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妓院“黑话”盘点:越是上等的妓女就越悲哀

小早川隆景 收藏 0 3167
导读:我在这里住了很多年,经历过民国时期的混乱,对这里的事情还是有些了解的,比如这里人经常说的一些土话,可能现代人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在那个年代有一个说法叫“捧上车”、“捧下车”。当年几乎所有的妓院里都有唱大鼓的,这些话全部都是从大鼓艺人那里听来的。到了大年二十六七的时候,唱大鼓的就开始回家过年了,这就叫“下车”。唱大鼓的回家了,这里就会安静好多,但人还是非常多。过年的前后,很多人兜里都有点钱了,逛妓院的人也就相对多了。像三等妓院这种地方,安静不了几天,一般正月初二就又开始唱了,这就叫“上车”。当年有钱人

我在这里住了很多年,经历过民国时期的混乱,对这里的事情还是有些了解的,比如这里人经常说的一些土话,可能现代人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在那个年代有一个说法叫“捧上车”、“捧下车”。当年几乎所有的妓院里都有唱大鼓的,这些话全部都是从大鼓艺人那里听来的。到了大年二十六七的时候,唱大鼓的就开始回家过年了,这就叫“下车”。唱大鼓的回家了,这里就会安静好多,但人还是非常多。过年的前后,很多人兜里都有点钱了,逛妓院的人也就相对多了。像三等妓院这种地方,安静不了几天,一般正月初二就又开始唱了,这就叫“上车”。当年有钱人捧唱大鼓的,可是非常有讲究的。解放后很多著名演员,以前就是在妓院里面唱大鼓的。我听说唱《杨乃武和小白菜》的一个非常有名的戏班,最早就是在妓院里唱大鼓的。我记得非常清楚,弄一个桌子,弄两盏灯,点上蜡,又打鼓又敲锣的,等到这些功夫做足了,也差不多凌晨了。


记得那时候人们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打茶围。所谓“打茶围”,就是嫖客亲自或派人到妓院去点名叫妓女,或者与妓女一起喝茶聊天,或者是听善唱的妓女弹唱一曲。嫖客进门,照例由老鸨或妓女亲自端茶,由妓女亲自端出干鲜果品来,行话叫做“装干湿”,说俗点也叫“敬瓜子”,临走的时候,就把一块钱茶资放在果盘中,给妓女一块钱,这叫“盘子钱”。当然,愿意多给,更显得嫖客有气派。实际上这是嫖客与妓女“联络感情”的手段,也是嫖客选择妓女的过程。


当时的一二等妓院里,很多妓女是非常讲究情调的,聊聊才艺、唱唱小曲、喝喝茶后,才会与嫖客一起到房间里“行事儿”。更讲究一点的,甚至安排的是嫖客与妓女可以讲点情调的地方,让双方增进些感情。当然,并不是让他们恋爱,这样的话,老鸨就亏了,她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呢。因为到这样档次的妓院来的人,有钱也讲究点情调,只有抓住这些人的心了,才能挣回更多的钱,老鸨们并不傻。如果有嫖客与妓女产生了感情,想让妓女从良的话,那老鸨可就不干了。按照常理来看,嫖客能够下决心为妓女赎身,证明这个妓女本身就有价值,如果给赎走了,那老鸨还得下力气去重新培养一个新的,对她来说,不划算。在这样高等级的妓院里,并不是嫖客一进门就与妓女上床,是必须经过多次打茶围、叫局、吃花酒,所谓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之后,才可以开口提留宿的。


