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军:不要以为我是黄埔出来的 第一卷 第一卷

色即是射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7.html


第一章 开枪要瞄准

平壤的气候很好,尤其是夏天,20多度,很凉快,就在昨天,还下了场小雨,即使在城里,也透着潮湿的泥土味,让这些远赴朝鲜作战的清军们想到了家乡的庄稼地。


可这老天的脸色却不怎么好,阴沉沉的,好像在预示着什么。


虽然这几天中国军队偶有小胜,打退了日军的进攻,但牡丹台、玄武门这边情况可不太好,日军元山支队和朔宁支队联手进行进攻下,清军开始感到了他们与日军同是军队,差异是很大的。


“大哥,这倭寇今天会发动进攻吗?来了好几天了”军营里一个不到18岁的清兵问道。他叫袁风,也算京城里的大户子弟,但因逃避父亲给他指定的婚姻,偷偷参军想以此为掩护逃离那位让他惧怕如虎的亲爹视线,却不想这么快就被发送到异国他乡的朝鲜来打仗了。


“想这干啥,来了磕死他!”被称作大哥的人年纪在30岁左右,是祖籍和家都在奉天的标准奉字军,这支队伍是来自大清皇室号称龙脉的地方,士气当然饱满得很。


“倭寇打过来了!快给我上啊”就在两人谈话间,他们所在哨的哨官开始大喊大叫起来,其实这时日军离这还有1公里远,但这架势感觉像是敌人已经在眼前了。


不过哨官这样喊也是有理由的,因为从哨官开始大喊大叫开始,到这些清军一个不剩地拿起武器集合起来,倭寇的炮声已经响了。


“弟兄们,赶紧的,上啊,你,烟还没抽够啊,快!”看见日军大队人马潮水般涌来,哨官抽出战刀,发出了冲锋的命令。


其实在人数上虽然只是一个哨,但清军还是占优势的,不管是在武器弹药还是人数上;在两军能够相互看见之时,日军的第一反应便是卧倒,然后再做战术上的配合、冲锋,而清军的动作却是拿着手里的洋枪像放鞭炮一样“噼里啪啦”响了起来,打没打着我不知道,反正响得过瘾,瞄准嘛,没人教过呀,或者是忘了?!反正清军以前打仗用枪时从来是不知道瞄准镜是何物的,见着人枪直接对着就放,居然也还能把人撂倒,大概是与敌人靠的太近了吧,可眼前的日军靠的也不算太远,可人家是会卧倒的,还会躲,不像清朝军队那样就站在一个地方放枪,等挨子弹,于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就发生了,枪多子弹多的清军枪打得热热闹闹的像过年一样,对面的日军半天却没见被打倒一个;而日军的枪声稀稀落落的,这边的清军却像被收割的稻子一样批量的倒下,为什么?!因为人家日军放枪一枪一个准!清军却只是在扣扳机!!


这种开枪不瞄准的结果是整个平壤战役下来,清军平摊到每个人发射的子弹达到三四百发之多,可是全战役仅击毙日军180人,当时参加作战的清军可有将近2万人,等于是打出了800万发子弹,平均每打死一个鬼子要耗用4万多发子弹!!而日军在整个战争中,每人平均只使用了8发子弹却打死清军800多人!!!


“袁风,你瞅什么!!还不快开枪,倭寇都冲上来了!”哨官挥着战刀要带弟兄们冲上去跟日军肉搏时,却看到袁风蹲着举着枪眼睛往枪上的瞄准镜聚精会神地注视着,一点显不出其他人热火朝天把枪打得“咣咣”响的拼命劲头,不紧不慢的样子,不由大怒道。


“砰”哨官话刚说完,袁风的枪声便响了,前面100米处的日军被子弹打在心窝,倒了下去,但哨官却没看见,看了也不会说好,在他们的作战意识里,把枪放的热热闹闹远比真正将日军打倒在地重要,见袁风放枪后还不改正,依旧跟没事似的慢悠悠地端着枪看前方,气的上去一脚,把这个刚立了“战功”的袁风踹倒在地!!


