段。” 22岁那年大学毕业,在等待分配的日子里,我跃跃欲试着自己挣钱,在朋友的介

“打工”这个词据说是从香港传到大陆的,带有一些资本主义的味道。现代汉语词典中对打工的解释很简洁:“做工(多指临时性的)”,而百度知道却解释的五味杂陈:“打工是一个界限模糊,定义混乱,而且在一定时期专家和学者又不能深层介入的名词。任何一个对此词汇描述细致的人,都可能会触及心灵中的某一块痛。所以,可暂时定义其为:一个描述社会生产关系的俚语,主要是指从业人员在某个固定或不固定的利益主体下,获取一定生活资源的劳动手段。”

22岁那年大学毕业,在等待分配的日子里,我跃跃欲试着自己挣钱,在朋友的介绍下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刷酒瓶。打工的地方座落在一个旧仓库里,主营项目是把葡萄酒从大罐分装成小瓶,我的工作是每天刷1000个酒瓶。这些酒瓶泡在一个半人高的水泥池子里,旁边有一个电机带动的长毛刷,探身弯腰从水里拿出酒瓶,将瓶口对准毛刷,里外刷干净后码在地上,工作看似简单却要每天重复一千次,水花飞溅弄得我前襟湿漉漉的,尽管很小心还是被破瓶划伤手,老板看见了非但不会安慰还要指责一番。对于从小在城市长大的我,连家务活儿都很少干,更别说受这种苦了,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坚持,但只干了三天就停工了,我把平生第一次挣得50块钱骄傲的交给了妈妈。

过了一阵子,找了第二份工作:装盐。也是在一处旧仓库里,把大袋盐每两斤分装成小袋,封口后装箱,比起来这个活还不错,能坐着。一起干活的还有三位姑娘,有一个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很好看,做为唯一的男子汉,我自觉担当起扛大袋的责任,既使累的头昏眼花也要显得轻松有余。每天说说笑笑时间过的很快,但这份工也只做了三个星期就停了,期间我练就了两项本领,一个是拆编织袋,找对了线头一抻就全开了,另一个是称两斤盐不用枰,手一抓一个准儿,和张秉贵大叔有一拼。

第三份工作是在玻璃钢厂当小工,这次时间最长干了三个月。玻璃钢名字挺好听的,其实从外表看与玻璃和钢没什么关系,主要制做工艺是用玻璃纤维布搀上化学药品再抹上腻子,做各种水罐、油罐、盐酸槽,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那些化学药品的名字:呋喃、环氧树脂、不饱和聚酯。当小工什么都得干,推车、砌砖、抹泥、搬油桶等等,经常加班到晚上12点,在食堂吃清水煮白菜,曾经玻璃纤维过敏而浑身奇痒,曾经被盐酸气味呛的喘不上气,也曾经推独轮车磕破腿鲜血直流。印象最深的是,隆冬时节,呵气成冰却要在户外光着手糊大罐,冻的涕泪交流的时候,一个工友大伯把自己的棉帽子让给了我,这种温暖让我至今感动。

三次打工经历是我踏入社会的第一课,让我领略了生活的艰辛、世态的炎凉和人情的冷暖,如今我已过而立之年,也捧上了所谓的“铁饭碗”,虽然高不成低不就,但是勤于工作乐天知命,这完全缘于我的三次“打工”经历。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每当我目睹打工者为生计而劳作的辛酸时,就觉得我的问题是不值一提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