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引进外国装备失败经历

z64789 收藏 5 4530
导读:2007年,中国舰船燃气轮机研制带头人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闻雪友教授接受了采访,在访问中说了这么一段话:“(WP-8改燃气轮机)样机研制成功,准备转入装备生产时,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向来受限不能向中国出口舰船燃气轮机的某海军大国著名公司主动表示,可卖给中国某型船用燃气轮机。”其实,这里面的某海军大国,就是一度成为全球海上霸主的老牌海军强国——英国;某著名公司,就是大名鼎鼎的罗尔斯罗伊斯公司;而某型船用燃气轮机,就是当时英国海军最主要的舰船动力之一——著名的“奥林普斯”舰船燃气轮机。 中西方蜜月期的收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7年,中国舰船燃气轮机研制带头人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闻雪友教授接受了采访,在访问中说了这么一段话:“(WP-8改燃气轮机)样机研制成功,准备转入装备生产时,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向来受限不能向中国出口舰船燃气轮机的某海军大国著名公司主动表示,可卖给中国某型船用燃气轮机。”其实,这里面的某海军大国,就是一度成为全球海上霸主的老牌海军强国——英国;某著名公司,就是大名鼎鼎的罗尔斯罗伊斯公司;而某型船用燃气轮机,就是当时英国海军最主要的舰船动力之一——著名的“奥林普斯”舰船燃气轮机。

中西方蜜月期的收获

人民海军草创之初,装备多为起义或缴获之国民党海军舰艇,后通过香港等渠道陆续购进部分英、美作为二战剩余物资出售的老旧舰艇。这些舰艇里,除其中部分美制登陆舰艇尚属较为先进、堪用之外,其余以老、旧、残、小居多,甚至有用民船加装火炮充数者。建国以后,由于中国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联合封锁,急需壮大海军力量。在苏联的帮助下,我国不但通过购入部分急用舰艇(例如驱逐舰)初步充实了海军规模,而且通过两次较大规模的技术引进,在国内建立了较为完善的舰艇研制体系,中、小型舰艇的装备基本上保证了立足于国内生产。但由于本身基础薄弱,再加上“大跃进”等活动的不良影响,在两国关系恶化、无法再从苏联获得进一步的技术交流之后,中国的舰船科研水平便流于停滞了。

1972年,尼克松闪电访华、确定了北约“联华抗苏”的行动基调。随后,中国跟美、英、法、德等北约主要科技大国开始了频繁的接触、交流,意图引进部分国内暂时无法解决的先进技术、装备,加速追赶先进发达国家的步伐。而为了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中国的国防和科技实力,从而增加与苏联对抗的筹码,这些国家也在不威胁北约利益的前提下,大力推动此类交流活动,同时期望能够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分一杯羹。这一点对于英、法、德等与中国没有直接的地缘政治联系的国家来说,可能是其主要目的之一。仅在动力装置现代化方面,到了1980年代初,中国就已经从英国引进了中等推力涡轮风扇发动机技术,从法国引进了舰船柴油机技术,从西德引进了舰船、车用柴油机技术,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通过这些技术的引进、吸收,中国的动力装置技术得到了长足进步,从仿造苏联的四五十年代水平一举跃进到了西欧先进工业国家的六七十年代水平。

西方舰船燃气轮机的发展

西欧国家是燃气轮机动力装置实用化的先行者,最早的实用案例可以追溯到1940年,当时瑞士试制了燃气轮机动力的铁道机车。在二战中的大西洋战区,德军潜艇一度严重威胁盟军的海上生命线,盟军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在太平洋战区,美军潜艇掐断了日本的海上生命线,为日本帝国主义的覆灭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由此,潜艇被当时各国海军视为最严重的海上威胁之一。而战后苏联海军在获得了德国先进潜艇技术的基础上,也开始大量建造远洋潜艇。固然红海军有填补主力舰战力真空的无奈,但是对北约诸国海军施加的反潜压力也是显而易见的。

