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针战神 正文 第十章:华城扬名

白龙123 收藏 7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size][/URL] 上文说到铁拐李一伙在体校门前被神勇无敌的吴逸飞慑服。铁拐李就像王八钻了灶坑——憋气带窝火。回到流氓窝里躺在床上养手伤,一帮马仔轮流伺候着,铁拐李嘴里不住嘴地骂逸飞,发誓要亲手剁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寻思吴逸飞不太好对付,得找两个真会两下子的帮手。他烙饼似地在床上思来想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


上文说到铁拐李一伙在体校门前被神勇无敌的吴逸飞慑服。铁拐李就像王八钻了灶坑——憋气带窝火。回到流氓窝里躺在床上养手伤,一帮马仔轮流伺候着,铁拐李嘴里不住嘴地骂逸飞,发誓要亲手剁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寻思吴逸飞不太好对付,得找两个真会两下子的帮手。他烙饼似地在床上思来想去,把他认识的驴头马烂在脑袋里过了一遍筛子,忽然一骨碌坐起来说“有了!就找虎三这哥俩。”


虎三是谁,这里得交代一下。虎三是铁拐李当初在公园练武认识的一个地痞,小子个头不高,一身的腱子肉,从小跟一个会虎拳的师傅练功,的确会两下子,因他在家里排行老三,会虎拳,打架时有一股虎劲儿,人送外号“虎三”。他前些年因打架将对手致残入狱,最近刚刚放回来。他有个弟弟也是练武的,拜名师练了一手好鹤拳,据说也挺厉害。大家就顺着叫他虎四。但这个虎四比他哥哥强,不恃武欺人,常劝他哥哥学好。虎四是机床厂的车工,长期工作练得手劲极大,每次和人交手比试,双方一搭手,就让人感到力道相差悬殊,往往是没等过招对方就认输了。所以这哥俩在华城也算有点儿名气。铁拐李想要是能说动虎三虎四帮他一把,不愁打不败这个吴逸飞。嘿嘿,到时候非让吴逸飞这个小子从我铁拐李的裤裆下钻过去不可,再用刀在他那张漂亮脸蛋上留点记号,重振我铁拐李在华城的名声。


为把事情办成,铁拐李不惜血本,给虎三送去一份厚礼:两瓶二锅头外带四条三五烟。虎三哪见过这么大的礼,笑纳后一口应承下来。只是铁拐李让他说动虎四也去时犯点儿难。虎三说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弟弟那人太那个,不像咱,这事打死他也不会干。铁拐李眼珠子一转说,你不会撒谎骗他说吴逸飞指名要打你们哥俩,激他去。虎三乐了,说看看能行不。虎三跟虎四有鼻子有眼地如此一说,根本没提铁拐李先前的事儿。虎四也动了气,但转念一想是不是哥骗他,拉他去打架,就说“哥你要是骗我我可总也不理你了。”虎三说真没骗你,你老说自己武功比我强,咱俩就和这小子轮流比划一下,看看到底谁厉害。虎四一想也对,管他说的是真是假,到时候一问不就知道了吗。他没想到是,这一去,惹来了一场龙争虎斗,且差点儿丢了性命。看官如一气读下去,后文书还有虎四与逸飞在华城比武招警时的一场“太极对鹤拳”的惊天对决,最后双双打进警营,都当上了警察,并成为战友和生死弟兄的精彩故事,此处暂且不表。


公园假山后面是一块百米见方的开阔地,平时就是练武的场子。铁拐李之所以将比武地点设在这里,那是煞费苦心。他吩咐一帮喽罗藏在假山上,专等逸飞被打败或两败俱伤时坐收渔人之利。逸飞也知道铁拐李不会善罢干休,迟早要有一场大比拚。但没想到虎三虎四哥俩出于什么原因找他切磋武艺,因为他不认识这二位,还当是自己在体校出了点名儿招来的麻烦。所以他也没太当回事儿,更没想到是铁拐李“导演”的这出好戏。他在体校接到虎三送去的“邀请单”还觉得挺好玩,感觉有点像过去武侠间的单挑。加之年轻气盛,没加考虑就答应了。因为定的日期是星期天早上九时,同寝室的同学早上练完功回来都在睡回笼觉,他不声不响地溜出来,同学谁也不知道。走到体校门卫时碰到在那里和门卫老张聊天的师傅杨远天,杨远天见逸飞急急往外走,就随口问一句“逸飞,急三火四的干什么去?”逸飞怕师傅不让他去,就撒谎说“我去公园溜达。”杨远天也没多问,放逸飞走了。逸飞头脚刚走,张薇从家里回来进学校大门,也看到杨远天,张薇主动和杨远天打招呼,杨远天就把逸飞刚走去了公园的事儿跟她说了。张薇心里一惊,他干什么出了?跟女同学约会?不能吧。就追问道“他一个人走的?”杨远天一听乐了,也知道他们二人的关系,就逗她说“是一个人走的,你可得看紧了,逸飞现在可是小名人。有人追呢。”张薇脸一红,扔下一句“我偏不找他,让他神气去吧”,气鼓鼓地进了校门,去训练馆练功去了。


