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枪 正文 出刀(2)

苏州枪杆子 收藏 0 1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3.html


汽车来到陆家,透过车窗,只见门前的红灯笼赫然变成了白灯笼,陆正心中似乎被重锤敲了一下。车还没停稳,他猛然打开车门,跳了下去,飞奔回了宅子里。

只见屋里的人忙进忙出,正在布置灵堂,陆正心中一沉,突然拉住一个家丁,咆哮道:“我爹呢,我爹呢!”

那家丁被陆正一抓,先是一怔,随后眼圈一红,哽咽道:“少爷,你可算回来了,老爷他......”他说不下去,右手指向内堂,不敢再看陆正。

“爹!”陆正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心情,跌跌撞撞的向内堂跑去。

内堂正中,只见陆从善安详的躺在棺材里,四周站着的是一干亲戚,刘氏痴痴地坐在一旁,似是浑身虚脱。像是听见了儿子的脚步声,刘氏突然间有了精神,她喃喃道:“是不是正正回来了,正正回来了。”说着,向外面看去。

只见陆正一脸木然的站在门口,刘氏轻声说道:“儿啊,来吧,给你爸爸上柱香,磕个头。”

上柱香?磕个头?

死了?

爸爸死了?

不会的,不会的,今天是我生日啊,怎么可以这样?不会的,一定是假的,是不是?一定是假的,是不是?你们都骗我,你们都在骗我!!!

突然间,陆正浑身发抖,眼睛赤红,颤声道:“不是真的?谁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骗我是不是,你们都在骗我是不是?”最后的话,陆正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嘶吼出来的,他似乎是在等着有人跟他说这是在开玩笑。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他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他举目四顾,突然,他看见了一个高瘦的身影——坚叔,这个跟了陆从善三十多年的贴身秘书兼护卫。

“坚叔!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是在做梦!”陆正抓着坚叔的双手,颤声问道。

坚叔见状,心中更是难过,这孩子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心知他虽然有些纨绔气息,但对父母,却是异常孝顺。只见坚叔叹息道:“小正,你爹死了,这是事实,你清醒点!”

真的死了,真的死了。

“爸爸!”陆正一声狂吼,扑到棺材跟前,双手拍打着棺材,哭喊道:“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你死了还有谁给我弄那么多的零花钱,你死了还有谁陪我下棋玩,你死了还有谁带我去太湖钓鱼!爸爸,不要,不要走,不要走!”说着,整个身子缓缓瘫软下来,坐在了地上。

刘氏眼见爱子这般疯狂,强忍着的悲伤再也抑制不住,眼前一黑,竟然晕死过去。顿时,一家上下慌了手脚,既要照顾刘氏,又要看着少爷,还要布置老爷的灵堂,总而言之,现在的陆家,乱套了。

哭了一阵,陆正渐渐平复了一下心情,抬头四顾,问道:“我妈呢?我妈呢?”