早期反潜战常常劳师动众,却往往劳而无功,除了探潜、反潜装备不尽人意之外,反潜舰艇的动力装置不能满足要求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二战时的主要舰艇动力不外乎柴油机和蒸汽轮机两种。柴油机动力装置省油、加速性能好,但是自身噪音较大,特别是在水中能够远距离传播的低频噪音比较大,往往反潜舰艇还没有发现潜艇,就已经先被潜艇发现了。而且当年的舰艇柴油机功率普遍不高,导致柴油机动力舰艇的最大航速也偏低,追击潜艇时往往力有不逮。蒸汽轮机动力装置刚好相反,自身噪音较低、单机功率大,但是加速性能比较差,也比较耗油。因此,使用蒸汽轮机推进的舰艇不太适合担任低速运输船队的护航任务。在战后各国海军已经普遍缩小规模的情况下,必须采用一种能够综合柴油机和蒸汽轮机优点的新型动力装置,才能满足新一代反潜舰艇的需求。

燃气轮机正是能够满足这些苛刻要求的新型动力装置。作为一种持续回转式工作的热机,其噪声、振动远远小于柴油机,在加装了防振、隔音设施后,甚至优于同为持续回转式工作的蒸汽轮机。油门变化时,其燃气量的变化能够接近实时地作用在输出轴上,加速性不仅远优于蒸汽轮机,也优于最好的舰船柴油机。燃气轮机动力装置还有体积小、重量轻、比功率大、单机功率较大、启动迅速等等优点。这使得燃气轮机在经过各工业大国海军的试验后,迅速获得了推广。

当然,燃气轮机也不是没有缺点,其首要缺点就是设计、材料、制造的要求都比较高,缺乏科研实力的国家基本无力自行研发。第二个缺点对于海军来说不算大缺点,但总是令负责预算审定的官员们不满,就是在部分负荷时燃气轮机的耗油率比较高。因为燃气轮机需要消耗满负荷约60%的燃油来维持压气机工作,降低输出功率时,压气机的转速一般下降得不多,耗油量也没有明显下降。通过采用现代化的设计和材料,或者采用回热器等辅助设备,最新型的燃气轮机不但耗油率有了明显下降,部分负荷的油耗也降低了,从而基本上解决了低负荷油耗偏高的问题



凭借老牌帝国的强大科技实力,英国成为第一个将燃气轮机作为舰艇动力的国家,同时也是第一个将航空喷气发动机改为舰艇燃气轮机的国家。1947年,英国将由航空喷气发动机改型而来的G1型燃气轮机装到了100吨级的摩托炮艇MGB-2009上进行试验,该机功率为1839千瓦,发动机重1830公斤,耗油率较高,达到了639克/千瓦时。随后出现的同为航空改型的“海神”舰艇燃气轮机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善,功率3310千瓦,发动机重1400公斤,耗油率大幅度下降到了347 克/千瓦时,已经达到了与蒸汽轮机相当的水平。在经历了多年试用,并通过专门设计和航空改型两种途径发展的机型进行对比后,1968年,英国海军做出了一个令世界主要国家海军大为震动的决定:此后皇家海军设计、建造的大、中型水面舰艇,将全部采用燃气轮机作为推进装置,同时把由两台“太因”RM1A(单机功率3000千瓦)和两台“奥林普斯”TM3B(单机功率20880千瓦)组合而成的燃-燃交替动力装置,确定为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型舰艇的“标准动力单元”。第一型采用这套新标准动力装置组合的新型军舰,是1973年开始服役的21型护卫舰(此时已经把巡航机换成了功率更大的“太因”RM1C)。皇家海军随后建造的42型驱逐舰、22型护卫舰也继续沿用了这套标准动力装置组合。日本海上自卫队在1970年代末开始服役的“初雪”级新型通用驱逐舰,也引进装备了这套动力装置组合。