关于开枪要瞄准这样说了都会让人把你当弱智的事,在中国军队里却一直“影响深远”,1920年直系跟皖系军阀大战,双方投入的兵力有20万人,打出的子弹有几千万发,两方打了几个来回,死了200多人,其中被枪打死的才数十人。英国《泰晤士报》驻华记者莫里逊对此在报纸上作出的报道上,真诚的建议中国政府应该恢复对弓箭的使用,因为弓箭比较便宜,而且能够真正打到敌人从而造成伤亡。


再到后来,蒋介石做了黄埔的校长,在他亲自编写的步兵操典上,特别强调了“开枪要瞄准”这个关键性动作,后来黄埔军为主的北伐军一路得胜,“开枪要瞄准”不用想起了很大作用!


开枪要瞄准,只是晚清政府旧军队落后的表征之一,甲午战争不断暴露出来的中国军队的缺陷,使得清朝皇室、朝廷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军队脆弱到已非要大刀阔斧整顿的时候了。


第二章 让你先耍着

清朝地面上陆军被打得溃不成军,丢了朝鲜;黄海之战,打得清朝为之骄傲的北洋水师垂头丧气,紫禁城里的天空,开始出现阴云,原本以为西方外夷只感兴趣钱财,不感兴趣中国土地,而日本虽然麻烦,但军力还不被自己放在眼里的清王朝,甲午战事不利的消息不断传来,开始让皇室有了危机意识,有了重新正视军备之心,而在此之前,北洋水师已多年未购一艇,军舰武器等已相对于日本不断壮大的海军,已呈落后趋势!相比日本天皇省吃俭用为日海军建设捐款,清朝的慈禧却把可以用来让中国海军兴旺发达,最起码保持先进水平的钱用来修她的颐和园,用她的话来说“:光绪1875年登基时年幼,我不得不垂帘听政,到1886年改为“训政”,1889年“归政” 。我什么都不过问了,修修花园养老还不行么?”两个国家其它先不比,但比1号人物,中国就被PK掉了。


修花园养老,很闲情逸致的想法,慈禧老太很朴素的老年人想法,只是她不知,不问世事修个花园舒服的过她的“退休”(她虽然国事确实是不管了,但不代表她没有把权力还紧紧握在手里,故这里的退休只是退职而不退权)生活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首先洋大人八国联军就不同意,这拿来搞军队的钱用去修花园了,人家见你手无寸铁只有花园哪有不上门来敲诈的道理,最终慈禧的老年生活也过的不清净。


光绪二十年九月,朝廷将参与黄海之战的德国军官汉纳根召到京里,和清大臣翁同龢、李鸿藻等人商量军备之事,谈及陆军建设时,汉纳根提出建立一支全部西式武器装备,人数在十万的新军,并且习练之法全部采用西洋的军训教法。


这个建议一提出来,立即遭到了李鸿章和胡燏棻等人的反对和否定。


这是个奇怪的事,如果说立场,清大臣翁同龢、李鸿藻算是反对洋务守旧的人物,怎么建设这样一支洋军,不仅武器是洋的,就是训练方法也是洋的,这样一个锐新改革的建议主张居然会处于这两个顽固派之口,更奇怪的是这样锐新的变革居然会被一向倡导洋务运动的李鸿章和胡燏棻等洋务派的激烈反对,更更奇怪的是最后这样一支新军建立了后,是由反对建立的胡燏棻去练兵!


这里稍微提及一下参与进这事的几个主要人物,翁同龢,“帝党”之领袖,何谓帝党,皇帝之党也,也就是铁心支持当今皇帝光绪的死党;难道还有不支持皇帝的人不成,有的,因为这时权力最大的还不是年纪不大的光绪小儿,而是常在后宫动不动就使着招“拍打”皇帝两下的慈禧老太,既然有了慈禧老太这个朝廷第一大佬在此,那么就会有人支持大佬而跟光绪对立,即便不对立,怠慢也是可以的,凡事有老佛爷撑着了,你敢打狗不看主人?!我还怕跟你走近了挨慈禧老太揍了,比如你光绪的最亲近人翁同龢,他被老佛爷盯着的日子可不好过,最后的下场也悲剧了。


