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真爱2010》怀孕女孩捐肾流产死,负心汉夜夜笙歌无所谓

一场春梦a 收藏 11 1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这样一个少女,为了自己深爱的负心汉,捐出了自己的肾脏,可是她却因为怀了对方的孩子而流产死了。看了下面那张化验单,我的心都碎了。穆小艾,太真爱,捐肾流产也活该!

这个叫阿华的烂人不知道怎么还有脸活着!

下面是原文


真爱2010

无论你爱着多少人,只要我爱你,我就会默默地看着你;无论你伤害我多少次,只要我爱你,我就不介意……

——摘自穆小艾日记


作为当事人,我没有资格给人讲这个故事,但也只有我知道这个故事,因为她已经不在了。她用她二十岁的生命告诉一个烂人什么是真爱,不值,真的不值。我根本就不配!

她叫穆小艾,这是我从那张化验单上看到的名字。


两年前的一天中午,我在马路边看到一只小狗闯红灯。车流汹涌,车速很快,一辆轿车眼看就要撞上小狗。小狗很傻,跟他的主人一样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出于本能,我疾步冲上去迅速将小狗抱紧在怀里,然后逃离。轿车飞速掠过,我摸着小狗的头,呵呵,还好,他没有受伤,只是受到了轻微的惊吓。

这时,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走到我跟前,面色苍白、焦急。她从我的怀里抱过小狗,亲吻着他的额头,说:“乖,不怕不怕。”

“谢谢你!”她抬头看到我,满怀感激的说,“太谢谢你了……”

“呵呵。没什么。有空去酒吧听我唱歌吧。”我顺手递给她一张名片,上面有酒吧的地址。

之后很长时间我都没有记起这个女孩,因为她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她的电话号码一直存在我的手机里,名字是“狗狗”。

作为一个北漂歌手,我像往常一样,每天往返于酒吧、家,并努力谱写自己的原创歌曲,试图在北京混出一翻天地。

我的固定歌迷较多,他们,哦,不,应该是“她们”,她们经常去酒吧捧我的场,常常为我一掷千金。我不想结婚,所以我不想好好的恋爱,至少在我事业成功之前是这样。

我喜欢热烈、奔放、性感、妩媚的熟女,我也喜欢有钱而高傲的富婆。至于说懵懂无知的青春美少女,呵呵,我不屑,我认为她们都很装。因为这个时代已经不存在纯洁的爱情了。

我每天晚上演出结束后,总会陪她们喝很多酒,然后醉醺醺地带个女人回家睡觉。一天一个,不尽相同。对,你们可以说我是烂人,这么形容很准确。


记得那个冬天的晚上,天很冷,我喝得烂醉如泥,发了脾气,还骂了人,她们都说我是个疯子。我提着酒瓶独自醉倒街头,再也爬不起来了。我用我仅有的力气拨通了那些跟我有过性关系的女人的电话,结果没一个人搭理我。她们有的正跟男朋友在一起,有的在辅导孩子做作业,有的嘲笑我酒后乱性。

我躺在地上,寒气刺骨,午夜的马路没几个行人。我知道,如果没人救我,我很快就会冻僵。求生的本能,又像是命运的安排,我看到了那个叫做“狗狗”的电话号码,我拨了过去……

是“狗狗”救了我,她将我送回家,扶我去马桶呕吐,又为我冲牛奶解酒。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此刻涌现的竟然不是对她的感激之情,而是对女人的愤恨。很长时间不见她了,她依然那么纯美,但我不爱她,她不是我的菜。占据我内心的只有愤恨与淫欲,在酒精的麻醉下,我将她摁倒在床上,她大叫了一声,便不在动弹。随后,麻木的我感到身下一股暖流淌过。

第二天一早,我发现我的床单上沾满了大片血迹。我相当恼火,冷漠地说:“你走吧!”

“我……”她看起来好像很委屈。

“还不快走?处女就了不起吗?我见多了!”我大吼一声,“要不要我给你二百!”。

她走了,没有一滴眼泪。



日子照样过,我丝毫没有觉得愧疚。我一如既往地行走在不同女人的两腿间,我觉得我需要这些,那是我音乐作品的源泉所在。

一天晚上,从酒吧出来,我搂着两个女人,正考虑带谁回去睡觉。突然从黑暗中冲出三个黑衣人不分青红皂白将我暴打一顿。临走的时候,他们其中一人用烟头烫了我的手心,并丢下狠话:“如果以后你再碰我的女人,我就要了你的小命!记住了!”