奥林普斯”的由来

从1947年开始,著名的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就已经启动了“奥林普斯”型涡轮喷气发动机的研制计划。到1950年5月,“奥林普斯”涡轮喷气发动机的第一台原型机开始进行台架试验。按照研制计划,该型发动机将作为新型高速、远程轰炸机的动力装置,要求发动机推力大、工作稳定、耗油率低。原有的单级离心式或轴流式压气机的第一代喷气发动机已经不能满足性能要求,为此采用了结构比较复杂的双转子结构,其低压压气机及低压涡轮、高压压气机及高压涡轮共轴分置,没有直接的机械联系,可以分别在各自的最佳转速下运行,效率高、压比大,是英国第一种采用双转子结构的燃气涡轮发动机。因为研制中遇到的技术困难比较多,该型发动机直到1956年7月才正式定型交付使用。开始交付使用的定名为“奥林普斯”100系列涡轮喷气发动机,各具体型号间的区别主要是空气流量和涡轮前温度的不同。经过一段时间的实际应用之后,在100系列的基础上进行了较大幅度的修改,空气流量以及推力进一步增加,发展出了新的200系列和300系列,成为了当时英国“3V”轰炸机计划中“火神”战略轰炸机的动力。其中,“奥林普斯”301最大推力9072公斤,属于当时世界上先进的大推力喷气发动机之一。1962年,在“奥林普斯”320的基础上,罗尔斯罗伊斯公司与法国斯奈克玛公司共同开始研发“协和”式超音速客机的发动机,1973年定型为“奥林普斯”593型涡轮喷气发动机,并于1976年1月推动白天鹅般优雅的“协和”式客机进行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超音速民航飞行。

“奥林普斯”型舰船燃气轮机的研制工作始于1962年,试验机首先装备在皇家海军的一艘炮艇上进行测试。与航空发动机原型相比,“奥林普斯”型舰船燃气轮机主要由燃气发生器和动力涡轮两大部分组成。燃气发生器在总体结构方案上的改动不大,主要是选用了更好的耐热合金和抗腐蚀材料,以适应舰船动力装置长时间大负荷运行、以及抵抗海上盐雾侵蚀的要求。同时,在涡轮叶片等关键部件上,采用了当时先进的气冷技术,不但提高了性能,而且延长了部件的使用寿命。动力涡轮为新设计的长寿命结构,可以承受较大的冲击负荷。主轴承设计为无需拆卸整个组件即可检修,大大提高了舰上的维护效率。1966年,罗尔斯罗伊斯公司推出了“奥林普斯”TM1A型舰船燃气轮机,但该机型没有大量生产。1967年,“奥林普斯”TM3B型舰船燃气轮机开始研制,由“奥林普斯”B型燃气轮机和寿命达10000小时的TM3型动力涡轮组合而成,于1969年投入试运行。1973年,装备“奥林普斯”TM3B型舰船燃气轮机的21型护卫舰投入使用,开始了“奥林普斯”型舰船燃气轮机三分天下的辉煌历程。

1959年底,中国获得了苏联第一型舰用燃气轮机M-1的图纸资料,后来用国产M-1型燃气轮机改装了1艘62型高速护卫艇,这是中国在舰艇上采用燃气轮机动力装置的第一次尝试

1967年,受英国人研制成功“奥林普斯”舰船燃气轮机的启发,中国也在涡喷8(WP8)型发动机的基础上,改装设计了“WP8改”型大功率舰船燃气轮机。该型发动机目前仍然配装在中国空军现役轰-6系列轰炸机上。



中国舰艇燃气轮机的早期研发

解放前,中国的工厂、院校科研实力十分有限,对燃气轮机基本上没有研究。新中国成立后,从苏联引进了一套比较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和科研、教学体系。1956年,中国自制的第一批喷气式飞机升空,随之建立了相应的航空发动机工厂和航空发动机设计、研究机构。1957年,我国试制了小功率陆用燃气轮机。自1958年起,中国分别以仿制、航机改型和自行设计几种方式,开展了舰船燃气轮机的研究工作。

