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外传 后传第九节

海飞龙 收藏 1 1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URL] 第二天起来,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看了看电视上的留言提示说他们都上班去了,让她自己在家玩,记得下午5点之前去接陈杨。 陈隽在家里呆不住,中午胡乱吃了点东西就出去逛街准备逛到4点半就去接弟弟,在帝国广场的大商场里转悠的时候,陈隽发现一个女装柜台的衣服还不错,于是就停下里仔细看看。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第二天起来,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看了看电视上的留言提示说他们都上班去了,让她自己在家玩,记得下午5点之前去接陈杨。

陈隽在家里呆不住,中午胡乱吃了点东西就出去逛街准备逛到4点半就去接弟弟,在帝国广场的大商场里转悠的时候,陈隽发现一个女装柜台的衣服还不错,于是就停下里仔细看看。销售员热情的过来招呼,陈隽随便问了一句这衣服打折吗? 那个店员说打折,8.8折。陈隽说那不行不划算我不要了。那个销售员看来是今天没开张,想做这笔生意,一边说您可以先试下,一边招呼店长过来可否折扣算低一些。

店长走了过来,陈隽一抬头,见是石璐,马上笑着打招呼:“嫂子,是你呀!”石璐认出是陈隽以后表情非常不自然,陈隽觉得不对头连忙追问起来,石璐这才说他们已经离婚了。陈隽吃了一惊,连忙问为什么,石璐被她逼问的没办法说,他现在所在的单位非常严格,一年见不了几次,她跟着拖了几年实在受不了就离婚了。陈隽觉得非常遗憾,但是也没办法,只好安慰了石璐几句。

陈隽走出商场,心里越想越不舒服,想打电话找吴送秋问清楚,接电话的却是他爸爸,大吴知道是陈隽以后说:“这是不怪送秋,他工作太特殊了,这样吧,你晚上和你爸爸一起来我家一起坐坐,我告诉你听。”

晚上,陈捷和陈隽一起来到了大吴家,其实陈捷已经知道这事只是还是知道的不太详细而已,心里也挺关心的,也很关切的问起此事。

大吴说:“送秋先在船舶研究所里工作,后来因为工作出色,一家军工企业看中了他,于是他就去那里上班去了,但是三年前,说是要研制一个什么挺机密的工程,抽调了一大批人去一个很远很隐秘的研究所里,每年只有过年能够回来几天,回来的时候问他什么都不说。石璐守了2年,于是和他摊牌说你要不会咱们就离婚,没想到那小子实在,说:“离就离吧!让你这么耗着也的确不是个事。”弄假成真,幸好还留下了个孩子不然我可是没个盼头咯。”陈捷唏嘘不已,陈隽却对这个所谓的秘密工程有了兴趣。

一波未平一波又气,陈隽该着这次回来要到处救火,许一帆和展若雨又吵架了,刚刚结婚不久的他们因为展若雨总是不做家务,家里越来越乱而把许一帆搞烦了,陈隽又跑去救火劝许一帆,比如因为小展是编辑和记者写作嘛肯定要开夜车,白天起不来,还要出去采访,当然就没精力做家务了什么什么的,大男人让着老婆一点什么的。

休假还没到一半,陈隽接到要求她速回基地的电话,她老大不愿意的买了飞机票回去,临走时候陈捷送她,陈隽还是习惯性的挎着老爸,这次还撒娇舍不得走,陈捷拍了拍女儿的脑门说:“隽隽,这次回去要好好谢谢上次帮你的战友啊,如果没他英雄救美,你还真可能飞不成了。”陈隽说:“他最多算个助,人都被打的像猪头一样,不过的确要感谢他的。”陈捷说:“没良心了不是,你当个个人都跟你老爸一样撂倒十个八个不在话下啊?而且人家明知道打不过还要帮你,这个勇气可不是一般的哦。”陈隽说:“哎哟,知道了知道了!”最后还狠狠地在老爸身上又撒了一次娇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回到了基地,师长先问她是不是见了赵鑫司令,陈隽点头称是,然后黄师长给了她两个好消息,一是给了她这次出去比赛的补助和赔款一共好几万元,二是即将晋升她为二团副团长,中校军衔说是不存在照顾年限到了,这次又立功了。不过这次陈隽倒也没那么兴奋,也许因为是她介怀张春雄那次对她的评价。

