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十年外交,谨防日本法西斯化

davychinese 收藏 2 134
导读:最近,日本这个国家愈来愈献出了不稳定的情形,从历史的教训到现实的比照,新十年的中国乃环太平洋外交以及与美国、欧盟、俄罗斯和东盟特别是新加坡、泰国的外交必须要防止日本右翼势力抬头特别是中间派的右翼化。而在这个环节之中也考验着海峡两岸的历史认同和民族认同,这是不同于中山先生乃至大陆和台湾所创立的各自的管理体制和国家理念的影响,具有不可多得的可操作性和可实践性。   一   日本国家民族性建立于海岛性的地理基础之上,日本国土也因此而建。但是,今日的日本国家主权面对着一种特殊的历史机遇或者说是历史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最近,日本这个国家愈来愈献出了不稳定的情形,从历史的教训到现实的比照,新十年的中国乃环太平洋外交以及与美国、欧盟、俄罗斯和东盟特别是新加坡、泰国的外交必须要防止日本右翼势力抬头特别是中间派的右翼化。而在这个环节之中也考验着海峡两岸的历史认同和民族认同,这是不同于中山先生乃至大陆和台湾所创立的各自的管理体制和国家理念的影响,具有不可多得的可操作性和可实践性。



日本国家民族性建立于海岛性的地理基础之上,日本国土也因此而建。但是,今日的日本国家主权面对着一种特殊的历史机遇或者说是历史重现。


首先是面对中国。面对中国,日本有着很是深刻的民族记忆,就连代表性的《朝日新闻》都在说中国的最大厉害不在于经济而在于悠久的历史文化,以为这个对日本有着“刻骨铭心的影响”。但是还是有所庆幸,因为在今日中国已经“与古代中国没有多大联系了”。这种表达其实是在反馈给日本国民要注意历史上的中国。这个历史上的中国是很具有实质意义的。当初的遣唐使到后来的在宋朝、元朝和明朝的学习访问一路下来的记忆其实就是日本的低人一等。尽管习惯于学习的日本国民对此并没有大的感触,但是近代以来的彼此交往攻防却是有着很深刻的教育意义在里面。随着中国紧急超越日本,以及国土面积、发展潜力和地位等级等因素都在昭示着明日更为强大。对此,心有余悸的首先是日本右翼群体。面对钓鱼岛的争夺他们或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右翼心中谋取正常权利的日本国家政治必须要面对曾经的侵略战争。侵略战争,在日本的右翼里是日本展现强大的一种招牌,而当这种招牌被今日和明日的中国愈加的压制的时候,内心中的恐慌就开始布满心头。他们担忧惟恐有一日左翼或者是中间偏左的内阁上台要向中国和东盟国家真正面对抗日战争,特别是对华要展现出一种坦诚抗日战争罪责的情形。这种情形的出现其实就是右翼心中最大的失败。


说到这一点,必须要回溯日本的历史。当初明朝曾经协助朝鲜半岛打压过日本的侵略,而中日甲午海战其实就是对这一情形的复仇之战,也是经此一役,日本的国际地位显著提高。二十世纪啊二三十年代日本内阁筹谋大东亚共荣圈,开宗明义的便是中国对日本发展的压迫,这是日本右翼的原动力之一。而日本当初明治维新的不彻底,保留了大量的将军幕府的残余,特别是将武士这一类别的精神化上升到了二十世纪初的武士道,武士道就是尚武,尚武的本质就是叛逆和彪悍,这个在今日成为路人皆知的日本右翼的招牌信仰。三十年代的大东亚共荣圈的梦想被合力的亚太国家破灭,日本再次沦为二流国家。所幸的是日本经济腾飞,但是在今日,在东亚,韩国、中国、俄罗斯都在发展,日本感受到的又是前所未有的孤寂。右翼的精神梦想停留在靖国神社,其实也就是在追寻上世纪初的日本的辉煌。在他们心中,日本的辉煌从甲午海战开始到精神领袖东条英机被处死结束,之后的历史基本都是苟延残喘的历史。而今,日本经济下滑,国内趋势低迷,右翼看不到懒以发展的基础,所以又借着领土问题鼓吹日本的正常化,也是历史的无奈。


面对中国崛起,原本中间派的大多数人也感受到了失落。这不是说以前就感受不到失落,一个世纪半以前的日本也是如此,但是因为交流不畅,究竟有多少人直接的感触还是个问题。今日显然不同,人际的交流已经是彼此都在知晓,据此今日的日本中间层在这种日益孤寂的心底开始寻找新的出路,这个出路就是回找曾经的光荣,所以有日本报纸直言“受到批评总比没人理睬”这样的语调说明近日中日逆转后的心态。这种心态背后有一种隐藏的昭示,就是中间派可能偏右化并且日益右翼化。