1959年底,根据中苏双方的协定,中国获得了苏联第一型舰用燃气轮机M-1的图纸资料。该型机功率2941千瓦,曾用于苏联183K型鱼雷快艇,由于翻修寿命仅100小时,已经被苏联淘汰。经过图纸翻译、消化、工艺准备、试制和装配,上海汽轮机厂仅用11个月就完成了首台样机的制造。但由于原机结构设计存在缺陷,加之厂方缺乏经验,制造、装配的质量没有满足要求,导致接下来的台架试车相当不顺。用了3年时间、进行了大量的改进设计后,才通过了验收试验。此后,用国产M-1型燃气轮机改装了1艘62型高速护卫艇。该艇动力装置原为4台轻12V180高速柴油机,总功率3529千瓦,改装后用1台M-1燃气轮机取代了中间两台轻12V180柴油机,并对进气、排气、燃油等管路进行重新布置,总功率增加到4706千瓦,从1966年底开始进行海上试验,该燃气轮机的累计运行时间达到了106小时,取得了大量的一手数据。这是中国在舰艇上采用燃气轮机动力装置的第一次尝试,对舰船燃气轮机设计、制造和运行管理的技术人员培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引进M-1后不久,中国几乎同时启动了自行设计舰船燃气轮机的计划,该设计为4410千瓦加速机,于1964年完成设计工作。经过设计、制造技术人员的努力攻关,解决了诸如涡轮叶片烧伤、主轴承损坏等问题,最终完成了500小时耐久性试车。其后,该型燃气轮机进行了小批量生产,但由于研制周期过长,原计划装备的猎潜艇进行了方案调整,导致最终未能装船实用。该型燃气轮机的研制成功,开创了中国自行设计舰艇燃气轮机的先河,从技术到材料全部立足于国内,研制过程中积累的一整套设计、制造、试验、运行的经验以及相关的技术设施和手段,为中国舰船燃气轮机动力装置的进一步发展和应用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1967年,受英国人研制成功“奥林普斯”舰船燃气轮机的启发,中国也决定在大型轰炸机的喷气发动机基础上研制大功率舰船燃气轮机,以供海军大、中型舰艇使用。当时,中国已经从苏联引进了图-16中程轰炸机的成套技术,国产化机型命名为轰-6,其涡轮喷气发动机的国产化型号为涡喷-8(WP-8)型发动机。其空气流量、最大推力都与“奥林普斯”舰船燃气轮机的原型——装在“火神”战略轰炸机上的“奥林普斯”涡喷发动机相当,但是推重比明显不如后者,耗油率也相对较高。“WP-8改”型舰船燃气轮机的设计者们根据舰用要求,对其燃气发生器进行了80多项修改设计,以适应舰船在海上运行的恶劣环境。同时,新设计了用于输出功率的动力涡轮,附件及各系统也按照舰上使用环境重新进行了设计。1974年,“WP-8改”型舰船燃气轮机完成耐久试验,已经准备转入装备生产阶段。此时,发生了闻院士所讲的变故。在内外交困中,海军装备国产舰船燃气轮机的梦想再次化为了泡影.

英国人早就已经考虑到了可以使用4台“奥林普斯”系列燃气轮机组成大型舰船的动力系统,“皇家方舟”级轻型航母就采用了4台“奥林普斯”燃气轮机组成的燃-燃联合动力装置。

日本海上自卫队几乎与中国海军同步开始了主战舰艇燃气轮机化的步伐,与中国海军务求先进的做法不同的是,谨小慎微的日本人走的是完全照抄英国人的路线,这是海上自卫队第一型采用燃气轮机动力的“初雪”级通用驱逐舰



早在1960年代末,当时的中国海军为了提高战斗力、追赶世界先进水平,已经有051型对海导弹驱逐舰和053K型对空导弹护卫舰两个主要研制项目正在进行中。但由于这两型舰立项时,国内的各种相应技术装备都几乎处于研制阶段,所以其指标要求相对较低,只要求实现某一方面的突破,以期迅速更新已经老化的海军主力舰队,并没有求全责备。但是纵观世界,当时以美、英、苏为首的海军大国已经普遍开始装备集反舰、防空、反潜能力于一身的新型战舰,在远离大陆、缺乏其他战术手段支援的远洋,即使没有空中威胁, 051导弹驱逐舰和053K导弹护卫舰(这两型舰还在紧锣密鼓地研制中)也不能保证有效对抗敌海军的新型战舰,更不要说海军的其他老旧驱护舰了。