陈隽买了一些吃的送到了后勤营地给王闻晖,王闻晖当然挺高兴,两个人聊了一阵,王闻晖想起来什么说稍微等一下,打开手机进入虚拟社区进行操作,陈隽凑过去看,说:“你也玩这啊?”王闻晖说:“是啊,怎么你也玩吗?”陈隽点点头,说:“玩不玩,只是我平常没什么时间盯着,不规律你也知道,所以现在各种指数都很低,房子也乱七八糟的。”王闻晖按照陈隽说的ID去参观了一下,发现果然如此,房间清洁度低,花草都死了,街坊好评度也不高,金钱也少的可怜。王闻晖说:“这样吧,信的过我的话,我帮你打理,如何?”陈隽说:“好啊好啊!”王闻晖让陈隽登陆了她的ID,皱皱眉说:“葬心?干嘛起那么悲凉的名字啊?”陈隽说:“别管了,嘿嘿,以前起的。”陈隽又凑过去看手机屏幕,这时候陈隽是紧挨着王闻晖的,一头秀发离王闻晖的鼻子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淡淡的香味让王闻晖感觉幸福爆棚,这时候陈隽哇了一声,头一抬,正好撞在王闻晖的下巴上,两个人于是一个人捂着下巴,一个人捂着脑袋喊了半天疼。

王闻晖忍着疼问:“怎么了啊?”陈隽也龇牙咧嘴的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只觉得你名字比我的更傻。”“宝气的蚊子,傻什么?”“那是什么意思啊?”王闻晖回答:“我从小别人就说我太老实,看上去傻傻的,于是就有不少人说我这人太宝气,我名字里又有个闻字,在学校里也有个蚊子的外号,于是合二为一,明白了。”陈隽说:“明白了,傻人用傻名。”王闻晖说:“别管傻不傻了,你看看我的级别和房屋。”陈隽仔细看了看,说:“嘿,还真是,我的房子和你的比简直就是猪窝,好东西也不少,我要打劫哦!”王闻晖说:“没事,我帮你打理,保证1个月内超过我。”陈隽说:“好,那咱们就说定了咯!”说完伸出手来拉钩,王闻晖应该算是第一次正式的接触陈隽的手,一直回味到陈隽走了以后,旁边羡慕嫉妒恨的战友冲过来围殴他才算清醒过来。

陈隽第二天正式接受了一个任务,带领三名手下驾驶战机到成都机场去执行一项秘密演习任务。原来是因为这事才让陈隽的休假只休了一半,她一路嘀咕着不休假也没事,一休假就来事的带着挑选的几个中队长大队长转场到了成都泰来空军基地。接下来就是一路怪事,先是飞机好端端的被大卸八块运走,然后就是自己带来的飞行员地勤人员都被塞上了一辆军列,列车完了坐汽车,一路上连窗户都不让开,飞行员还好,地勤有的人受不了晕车了。晃荡了一天和半个夜晚,陈隽也昏昏欲睡的时候,车停了,到了。

一下车,发现四周到处是电网和全副武装的士兵警卫,甚至还看到了坦克装甲车,连武装直升机都是挂满了装备,中队长孟麦抱怨说:“这是哪里啊,怎么把我们弄到集中营里来了?”陈隽没理他,因为连她也是第一次见这阵势,心里也不由得暗暗发紧。

这时候出来了一个陆军少校,说:“路上简慢大家了,大家请上电瓶车,我带大家去休息的地方。”孟麦说:“天哪,又换电瓶车了,再换就该骑马了。”

等到了住处安顿好之后,那个少校问:“你们谁是这里的最高长官?”陈隽站了出来,说:“是我!”少校起先不相信,当看到陈隽肩上的中校军衔以后,客气了很多,说:“这位长官,你们晚上先休息,考虑到现在天很晚了,所以明天早上不用起太早,请您明早10点钟在这里等着我们,我们会有车来接您。另外我要说的是,这里是红色警戒区域,大家没事一定不要擅自踏出房门,以免遭到不必要的盘查和麻烦。”

陈隽是个单独的房间,因为天色太晚,她也没多想什么了,冲个凉以后就美美的睡上一大觉。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