光绪帝正是靠这样一支铁杆党派支撑着,说话底气十足,甲午之战,说打就打了,尽管有李鸿章这些实际控制着清朝实权的人物反对,何况慈禧老太也不喜欢洋人,之所以支持洋务派李鸿章的目的完全是政治上的相互制约,所以甲午战争说打也就跟着同意了,可惜的是,打得不好,打到现在,朝鲜丢了,黄海之战打得晦气得很,很多战舰也被毁了。


说起黄海之战的失利,与这个帝党领袖翁同龢还有点关系,虽然战争是他喊打的,但这战争派出去打的军队,可被他害的不浅。为什么,因为排出的军队是北洋水师,北洋水师是什么,是李鸿章一手建立起来的海军,出于皇帝的权力安全,这个帝党领袖当然要钳制一下这个他的对头李鸿章的私军的继续发展壮大,于是他克扣北洋军军费,限制了北洋军对舰船的继续购买,导致原本由李鸿章下了定金的舰船没有买成,而被日本抢先买走,那艘舰船就是后来甲午之战的主力舰“吉野”号,在中日战争中可谓风光无限!看来,不光是不顾国家利益的慈禧老太要用钱修花园而不用作军费误国,就是铁心忠于皇帝的翁同龢这等人物也会出于政治目的误国之大事,中国的政治,历来就是国家的掘墓者,而这个政治的最大核心,就是内耗、内斗,窝里打!不过尽管这样,翁同龢这样的帝党还算有良心,守旧和洋务谁对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大清真正强大起来,之所以以前反对洋务,是因为反对你李鸿章,你李鸿章既然当了洋务派,那我们帝党就得做守旧派了,尽管我们和光绪的认知和行为并没有哪里表现出守旧处;真不知道历史学家怎么评的,再怎么我们也是改良派吧!


至于翁同龢这等死忠与皇帝的人物都会误国,那么造成历史上“战争奇迹”的中法之战“法国不胜而胜,中国不败而败”,战胜方反要迎合战败方的要求签订不平等“合约”的奇迹哥李鸿章,就更不会顾及国家利益了,明知清廷军队改革迫在眉睫,并且这立场还是站在他洋务运动一边上的加练新军的建议,竟然提出否定,否定的意义不在于反对加练新军,而在于否定他的对头帝党翁同龢的主张,更在于这主张是帝党提出的,那么这新军之后的建立以及领导就要归帝党之下,这增大对头实力的事,历史上任何一位精通于中国式政治加权谋等于彻底内耗加内斗加窝里打的政客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绝对要反对的事情!敌人坚持的,就是李鸿章反对的,所以他高举反对票!


但建设新军,加强军备,这时已是清朝的头等大事,还轮不到你这只汉狗李鸿章来汪汪叫,清政府当即决定,建立督办军务处,由王公和大臣负责,并立即开展练军事宜,具体的交由胡燏棻试办。


讽刺意义的是,当清政府最终的决定,让加练新军的权力棒转到洋务派手中时,洋务派不反对了,谁说敌人支持的就是我李鸿章反对的,我李鸿章也有支持的时候嘛。


至于做出此决定,也是光绪帝和帝党的无奈,帝党都是些白面书生人虽众多,但都手无实权,平时摇头晃脑谈经论道,但一到具体的实事来,就都霜打的茄子,焉了。最终这事还是得有人来做,于是就颇不情愿的交给洋务派的胡燏棻来试办了。


不过洋务派先别得意,胡燏棻充其量就是个暂时练兵的代理而已,在皇帝没有找到自己的代理前,您就先耍着吧。


第三章 莫要拿枪管当吹火管

这个临危受命加练新军的安徽人胡燏棻,却也不是只会搞政治只会当官不会做事之辈,而且谈起洋务来也头头是道,极受洋务派首领李鸿章赏识;当过广西按察使,在广西时就上书指出过旧军的弊病,所以对大清的军队情况还是有着了解的,并且对于治军也有着深刻的思考和认知,否则也不会在上任后不久就搞出万言书论变法自强十事,这十事中的第八事就是针对加练新军而言的。