为了迅速提高海军实际作战能力、维护中国领海和航运线的安全,1968年2月,军工行业根据海军《关于建造远洋护航舰船的建议》的报告,下达了开展大型火炮导弹舰战术技术和方案论证的任务,确定设计代号为055。在当时纷纷扰扰、如火如荼的特殊年代,055方案的进展非常缓慢,但是最终还是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注。1970年6月,周恩来总理特别对大型驱逐舰研制任务作出以下批示:“同意。大型导弹驱逐舰(055)的作战任务,如只在近海,可以对海对空为主,兼顾反潜,如有出洋任务(远洋航行)似宜在反潜的武器配套上再多加考虑。妥否请酌”。同年8月,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055大型导弹驱逐舰以上海市为主进行研制。1974年7月,国防工办决定由海军组织对055大型导弹驱逐舰进行补充论证,当年12月至翌年1月,055大型导弹驱逐舰补充论证会在北京举行。

1976年3月,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正式向国防工办、第六机械工业部等有关单位下达了055大型导弹驱逐舰的研制任务。该舰的设计指标远远超越了051型对海导弹驱逐舰,直观一点来看,其单舰战斗力将达到1艘051型对海导弹驱逐舰加1艘053K型对空导弹护卫舰、再添加完善的立体反潜系统的作战能力。其大致指标如下:

1)排水量近8000吨;2)装备对海火炮系统和导弹系统;3)装备对空火炮系统和导弹系统;4)装备火箭深弹、火箭助飞鱼雷、常规反潜鱼雷、反潜直升机的完整反潜系统;5)装备对海雷达、对空预警雷达、三坐标雷达、综合通信系统等较完善的电子系统;6)采用两台单机功率23530千瓦的舰用加速燃气轮机和两台单机功率8824千瓦的18VE390ZC型柴油机共同组成的柴-燃交替动力装置,分别驱动两个定距桨进行推进。

很明显,这些指标不要说在上世纪70年代,就算是在三十年后的今天,也是不容易全部满足的。况且其中的很多装备都是国内尚未开始研制的武器系统和设备,战术技术要求远远超越中国当时的现实生产水平。虽然进行过多次技术协调,不少问题仍很难解决。在当年国内的科研水平和生产水平不高的情况下,无疑给设备厂、所和总体所的研制工作带来了难以克服的困难。

从动力装置方面讲,虽然当时“WP-8改”型舰船燃气轮机已经获得了初步的成功,但是从满足055大型驱逐舰的要求角度来看,依然问题多多。

首先遇到的就是功率不足的问题。总体设计的要求是燃气轮机单机功率23530千瓦,而“WP-8改”型舰船燃气轮机实际功率只达到了16170千瓦,差距明显。对于一艘排水量将近8000吨的巨舰来说,两台“WP-8改”型舰船燃气轮机根本不足以推动其达到30节以上的航速。如果能再增加两台WP-8改燃气轮机来代替原定的柴油机,组成燃-燃联合动力装置,可达到64704千瓦的主机总功率,尚属差强人意,勉强堪用。作为对比,美国“斯普鲁恩斯”级大型驱逐舰采用4台LM2500燃气轮机组成的燃-燃联合动力装置,主机总功率为82028千瓦。而且,当时中国缺乏大功率并车齿轮箱的设计、制造技术,也无法直接从欧美进口相应技术或成品。今日看来,只有扼腕叹息。

第二个问题比第一个问题还要严重,就是国产燃气轮机的寿命问题。研制单位提出,初期小批量试生产的燃气轮机的寿命仅能满足200小时使用,而大、中型军舰的自持力一般至少要达到20~30天,也就是480~720小时。换句话说,如果055大型导弹驱逐舰一直使用国产燃气轮机航行,主机可能不到10天的时间就会坏掉。然而在军舰上是没有条件进行燃气轮机大修的,也就是说,055大型导弹驱逐舰实际上只能依靠两台巡航柴油机推进,而国产燃气轮机只能充当花瓶的角色,舰船的机动能力、作战能力都将大打折扣。由于外部环境的不良影响,当时要把这个寿命数字迅速提高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无异于宣判了“WP-8改”型舰船燃气轮机的死刑。

