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王近山声名远播的战斗:毛泽东称其“王疯子”

枭龙FC-1 收藏 0 1730
导读:核心提示:王近山不畏强敌,主动寻歼敌人,捷报让毛泽东兴奋不已。到延安后,毛泽东接见了王近山,握着他的手兴奋不已:“我早就听说过红四方面军有个‘王疯子’,现在成了吴下阿蒙了,了不起啊!”谈到韩略村战斗,他赞不绝口:勇敢、果断、有胆略,没请示上级就主动积极地打了一个漂亮仗! 本文摘自:《人民政协报》2011年2月24日6版,作者:夏明星,原题:《让王近山将军声名远播的两次战斗》 扬威韩略村 1943年秋,日军对太岳区发动规模最大、最为残暴的“铁滚扫荡”,又称为“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

核心提示:王近山不畏强敌,主动寻歼敌人,捷报让毛泽东兴奋不已。到延安后,毛泽东接见了王近山,握着他的手兴奋不已:“我早就听说过红四方面军有个‘王疯子’,现在成了吴下阿蒙了,了不起啊!”谈到韩略村战斗,他赞不绝口:勇敢、果断、有胆略,没请示上级就主动积极地打了一个漂亮仗!




本文摘自:《人民政协报》2011年2月24日6版,作者:夏明星,原题:《让王近山将军声名远播的两次战斗》


扬威韩略村


1943年秋,日军对太岳区发动规模最大、最为残暴的“铁滚扫荡”,又称为“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这是日本华北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亲自策划的。当时,日军调集了第一军的第六十九、第六十二、第三十七师团的共16个大队,连同伪军共计两万多人,分三线摆在100公里的正面上。敌人妄图以第一线兵力“分路合击”,寻找八路军主力作战并歼灭之;第二线兵力“抉剔扫荡”,主要从事烧毁村庄、抢掠物资;第三线兵力“分散清剿”,捕捉八路军零散人员及小股部队。冈村宁次对于自己的“新战法”颇为满意,曾向东京参谋本部夸口说:“这次要迫使共军在黄河岸边背水作战,不降即亡!”日军东京参谋本部非常重视冈村宁次的这一“杰作”,特从各地抽调一批军官,组成“战地参观团”,由少将旅团长服部直臣带领,前来太岳前线“观战”。


就在敌人扫荡开始的时候,正值国民党反动派掀起第三次反共高潮,将其进攻的主要矛头指向陕甘宁边区。1943年10月中旬,奉党中央命令,时任太岳军区二分区司令员的王近山,率领我三六八旅第十六团赴延安扩编部队,保卫陕甘宁边区。部队出发前,陈赓指示王近山:原则上集中行动,仅派出小部队进行侧翼活动,掩护团主力开进。战斗中要力求速战、速决、速离。随即,王近山率十六团从长子县东裕、西裕地区出发,向西南方向进发。这时,“分路合击”的敌人已深入太岳区腹地,正在东扑西撞,寻找八路军主力作战。但是,王近山没有把敌人放在眼里,他率十六团声东击西,仿佛神兵天降,给敌人以重大杀伤后,立刻销声匿迹,无影无踪,让敌人摸不着头脑。10月18日傍晚,十六团终于跳出了敌人的封锁,乘虚逼近敌人前敌指挥部所在地临汾,进驻临沂东南方向的岗头村。19日黄昏,一股敌人尾追上来。王将军一反常规,决定敌进我进,大出敌人意外。他率十六团调头北上,迎敌而去,然后又转到敌人背后,插到临汾东北方向,22日进抵敌腹心地区韩略村南。


韩略是敌人的据点,驻有日伪军40多名,西距临汾35华里,位于敌人扫荡的主要交通线临屯公路上。该村西南地形险要,公路两侧多为两丈多的陡壁,便于十六团设伏。这一地区党的工作基础好,民兵也很坚强。由于韩略村离临汾近,敌人活动非常频繁,这让他们产生了麻痹轻敌思想。王近山认为:在这里伏击敌人,既可打击一下他们的疯狂气焰,减轻敌人对当地人民的危害,同时也可以牵制敌人主力,配合太岳腹地的反扫荡作战。23日下午,他即组织参战的团、营、连级干部,化装到韩略村附近详细侦察了地形。闻讯后,地方党和政府的干部也马上动员当地群众和民兵协助十六团作战。24日凌晨3时,在王近山指挥下,参加战斗的4个连队掩蔽进入伏击区。到8点多钟,瞭望哨发来了激动人心的消息:临汾方向公路上发现敌人!不多久,只见敌人13辆军车(其中有3辆小轿车)卷着**的尘土、大模大样地进入了十六团伏击圈内。正当车上日军得意忘形地谈笑时,十六团六连突然以手榴弹、掷弹筒向敌人开火。在爆炸声中,燃烧弹击中了敌人末尾的一辆车,堵死了车队的退路。末尾车上冲下来十多名日军,当即被十六团雨点般的子弹击毙。六连班长赵振玉带领全班战士,从陡壁上飞奔下公路,从敌人汽车上夺下重机枪,顺着公路猛扫。敌人遭此突然打击,一时不知所措。领头的汽车急速向前猛冲,被九连拦住去路。这时,敌车队前后都被卡住。四、五连的战士们如猛虎下山,冲上公路,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在3个多小时的反复拼杀中,随车的120多个日军几乎全部见了阎王,只有钻进一个小窑洞的3个敌人漏网。


