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回首边防轶事]副班长用凳子打破新兵的头


刚从新兵连下老连队的时候,没想到会分配到荒无人烟的西北前哨,到了连队后,无边的失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看着四面环山的一个夹皮沟,连队成U字型的建筑,感觉有点像古时大户人家的四合院。低矮的房屋,方圆几十里没有人烟,就是几十号当兵的日日夜夜守候在这里。连队的战友来自陕西、甘肃、四川、新疆等几个地方。刚到连队的时候,地域和老乡观念很强,虽然是在远离都市,远离村庄的边关,仍难改变自己的思维。刚从地方带来的习气还很严重,连队人虽不多,却也如地方一样,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当时的陕西老兵喜欢在新兵面前显摆!有点盛气凌人的感觉,一般情况下不去招惹他们,尽量少给自己添麻烦。

初到边防的时候,很想能在部队有所作为,不愿轻易去得罪任何一个人,哪怕明知上了老兵的当,也还要装作捡了便宜一样开心,有时老兵经常在我们洗衣服时,将他们的脏衣服扔在我们的盆中,美其名曰“顺便帮我洗一下”!心里虽有一百个不情愿,可还得脸上笑着回答“没事,你放在那里吧!”想到从前在家给自己的父母都没有洗衣过衣服,可到了部队,身不由己!边给老兵洗衣服,心里边暗暗地骂娘!发泄心中的怨气。

随着在边关呆的时间越来越长,慢慢地就不买老兵的账,有个别厚脸皮的老兵再将脏衣服仍进盆里的时候,战友们会很明确地拒绝他,让他自己动手。无论是老兵和老兵,新兵和老兵,新兵和新兵以及各个地方的军人之间,都有明显的“拉帮结派(也许在这个地方用这个词有点过了,或许说是老乡之间更能沟通和理解要确切些)”的想法,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在一起聊得来的也就是巫山和云阳的老乡,大家来自相同的地方,有着许多相似的经历和熟悉的话题。平时训练和生活中有啥开心和不如人意的事情,都会在闲暇之余在一起聊聊,有时也会和其他地方的同年兵说说心里话,可和老兵从来都不愿说掏心窝子的话,和他们有种隔阂藏在心里。平时战友们对极少数老兵的作为很看不惯,于是老乡们也都跟着或爱或怨。也有几个老兵平易近人,从来都不欺侮新兵,看到其他老兵欺侮新兵时,还会出来替新兵出头。战友们还是很喜欢这几个老兵。

一班副班长和我们班长是老乡,且关系不错,平时喜欢来我班玩,姓方,他个子不高,军事素质还不错,就是人特别“冲”,也许是各方面都还可以,有骄傲的资本,平时对新兵看不惯,喜欢对战友挑三拣四,我们很不喜欢他,加上他又不能直接领导我们,所以我们班几个老乡不买他的帐。军队里面的男人是最雄性最阳刚,战友之间始终保持着不服气和不服输的劲头。在训练和平时的学习中都暗暗地较劲。我的老乡龙,军政素质都很优秀,在他的身上,有着一种军人特有的傲骨和血性。记得有天在班里,由于时间久远,我已经记不起他俩是为什么事,开始争执起来,龙虽是新兵,但也是热血男儿,据理力争,毫不相让的和方争论,方是副班长,认为龙不给他面子,而龙则认为自己在理,互不相让,由于平时受老兵的欺压,本来逆反心理就很重,加之自己有理,一点也不理会方的态度,争吵开始升级。由于平时受到老兵的欺压,我们看着他和方争执也不理会,任他俩去争吵,也好让战友给大家出口气,打击一下老兵的嚣张气焰。争着吵着,他们突然动起手来,方操起坐的马扎,用力往龙头上砸去,龙一闪没躲开,凳子还是砸在了龙的头上,只见龙左手捂住自己的头,血从指缝中渗出。右手则飞快的一拳击打在方的脸上,将方打成了“熊猫”,这事发生得太快,我们没想到他们会真动手打架,以至于我和战友还没反应过来,等明白出事了后,赶紧上去将他俩拉开,血从战友头上直往下淌,可他还是用不服输的眼神,恶恨恨地看着方,我和战友立即将龙送到卫生室,血滴了一地,一直沿伸到卫生室。

龙的头上被打了很大一条口,连队卫生员没办法,只能简单地消毒包扎止血,上报给连长,要求派车去阿拉山口救治,指导员陪着龙一起去了阿拉山口。连长将方叫到连部问话,老乡们聚在一起议论此事,抵触情绪很大,虽嘴上都不说,但心里都在期待连里对此事的处理意见。连长也分别找我们新兵去问话,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战友们只能实事求是的向连长汇报。龙回来时,情绪很低落,头发被剃光,包着纱布绷带,据说缝了五针,看了让我们心疼。晚上,连里召开军人大会,按照团里的会议精神:凡是老兵打新兵、干部打战士的无论有没有理由,一律处理老兵或干部,处理完后再调查事情经过,如新兵或战士有责任的另进行处理。目的只有一个,杜绝部队打骂和体罚战士的军阀作风。为了严肃纪律,连长宣布给方严重警告处分一次(只是不知这处分装没装进方的档案?或许只是为了给新兵一个交待而做出的样子。因为许多在部队受处分的战士,在退伍时都将处分从档案中取出,让战士没有负担,干干净净回地方。),另外在会上将方狠狠地训了一顿,骂他对待自己的战友就像对待敌人一样残忍,方面红耳赤站在连长的面前,满脸沮丧的表情,任连长发完脾气,一顿臭骂,等连长消除了心中的怨气后,当着全连战友的面,让方当面向龙赔礼道歉!然后握手言和!看着连里的处理,战友们没有意见,欣然接受!认为连里处理公平,没有袒护老兵,龙也能心平气和地接受这样的处理结果。最后带头让全连战友一遍又一遍地唱“战友,战友,亲如兄弟。。。”直到唱得我们的嗓子几乎沙哑时,才让我们去休息。

经历了这件事后,连里重视了对战友感情方面的教育和引导,让全连白天训练,晚上理论学习,加强道德思想教育,开展老兵和新兵交心活动,指导员也加强了这方面的思想工作,在老兵和新兵的沟通上下了苦功!慢慢地,老兵开始尊重新兵,新兵也开始理解老兵,横亘在新、老兵心中的隔阂慢慢地消除,全连战友融为一体,成为了一个欢乐的大家庭。在后来的训练和学习中,龙和方早已化干戈为玉帛,在生活上成为了好朋友,后来方当了班长,而龙则成为他的班副,和他在一起配合默契,带出了一个优秀的团队。我们有时会笑他们是梁山好汉,不打不相识!但在训练中还是谁也不服输,都想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力争上游!在边防连队的日子里,每个边防战士的心中都有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在生活和训练中互相帮助;在竞争中,互不相让,勇争第一!同为边防军人,共有军人特有的血性,那就是无论是训练还是战争对军人而言只有冠军,没有亚军!这就是当代边防军人,这就是当代军魂!

而有着血性的龙,现在还在部队,经过自己的努力奋斗,去年听说他已经当上团参谋长了。在祖国的边防线上,还有无数这样的好战友守卫着祖国的边防,为我们营造出和平安宁的环境,让我们放心地工作和生活。感谢他们的无私奉献,向边防军人致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