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主权不是屠杀许可证,国际社会正逼卡扎菲放下屠刀

利比亚各条战线白热化

世界逼卡扎菲放下屠刀

::本报特约记者 宋利城

截至发稿利比亚局势依然不明朗。控制着首都的黎波里的卡扎菲软硬兼施,一边派卡车向班加西运人道主义物资,一边努力夺回反对派控制的城镇。但世界各国也加大了逼卡扎菲下台的力度。美国已调动军舰与战机到利比亚附近,部署在意大利外海的美国第六舰队已驶往利比亚附近。

1.“卡扎菲是一只狼”

据新华社报道,当地时间3月1日,利比亚政府组织的18辆载着食品、药品和饮用水的车辆在的黎波里一个通往班加西的路口集结,等待向班加西运送人道主义物资。车队中还有一辆救护车,负责路途中的救护,并对班加西地区的伤员进行医治。货车司机们在车身上悬挂起利比亚国旗,排列整齐等候出发。一名司机告诉记者,他知道班加西现在被反对派控制,那里缺少食品和药品。他希望昼夜兼程赶赴班加西,尽快将这些物资送到需要的人手里。目前,的黎波里通往班加西的陆路交通没中断,但沿途不断发生政府军与反对派的零星交火,双方均设置了大量关卡,对来往车辆进行盘查和控制。

新社2月24日曾说“卡扎菲是一只残忍、无原则、聪明的、受伤的狼”,卡扎菲的这个举措正应证了“聪明”一说。卡扎菲打出“人道牌”的用意明显——在国际社会塑造自己的正面形象。

但美国《华尔街日报》、路透社、法新社、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呈现出了卡扎菲“残忍”的一面。反对派几乎控制了利比亚整个东部地区、大部分的石油基础设施以及西部的一些城市。卡扎菲则在的黎波里和附近的城市挖战壕。交战双方势不两立,下一步的走势取决于哪一方更能坚持以及国际社会的干预程度。

班加西的消息人士2月27日透露,过渡性“全国委员会”已在反卡扎菲占领的城镇正式成立;反对派控制的利比亚城市,都已宣布成立全国委员会;政治协商已展开,准备讨论这个新机构的组织和职责。利比亚前司法部长贾利勒2月26日宣布,准备先筹组过渡政府,然后举行全国选举。

2.争夺炼油重镇扎维亚

法新社2月28日称,除了利比亚东部,西部若干城镇也已落入反对派手中,反对派现在准备向的黎波里挺进。

《华尔街日报》2月28日报道说,已控制重大石油设施的反对派2月27日说,他们正恢复石油出口,有1艘油轮有望启航前往中国。这是2月19日以来,利比亚第一批运送出口的原油。显而易见,不管是卡扎菲还是反对派都希望石油生产赶快恢复正常。卡扎菲拥有石油收入,可继续付钱给正规军和雇佣兵打仗;反对阵营也想用卖油的资金来和卡扎菲对抗。

2月28日,约3000名支持卡扎菲的军人从卡扎菲在沙漠中的据点塞卜哈城增援苏尔特城。苏尔特城是卡扎菲老家,地处的黎波里和班加西之间。

2月28日早上,利比亚第三大城米苏拉塔的反对派击退卡扎菲的部队,并击落一架军机。米苏拉塔位于首都西方200公里,仍控制在反对派手中。

利比亚反对派2月27日占领距首都的黎波里仅50公里的炼油重镇扎维亚市。卡扎菲2月28日出动战机、特种部队和陆军正规部队攻击扎维亚,但反对派击退卡扎菲部队,无人员伤亡,而卡扎菲部队却折损10名士兵。3月1日,反对派控制了市中心,随后却遭到政府军的包围。目击者说,政府军将关卡朝扎维亚市中心又挪近了一步,扩大了对几个街区的控制。

路透社3月1日报道,的黎波里2月28日举行近万人参与的示威抗议,效忠卡扎菲的部队在的黎波里郊区塔朱拉区开枪驱散抗议民众,有数人被杀。反对派阵营希望卡扎菲自觉下台,以免国家陷入血战。

3.各条战线进入白热化

但卡扎菲2月28日晚的一番谈话似乎浇灭了反叛者的希望。在的黎波里一家可鸟瞰地中海海岸港口的餐馆,卡扎菲接受美国广播公司、英国广播公司、《泰晤士报》的联合采访。卡扎菲在采访中主要用阿拉伯语,但时而蹦出英语。他说:“我的所有人民都爱戴我,他们会誓死保卫我。”

当被问及是否感到被美国出卖时,卡扎菲指控西方领导人背叛他,“没有道德”。他说:“我感到惊讶的是,我们与西方国家结盟打击基地组织,现在我们仍在打击恐怖分子,但他们(西方)却背叛我们。也许他们想占领利比亚。”卡扎菲重申不会下台,因为他在政府里没有担任任何正式职务。卡扎菲还借机向奥巴马示好。他声称奥巴马是“好人”,但可能被“错误资讯”误导。

据《华尔街日报》3月2日报道,利比亚国内,各条战线进入白热化。忠于卡扎菲的部队阻断了位于班加西的反抗武装的前进路线,还夺回了中部城市拉斯拉努夫。卡扎菲的主要势力范围在该国西部,他目前牢牢控制的黎波里、塞卜哈和他的老家苏尔特。

