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进阳历三月,春风就耐不住寂寞,悄然而至,急着向人们打着春天的招呼。在人民广场的采血车周围,春天的气息显得格外浓郁:采血车上滚动的LED红字就像一簇簇跳动的火苗,白色的车体托衬着红色的爱心标语尤其醒目,这无声的爱语温暖着车厢内外的每一个人,心牵着献血者的心窝窝。




三月的天气寒暖交替。三号的天气还是阴霾灰暗,今天下午就阳光明丽了。在市区繁华的地段,三五成群的客人却如同春风拂面,围在采血车边。血站的护士不时地给客人倒水送糖,医师耐心地向垂询的客人讲解着有关献血的知识和注意事项,医师在报着客人的体重,测量者客人的血压,追问着客人两天来的起居、饮食、用药情况,在得到肯定回答后,医师才认真地填写客人的生理基本资料,这个环节经过短短二分钟就做完,然后客人随着医师来到车上,护士接着就在客人指头上轻轻一扎,取出了血样。此时,客人的称呼在瞬间变成了一名“光荣的无偿献血者”了。就在眨眼功夫,他的血型就报出来了,然后就是扎针抽血,整个采血过程大约需要三十分钟就结束。




不到一个小时,采血车上就来过十来个人献血,这里有刚刚开学的大学生:他们的脸上洋溢着春光和自信;这里有提前退休的职工,他们对能第二次发挥余热感到欣慰;也有亲人需要输血临时来的人;有一个从外地来的公务员,他穿着整齐,清秀魁梧,谈起献血来显得十分轻松:他就认准献血是顶好的事,于社会于身体于亲属都有益,你何乐不为呢?他这个“献血三个有益于”说法逗得车上所有人都笑了······



一个开拼座的女驾驶员,她已经是第四次献血了,她不但在咸阳献,在湖南也献过二次。当她说起在外边献血这件事时,并不骄傲。她说,当地的采血员对我异地献血很是诧异,说你陕西人来我们这献血是为什么呢?我笑着说,不为什么。献血是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能在外地献血也是我人生旅途的一个片段。她不知道献血属于属地管理的,能献就献了。她是这样看献血的:我们驾驶员知道开车会出现意外,这个意外最多的是车祸和大量流血。你可以想象到大出血的人命悬一刻时,你能无动于衷吗?这就像一个山里人来到大城市问路一样,他非常需要你的帮助,你能不帮吗?出车祸的人能得到你的血液就等于你救了一条生命啊。她今年38岁,正是阅历积累上升的好年华,她开车已经有十多年了,她的脸色在今天显得十分红润健康,快人快语。说完,她很快穿上灰色薄棉风衣,利索地系上白底兰花色围巾,笑着和采血车的人道别:“我有机会还来献血。”这句话就像春风一样,在温暖的采血车里回荡······她叫窦婷婷,永寿人。




在每一个采血车上,都出现过咸阳市献血先进个人,出现第一次献血的人,也出现过许多人们不知道的故事。这个不足80平方米的车厢很普通,来往的人会把采血车看成一个工作场所,而得到救助的人就会知道,这部采血车的小面积是众多生命寄托的阳光空间,是浩瀚沙漠中救命的一捧甘草泉······




尽管会一些陌生人在采血车边匆匆走过,甚至投去木然的目光,但很有可能会出现你、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们在某个时点想到这部采血车,也会想着去献血:为急需输血的陌生人,为一脉血缘的亲人,为自己的朋友······正是有了这一升一升、一袋一袋的血液从这里输送到四面八方,才会永不间断地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咸阳人的春天就不会因为季节而不驻。




春天永驻,这是咸阳人的福气。




本文内容于 2011/3/7 18:51:14 被红旗卷起农奴戟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