然后说说“出局”,所谓出局就是嫖客把妓女叫到家里或饭店去陪酒,价格每次一至三块,不过,也有很多有钱人家为了显示自己的财力,会多给妓女点钱。当然,出局不是随便就把人带走的,要有凭据的,否则妓女跑了,老鸨找谁要人去啊?所以还有一种东西叫“局票”,也就是叫妓女的条子,类似现在的收据,或者白条,总之是让嫖客留个证据性的东西给妓院。我见过局票,觉得还挺正规的,都是印刷的条子,不是人自己写上去的。好像一张局票一般只能叫一个妓女,如果是一帮少爷聚会的话,就出的多了,但如果在一家妓院中叫两个妓女,也可以只写一张局票。如果所叫妓女正在别处出局或因病不能出局,妓院老板会叫人去催,要求“转局”,或者另派一名妓女代为出局,称为“代局”。熟客叫局,不必当时付钱,而是由妓院的账房根据局票写在账上,称为“局账”,每年端午、中秋、年关之前结算,叫做“清局账”。如果到了结账的时候,嫖客以出门或者其他借口赖账不给钱的,叫“漂局账”。在嫖客圈子里,如果漂局账,那是很没面子的事情。


妓女出局,除了事先约定的之外,一般都是先由嫖客到饭店定好了酒席,然后填写饭店提供的局票,派人送去各家妓院。妓院接到局票,如果所点的妓女在家,就立刻派轿子把人送过去,档次高的妓女还带着伺候她的人,手里拿着琵琶和水烟筒之类的跟着,这也有一个说法,叫做“跟局”。身价越高的妓女跟局的人越多,而且有自己的专用轿子和轿夫,这也是这个圈子里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但如果点的是清倌人,通常就不这么办了。一般清倌人的年纪比较小,没多少分量,就叫一个捞毛的用肩膀“扛”着去出局。我在我们单位的图书馆就见过一张扛妓女出局的照片。我虽然从小就住这里,但这么出局的还是第一次见,很新鲜,所以印象很深。据说这种出局的情况在南方比较多。清倌人最小八九岁就出局。当时忙于应酬的非生意中人,往往喜欢叫清倌人的局,一是资费低,二来表示自己并不贪恋女色,只不过为了表示对对方的尊重或者应付场面,三者清倌人刚刚开始学唱,往往唱得认真,不像红倌人那样应付了事。


还有“金叉”、“银叉”的说法。金叉就是有钱的,像逛妓院的大商铺的少老板,人家有钱啊,坐着包月车,想什么时候用车就什么时候走,这是金叉。当年金叉可不多,只要哪家妓院里出现金叉,那这妓院就有了资本,因为只要有钱的人到那里去逛,肯定是那里有漂亮的妓女,或者这妓女有什么绝活儿,比如会唱小曲什么的。有人就骂:“谁给你抗的这管叉啊?”就是冲着这种人来的。那时候只有做买卖的才有钱,但做买卖的虽然有钱,也属于下九流,没什么势力。银叉就是有势力的,像什么警察局长、宪兵队长或者他们的哥们儿这类人,人们就管他们叫银叉。这些人逛窑子,可是一分钱都不花的。他们这样可以,但如果别人想这样,马上侦缉队的就给你抓走。还有铜叉,就是地痞流氓,不但穷横还不讲理,敢玩命的。还有一个词叫“抗叉”,一般就是指铜叉这些人逛窑子不给钱,还特别不讲理,这就是抗叉。


还有“喝汁儿”。那个时候在八大胡同经常听到一句话:“嘿,哥们儿,最近发财了吧?请我喝汁儿。”就是别人花钱请去妓院消费的意思。还有一个词叫“出堂差”,就是妓女应召到私家堂会上应酬或献艺。开头以唱为主,发展到后来,由于许多妓女唱得不好甚至根本不会唱,于是演变成以陪酒为主,与嫖客之间的距离,也不讲究“相距一尺”的规矩了,用现在时髦的话讲,就开始“零距离”了。当然,一等妓院的妓女通常来讲都是会说会唱的,如果不能说唱,那么这个妓院的“名声”就会坏掉,妓女也就不那么值钱了。所以,一等妓院的老鸨是不会让她的姑娘们出现这样的情况的。


