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一章 悍卒 第二十三节

韭菜煎鸡蛋 收藏 8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URL] 第二十三节 刺刀顺利的沿着壕沟边缘扎了下去,并没有想象中的惨号和丝毫的阻碍出现,这让两个日军士兵面色大变,想要抽出武器,准备开枪射击,然而到这个时候,他们的动作已经迟了,一只大手横握住两把步枪的枪头处,顺着他们扎下来的方向只这么轻轻一拉,那凭借着惯性朝前方扎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二十三节


刺刀顺利的沿着壕沟边缘扎了下去,并没有想象中的惨号和丝毫的阻碍出现,这让两个日军士兵面色大变,想要抽出武器,准备开枪射击,然而到这个时候,他们的动作已经迟了,一只大手横握住两把步枪的枪头处,顺着他们扎下来的方向只这么轻轻一拉,那凭借着惯性朝前方扎下去的两人,顿时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探去,一道冷芒在半空中一闪而逝,旋即便能看到二道血红的长龙直往壕沟中喷去,这两个日军握着步枪的手已经缩了回去,正奋力的捂住自己的喉咙,想要阻止血液的恐怖流逝,而他们嘴里发出的“唔唔”声音,显得那么的无奈而又无力。

石头拾起敌人的武器,看也不看这两个被他宰杀的敌人,抬枪便射,在他侧翼一个刚刚在刚至壕沟附近的日军顿时了帐,带着满脸的不甘往后倒去。

然而,石头的神勇在面对着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般冲上来的敌军时,显得那么的苍白而又无奈,手里的一杆步枪射的再快,也跟不上敌人攻击的速度,就在他几个呼吸间解决了五六个敌人的时候,更多的日军,已经踏着同伴的尸体和血液扑了上去,一道道土黄的身影,凶悍无匹的杀进了最前沿的阵地,正在猛烈攻击的前沿各班排,顿时大乱,再也顾不了远处的敌人,只能抬起刺刀朝冲进壕沟的敌人扑去。

“石头哥,石头哥!”石头右侧二米左右的地方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呼喊,石头看也不看便已知道是谁。

看着自己正前方十几步外面带惊恐神色的日军,石头一拉枪栓,猛然掉转枪口,只见小山东与老孟的位置上,此刻已是乱成一团,更右侧的地方,柱子和陈大斧的机枪也不再咆哮,倒是一声声带着骂声的吼叫不断的响起。

“班长,顶不住了。”石头“呯”的一枪放倒了一下在壕沟外面举枪起的日军,然后一边大吼,一边拔出腰间血淋淋的军刀反握手中奋然朝阵地的右侧扑去。

“撤,往后面撤。”在石头左侧的一班长许强,偏过头看了一眼一班阵地的时候,顿时面无人色,这个时候他早已把什么“严禁后退一步”的命令给抛到脑后了,不断涌上来的日军,根本不是他们这点人可以正面抵挡的,要是再没有什么反应的话,恐怕他们就全完了。

“机枪,掉转枪口,快!”许强此刻的位置,靠近着二班的防线,他们这里是一处位置稍高的地段,凭借着机枪的疯狂扫射,正面的敌人一下子倒没有冲上来。

“许麻子,你他妈的发什么疯,想老子的阵地失守啊。”许强不远处的地方传来了二班的喝骂,面对着这种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每个人的脾气,都有点控制不住的样子。

平常看起来精明和气的一班长,闻言毫不犹豫的端起步枪顶到了二班长的脑袋上,长长的刺刀,几乎就要刺进脑门,在这种情况下,许强不开枪打鬼子,反倒内讧起来,这种动作,顿时让附近的人都傻了眼。

“掉转枪口,不然老子拉你垫背。”许强愤怒狂吼,一双平常一向微眯的眼睛,此刻瞪的浑圆,杀气凌然。

“二娃,支援一班。”二班长不知道是被许强这种不要命的气势吓到了,还是真念在各处一排这面旗帜下,顿时指挥着机枪手朝一班的阵地前沿扫去,密集的火力顿时收获颇丰,一下子就放倒了六七个正在冲锋的敌人。

“许大麻子,你给老子记着,仗打完再收拾你。”二班长恨恨的骂着,却只看见许强端起步枪就朝右侧的阵地扑去。

“分二个组,把一班四班后面的小鬼子先压下去。”二班长看着自己班阵地前面并不多的日军,心中一横,顿时指挥着班里的兄弟先替同伴减轻一点压力再说,而从他们这里射出的子弹,顿时让左右两翼的日军攻势为之一滞,连绵不绝冲上去的日军也被强行分隔开来。

一班的阵地上此刻血流成河,冲进壕沟的日军有一个班之多,其中一半的人正在围攻着机枪阵地上的柱子和陈大斧,另一半已经凶神恶刹般的朝左侧冲来。

每个人枪里的子弹都打光了,这个时候别说是换子弹了,就是拉下枪栓的时间都没了,铁头、老孟、小山东三个人一前二后的将整条壕沟都塞的满满当当,面对着四五名冲来的日军,他们几乎绝望,实在的差距太过明显了。

