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十五章

hebinjjwy 收藏 5 8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这一日已经是五月初三,我正在皇后宫中,元嫔宫里来人,说今日乃是元嫔的生辰,皇上历来都是要去的,故而元嫔备了些酒菜,差人来请皇上过去。

我本不愿去,倒是皇后劝我,说自元嫔入宫,确实如此,今年若不去,只怕元嫔妹妹伤心。我便道:“既然如此,便去坐坐无妨。”

这元嫔出身北魏皇族之后,有着纯正的鲜卑血统,与其他嫔妃,倒是不大一样,皮肤更加白皙,鼻子高挺,身子也是高挑,大约一米七还要高些,倒赶得上超级名模,而长相却也绝不逊色。她十四岁入宫,立刻得到了杨广的恩宠,至今已经第五年,杨广身边的女人不断变换,对她却一直宠爱有加,每年都陪着过生日,就连在辽东时也不例外,偏我这个西贝货来了以后九月有余,却一直未登过她的门。只是元嫔入宫较晚,大业五年入宫时,三妃的编制已满,才不得不委屈在九嫔之列,但享有的待遇,其实还在德妃和淑妃之上,只逊于皇后和贵妃。

要说这元嫔,美艳其实更在沈莺之上,只是沈莺吸引我的是她的清纯自然脱俗,元嫔等一干嫔妃却是比不上的。我虽然未曾与元嫔独处,几次见她都是与众人一起,见到她也很有“惊艳”之感,忍不住时也会多看几眼,不过她一开口就有些“嗲”(倒还不太过分发腻),我却不甚喜好,又一直提醒自己不要走杨广的老路,倒是有些刻意避她了。


见我能来,元嫔自然是非常高兴,给我道了万福,便牵我在桌前坐下(宫中都知道我不喜欢盘膝而坐,各宫都备了椅子凳子,只盼我经常去坐):“皇上久也不来,想死奴家了。”她倒与众不同,不称“臣妾”而称“奴家”。不待我回答,便在我身边坐下,将头倚着我的脸—这宫中女子,也只有她有把头靠在我脸上的身高。元嫔显然是经过精心打扮,头发中也散出阵阵兰香,我不禁拿眼去看她,却见她也正微微扬头看我,眼波荡漾,我只觉得头脑一热,忍不住想去亲她的俏脸,却突然想起沈莺,霎时间清醒了许多。

我坐正身子,把她稍推了推:“爱妃今日生辰,朕备了礼物。”

她原本对我的突然冷淡有些落落,见我带了礼物来,又有了几分欢喜。

礼物是我叫人随便挑的,是什么连我都不清楚,打开来看,却是一条珍珠项链,近百颗珠子颗颗饱满圆润没有瑕疵,难得的是几乎一般大小,一看就是极佳的东西。

我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是这样的东西,只有沈莺才配得上。想是挑珠子的人知道杨广最喜爱的便是这元嫔,听我说要送元嫔生日礼物,便猜测我又要恩宠元嫔了,自然尽心竭力地要挑件好东西。

东西既然已经拿出来,当然再没有收回的道理。

元嫔此时已然是异常高兴了,大概她也没有想到我近十个月没有亲近过她,今日一来,就拿出如此一件珍宝。她眼波流转,若不是我一直在脑海中想沈莺的样子抵挡,只怕早已被勾了魂去。

元嫔半转身子向我靠靠,露出雪白的粉颈:“皇上帮奴家戴上。”

我淡淡地说:“朕今日有些乏了。”

元嫔此刻失望之极,我一下子使她从幸福的巅峰跌落到谷底,双眸中已经是泪光莹莹。她轻轻斟了杯酒给我。

我这人心软,尤其见不得漂亮的女人落泪,想想她虽说是十九,按二十一世纪的算法,却不过刚刚十八,还是孩子的年龄,却不得不承受这般打击,何况今晚又是她的生辰。我心中实在不忍,便接过饮下。

元嫔却不言语,又斟了一杯给我,我只觉得这酒从未饮过,很是醇美,便又一饮而尽。


怕是连喝了三四杯,我只觉得头有些发昏,要说那时的米酒,度数并不高,酒盅又小,以我的能力,莫说三四杯,就是二十杯也不会醉的,可现在却觉得浑身燥热,恨不得把全身的衣服都脱光,按说虽已入夏,但夜间也不该太热……

“皇上。”我听见她娇滴滴地叫我,扭头看她,一张俏脸更是美艳如花,再看她的身上,夏日的衣物本就单薄,她又是刻意修饰,愈加显得曲线玲珑。

我眯眼看着她:“爱妃。”

“皇上,奴家替你更衣。”


第二日再见到皇后,她笑盈盈地给我道个万福。

“朕说不去不去,你偏要朕去。”我没有好气的说。

“元嫔妹妹那里,皇上久也不去,臣妾只怕她会伤心的。”

我哼了一声。皇后在我身旁坐下:“嫔妃们正当年华,皇上若不垂幸,臣妾只怕久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伤了皇家的颜面。”

我细想一下,皇后说的却也有理,若真是有人给皇帝戴绿帽子,可不是件小事。

但我心中仍然不能释怀,元嫔美艳固是不假,但我起先也并非把持不住,为何只是喝了几杯酒便……我突然一惊:“莫不是这酒……”


五月初五,领文武百官祭屈原。我暗中让许安给沈莺安置到现场,却不给她派差事,怕累了她,只想让她出宫来看看这宏大的场面。

夜,领着许安再去元嫔宫中。

元嫔见我不请自来,自然是喜出望外。我故作亲近,与她闲聊了一阵,说道:“朕有些饥了,可否就在爱妃这里进些膳食。”元嫔自然是求之不得。宫中饮食,照例是由御膳房打理,不过品阶高的后妃宫中,都有小厨,以元嫔这般受杨广宠爱,自然是更备的齐全。不多时,几样小菜就端了上来。我挥挥手,几个宫女太监就退了下去,只留我和元嫔在房中。

“那日所饮的酒,甚是不错,爱妃若还有,便再拿些与朕尝尝。”

“皇上若是喜欢,就多到奴家这里坐坐,奴家这便拿些给皇上。”不多时,她便拿了壶酒给我斟上。我端起酒盅,细细看了看酒:“色泽甚好。”又举到鼻边嗅嗅:“嗯,开坛可飘香十里,真是好酒。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尝!爱妃,你可是从王母娘娘的蟠桃宴上偷来的琼浆玉液?”我口中笑道,心中却是焦急:“为什么还没有动静,难道真的要我把这酒喝下去?”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之声,接着就听见许安大声说:“皇上正和元嫔娘娘饮酒,你这不知死活的奴才,惊了圣驾,可是不想要脑袋了吗?”

“外面不知何事喧哗,爱妃,你且与朕去看看。”我说道,元嫔有几分不情愿地起身走了出去。我立刻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瓷瓶,将杯中的酒倒了进去,立即塞紧,又放回袖中。刚做完没有多大的功夫,元嫔领了许安进来。

“皇上,适才是内阁找皇上,说是于仲文将军处有紧急军报,他们不敢擅处,所以来请皇上。传信的太监先是去了皇后那里,听说皇上来了元嫔这里,才急急赶来。”

“哦,既是辽东有紧急军情,想必是十分要紧的事,否则,内阁也不会在此时惊动朕。只可惜爱妃的酒,朕今日只来得及喝一杯了。”

许安陪我走了出去,只留下失望的元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