不幸的是,原定用于055大型导弹驱逐舰的巡航柴油机的研制也出现了问题。18VE390ZC型柴油机原本是作为053K对空导弹护卫舰的动力装置设计的,虽然研制工作从1970年代初就已经开始,但由于是中国第一次自行研发大功率舰船中速柴油机,设计者普遍缺乏研制经验,对于新机型的研制难度估计不足。前期的减缸验证机阶段试验不够充分,导致正式样机试验阶段大小问题接连不断,而最大的问题,莫过于在053K对空导弹护卫舰的首舰531号海试时,18VE390ZC型柴油机远未达到设计的8824千瓦功率,这个难题一直拖到了1980年代初才得到解决。在国产燃气轮机和柴油机都不能满足新舰设计要求的现实面前,055大型导弹驱逐舰使用国产动力装置推进的方案就此偃旗息鼓。

此时,海军审时度势,根据与美、英缓和的大好形势,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考察后,提出了比较现实的051S方案,计划装备从英国引进的“海标枪”区域防空导弹,准备先建造8艘,为中国海军提供急需的舰艇区域防空能力。借此东风,精明的英国人提出了可以提供舰船燃气轮机来装备中国海军的新型战舰的建议。这个建议与中国海军的迫切需要一拍即合,迅速获得了国内相关部门的响应。由于英国人早就已经考虑到可以使用4台“奥林普斯”系列燃气轮机组成大型舰船的动力系统(“皇家方舟”级轻型航母就采用了4台“奥林普斯”燃气轮机组成的燃-燃联合动力装置),而且“奥林普斯”系列燃气轮机已经在皇家海军的众多舰艇上使用了将近10年时间,在技术上已经相当成熟,直接引进“奥林普斯”全燃推进方案,可以大大降低055大型导弹驱逐舰的研制难度。1978年底,军工科研单位开展055舰方案设计,并上报了战术技术任务书建议草案。此时该舰动力装置设计已经改为采用引进英国的“奥林普斯”全燃推进方案,离研制任务的下达,不过区区两年半时间而已。

1978年底到1979年初,就055大型导弹驱逐舰燃气轮机动力装置、可调螺距螺旋桨及轴系等整套推进系统的引进事宜,国内有关部门与英国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等外商进行了谈判。由于国家外汇指标调整,缺乏采购资金,不久后谈判被迫暂时中止。1979年底,中国海军应英国有关方面邀请,再次赴英参观考察,并就新型驱逐舰的总体设计问题向英方求助。英国人为此提出了新舰A、B、C三个建议方案。随后,中国海军邀请英造船装备代表团来华会谈,英方带来新舰B方案深化总布置图及简要说明书。根据英方的新资料,中方谈判领导小组拟定了055大型导弹驱逐舰需引进英国主要系统的意见,并向上级汇报。同时,军工科研单位参考英B方案的建议,对原总体方案及战术技术任务书进行了修改。

然而,由于055大型导弹驱逐舰研制过程中出现的各种技术问题较多,且在下达研制任务书前论证深度不够,以致某些战术技术要求与国内科研、生产水平有相当差距,研制尚需较长的时间。1981年,国防科工委和国家机械委联合决定,055大型导弹驱逐舰从正式型号研究退下来,改列为预先研究。至此,一度寄托了中国海军蓝水之梦的055大型导弹驱逐舰计划终于宣告寿终正寝。

从改革开放初国家的总方针、总政策来看,055大型导弹驱逐舰显然不能列入国家急需的建设项目。同时,研制此类暂时无法立足国内的大型导弹驱逐舰,需要国家支出的经费及外汇较多,当时国家还无法一时解决这些困难。这些大概就是促成领导机关决定将055大型导弹驱逐舰从正式型号研制改为预先研究项目的原因。055大型导弹驱逐舰的研制工作就这样长期搁置下来。