而那些日军的脸上,看着面前一老一小的这种阵容,脸上的笑意更浓,丑陋不堪的脸上尽然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杀!”两方之间几乎同时放声狂吼,一边是借助着喊声提升气势,一边是依靠着吼叫来驱散心中的恐惧,虽然这一阵喊杀声音在整片战场上微弱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在这段阵地上,确算是气氛磅礴。

话长时短,在日军冲进壕沟到两方绞杀在一起,这几乎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在双方都伤亡惨重的情况下,个人对于性命的怜惜已经降到了极点,尤其是日军在不断的冲锋中折损严重后,好不容易冲进敌人的阵地,更是不顾性命的猛攻起来。

几名日军完全就是以命搏命的直挺刺刀朝铁头他们刺来。

“啊,杀啊!”在他们这个小三角箭头最前面的铁头猛然狂呼了起来,然后发了疯一般的朝日军的刺刀上扑去,在他的身子被三把刺刀扎进去的同时,他手里的步枪也直直的扎进了对面日军的胸膛,一旁的老孟和小山东吓的魂飞天外,怎么也没想到铁头会用这种自杀性的方式。

“铁头……”老孟悲愤的狂吼一声,老泪中顿时有点模糊起来,一双干瘪的手倒是没有停下来与一旁的小山东几乎同时送出了刺刀。

对面的日军在刺死扑过来的铁头之后,一下子还来不及抽出手里的武器,面对着敌人的刺刀,哪怕是再勇猛,这个时候也不由自主的后退了起来,一道瘦长的身影就在日军后退的时候扑了过去,然后只见一名日军的腹部被扎进去了一把刺刀,另外一名日军则捂着肚子,面露惊恐神色。

石头毫不停留的从这两人之间的狭小缝隙穿过,侧身躲过一把兜头刺下的刺刀,反手就是一刀削在对方的腹部,顿时这个日军便如同先前那人一样,痛苦的捂住小腹,惨号的缩成一只虾米形状。

“开枪”石头在解决了这一小片的敌人时,目光落到了阵地的前方,刚刚解决掉敌人的喜悦感觉一扫而空,看着下面密集前冲的日军队伍,只觉得脑袋发麻。

这个时候,柱子他们那里的敌人也被解决了,在一班的右翼,一排长刘远达亲自带着二名士兵赶来支援,平常显得凶神恶刹一般的一排长,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更是如同雷神降临,手里的每一刀刺出,嘴里便配合默契的一声大吼,配合着他魁梧的身躯,倒真有一种泰山压顶一端的气势,哪知道他的刺刀在指向敌人的时候,手里的枪便诡异的响了起来,正准备与他血战的日军士兵,顿时被子弹穿透胸膛,死的不明不白……

回过神来的柱子和陈大斧,也同时将手里的步枪扔到一旁,两人重新扑到了那挺轻机枪上,停歇了有一段时间的机枪,顿时再次喷吐出致命的光芒。

“铁头叔,铁头叔,呜……”小山东抱着铁头被刺刀扎穿的身躯呜咽起来,这个平常一直喊他小豆芽的光头大叔,是最喜欢拿他开玩笑的人,那张熟悉的黑脸此刻被血液和泥土所浸透,黝黑的脸庞上露出狰狞神色,显然在临死之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此刻,他整个人都躺在了血泊里,再也不能开口了。

“哭个屁,开火,马上我们就得下去陪他。”小山东的旁边,一班长许强的骂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听起来凶恶,但实际上再仔细的听一下,便能发现他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显然他的心情这一刻也不像嘴里说的那样平稳,只不过在这种激烈的战斗中,根本没有人发现而已。

小山东咬着牙,用尖锐的声音喊道:“铁头叔,俺给你报仇,俺要给你报仇!”

瘦小的身躯猛然紧贴在壕沟壁上,端起的步枪在他的手里不停的颤抖,嘴里越喊的凶狠,手里的步枪便越抖的厉害,在这种情况下,连最起码的瞄准都办不到,更别说是杀敌了,年轻的小山东在这个时候猛然感觉到自己的没用,一把将步枪砸进一旁的泥土中,双手抱头痛苦的将整张脸都埋进了泥土中,放声嚎啕大哭起来。

在猛烈的火力封锁中靠近壕沟边缘的日军,在石头精准的补射下纷纷栽倒,一匣一匣子弹接连不断的压进枪膛中,再变成死神的镰刀扑向日军,每一个被碰撞到的日军士兵,便毫无反抗的被死神所包围,从此消亡在这个世界上。

然而在更远的地方,日军的反复冲击却依旧没有停止,那一个个威力十足的攻击阵势,比前几天的攻势明显要强出好几个层次,眼看着那土黄的潮水被山坡上密集的火力压在下面动弹不得,远处刚刚停歇了片刻的火炮,再次朝这里倾泻起炮弹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