“夫人哭的晕了过去,现在医生正在给夫人做检查。唉,少爷,你也保重身体,以后这陆家,就得你来扛了。”说话的正是守业叔。

“我爹是被谁杀的?”陆正仍旧坐在地上,抬头问道。

“我和你爸今早去城北龙凤茶楼找老王谈生意,本来也没有什么,毕竟是老客户了,手续流程走起来也方便,可是偏偏在这当口,突然来了三个日本人,自称是东洋极流茶社的商人,想要抢老王的生意,要包了你爸爸一半的茶叶产量,而且开出的价钱极低。想来你也知道,别说是价钱低,就是开高价,以你爸爸的为人,也断然不会和日本人做任何买卖。”一看来人,是坚叔,只听他续道:“你爸什么话都没说,甚至连看都没有正眼看日本人一眼,就转身走出了茶楼。可是便在这时,其中一个日本人突然拿出手枪,朝着老王脑袋就是一枪,我一看情形不对,急忙用身子护着你爸,随手掏枪,对着那日本人也是一枪,谁知这时另外两人也掏枪出来,对着你爸就要开枪。你爸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不发则已,一旦惹怒了他,就是天王老子他也不放眼里,你爸突然间右手一抖,飞刀出手,其中一个日本人应声倒地,可刀毕竟快不过枪,最后一个日本人见同伴死了两名,好像是发疯一般的朝我们开枪,我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你爸为了不让子弹打中我,猛然将我推开,自己却中了两枪。”说到这,坚叔已经泣不成声了,只听他强忍着悲痛,深深吸了一口气,颤声又道:“那日本人见你爸中枪,转身想要朝我开枪,还没等他扣动扳机,我朝他脑袋就是一枪,开完枪后,我跑到你爸身边,你爸这时候全身是血,我看的心里发怵,我想抱着你爸去医院,可是你爸却拉着我说:‘阿坚,不用了,我的命,我自己知道,没用的。’说到这,你爸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出大量血水,眼神也渐渐开始涣散。你爸喘了几口气,又说:‘我这辈子活到现在,前十年加入同盟会,为我华夏之复兴奋斗。后二十年纵横商场,运筹帷幄,可是这都不值得令我骄傲,唯一让我觉得这辈子没有白活的,就是娶了个贤良淑德的夫人,生了个宝贝儿子。阿坚,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们娘俩,我死之后,你一定要给我护他们母子周全,这样,我也能安心去了。’说到这里,你爸爸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已经看不清人了。我依稀听见你爸在自言自语:‘儿啊,爹给你起表字羽丰,是爹的一个心愿,爹是希望有朝一日你羽翼丰满之时,可以承我之志,杀尽敌寇,复我中华啊!’说完,便闭上了双眼,我......我怎么摇,都摇不醒你爸。”说完,终于支持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听罢,陆正没再流下一滴眼泪,只是喃喃说道:“羽翼丰满日,杀尽敌寇时!羽翼丰满日,杀尽敌寇时!”

突然间,陆正猛然站了起来,吓得周围人一跳,只见他转身走向书房,向阵风似地跑了进去,不一会儿,又像风一般跑了出来,只是此时,手里多出了两样东西。确切的说,是两件武器。陆正右手拿着一把勃朗宁手枪,左手则握着一把通体乌黑的唐刀。只见他双目赤红,气势汹汹的向门外走去。

坚叔见状,顿时慌了神,他知道这位恶魔少爷是去干什么了,他是去人家日本人的道场踢馆去了。他急忙对守业叔使了使眼色,后者会意,和坚叔一同抢到了陆正身前,沉声喝道:“少爷,不准去!”说着便伸手抓向陆正的手枪。

便在这时,只见陆正右手抬起,黑洞洞的枪口指在了守业叔的脑袋,缓缓说道:“你们俩要是我叔就别拦我,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说完,一个闪身,让过两人,向门外跑去。屋内众家丁见少爷这般气势汹汹,谁都不敢去拦他,反而生生的给他让出了一条道。

可是正当陆正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见一个极其瘦小的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陆正抬头看了看这张美丽又倔强的面孔,终于塌下肩来,叹道:“秋雯,你让开吧。”

“我不!我不能看着你去胡闹!”那个叫秋雯的女孩倔强的说道。

“让开!”

“就不!”

“景秋雯,别逼我打你!”陆正终于忍不住,红着眼咆哮道。

“你想打就打吧!反正我是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的,我不想还没过门未婚夫就死了。”景秋雯一脸倔强,不让半步。

“啪”清脆的耳光声突然响起,不过一会儿,汽车发动的引擎声响了起来,一辆黑色汽车绝尘而去。

留下的,只有漫天的尘沙,以及那个右脸上多了个通红掌印的倔强的傻女孩。

她怔怔的站在那里,没有眼泪,只有心痛。看着漫天的尘沙,她的心,突然间空了。蓦地,眼前一黑,竟然晕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