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枪 正文 出刀(1)

苏州枪杆子 收藏 0 1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3.html[/size][/URL] 1937年11月,淞沪会战以国名革命军的失利而宣告结束,上海沦陷。此时,国民政府开始准备在上海以西仅300余公里的首都南京的保卫作战。12月1日,日军下达了进攻南京的作战指令,南京保卫战开始。 南京雨花台阵地,国民革命军第七十二军八十八师262旅野战补充兵团团部,副旅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3.html


1937年11月,淞沪会战以国名革命军的失利而宣告结束,上海沦陷。此时,国民政府开始准备在上海以西仅300余公里的首都南京的保卫作战。12月1日,日军下达了进攻南京的作战指令,南京保卫战开始。

南京雨花台阵地,国民革命军第七十二军八十八师262旅野战补充兵团团部,副旅长兼团长的华品章一面看着地图,一面拿着钢笔在图上勾勾画画。突然,他一顿手中的钢笔,对身边的警卫说道:“去,通知三营来团部开会,另外,把特备队长也叫上,要快。”说完,又凝神看起了地图,拿着那支钢笔在图上来回比划。

不过十分钟的工夫,三营连同特备队长全都赶到了团部,等候华品章下达作战任务。

只见华品章在屋子里来回踱着,像是在思考什么。周围的士官都知道,这是他们这位长官思考时特有的习惯,所以,大伙儿谁都不敢出声,屋子里静的连头发丝儿掉地上都能听得见了。

约摸过了五分钟,华品章突然站定身形,转过身来,沉声说道:“据侦查连带回来的消息,现在有一股鬼子正在向我们团阵地这边进发,现在距离我们恐怕也只有不到十里的路程了,这批鬼子的人数不少,应该有两个中队,我打算从你们三营中抽调两个连对鬼子进行伏击,至于哪两个连,你们自己决定,马上行动!这是鬼子的行军路线。”说完,华品章把一张草图丢给了三营长。

三营长接过草图,略略的看了一下,随即身形一正,向华品章敬了一个军礼,大声说道:“请团座放心,保证完成任务!”说完,带了三营的人走出了屋子,布置作战任务去了。

不一会儿,人都走空了,屋子里,只剩下华品章和特备队长。

华品章注视着这个年轻的特备队长,良久,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小陆,怕死么?”

特备队长闻言,先是一怔,随后朗声说道:“华大哥,现在东洋竖子乱我中华,凡我华夏男儿,皆应投军抗日,为我中华之振兴出一份力。我陆羽丰虽然不才,但也知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团座问我怕不怕死,我可以诚实的告诉团座,我怕!”说着,看了看华品章。

只见华品章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淡淡地说道:“说下去。”

“咦?团座怎么知道我还没说完?”陆羽丰诧道。

只见华品章脸皮抽搐了一下,忍住了笑意,沉声喝道:“叫你说下去就说下去,哪那么多废话!”

“是是是,我说,我说。”陆羽丰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继而,脸色一正,续道:“我怕,我怕死后就没机会杀鬼子了。我怕死,我得留着命杀鬼子。对,杀鬼子,杀鬼子,报仇,报仇......”说道这,陆羽丰眼眶中已经充满了泪水,只是强忍着不让它留下来,此刻的声音,也渐渐变得哽咽了。

华品章看在眼里,心中也是一阵难过,伸出手来拍了拍陆羽丰微微颤抖的肩头,说道:“别忍着,哭出来吧,这样好受些。”

此刻陆羽丰的心,似乎被自己哽咽的声音包围了起来,那哽咽的声音包围着这颗破碎的心,慢慢的跳出了陆羽丰的胸腔,渐渐的越升越高,冲破了天际,冲破了天际的乌云,飞到了很高很高的地方去,飞到了1931年,飞到了那年春天梅花盛开的时节,飞到了开满了梅花的老家苏州。

距离寒山寺向南行出三里的所在,有一处占地极广的宅子,宅子的主人姓陆,名叫陆从善。是姑苏城内有名的富户,做的是茶叶生意。说起苏州的茶叶,那一定便是碧螺春了,此茶属于绿茶,产于苏州太湖洞庭山,早在隋唐时便负有盛名,至今也有千年历史。江南陆家便是经营碧螺春茶的大户,在苏州也可谓是一方富甲了。