当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发现我的女人们已经如鸟兽散了。呵呵,我恨她们,我恨所有的女人。

我到家照了镜子,看到自己鼻青脸肿狼狈的样子,突然就想起了那个电话叫“狗狗”的女孩。她像上次一样,如期而至。

她用酒精为我消毒伤口,很小心地用棉球拭擦。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还会这么做,我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我一把将她拥在怀中,这次,她没有反抗,她用她全身的温柔止住了我全身的疼痛。我记得,那天我依然没有戴套。

但我终究还是不爱她。我说过,我喜欢的是放荡女人,我拒绝清纯。二十八岁的我,青春早已糜烂。

第二天一早,她为我熬了粥,端到我的床前。顿时,我有些感动,我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我摸摸自己的脸,满是疼痛,心想,这一切不都是被女人害的么?眼前的这个女孩跟其他女人相比又有什么差别么?我耻笑她的年幼无知,我耻笑自己竟然春心萌动。我打翻了那碗她熬了一个小时的粥。没吃早饭,我的下身隐隐作痛。

她走了,没有一滴眼泪。


跟不同的女人喝咖啡、逛商场、开房,唱歌、写歌,这是我生活的常态。我记不得那些女人的名字,所有的女人都是过客,不值得爱。在我接触的诸多女人当中,我较为青睐的是一个叫“莎莎”的女人。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她修长的大腿,诱人的丝袜。我承认,我想“上”她,但我一直没有得逞。

经过我一个多月的“努力”,终于有一天她答应去我家作客。我想,机会来了。

吃完了一顿精美的西餐,我带莎莎回到家中,将音乐放大声,随后我为她弹奏了我的曲子。她有些感动,我们开始拥抱、接吻。就在这时,有人敲门,破坏了浪漫的气氛。莎莎执意将门打开,——是她,那个电话被我存为“狗狗”的女孩,她正端着一盒蛋糕站在门口。

莎莎说我欺骗了她,很扫兴很气氛地走了,我怎么留也留不住,怎么解释也没用。我胸中的怒火迸发了,下身隐隐作痛。

她走到我的面前,怯生生地说:“阿华,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打你电话没打通,所以我订了块蛋糕给你亲自送来了。”“祝你生日快乐!”她说。

我一巴掌打翻了蛋糕,又用脚将蛋糕碾碎。这次,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闷闷地抽烟。

我从手机中删除了她的号码,从此不想再见到她。

她又走了,没有一滴眼泪。


之后,音像公司打来电话,问我的原创歌曲什么时候出来,如果可以的话,就将出版发行**了。我惊喜万分,我看到了我的前途与希望。我开始没日没夜地加班工作,抽烟、酗酒,同时还要正常演出挣钱养活自己。女人依然必不可少,一天一个,不尽相同。

可就在这时,我被医院查出了患有严重的肾衰竭并且已经发展到了晚期,医生告诉我必须尽快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否则我活不了几天了。我的天,一下子崩塌了下来。我没有亲人,我负担不起高昂的手术费。消息在酒吧传开,所有人的电话都打不通了,富婆,莎莎,莉莉,玲子,她们都消失了。

病情恶化,我很快进入间歇性昏迷状态,我知道我的死期不远了,我感到我已经躺在了医院的太平间里,那里黑洞洞的,没有粥,没有酒,没有蛋糕也没有歌声,更没有女人的欢笑,连一条狗都没有。

……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这个寒冷的冬天即将过去。医生说我昏迷了半月,手术刚刚成功,我获得了重生。2010年春节快要到了,窗外射进一缕煦暖的阳光,我看到面容憔悴的她正躺在与我相隔半米的病床上。她醒了,这次我彻底看清了她的脸,那么地清纯耀眼。医生在第一时间告诉我,她将她的一个肾捐给了我。

我的眼中有种东西流出,我挣扎着手术后的疼痛,伸手去牵她的手。她躺着,微笑、安详地看着我,却不能动弹。

窗外新年的礼炮声似乎在我的耳边渐渐响起,但床头的心电仪告诉我,她已经不可能牵到我的手了。

她闭上了眼睛,永远……



在她的遗物中,除了一本日记,医生还找到一张妇幼保健医院的化验单,上面显示她尿检呈阳性并已怀孕六周的事实,她向医生隐瞒了这些事实。她的死,跟流产大出血有直接的关系。通过这张化验单,我才第一次知道了她的名字——穆小艾。

“那孩子是你的吧?”医生问。

“是,是我的,是我的……”我失声痛哭。





转《真爱2010》怀孕女孩捐肾流产死,负心汉夜夜笙歌无所谓


转《真爱2010》怀孕女孩捐肾流产死,负心汉夜夜笙歌无所谓






今天,从小艾的坟前归来,我写下了这些带血的文字。一直陪在我身边的,是那只闯红灯的小狗。


阿华

2011年3月 北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