接到练军的命令后,于光绪二十年十二月下旬在马厂练定武军三营,规模并不大,但兵种齐全,步兵、骑兵、炮兵、包括工兵四个兵种,以后又陆续扩充为10个营4750人。


“走,逛窑子去~~”从朝鲜战场撤到天津后,袁文被选派到了胡燏棻编练的新军里,原以为这里会是另一番天地,哪知道除了军装换了,还有就是每天来回走的站队列,然后就是跟打仗貌似不着边的出操外,清军还是清军,打架、斗殴、逛窑子、赌博,仍是老样子,这天,刚出操完,袁文同个寝室的老兄就坐不住了,现在就要夹着自己下面的肉枪去往窑姐身上出他自己的操。


“不了,刚出完操累的很,我想休息一下,”袁文淡淡地说道,他性格好静,从小喜欢的是读书,对于参军这等事,那是逼于无奈的下策,所以一场军操演练下来,袁文便没了精神,躺着一点都不想动。


不过也正是他的这种慵懒,成全了他的好事,因为就在当天,胡燏棻不知发什么疯,带着亲军将附近城里的窑子来了个大清查,结果可好,那一天他所在的这个步兵营,就他一人没有被胡燏棻在窑子里抓个正着,结果是这个营的营官被撤换,袁云糊里糊涂的因为军纪优秀,而被胡燏棻硬扶上了营官的职位。


其实,只要是官,在大清,并不需要懂太多,只需要站对队列,并且上面有人欣赏你就行了,至于上面人对你的欣赏,一般不会出自于你的能力,而是出自于上面人的各种原因,比如这次袁云的这次平步青云,他平时既不会拍马,也不懂在重要时刻接近领导,胡燏棻升他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典型,他对旧军队深恶痛绝要竖立新军形象的典型。


其实,胡燏棻也不太懂军队的事,操练的事基本都交给德国那个叫安纳根的洋鬼子负责,自己重点是发一些思想性的理论话题,比如最近的甲午战争的彻底失败,加之他亲自接手军队以来对旧军队腐败的深刻感受,为此给朝廷上了一本万言书,题目叫变法自强十事,这十事中的第八事摘录给大家看一下,因为这是针对新军建设的主张,也是对晚清军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文献,或者可以说为中国最早军队转为现代化的军制变革研究报告也不足为过,全文如下:


一、统兵大将,骄奢淫逸,濡染已深,军需日增,勇额日缺。上浮开,下折扣,百弊丛生。兵之口粮尚未能养赡一身,谁肯效命疆场?以致万众离心,遇战纷纷溃败,此病一也。

二、先事一无培植,一闻招募,各营员皆以钻谋为能事,不以韬钤为实政,是官先不知战,安望教兵以战,此又一病也。

三、本地无著名之厂,件件购自外洋。承平之日,部臣以款绌为难,先事未能预备。及变起仓促,疆臣各办乃事,但以购得军火为责,未能详求。以致同属诸军,而此营与彼营之器不同。前膛后膛,但期备数。德制粤制,并作一家。所由一旦临阵,号令不能划一,施放不能取准,此又一病也。

四、一切攻守之法,又沿旧习。湘楚各军,尚有以大旗、刀矛为战具者。并有持新器而茫然不知用法者。犹复师心自用,以为昔年曾经战阵,即无不能御之敌,承讹袭谬,沿而不改,此又一病也。


里面提到的很多项今天看起来很弱智,但在当时每项的提出,都是军队建设的一个里程碑式的认识和发展跨越,比如第四条“并有持新器而茫然不知用法者”,说到清军虽然发到了西洋武器,比如老毛瑟枪等,并不知道怎么使用,居然有人因为冬天太冷,竟把枪管砸下来当吹火管吹炉中的火炭试图让火燃得更大些,反正枪发到手里时从来都没用过,也没人在乎过,当吹火管还能让之发挥点取暖的作用!


不要小看对这样貌似与军事变革看上去沾不上边的“小问题”的重视和提出,它的作用同改革开放后,海尔的张瑞敏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提出:“车间里不得随意大小便”的纪律一样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他让一个混乱的厂的工人们第一次知道他们什么事不能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