陆从善三十娶妻,娶得乃是甪直富商刘得康的女儿,刘氏嫁入陆家后,第二年便产下一子,陆从善希望儿子今后能够堂堂正正做人,所以便给儿子起名叫做陆正,又盼望儿子能够早些长大,羽翼丰满,接手茶庄,故又起表字为羽丰。

陆从善三十一岁方才得子,对这块宝贝疙瘩自是喜欢的紧,刘氏十月怀胎,吃尽了苦头,如今爱子呱呱坠地,自然也是异常疼爱,所以,夫妇俩平日里对儿子事事纵恣,无事不依。

陆正一天天的长大,仗着父母的疼爱,越发变得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终于,在十六岁那年,周围乡邻送了他一个绰号“恶少”。记得这一年,正是1931年。

春寒料峭,枝头的梅花尚未开放,多少有些凄寒。不过陆家宅子的大门两旁却挂起了灯笼,一派喜气。

因为这一日正是正月廿七,陆家恶少的十六岁生辰。

陆家为苏州大户,所以,这一日,苏州地界上的乡绅名流都会来到陆家,借着给小少爷过生日的名头伺机亲近陆家老爷,或是希望能与陆家做生意,或是有事相求走走门子,或是无事相托,先来混个脸熟的。总之,都是借着机会和陆从善见上一面,所以,这天,陆家上下异常热闹。

三元坊,苏州中学。这是一所百年老校,它的前身是江苏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但在1927年的时候,江苏省教育厅颁令合并省立一师、省立二中(草桥)、苏工专高中部及补习班,以省立一师三元坊原址为本部(高中部),草桥为分部(初中部),组建为第四中山大学区苏州中学,并且委派美国著名教育家杜威的学生汪懋祖任校长。

此刻刚刚开学,大部分学生还在回味着新年的味道,似乎觉得这个假期有些短了。高一(6)班的后排围坐着一群男生,其中一个坐在中间,歪着头,嘴里叼着烟卷,左里拿着一把短刀在掌中旋转,看样子是这伙男生的头。

没有错,这个男生不仅是这伙男生的头,而且还是整个高一年级的头,只听他悠然的吐了一口烟圈,缓缓说道:“大黑,老二,柱子,铁蛋,今天是哥哥我过生日,等等放课后全都到我家去,听见没。”说完,挑起微眯的双眼,在众人脸上转了一圈。

说到这,其实这个男生的身份已经一目了然了,他就是陆从善的独子,陆正,陆羽丰。

“嘿嘿,敢情好啊,咱可是好久都没到陆家玩了。今天趁着正哥的生日,一起去凑个热闹。”一个黑黑胖胖的男生笑嘻嘻的说道。

“哎,我说大黑啊,我怎么看你像是嘴馋了,想吃陆家的松鼠桂鱼吧?”一个高瘦男生在一旁调笑道。

大黑咧嘴一笑,说道:“是啊是啊,我是嘴馋,柱子,别说你不馋,有本事你呆会儿一口都别吃。”

便在这时,教室的门“砰”的一声被撞了开来,陆正眉头微皱,正想发作,只见一个极为秀美的女孩气喘吁吁的跑到陆正身前,断断续续的说道:“阿......阿正,你爹......你爹......不行了!”

陆正闻言,噌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抓着女孩的手说道:“你说什么?我爹怎么了?”

女孩甩开陆正的手,皱眉道:“啊呀,你把我抓痛了。你爹,啊呀,一时半会我也说不清楚,快跟我走吧,守业叔在楼下等我们呢。”说着,便抓着陆正的手往教室外跑了。

两人飞快的下了楼,只见一辆汽车正在楼下等着,司机守业叔赶忙向两人招了招手,喊道:“快,快上车。”边说边打开车门。

陆正看着守业叔这般焦急,心道:“守业叔平时做事慢腾腾的,今天这么急,难道......”他不敢往下想,甩了甩头,快步和女孩上了车。

陆正一上车,便开口问道:“叔,究竟怎么回事?我爸到底怎么了?”

守业叔边发动汽车,边回答:“老爷身上中了两枪,是日本人干的。什么都别说了,我现在带你回家,你爹就快不行了。”说完一踩油门,向陆家的方向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