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新宇:社会很复杂 我并非一帆风顺

老鸟枪 收藏 1 199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毛新宇:社会很复杂 我并非一帆风顺

毛新宇:1970年1月17日生,少将军衔。新中国缔造者毛泽东的孙子、毛岸青与邵华之子。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常委、全国政协委员。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副部长。

从1990年起发表文章和作品发表《便是寻常百姓家》、《不学历史我们永远幼稚》、《我为爷爷唱新歌》、《沿着爷爷的足迹》、《会当击水三千里》、《我随妈妈拍长城》、《赴朝祭扫伯父墓》等文章,出版了《朱元璋研究》、《毛泽东眼中的五大帝王》、《永远的怀念——毛泽东诞辰百年辑录》、《我的伯父毛岸英》等书,主持电视专题片《女红军女将军风采录》、《江山如此多娇》创作12集电视文学剧本《一代贤后》

接受《凤凰周刊》专访,以下是文字实录:


凤凰周刊:你说到上完大学去研究爷爷的思想是人生—大转折,这给你带来什么变化?


毛新宇(以下简称“毛”):我先是去了中央党校,后来去军事科学院读博士。读了一个月就去参军了。说实话,以前我连大学军训都没参加完,就这样一下子入伍了,还不是战士,而是团职,因为我在中央党校工作时已经是副处级,入伍就对应团职,这让我还是很有压力的。—方面努力成为合格的军人,—方面要完成博士论文。


我的博士论文得了2003年全国优秀百篇论文奖,我的课题填补了一个空白。你要注意,过去没有人研究的,题目是毛泽东军事战略进攻思想,它的体系庞大,直到现在做的许多研究课题都还是这篇文章的延续。搞这方面的研究是我最大的理想。


凤凰周刊:在这之前你的理想是什么?


毛:我高中的时候,跟普通学生一样,最大的目标是上大学。1988年考上人大,大学毕业后我本来想,我搞自己喜欢的历史,我没想到就是自己参了军,而且又当了将军。


凤凰周刊:以前学历史你对哪一段最感兴趣?


毛:我学的是明清史,因为爷爷生活的那个年代是中国晚清,中国近代社会和明清朝一脉相承延续下来,是中国社会变化比较大的时候,要是不学明清史对近代史就不了解。我在人大读书时还有一本学术著作,叫《朱元璋研究》。这是我最早写学术论文的尝试,写了几十万字,很头疼,是大学业余时间写的。


凤凰周刊:工作以后都干什么?还有时间写东西吗?


毛:我不用每天去单位,有时过去参加重要会议,其余就是搞主席研究的课题,还要出去讲学,参加社会活动。


我是政协委员,每年要写提案,要去基层做调研。政协提案有字数限制的,只能用1500字进行表述,虽然提案反映的问题很重要,但必须语言精练,高度概括。这个挺难的。一般有三部分:第一部分写提案的目的是什么,大概200字;第二部写提案的中心问题,现状和矛盾,不到800字;第三部分写解决问题的方案。


凤凰周刊:你写提案要花多久?


毛:从确立题目,到调查到动笔,差不多4到5个月,才能出一个提案。这些年我写过的提案,有关于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全国普及9年制义务教育、呼吁国家对于农村困难人群减免学费。还有一个是关注生态环境,一个是在信息化战争条件下,全军学习毛泽东思想。


2011年是毛泽东提出治淮60周年,我准备重点写关于淮河的提案,内容包括污染生态和防治淮河水灾。治淮提案虽然有难度,但从我的身份看,我写非常合适,孙继祖业,这个提案会得到承办部门的高度重视。


2010年我写在信息化战争条件下,怎样科学地学习毛泽东思想,是让大家认识到,毛泽东对未来世界的军事变革高瞻远瞩的预见性。早在毛泽东在世的时候就在推动国防现代化,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打抗美援朝战争,除了当时的地缘战略,为了新中国的安全,还有一个立足点就是,毛泽东迫切地希望看到人民解放军军队现代化,抗美援朝的伟大战略,就是要把我们的军队,从武器装备,到战略战术思想,整体地加快实现现代化。


凤凰周刊:你觉得这场战争是对美国的学习?


毛:是的。所以现在我跟军队的朋友聊天,他们说我们的军队发展到现在这么先进,要感谢毛泽东指挥抗美援朝。


毛泽东在军队建设的超前意识,还有一个例子,就是发展海军的核潜艇。在军队里核潜艇是相当先进的战略武器。在毛泽东那个时代,海军造核潜艇非常困难,但是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到毛泽东去世的时候,至少中国海军已经有了4艘核潜艇。


毛泽东使军队和国防的另一个飞跃是研制了两弹一星。虽然那个时候没有出现信息化战争,但是以毛泽东的睿智和敏感,已经预测到未来军事变革会走向信息化,他的这些战略步骤,为我们今天军队现代化和信息化奠定了军事基础。


凤凰周刊:每年都有纪念毛泽东的活动,哪一次给你印象深刻?


