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正文 第五十三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URL] 雨彻底地停了,大坝除险加固还在进行,及第带领的抢险队,正在挑灯夜战。 “队长,你都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再这么下去,你会吃不消的。”王超抢过抬石头的杠子。 “王超,你没资格说我,你也一样,快回去休息,这是命令!” “队长,何时听你的命令,何时不听命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雨彻底地停了,大坝除险加固还在进行,及第带领的抢险队,正在挑灯夜战。


“队长,你都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再这么下去,你会吃不消的。”王超抢过抬石头的杠子。


“王超,你没资格说我,你也一样,快回去休息,这是命令!”


“队长,何时听你的命令,何时不听命令,我心里有数,今天,我要当一会官,向你发号施令,去帐篷睡一会儿。”话音末落,和一个战士抬起石头往山坡走去。


“王超,下山的路不好走,要小心,别滑倒。”及第精疲力尽回到闷热的帐篷里,衣服也没脱,倒在铺上呼呼地睡了过去。


“队长,不好啦,王超被石头砸在底下。”一个战士带着哭音喊醒了及第。


“什么?谁?”及第腾地从铺上跃了起来,大声吼道。


“王超!”


“快带我去现场。”及第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随战士瞬间赶到出事现场,看见王超的一条腿,被一块大石头压地下面。


“王超,你感觉怎么样?”及第急切地问。


“我没......事.......”音还没落,昏了过去。


“快把大石头抬开啊。”及第和五六个战士竟没把石头搬动,急得他和热锅上的蚂蚁。


“队长,石头太重了,无法搬运,是不是找一台吊车?把石头吊起来。”


“不行,找吊车?来不及了,为了保住王超的腿,要尽快送他去医院。这样吧,我们采用木杠撬的办法,先撬石头,然后把人救出。”及第果断地说。


“队长,这是个好办法。”


“抬撬杠的人员注意了,听我的口命,最好一次把石头抬起,减轻伤员的痛苦,听到了没有?”及第叮嘱着。


“听到了!”


“一、二、三,起!”及第下达了指令。


压在王超腿上的石头,终于被撬了起来,及弟和一名战士迅速把王超拉了出来,然后抱起他向山下跑去......


郑局长和及第等人,焦急地在省骨科医院的急救手术室外等候。


“谁是伤者的家属?”一个身穿白大挂的外科医生,推开手术室的门问道。


“大夫,我们已通知伤者的家属了,但还没来到,伤者有生命危险吗?”及第迎上前去,连答带问。


“生命危险到没有,但必须把伤腿锯去。”


“大夫,你胡说什么?”一位队员听到医生的答复后,没控制住情绪,失去了理智,纠住大夫的衣领,大声吼道。


“你把手给我放开,那来的楞头青,没教养。”外科医生也不示弱。


“大夫,对不起,我的队员,行为有些过激,但他是为同事而发的火。您知道吗?手术台上的伤者,他是在抗洪抢险中受的伤,希望院方千方百计保住他的腿。”及第连忙解释。


“你们的心情,我很同情,也很理解,但他的伤势过重,如果不进行截肢,会影响他的生命安全。知道吗?我的同志哥!”外科医生由被动转为主动。


“大夫,您这么一说,我们清楚了,可截肢是大事,要等伤者的家属同意后,才能截肢。”


“你再催一下,伤情不等人啊。”


“好!我再打电话联系。”及第拨通电话,对方说因路上堵车,还得十几分钟才能赶到医院。


及第把这情况转告给大夫,大夫说:“我去商量一下,再说。”


时间!有时慢,慢得如蜗牛。等车、等人、等飞机时感到时间凝固。有时快,快得如火箭。今天,及第感觉时间太快,十几分钟瞬间而过。


“伤者的家属来了没有?” 外科医生把头探出手术室的大门。


“还没到。”


“不能等了,本着对伤者的负责,必须马上手术,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郑局长,你看哪?”及第征求局长的意见。


“及第,你就全权负责吧,解释工作我来做。”

“大夫,我代家属签字。”


手术成功,一个小时后,王超被出手术室,转到观察室。


天亮了,太阳像捣蛋的孩子,一蹦一跳地从远处的山头透出头来,把大地染红。


郑局和及第安抚完王超家属后,赶回除险加固工地。


“及第,今晚你能回家吗?”玉珊在电话里问?


“说不好,要看工程进度,如果完成的话,就能回家。”及第扣下电话,来到施工现场,进一步查看了工程进度和安全隐患。


导流渠马上贯通,提前了半天时间,及第露出开心的一笑。


......


日子就像黄河里的水一样,有平缓流动的地方,也有湍急水流的时候,这一切并不是人的意愿所能把握好的,但人可以通过一定的感情方式去努力改变它的流速。


玉珊同腊梅自从大佛山回来后,想了很多,腊梅的婚变和小叔子的感情转移,对她触动很大,她反复问过自己,难道同及第的生活就这样不冷不热地延续下去吗?打一场旷日持久的感情战争,虽说,前几天,两人有了和解的动向,但还没有真正恢复到最佳状态。她开始感到后怕,可不能走腊梅和小叔子那条路啊。感情隔阂,就像是一种病菌,最先寄生在夫妻身上的时候,双方仿佛都毫无感觉的,随着感情的疏远,这个病菌得到充足的营养,使它迅速成活、生长,最后长大成一个病瘤,吞噬夫妻的感情身体,如果不抓紧进行医治,到了晚期,再想切除可就难了。玉珊自打与及第闹别扭以后,才真正感受到及第对她来说有多么重要,他是最让她倾心的男人,满足了她精神和肉体的双重需要,躺在他怀里才体会到什么是灵与肉的和谐统一,体会到灵与肉和谐统一的性爱是多么幸福快乐,及第不仅是她的精神支柱,还是她实实在在的依靠。想到这些她打了个冷颤,应立即结束同及第的这场感情消耗战,何况丈夫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不就是借给女同学钱了吗,亲戚朋友有困难应该伸出援助之手,这件事可能是自己做得有点不尽情意。她知道丈夫的倔脾气,看来只好自己让步啦。


今天是及第的生日,她想了一个好主意,但是否能实现,还是个末知数?因为,今天,及第不知能不能回家?管它哪,今天不行,就明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