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将领谈广州沦陷:日军未至 就各自逃命

hmh33 收藏 4 494
导读: 核心提示:我们沿途触目伤心,联想到国家养兵为的是卫国保民,现在敌人还没到来,我们这一批人便纷纷各自逃命,撇下老百姓不顾,把广州偷偷放弃了,作为一个中国现役军人,大敌当前却怯懦至此,抚躬自问,宁不愧死! 本文摘自《广州文史》第四十八辑 作者: 李洁之(作者在广州沦陷前先后任广东省会警察局长、第四路军兵站总监) 原题为:广州失陷的经过 1938年10月12日拂晓,日军在我南海的大亚湾、澳头附近登陆,21日,日军侵占广州市区,期间我军先后于淡水、惠阳、福田、正果等地与敌有过战斗,但抵不

核心提示:我们沿途触目伤心,联想到国家养兵为的是卫国保民,现在敌人还没到来,我们这一批人便纷纷各自逃命,撇下老百姓不顾,把广州偷偷放弃了,作为一个中国现役军人,大敌当前却怯懦至此,抚躬自问,宁不愧死!


本文摘自《广州文史》第四十八辑 作者: 李洁之(作者在广州沦陷前先后任广东省会警察局长、第四路军兵站总监) 原题为:广州失陷的经过


1938年10月12日拂晓,日军在我南海的大亚湾、澳头附近登陆,21日,日军侵占广州市区,期间我军先后于淡水、惠阳、福田、正果等地与敌有过战斗,但抵不住敌人的进攻,以溃败而告终。现将广州失陷的经过的回忆记述于后。


敌我态势


1938年4月初,余汉谋接到军事委员会的第一次情报,说日军现在台湾集结陆军四个师团,海军舰艇约八九十艘,合计兵力约8万多人,即将大举向广东进犯。当时广东方面曾引起一度的紧张,第四路军总部和广东省政府已准备必要时迁到翁源,并在翁源构筑防空地下室备用。军事部署方面,余汉谋遵照蒋介石的作战战略,组织参谋侦察地形,决定阵地,在广州近郊沿珠江口东岸自番禺至东莞、宝安,沿大亚湾海岸至淡水、惠阳、增城、从化各地布防,部署军队:以莫希德的一五一师师部和直属队驻惠阳;温淑海旅分驻龙岗、深圳;何联芳旅分驻澳头、淡水、惠阳;以张瑞贵的一五三师师部和直属队驻公平(宝安县属);陈耀枢旅分驻宝安、乌石岩、西乡;钟芳峻旅分驻沙井、新桥、楼村;以曾友仁的一五八师分驻新塘、乌涌附近;以王德全的一五六师驻增城;李振的一八六师驻从化;梁世骥的一五四师(缺一团)驻花县;张简荪的独立第九旅驻中山;陈勉吾的独立第二十旅驻佛山;陈崇范的炮兵指挥部(不足二个团)、余伯泉的战车营和一些直属部队驻广州近郊。这一军事部署,除王德全的一五六师于9月间奉调鄂南,增城由李振的一八六师接防之外,其他基本上没有改变。此外,第四路军还成立了国防工程委员会,向香港采购大量钢铁、水泥,在各阵地构筑防御工事,广东省政府也发行了300万元国防公债,广东省动员委员会还发动中等学校以上学生各回本乡半月去宣传和组织群众,俨然是准备抗战的样子。但事隔不久,军委会又来一次情报,说日军已经改变战略,将四个师团改调长江地区作战,准备先打下我们的心脏--武汉。这样一来,广东军、政当局就开始松懈下去。


论理,广州是华南国防前线重镇,也是抗战初期的国际交通要点,敌人暂时不来侵犯广州,不等于说敌人已经忘记广州了。经过上述一度紧张,广大人民群众已经提出保卫大广州的口号,但蒋介石却完全不考虑及时加强广东方面的兵力,相反地,到9月还把王德全师调去。那时第四路军经蒋一再抽调部队到省外作战后,实际上控制的部队仅得6万人左右,分配在长达300公里的战线上面,要面对强大敌人海、陆、空军的联合进攻,是不容易抵挡的。


在广州沦陷前,蒋介石对敌人可能进攻的战略方针一直作出极其错误的判断,对当时英国力量也作了过高的估计,以为日军虽企图向华南进犯,但对英国有所顾忌,可能不敢过分威胁香港。他因此判断敌人如果向广东侵犯,其目的只不过在切断我广九线深圳至石龙一段的陆上交通和宝安至太平这一段的海上交通,敌人的主力必然使用在虎门要塞地带进攻,而在大亚湾附近只是一种佯攻,以牵制我兵力而已。在敌人兵力方面,蒋亦以为敌方只有海军、空军和陆战队,兵力不会很大。根据这样的判断,蒋介石早就以确保广九线为他的作战的主旨,一再指示余汉谋切实执行,不许擅自变动。


1938年10月4日,余汉谋接到军委会的情报说:日军在台湾集结陆军两个师团,海军舰艇约30艘,空军各种飞机约七八十架,即将向广东进犯。那时候的广东军、政人员思想上还是疑信参半,甚至有些人还存有“以夷制夷”的幻想,以为日本不敢过分刺激英国,暂时还不会侵略华南。余汉谋身负保卫华南国防的重责,不顾国家利害,群众生命财产,若无其事地不作任何军事上的加强戒备,各级指挥官也毫无敌情观念,任由所属各级官佐离开防地往广州、香港等地游耍。直至10月10日晚上,一五一师师长莫希德发现了敌海军舰艇云集在大亚湾海面,才仓皇失措地打电话到广州和香港请各电影院放映字幕,通知所属军官赶快回防。据说该师驻深圳的温淑海旅长当晚正在香港玩弄英京酒家的某女招待乐而忘返,其荒唐腐化可见一斑。


敌人这回真的来了。10月4日军委会来的情报基本上是正确的。在华南派遣军司令官古庄干郎中将指挥下,向我南海出动的日军兵力大约4万余人,其先头舰艇于10月10日黄昏时进抵我大亚湾附近海面,11日晚上,敌方全部陆、海、空军都集中到这个海面,并完成强行登陆的各种准备。


阻击失败


10月12日拂晓,麇集在大亚湾海面的敌人,开始以海空军掩护陆军,向澳头附近实行强行登陆。一面使用飞机约60架,由航空母舰起飞,分批轮番向我澳头附近阵地守军扫射轰炸,并深入淡水、龙岗、惠阳等处扰乱;一面使用海军各舰艇大炮200多门,集中向我澳头附近阵地守军射击。我军平日既乏对空作战之训练,阵地工事又无韧强之防御设施,故一经轰炸,守军罗懋勋团的一个营便被击溃,自营长严植以下大部分官兵均已阵亡,敌乃未经抵抗,分乘橡皮艇300只,在澳头附近安然登陆。至上午8时,敌陆军已有一个旅团侵占了我楼下、澳头、沙鱼涌之线,并即向我淡水进犯,另一小部渗入龙岗警戒;其他步兵、骑兵、炮兵、工兵、机踏车队、战车队等亦陆续登陆,至下午4时敌已完成了全部登陆任务。同时淡水守军罗懋勋团的两个营,经不起敌之优势炮、空火力之压迫,仅作了两小时的抵抗,即行溃败。淡水遂告失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