战斗结束后查明,这次被歼的敌人正是日本华北派遣军司令部组织的、专程赶到太岳区参观“铁滚扫荡”的“战地参观团”。它的成员是日本“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的五、六中队的军官及其他有关军官。其中包括少将旅团长一名,联队长(大佐)6名,其余都是中队长以上军官。这次胜利振奋了根据地的军民,也极大地震撼了敌人。冈村宁次恼羞成怒,叫嚷:“再牺牲两个联队也要吃掉这股共匪!”他把担任战役侦察的6架飞机,全部调来追踪十六团,又从临汾派出500日军赶来增援;并从“清剿”部队中抽调几千人,两次向韩略村合击。这样一来,敌人的“铁滚式三层阵地”部署就乱了阵脚。十六团在韩略村的漂亮一战,有力地牵制了敌人,配合了腹地的反扫荡作战,是粉碎日军对太岳根据地“铁滚扫荡”的一次决定性战斗。尔后,王近山抽脱身来,率十六团胜利奔向延安。


王近山不畏强敌,主动寻歼敌人,捷报让毛泽东兴奋不已。到延安后,毛泽东接见了王近山,握着他的手兴奋不已:“我早就听说过红四方面军有个‘王疯子’,现在成了吴下阿蒙了,了不起啊!”谈到韩略村战斗,他赞不绝口:勇敢、果断、有胆略,没请示上级就主动积极地打了一个漂亮仗!


喋血大杨湖


1946年9月,在定陶战役大杨湖一战中,王近山的表现不仅受到刘邓首长的多次表扬,而且在全军广大指战员中也备受称赞。


当时,晋冀鲁豫野战军出击陇海,连克5城,歼敌15000余人,打乱了敌人南线进攻的计划。于是,蒋介石从徐州、郑州方面分东西两路,调集了14个整编师共32个旅,向晋冀鲁豫解放区疯狂地发起进攻,企图乘刘邓部战后未及休整之机,以优势兵力东西夹击,聚歼主力于定陶、曹县地区,进而控制鲁西南,打通平汉路。为粉碎敌人这一阴谋,刘邓首长决定诱敌深入,使敌人在运动中拉长战线,形成孤立或薄弱部分,便于野战军集中优势兵力予以歼灭。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后撤,敌人以为刘邓无力抵挡,就大踏步深入解放区。敌西线主力整三师想争头功,以其机械化部队之优势,远远超越其他同伙,进到了定陶西南大杨湖一带。中将师长赵锡田自恃是蒋介石嫡系,曾远征缅甸,又全是日械装备,竟狂妄叫嚣:“刘伯承已溃不成军,我不用两个礼拜,就可占领整个晋冀鲁豫,把他赶上太行山!”刘邓首长召集各纵队首长开会,征询大家意见:如何打?谁来打?当时,各部刚打罢陇海战役,急需休整,而此敌又很凶顽,要打好这场艰巨仗困难很多。在会上,李达参谋长介绍了敌情,邓小平政委说:“我们是坚决消灭敌人呢?还是打起背包回太行?”


对敌人的嚣张气焰,时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司令员王近山十分气愤,他拍案而起,说道:“一号(刘司令员)、二号(邓政委),我王近山今天立下军令状,不消灭赵锡田,再也没有脸回来见你们!我们六纵坚决打!打得剩下一个旅我当旅长!剩一个团我当团长!剩一个连我当连长!全纵打光,我们对得起党,对得起哺育我们的太行山父老乡亲!”王近山的发言,使得全体到会同志热血沸腾。最终,他当场抢下了打敌人整三师主力二十旅五十九团的最艰巨任务。


刘邓首长答应了他的请求,表扬了王近山勇挑重担的高度责任感,并且随即作了各纵合力聚歼整三师的战役部署。


战斗进行中,刘伯承司令员亲自到第六纵队前线指挥所指挥,给了全纵队同志极大鼓舞。王近山则下到了距敌人仅300米的旅指挥所,各级指挥所也相应往前移。这场仗,第六纵队以9个团兵力集中打敌人的这个团。战斗发起前,王近山对指战员说:“牺牲到最后一个人,也要把敌人打垮!坚持到底!把你们所有的子弹、手榴弹都打到敌人身上去!谁留一颗回来,我就处分谁!”由于敌人顽固,工事坚固,火力猛,加之有飞机、坦克配合,战斗打得十分艰苦,最后连炊事员、饲养员、机关干部都冲锋了。战斗从半夜发起,打到第二天上午8时,第六纵队才将敌整三师这个最强的主力团全部歼灭。五十九团一被消灭,敌人二十九旅旅部,整三师师部都赶紧逃跑。刘邓下令野战军各纵队同时围攻,终于全部消灭了整三师,活捉了赵锡田。牵一发而动全身!东西两线敌人见最强的嫡系整三师被消灭,也都惊恐万状,全线崩溃,敌人整个战役部署彻底失败。这就是著名的定陶战役的主要经过。在懊恼之余,蒋介石将郑州绥署主任刘峙撤了职。当时,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了题为《蒋军必败》的社论,令人振奋地指出:“定陶战役的胜利,是继中原我军突围与苏中大捷之后又一大胜利,对整个解放区南方前线,起了扭转局面之重要作用。蒋军必败,我军必胜的局面是定下来了!”喋血大杨湖,刘伯承认为,“王近山那个纵队,功劳最大!”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