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自家兄弟

z张涛t 收藏 4 106
导读:自家兄弟      弟在出殡的队伍中,吸溜着鼻涕,看看身上的孝服,手中的柳棍儿,感到好笑。但看到一行人都在哭泣,却不敢笑出来,憋不住了,咧一下嘴又赶紧抿紧,样子很滑稽。看殡的大妈大婶被他的样子惹得泪水涟涟。刚上高中的兄,哭得死去活来。   娘去世了,爹解脱了,不用干完了活还要回来伺候娘。爹种着几亩地,面向黄土背朝天,栉风沐雨,一年中不得闲,虽能填饱孩子们的肚皮,却挣不出儿子上学的钱,东家借西家取,好歹供完了大儿的高中。   高中毕业后,兄放弃了学业,与父亲在土地里播种希望,可是一年忙活下来,依然只能

自家兄弟


弟在出殡的队伍中,吸溜着鼻涕,看看身上的孝服,手中的柳棍儿,感到好笑。但看到一行人都在哭泣,却不敢笑出来,憋不住了,咧一下嘴又赶紧抿紧,样子很滑稽。看殡的大妈大婶被他的样子惹得泪水涟涟。刚上高中的兄,哭得死去活来。

娘去世了,爹解脱了,不用干完了活还要回来伺候娘。爹种着几亩地,面向黄土背朝天,栉风沐雨,一年中不得闲,虽能填饱孩子们的肚皮,却挣不出儿子上学的钱,东家借西家取,好歹供完了大儿的高中。

高中毕业后,兄放弃了学业,与父亲在土地里播种希望,可是一年忙活下来,依然只能解决温饱。兄看看刨地无望,投奔了东北多年没有联系的大姑家。东北的日子比家里好不了多少。兄在东北待了一年,回了胶东。不同的是,兄出去时一个人,回来时带回个年轻的女人。女人虽然粗手粗脚的,却是个持家的女人。女人的到来,给贫困的家庭注入了活力,三个男人看到了生活的新曙光。

年底,爹卖了圈里的猪,卖了窖中的白菜,甚至卖了些口粮,给大儿子完了婚。亲家看看女儿嫁了个厚道人家,在女儿婚后的第四天,放心地回了东北。

女人跟着男人,起早连晚,种地卖菜,上待公公,下侍弟弟,日子过得累点,但整个家庭开始风声水起,渐渐红火起来。

岁月荏苒,时光如梭。转眼之间,弟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对象早有了,弟在工厂上班时结识的女友。此时,爹已经到下面陪娘去了。兄永远也不会忘记爹临终前的那一刻,爹已经不能说话,但他死死拉着自己的手,兄明白,那是爹对弟的不放心。兄对爹说,弟就交给我了,我会把他拉扯成人的。听了这话,爹闭上眼睛,追随娘而去。

弟结婚,缺的还是钱。弟在工厂里挣得钱不多,弟虽然手紧,但还是不够把新娘子迎进门。此时,兄拉扯着两个孩子,日子过得也不太宽裕。但是弟的亲一定要娶。兄就抹下脸来,找同学借了一万多,帮弟把婚结了。

结婚后,弟和新娘子不去打工了,在村里搞养殖。近几年,猪价涨得厉害,养猪有利可图。

渐渐的,庭院养殖已经不能满足弟的需要了,他打算建一个养殖场。村里答复弟,建养殖场可以,在村里统一规划的养殖区内建,但是土地要自己跟人协调。弟的养殖场占地二亩,跨着两家的土地。弟用菜地跟人交换,人家嫌弟的地太薄,不换。弟没法,找兄商量,兄把自己的地跟弟换了,弟用兄的地倒换出了建养殖场的地。兄的二亩肥地换了弟的二亩薄地,亏大了。弟过意不去,跟兄说,到养殖场拉两车粪肥肥地吧。拉两车粪给兄肥肥地,理所当然。

年底,兄正在家吃饭,弟来了。兄让弟一起吃,弟不吃。半天,弟才嗫嚅着说明白自己来的意思。兄听明白了,弟是来要那两车粪钱。兄没说话,兄的女人接过话来,把弟好一顿臭骂。唉,弟结了婚后,跟以前不一样了,办事没了主见,耳朵根子软得很。弟的老婆长的小巧,可是她的肚子里好像栽了几亩辣椒,话从她嘴里出来,辣味十足。弟怵她,一切听她的。平时很随和的兄的女人,扯起家务事来变了个人似地,话快得像放鞭,噼里啪啦的让人插不上嘴。她不仅骂地的事,还骂弟结婚兄给借的钱至今不还的事。弟羞愧满面,缩着头走了。

以后,不见弟上兄的门。

年后,弟的养殖场出了事,弟被人打了。弟的老婆虽然满肚辣椒,可是她的辣椒却不对别人的味。弟一家人束手无策,愁云惨淡。

原来,弟养的母猪打圈,冲开栅栏门,跑出去,拱了坡里的苞米。猪拱了苞米不是新闻,可是,猪拱了王老五家的苞米那就是新闻了。许多事就是这么巧,弟偏偏跟王老五不合辙。王老五自从挖了个墓,发了点小财后,自己感觉是个徘徊在牛A和牛C之间的人,诸事都要挣个先。自家的苞米被猪拱了,王老五当然不能善罢甘休。王老五一闹腾,全村人都知道了。当着诸多看热闹的乡邻,两家谁也抹不下脸来服软。争持不下,双方动起手来,弟吃了亏。

兄听说后,二话没说,来到了王老五家。王老五跟兄是小学同学,听说兄来了,忙迎出门来,见兄铁青着脸,睁着铜铃般的眼睛,先怵了三分。上学时,王老五学习不行,老抄兄的作业,所以自小服兄,今见兄的样子,挖墓的那点底气早没了影子。兄说,第一,跟弟赔礼道歉;第二,报销弟的医药费和误工费。第三,以后不准出现相同的事。兄的话掷地有声,王老五满口应着,陪着小心把兄送出门去。临出门,兄回头说,记住,以后不准出现相同的事件!王老五忙不迭地点头。

弟一家人对送钱到门的王老五的举动很是诧异。虽然是畜生思春但毕竟是自家的猪不对,弟也主动赔了王老五的苞米钱。后来听说,是兄帮他摆平的此事,弟与老婆很愧疚,从此格外敬重兄一家。

兄说,自家兄弟争竞,多大的事也是我们的家事;别人跟兄弟争竞,再小的事却是我们家的事。

弟说,这话我得回去好好咂摸咂摸!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