其次,对于美国而言,美国也是日本日益右倾的推动力。日美之间的问题目前已经不仅仅是在经济上了,更近一步上升到了政治和军事的层面。一个军事基地成为了日本内阁的导火索,也让日美互动处于了危险之中。习惯于外交辞令的人们自然会从中听出点味道来。而近日日本媒体计较美国政府的一系列关键性场合只说中国甚至还说印度和韩国就是不说日本来表达自己的不满的同时,也难掩内心的失落。


日美同盟在新的十年里是荆棘丛生。若干人直观的认为面对中国的崛起,日美同盟必然是愈加强化,实际倒并不如此简单。现在主导日本的菅直人政府看似是因为领土问题陷入泥潭,其实是因为随着日本地位的变化其外交方向保持原有基调的必然失败。日本外交没有真正会下棋的内家高手,只会看到现实的利益,而看不到内在的倾向性。如此之下的日本右翼更加肆无忌惮,而日本的右翼群体并不是单一的反华,还反美。这一点其实被好多人忽视了,而这也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做了数十年的东京都知事的石原,一如卡扎菲的类似于东京地带的绝对老大,是典型的日本右翼的代表。而近日,石原生太郎直言日本需要造核武器,特别是核潜艇,名义上是对付中国,内中难免没有摆脱美国控制的因子在里面。此人曾经多次批评政府,因为政府要么倾向亚洲近邻,要么追随美国,这结果都是一样,日本没有自主权。而美国不仅对于日本右翼,对于全体日本国民而言,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那就是两个胖男孩的问题。当初天才爱因斯坦极力反对美国运用它,美国用日本当做了试验场,导致的日本时刻铭记于心的核战的受害者。虽然凭借这个形象日本获得了世界许多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的认同,但是在日本右翼心里,自己是唯一的迫害者。而军事基地的搬迁又成为了导火索,这一系列事件的上场难免不会给菅直人政府施加压力。


而这期间,稚嫩的日本鹰派的外交大臣似乎是等着上任首相来治理日本,这个鹰派既不懂的妥协也不懂得战略,但是借着日本目前困境的东风却有着很高的支持率。而其面对做事讲究实际利益的美国和领土问题决不退缩的俄罗斯,前原激怒之中难免不会倾听来自其支持者的声音,日本的右翼倾向是日益明显。


在未来十年,日本右翼实力必然大增,但是日本的恐怖不是有意增大,而是古来的法西斯情节和内质。这也是大和民族不同于日耳曼民族的很大因素。日本的近现代历史是法西斯在民族心中逐渐孕育、发展、壮大、压制的过程。日本右翼与法西斯有着必然的联系,日本的右倾必然会导致法西斯化,这才是实质。


而未来十年,中国的对外关系是务必要提放日本法西斯化,美国同样如此。而美国如果稍微的忽视了日本日益脱离自己管理的情况而不作反应,那么亚太的第二个十年将是灾难性的。



当然,警惕日本法西斯化的过程也是中国展现大国外交的过程。


首先,拓展与欧美的关系。不管中国与欧美有着怎样的认识和人本上的差距,面对消弭战火是具有同样意义的。日本法西斯化的背后其实就是美国影响力的衰弱。而美国最近有国会议员说日美国最好从日本撤军让日本自己管理自己,这可能更中了日本右翼的下怀。随着美国国内经济问题的日益严重,撤销或者是裁撤军队难免不是一个选项,而这个选项的背后肯定会让日本的行动更加的自主。这个结果是必须要褒词清醒头脑的。而中美之间,因为这样的日美关系,所以在联合防止日本上面是具有绝对的共同利益的,难道日本有一天天宣传合资受害者会让美利坚脸上好受?所以说,中美之间,会因为共同的防止目的而显得更有合作意愿和合作方向。日本的右翼化可不是朝鲜半岛的核危机。


其此,拓展与东盟国家特别是泰国、柬埔寨、新加坡等国的联系。


新加坡的位置和属性决定了其价值远高于本身的国土影响力。大多数的华人、现代化的国家以及和欧美的历史因素和与中国的情感因素,所以新加坡在东盟的位置是不可忽视的,而与新加坡的关系友好基本上始终是东盟外交的桥头铺,跟新加坡的友好也有助于谨防马六甲海峡被日本的利用。面对共同的被日本殖民的历史命题,中国与新加坡以及其他东盟国家的关系肯定是更上层楼。这里面有一个越南的问题,越南的民族主义也是笔者所担忧的方向之一,而越南有趣的历史上的抗争经历又让我们不得不防。但是只要中美和好,中国和东盟其他国家因为集体反对日本法西斯化而变得更加亲密的时候,越南本身是不足为大虑的。


借助于这样的外交理念和外交责任,中美面对新的十年,虽然是充满挑战,但是归途必然如一于和平发展的洪流之中,九九归一,这是语言的真谛,也是历史的真谛。


这里面,还有中国面对各种外交环境变迁之中的一种协同功用,这是日本给予的机遇,也是给予的挑战。


总之,谨防日本右翼化进而法西斯化,永远是华人乃至亚太地区最大的警惕。


焦宗烨


《联合早报网》

本文内容于 2011/3/7 15:07:06 被小编a7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