毛:1993年的活动,那是爷爷诞辰百周年前10天,我入党了。那年12月2l号,我们回韶山,给爷爷的铜像揭幕,江泽民总书记去揭幕的时候还祝贺我入党。


那次韶山流传下来很多很美丽的传说,像日月同辉、杜鹃花开,都是真事,我当时都看到了。湖南的杜鹃花都是春天开,不会在12月那么冷的时候开,一般在春天。但是那年,好像也是比较奇异,满山的花就开了。大家说可能老人家回故乡了,故乡的山水有感应。而且天上确实是日月同辉,一个太阳一个月亮,大自然也是很神奇吧?那一年最让我感到高兴的是,全国搞的纪念活动很隆重。


凤凰周刊:你出去讲座会讲什么内容?


毛:我给一些青年大学生上课,主要讲主席诗词,他们很感兴趣;给党政机关,就讲毛泽东哲学思想;还有企业邀请我,很多企业都运用毛泽东思想指导发展,真正体会到“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在各个行业各个领域都能用到。所以,通过这些学术交流,我越来越觉得爷爷非常伟大。


这不是光从我个人的血缘关系去评价我爷爷,从客观历史上说,毛泽东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政治家、军事家、战略家、哲学家、思想家,至少毛泽东当之无隗是5大家。还可以再加上书法家、诗人。


凤凰周刊:你这里还有爷爷留下的字迹吗?


毛:没有了,很遗憾,自从爷爷去世以后,凡是我爷爷给我妈妈的信、题字都上缴中央档案馆了,家里没有保存任何一片纸。老人家是国家的,老人家的任何遗物都是国家的,我们没有继承一点。


凤凰周刊:你平时跟孩子们讲爷爷的思想吗?


毛:东东不到7岁,女儿不到2岁,讲太深,他们不懂,我只能跟他们说他们的太爷爷年轻的时候怎么刻苦学习、热爱劳动,讲一些生动具体的事。我在家的时候每天花一个小时跟他们一起看课文,写作业。


凤凰周刊:你跟孩子们玩什么?


毛:女儿太小,只能让她更多认识汉字和动物的图片。我觉得现在孩子的学习很苦,为了调节他们的学习气氛,我不光让他们背毛主席诗词,还找一些唐诗宋词,不管懂不懂背给他们听,培养他们的学习兴趣。


我儿子从小也爱游泳,有一次江泽民主席请我们全家到中南海做客,午饭以后,我们带着东东到了他曾祖父晚年住的那个游泳池,东东看到水就很激动,就要游泳,最后江主席叫一个警卫人员抱着他下水。东东也是很多兴趣爱好遗传了我爷爷。


我现在每周到京西宾馆定期游个4、5次。每次一个多小时。论耐力,我身边的人都还不如我。


凤凰周刊:你跟其他的“红色后代’怎样交流呢?


毛:我接触较多的是朱德的孙子朱和平,我们都是军人,他是空军的,我是陆军的。我愿意接触那些弘扬红色文化的人,比较欣赏的是任弼时的孙子。


凤凰周刊:毛家的后人平时聚会吗?


毛:聚会,每年9月9日和12月26号,包括其他一些有关毛泽东的重大活动,我们都聚在一起。现在我们见面都很开心,两位姑姑身体都很好,李讷姑姑喜欢历史,她有时给我们讲讲中国历史。大家在一起怀念爷爷,挺好的。


凤凰周刊:你的生活状况挺—帆风顺?


毛:也不是,社会是复杂的。有些人借助你的身份地位达到他的目的,我这辈子还真碰到不少骗子。但是我信任我身边有很多火眼金睛的人,能识破他们。


现在的人,我认为有—个要命的缺点,也让我最痛心——很多人沦落为钱的奴隶。从客观上说,每个人都想赚钱发财,这个事情本身没错,问题是你赚钱的手段是不是正当?有些人的道德价值观变成了“金钱就是一切,谁挣钱多谁就是英雄,谁就有本事”。


有些人,想挣钱,用很多手段,用毛泽东赚钱,让我们很生气。比如说,有些人说要做一个纪念毛主席的活动,但是缺少资金,就去向一些实力雄厚又不明真相的企业以我们家的名义摊派。打着我们家的旗号要钱,同时也请我过去,很多善良的企业家就被这些人骗了。这些打着毛主席旗号、把毛主席当商品的人最可恨。这样不仅把毛家清正廉洁的名声败坏了,而且本来有意义的活动也变得有铜臭味,这是毛家最反感的,最可恶。这样的事还不久所以说,这个社会把有些人变得不可思议。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