中国曾引进数台通用电气公司的LM-2500燃气轮机,后来由于禁运只装备了112和113舰

不是尾声的尾声

在得知罗尔斯罗伊斯公司意图吞下中国海军舰船燃气轮机动力装置这块大肥肉之后,当时正在与英国人争夺世界舰船燃气轮机市场的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坐不住了,由此出现了闻院士讲的第二个波折:通用电气公司挟独揽美国海军舰船燃气轮机推进装置市场之余威,用有史以来最为成功的大功率舰船燃气轮机——LM2500型燃气轮机,一举将“奥林普斯”TM3B型燃气轮机挤出了中国市场之外。虽然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当时已经在研制“斯贝”系列舰船燃气轮机,然而开发进度太慢且功率较低,总体性能不如LM2500型燃气轮机,无奈之下只有黯然退出。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随着苏联解体,中西蜜月匆匆收场,通用电气公司好不容易拿下的中国市场被美国政府的一纸禁令封掉,预想中的滚滚财源顿时成了镜花水月。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却获得了同样有着更新舰船动力装置的迫切需求的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青睐,并从此独占了日本舰船燃气轮机动力装置市场近20年之久。中国海军舰艇的燃气轮机动力装置进程再次被掐断,终于重新发现了“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重要性,开始着手自行研制新型舰船燃气轮机,如今已初见成效。

现在看来,中国海军当年选择引进美国LM2500型燃气轮机,而放弃了“奥林普斯”TM3B型燃气轮机,实在有很多考虑不周的因素。虽然LM2500型燃气轮机的技术远比“奥林普斯”TM3B型燃气轮机先进,却是建立在美国先进、坚实的科研和工业基础上的。直到新世纪到来之前,中国的燃气轮机工业发展仍然不能解决仿制LM2500型燃气轮机的问题,事实上造成了当年舰船燃气轮机动力装置的供应只能依赖于美国的状况。而作为时刻受到美国提防、纯粹因为暂时利益进行相互合作的大国,中国在这样重要的主战装备上如果不尽可能做到立足于国内、反而寄希望于潜在的对抗者,是很危险的事情。从美国引进燃气轮机的决策做出之后,还不到10年的时间,这个潜在的危机就在出乎意料的情况下爆发了:美国政府一句简单的、完全没有回旋余地的禁令,把中美军事技术交流的门缝彻底关闭,直接导致了052型导弹驱逐舰的后继型号难产,使得中国海军被迫降低主战舰艇更新换代的速度,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假设当年中国海军引进的是英国“奥林普斯”TM3B型燃气轮机,虽然该型机的确要比LM2500型燃气轮机落后,但仍然是一种功率等级较为适宜的大功率舰船燃气轮机。而且,由于是基于同一代涡轮喷气发动机,“奥林普斯”TM3B型燃气轮机与中国曾经自行研制的“WP-8改”型燃气轮机之间的技术差距显著减小。在当时的国际环境下,国内也更加可能从英国获得成套生产技术的转让许可,对于已经初步具备研制、生产经验的中国燃气轮机工业来说,是一个相对较为容易达成的目标。这样就能够保证比较稳妥的在中国海军主战舰船上推广应用燃气轮机这种先进动力装置,也能够顺利保证海军主战舰船燃气轮机的持续供应,而不至于出现后来一度无机配船的窘迫局面。

反观东邻日本,也是在中国计划引进西方先进舰船燃气轮机的几乎同一时间,通过全面引进英国全系列舰用燃气轮机,开始了海上自卫队的舰船燃气轮机动力化进程。与中国海军相比,当年的海上自卫队有更大优势来从美国引进LM2500型燃气轮机,但谨小慎微的日本人最终还是选择了稳扎稳打的保守路线。随着老旧舰艇的不断淘汰,时至今日,日本海上自卫队已经基本达成了主战舰船燃气轮机动力化,而且其国内也已经具备了自行生产比较先进的舰船燃气轮机的能力。虽然在建造“宙斯盾”驱逐舰的过程中,海上自卫队也开始引进LM2500型燃气轮机,并陆续在新型舰艇上大量使用,但美国已经无法在舰船燃气轮机动力装置方面对日本加以限制了。

对比中国跟日本舰船燃气轮机动力化的历程,虽然可以一如既往地把问题归结于日本是发达工业国家、有远远超越中国的技术、经济、政治优势等等老生常谈,但是,国内长期存在的某种不顾自身家底、忽视现实条件限制、片面追求所谓世界一流水平、好高骛远的倾向,是不是也值得我们深思呢?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