还有一种对妓女的称呼,叫“小清倌”。一二等妓院的妓女,通常也被称为“倌人”,你总不能见面就叫人家妓女吧?人们干脆以倌人称呼她们。倌人又分为两大类:正式留客过夜以前叫做“小清倌”。小清倌第一次留客,叫做“开包”或“开宝”,比较隆重,跟大户人家少爷结婚是一样的排场,一样披红挂彩拜天地,称为“点大蜡烛”。色艺较好的清倌人破身,除了高昂的“开包钱”,还要做四季衣服、家具、被褥衾枕以及金银翡翠等首饰,动辄好几千两银子。一般说来,有档次的妓院里的清倌人破身并不太早,等到把小曲啊、歌赋啊学会了,一般也过了十六七岁,基本成人了。老鸨们是很会经营的,只有这个时候给妓女“开包”,才不会亏本。否则女孩子还很小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价钱也就不会太高。但如果客人发现妓院弄虚作假,清倌并不是处女,那么妓院是要包赔客人损失的。清倌人破身以后,就开始真正过上妓女的生活了。当然,被开包后妓女还是按照自身的价值分等级的,长得漂亮的,等级自然会高,如果长相不好,则会被卖到低一级的妓院里去。另一类倌人就是已经被客人“开包”的,被俗称为“姑娘”。


高级妓院里妓女的房间布置也比较豪华,并且穿戴也讲究,一支银水烟筒就镶金嵌玉,价值一千多两银子。当年的很多社会潮流其实都是由妓女引领的,因为妓女们接触新鲜事物比较多,思想也比较开放,穿戴也自然不一样。但还是别忘了“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妓女挣不来钱,老鸨是不会给她好脸色的,更别提穿金戴银了。其实嫖客自己都明白。这样除了比较受客人的欢迎外,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妓女之间也是互相攀比的。即使是生意不好的妓女,也要讲究排场。因为这个,她们往往外强中干,负债累累,加上有的妓女吸大烟,就更加穷困潦倒,只有不断地接客才能满足自己的需要。


妓院中人对嫖客也有专门的称呼,这些称呼往往是根据客人的年龄和身份叫的,一般都叫“某老爷”和“某大少”,如果是官家子弟,则根据排行叫“张大公子”、“李二公子”。这种叫法,我们在电影电视中经常可以看到。如果是经常在妓院过夜的熟客,妓院里的说法就是叫“姐夫”,有的在前面还加上姓氏。不但妓女、大姐、杂工可以这样叫,连老鸨子也可以这样叫。


上等妓女有她们的悲哀,野鸡或者暗娼过的日子就更悲惨了。野鸡是连妓院都没有的最下等的妓女,民间有“野鸡没窝儿,栖无定所”的说法,因此把这种没有妓院的妓女称为“野鸡”。她们一部分是被典卖或被拐卖的良家女子,有的还只有十三四岁,没有人身自由;一部分是因天灾人祸流落他乡,走投无路后不得已而操皮肉生涯,虽然有人身自由,但同样处境悲惨。其中也包括一部分为生活所迫而出卖色相的暗娼。她们一般都是晚间在马路上拉客,拉到客人以后,或住小旅馆,或到野鸡的住处将就一夜。只要看见马路上有单身客人特别是外地的客人,她们就搭讪问是不是愿意找个姑娘陪,如果不答应,就动手拉。野鸡是民国娼妓中的末流,但是人数众多。


很多人都知道妓女从良这种说法。妓女从良,也是让老鸨们头疼的事情,因为吃不准到底这个妓女从良是能给自己带来钱财,还是让自己赔本。能为妓女从良,说明客人对这个妓女已经有了感情,而这个阶段的妓女,一般都是妓院里的摇钱树,或者叫顶梁柱。遇到大方、肯花钱的客人,老鸨们通常还是比较高兴的,妓女岁数大了在妓院里是不吃香的,老鸨们也希望能尽早有人为她们赎身,好借此大大发一笔“卖人”财,何乐而不为呢?


遇到手头紧不肯多花钱,但又非常有势力的客人,是老鸨最头疼的时候,因为想挣钱也挣不到了,而且又要失去一个可以为自己带来钱财的妓女。这时候,老鸨们要看妓女的岁数,如果岁数比较大了,就狠狠心把她嫁了了事;如果妓女岁数还小,那老鸨死活也要想办法多捞点钱,能捞多少算多少,反正妓女大都来路不明,无非诈骗拐带、诱惑私逃而来。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