再说逸飞一溜小跑来到公园,直奔假山后面的练武场子,远远的就见一高一矮两个人在那里等他,矮胖子正是去体校下战书的虎三。瘦高个他不认识,但见眼光像鹰隼一般放着寒光,往那一站,如鹤立鸡群,看出是一个不一般的练家子。双方报了名号后,虎四对逸飞说:“你即使有点名气,也用不着瞧不起我们哥俩,在外面坏我们的名声。”逸飞一愣,回说:“我都不认识你们二位,这话从哪说起?”虎四质问逸飞:“不是你说我们哥俩练的都是天桥把式中看不中用,教幼儿园的孩子还差不多吗。”“我没说过这话,你听谁说的?”逸飞辩解道。虎三在一旁看要露相,急忙上前凑火说:“说过别不敢承认,怕挨打是不?在体校你立棍行,在社会上你啥也不是。”逸飞一听这话也火了,怒道:“如果你们非要往我身上扣屎盆子,那我也没办法。你们今天约我来到底啥意思?”“啥意思,教训教训你,让你今后长点儿记性,以后在华城不敢再瞎说话。”虎三惟恐打不起来,一个劲儿添油加醋。逸飞的火腾地就上来了:“好啊,你们假惺惺约我比武切磋,实际是想来教训我,我呸!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你们是哥俩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见逸飞气成这样,虎四看出里面有点文章,心想也有可能冤枉了人家,但见逸飞出言不逊也挺生气,就说“一对一,我们不欺负你。”虎三早憋不住了,说一句“四弟你先靠一边去”,一招“饿虎扑食”奔逸飞前心打来,虎三劲大拳猛,逸飞也不敢怠慢,急抽身形,先避风头,接着使一记扫膛腿,攻其下盘。虎三自小练武,别看胖,身法却异常灵活,双足跃起,逸飞一腿扫空,虎三见隙,急使一招连环虎炮锤,双拳抡圆了来击逸飞后脑。逸飞一惊,想不到他手法如此之快,急打一个后空翻,闪在一旁。见逸飞狼狈地左避右闪,虎三哈哈乐了,大声吐狂言(也为给藏在假山上的铁拐李听):“就他妈这两下子,也敢在华城立棍!”吴逸飞闻言怒从心头起,心说刚比划两下子还没分出胜负呢,你扎扎呼呼地神气什么。他平日与张薇经常对练,张薇练的就是形意拳,所以深谙虎拳刚猛的路数,不能硬碰硬。适才躲闪也是出于对对方功力不太摸底的考虑。被虎三这一激,逸飞跃身而上,使出他最拿手的长拳,发挥人高马大的优势,拳脚交加,如暴雨般将虎三罩住,虎三哪还招架得住,没交手两三分钟身上就接连重重挨了几下,被打得唉呀呀直叫。兄弟毕竟连心,虎三一叫,虎四也急了,喊一声:“唉,三哥你打不过人家就别硬撑着了。我来!”虎三才知道铁拐李说得没错,这个吴逸飞真不好斗,再打下去非丢人不可,于是他就坡下驴,说一句“四弟小心点儿”一跃身躲在一边儿。这边山上铁拐李刚为吴逸飞让虎三抢白几句高兴呢,没想到这么快虎三就败下阵去,只盼虎四能取胜,即使不能取胜,等吴逸飞打累了,他们也好趁机下手。