法新社3月2日报道说,马里北部官员表示,卡扎菲为反击起义的人民,正在花钱雇佣数以百计来自马里和尼日尔的图阿雷格族年轻人,帮助自己平叛(马里是另一个非洲国家而不是利比亚境内的一块地方。——楼主附注)

4.“国家主权不是杀人执照”

卡扎菲继续下令攻击示威民众,西方政府可能会对卡扎菲的部队发动轰炸突袭

英国政府2月27日表示,已冻结卡扎菲的资产并取消其外交豁免权。英国首相卡梅伦称:“卡扎菲现在该下台了,有他的利比亚没有未来。”美国官员2月28日说,美国财政部冻结了卡扎菲和他的家族控制的300亿美元资产,这是美国历史上冻结的单笔数额最大的外国资金。美国国务卿希拉里2月28日在日内瓦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说,只要利比亚政府继续威胁、杀害利比亚公民,就不排除采取任何措施的可能。2月28日,希拉里还与德、法、英和意外长讨论在利比亚设立一个联合国控制区,以提供人道主义救援,并在利比亚领空设一个禁飞区。美国“企业号”航空母舰2月15日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入红海。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拉潘2月28日说,美军正调动在利比亚四周的海、空军部队。

据《华尔街日报》3月2日报道,美国1日令两艘军舰和400名海军陆战队员前往利比亚附近海域,美国防长盖茨宣布,他已下令美国海军“庞斯”号运输舰和两栖攻击舰“基萨奇”号前往地中海。英国《每日电讯》报3月2日报道,由于担心卡扎菲可能动用化学武器对付人民,卡梅伦等西方领导人正考虑是否下令对卡扎菲展开军事行动

反卡扎菲阵营害怕重蹈伊拉克战争的覆辙,不希望外国军队登陆利比亚,但也有人呼吁外军空袭。其理由是,“只要发动几次空袭,效忠卡扎菲的人将会离开他,他的时日也就以小时来计算了。”

英国《金融时报》3月1日发表题为“禁飞区是阻止大屠杀的惟一选择”一文,作者是澳大利亚前外交部长加雷思·埃文斯。埃文斯称,“国家主权不是杀人执照”。就保护本国公民免遭“危害人类罪”而言,没有哪个国家能够推卸自己的责任,更不必说为自己犯下此类罪行进行辩解。如果一国政府在保护公民方面明显失职,那么这一责任就落到了国际社会的肩上,若有必要,可以由安理会出面,采取果断的集体行动。这就是2005年在联合国大会上获一致通过的“保护责任”原则。安理会最近迅速达成一致:对卡扎菲政权武器禁运、资产冻结、旅行禁令,以及将该国局势提交国际刑事法院。

联合国大会3月1日召开全体会议,以未经表决一致通过,决定中止利比亚人权理事会成员国资格

联合国官方消息称,中国代表在联大会议上表示:“考虑到利比亚当前极为特殊的情况和阿拉伯及非洲国家的关切和主张,中国代表团参加了决议的协商一致。同时,中国代表团认为,联大中止利比亚人权理事会成员全力的行动不构成先例。”

5.“后卡扎菲”的几种可能

目前,美国、俄罗斯和欧洲国家的外长正在讨论“后卡扎菲”的利比亚局势。不过,利比亚前景不容乐观。

多年来,卡扎菲瓦解了任何可能挑战他个人威权的机构,如今利比亚没有国会、工会和政党,也没有公民社会与非政府组织。另外,该国也没有可在非常时期出面稳定大局的军方。如果卡扎菲倒台,进而产生权力真空,激进势力、各地武装部族甚至基地组织都可能趁机兴风作浪,让利比亚陷入无政府状态,沦为另一个索马里或阿富汗。

乐观的估计是,利比亚有实力的部族将崛起。不过,利比亚的部族都缺乏全国影响力,单靠一个部族很难控制全国。就算卡扎菲被推翻,控制东部的反卡扎菲民间势力,也不太可能立刻放下武器。

如果卡扎菲流亡,哪个国家会收留他?分析人士认为,布基纳法索、乍得、赤道几内亚、南非、津巴布韦和委内瑞拉都有可能。身在伦敦的利比亚政治活动家古马·盖马蒂称,卡扎菲正准备逃往非洲南部国家津巴布韦。盖马蒂言之凿凿地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表示:“卡扎菲的私人飞机载满金条和大量强势货币,主要是美元,他正准备逃往津巴布韦,跟朋友罗伯特·穆加贝(津巴布韦总统)待在一起。”

英国《卫报》3月1日报道说,津巴布韦并没有签署《罗马规约》。根据1998年通过的《罗马规约》,国际刑事法院于2002年成立,是世界上首个追究个人战争罪、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的常设司法机构。

不过,《卫报》也分析说,卡扎菲不断重申他不会离开利比亚,不论是死是活,而很少有观察家怀疑卡扎菲的这种决心。

《华尔街日报》2日称,一些美国官员相信内乱不会持续下去,他们反而预测卡扎菲核心集团的成员会在未来几天或几周内暗杀卡扎菲。


本文内容于 2011/3/7 15:24:20 被小编a7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