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8.html


1932年1月中旬,日本驻上海公使馆。

日本武官,号称“支那通”的田中隆吉少佐坐在自己房间里阅读文件。

作为一名特高课特工出身的军人,他对自己的朋友土肥原贤二、石原莞尔和板垣征四郎在满洲的表现感到骄傲。

自从满洲事变爆发之后,好消息源源就不断送来。

仅仅三个月的时间,“支那军”就彻底惨败,丢失了整个满洲地区。“忠勇无敌”的“大日本帝国皇军”可谓是“所向披靡”,“支那军无不望风而逃”。

“笃笃笃”门口响起敲门声。

“进来!”田中隆吉头也没抬说了句。

走进来一名个子矮小使馆随从人员,此人在田中隆吉耳边轻声道:“长官,板垣先生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这次要来同您合作的,是川岛小姐。”

田中隆吉心中一喜,说到川岛小姐,还是自己的姘头。虽然该女现在已经是日本人,可是怎么说她还是曾经的大清国格格呢。田中隆吉为自己能有那么高贵漂亮的姘头,也感觉面子倍增,脸上增添了几分光彩。

来的人传话说,要求田中隆吉按照老朋友板垣征四郎的吩咐,在国际大都市上海制造事端,吸引国联注意力。来人在田中隆吉耳边道:“只要敢干,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海军,我们的海军陆战队,我们的航空母舰都会来!”

两日后,一名男装丽人走进田中隆吉的房间内,于是一场阴谋在悄悄的酝酿之中。

上海苏州河以北的虹口一带,这里是日资企业最为密集的区域,也是众多贫穷工人聚集的区域。杨树浦一带,是日本人聚集的区域,随处可见携带着武士刀的日本浪人在街头走动。提篮桥一带是美租界,也是虹口最繁华的商业区。而虹口的大部分区域,则是穷苦工人、码头工人、掏粪工、小摊贩和黄浦江上的渔民生活的贫民区。

“啊!”一间低矮的民房中,忽然响起一声男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巨响、震动、冰冷!

李峰觉得自己仿佛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生命悬在一根发丝上,随时都有可能沉没。

“不!我不能死!”朦朦胧胧之间,那根维系着生命的“发丝”突然断了,李峰看到自己的身体,犹如秤砣一样,落入深海中。双手无力的拍打着冰冷的海水,两眼张望着,犹如深井中望月,只能看到顶上的一小片天空。

浑身上下到处疼痛的李峰倏然从床上坐起,一对铜铃一样的大眼骤然睁大,向四处环视一圈,他的第一个反应是:我在哪里?

这是一间破破烂烂的木结构房屋,此时李峰躺在一张破木床上。屋内的家具不仅破烂而且十分简陋,且式样很古老。作为一名退役特种兵的李峰,怎么都不会想到,在二十一世纪的日本,居然会有这样破败的人家。

门外冲进一位大约十二三岁的少女。她见李峰坐起,嘴里焦急的喊了声:“你快躺下别乱动啊!小心伤口开裂!”

李峰定睛看去,只见进来的是一位俏生生的少女,鹅蛋脸上带着几分稚气,上身穿着件淡蓝底白色碎花小棉袄,烛光照在她晶莹的脸蛋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一条又黑又粗的大辫子垂在微微鼓起的胸前,随着她的脚步辫子轻轻甩动。毫无疑问,这是一位美丽可爱的少女,只是她怎么穿着打扮却像是民国时期的中国女子呢?而且她在进来的时候,很明显说的是一口带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

是什么地方的口音呢?对了!是江浙一带的口音!

李峰根本就没想到,自己怎么去东京抢劫钻石,结果却遇上了操着江浙口音的中国少女,这令他很不可思议。

“快躺好别乱动啊!小心你伤口。”少女柔声道。

她的声音很好听,一说话,少女一对黑眼珠滴溜溜的转动,显得十分灵秀。

李峰满怀疑虑,看着这位“超萌”的“小萝莉”,听起来像是让人感觉没头没脑的样子问了句:“小姑娘,我这是在哪里?”

“这里是上海啊!”

“上海?”李峰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要爆炸一样,他没想到刚才那一场爆炸,居然把自己从东京送到上海来了!

小姑娘好奇的瞪大眼睛盯着李峰上下打量几番,才说了句:“大哥哥,我爹是黄浦江上打渔的渔民,昨日去长江口打渔,一网撒下去,捞上重物,我爹还以为捕到一条大鱼了呢!没想到把你给捞了上来!”

李峰觉得很诧异,想不到自己在东京制造的一场爆炸,居然被送到长江口!这也算是一个奇迹了吧!

转念一想,还是觉得很不对劲。不可能啊,上海即使是崇明岛上的居民,也没有那么落后的人家,这里怎么可能会有那么落后的人家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在拍戏吗?想到此处,李峰问道:“小姑娘,你们家是拍戏的吗?”

小姑娘的大眼睛瞪得更大,洁白的贝齿紧咬小嘴唇,过了半晌才用力摇了摇头:“什么拍戏啊?”

“那你怎么这样的打扮呢?”

“这?”小姑娘伸手轻轻摸了下李峰的前额,“咦,没发烧啊!怎么会说胡话呢?看来是脑子摔坏了吧?”

李峰突然想到一件事,他问道:“小姑娘,你这里有没有手机?”

“手鸡?什么手鸡啊?”小姑娘用力摇头。

李峰还想说什么,却感觉肩上腿上伤口火辣辣的疼痛难忍,额头上滴落豆大的汗珠。

“大哥大?”

小姑娘还是迷茫的摇头。

“电话?”

“电话?”小姑娘瞪大眼睛,“那些是有钱人,还有洋鬼子才有的东西啊,我们穷苦人家哪里有那东西?”

“天啊!二十一世纪的上海还有这样的人家!”李峰惊叫了声。

却听到小姑娘惊道:“你说什么啊?什么二十一世纪?”

李峰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感觉很疼,不像是在做梦。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坏了,难道自己穿越了?于是他问道:“小姑娘,现在是哪一年?”

小姑娘答道:“现在是民国二十一年啊,你怎么不知道?”

“民国二十一年?天啊!”李峰几乎崩溃,他又问了句,“今天是几月几号?”

“一月十七日。”

一九三二年,一月十七日,上海。李峰脑中盘算着这个问题。

忽然李峰惊叫了声:“不好!”

他知道,再有几天的时间,小鬼子就要打过来了!届时十九路军将会在上海同日寇进行一番血战,日本还调来两艘航空母舰,对十九路军发起疯狂进攻。因为何应钦的卖国政策,使得十九路军没有得到增援,嚣张的日本海军甚至沿江西进,炮轰南京!最后国名政府迫于各界压力,这才不得不派遣张治中将军率领第五军于2月16日加入上海作战,进行第一次淞沪抗战。同时,蒋介石还调遣陈诚的第十八军入浙。

“我的枪!我的枪在哪里?”忽然李峰大喊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