虎四也不搭话,一招“鹤飞林泉”,先声夺人,来攻逸飞。虎四是真急了,按理说鹤拳讲究以静制动,借助明暗二劲,寻机攻打对方,一般不会主动进击。这鹤拳颇有来历,相传明末清初,有一位女侠名方七娘,天生丽质,聪颖过人,自小练得一身好功夫。一天清晨,七娘听到大院外传来一阵阵“哦!哦!哦!”的鹤叫声,其鸣悠扬。七娘惊奇,急忙跑出大院,但见一只大白鹤落在一棵大树干上,一边洗翅抖翼,一边叫唤不停,大树颤栗,落叶纷飞。七娘寻思白鹤运劲,竟能以声助力,真是世上罕见。她欲试白鹤的功力,于是举杖趋向白鹤,对正它的天庭使劲劈盖而下。没料到鹤竟临危不惧,机灵地醉身晃开,乘势挥翅刷杖,七娘贪前仆地,鹤自岿然不动。七娘即起,又执杖看好目标横扫而去,鹤敏捷地吞身躲过,借力张膀扫杖,七娘失足侧倒,鹤依旧泰然处之。七娘大怒,再次端杖瞄准它的腹部顶刺而上,鹤速提裆避之,顺便飞脚踢杖,七娘落空仰翻在地,只见白鹤一声长鸣腾空而去。七娘日夜揣摩,颖悟鹤法,终于自创了这种流传至今、名扬四海的鹤拳。虎四身材瘦削高挑,筋骨强壮,正适合习练鹤拳,加之拜名师,苦练功,功夫日渐长进。今天见逸飞非寻常之辈,正好一试拳脚。逸飞自出道以来,也遇到不少好手,但与己年龄相仿、功夫练得如此深厚的尚不多见。两人臂力都大,连拆了数招没分出高低胜负。二人越打越凶,招招要将对手一下打倒,心下都有几分焦急。二人正打得难解难分,忽然听到有人高喊住手,逸飞一招金丝缠腕扣住虎四的手腕扭头一看,见是张薇气喘吁吁地跑到近前。原来张薇到训练馆心不在焉地练了一趟拳,心里越寻思越不是味,再也练不下去,琢磨着我得去看个究竟,吴逸飞到底干什么去了,如果真是偷着和女同学约会,一定让他好看。张薇气急败坏地一路小跑到了公园,在公园转了好大一圈,才发现这个练武场,她一看逸飞正拚了命似地和人过招,遂大喊住手。逸飞对张薇说:“你靠一边,别管那么多。我今天要和他分出个胜负。”张薇见两人手掌虎口都震破了,出了血,她心疼逸飞,说什么也不干,上前要把二人拉开。三个人六只手挣来挣去,没拆开。虎四和逸飞对战的时候,虎三一直在旁冷眼观瞧,见弟弟没落下风,心下正高兴,不提防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了一个劝架的,这还怎么打。他忙上前去揽住张薇的脖子,硬要把她分开。张薇见有人偷袭,也急了,回身来打虎三。四个人两个一对打起来,拳来脚往,好一场恶战。逸飞曾想用飞针,但一想这和与流氓打架还有点儿区别,就没用。可这虎三虎四哥俩不依不饶,功夫还不错,一时难以取胜,弄得逸飞也没了辙。他寻思着要用太极拳法胜对方或许有把握,就在他一分神的功夫,忽然觉得身后一股凉风袭来,他凭着练武的直觉感到又有一个人来了,而且此人出手十分阴毒。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假山上瞪着一对墨鱼眼寻机下手的铁拐李,他见逸飞已打得周身是汗,知道他一定很疲倦了,此时不动手还待何时。所以他从假山上悄悄溜下来,突施辣手,用铁拐尖头直击逸飞后心,恨不得一下捅死对手。逸飞正和虎四打得不可开交,纵然有四只手也难躲这一拐了,他肩膀稍偏了偏意下别正捅到后心上,准备承受这一下。可他感受到的却是一下绵软的撞击。原来,张薇眼尖,在她的角度发现铁拐李出现,知道逸飞要吃大亏,飞身来救,用肩窝硬生生替逸飞挡了这一拐,就听“喀”的一声,能听得到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张薇重重地跌倒在地。事发突然,逸飞脑袋嗡地一声有些发胀,他想不到对手下手这么狠毒,也知道张薇舍身救他伤势十分严重,他一看施狠手的来人正是不久前有过争斗的恶棍铁拐李,禁不住火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面临这种万分危急处境,他不能不使绝技了,他旋即想到虎三虎四与铁拐李一伙是串通好了的来对付他的,他还对这伙人客气什么呢?!他身形一晃,突展神威,口中喷射出一根银针,直取铁拐李面门,几乎是同时侧身使一招迅捷异常的斜披挂腿,将足部一根救命大针弹出,射向虎四。铁拐李也是老江湖,见一拐打在张薇身上,伤得不轻,知道吴逸飞非拚命不可,收了拐正要发第二招,哪提防逸飞嘴里还能发出针来,眼见针带亮光飞来,躲是躲不开了,稍侧了一下脸,针正扎到耳根子上,针刺入骨,这小子疼得妈呀一声,吓坐在地上。更惨的还是虎四,他也感到有人从后面逼近吴逸飞,他还以为是劝架的,待突发变故,也很吃惊,正犹豫还打不打了,没想到吴逸飞此时拚了命,要对他动杀机,就见对手的腿怪异地一摆,破空传来一声啸叫,一股锃亮的白光从对手足底发出,向他肩部射来,知是暗器,想躲闪,可离得这么近,暗器发得如此出人意料、迅猛无涛,就是两个虎四也躲不开了。还算逸飞脚下留情,没有要他命的意思,针是射向上臂肱骨的,就听“喀嚓”一声,半尺来长的大针扎进了骨头里,虎四疼得“嗷”的一声,针的巨大惯力把他射倒在地。一霎时,时间如同凝固,山上山下,围观的人,连同铁拐李那伙准备上前打香香的喽罗们全被这场面吓傻了。


这正是:


初逢败北不甘心,妄借痞雄助孽根。感念飞针扶义胆,逸飞侠勇誉乾坤。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