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和重炮打交道的几个轶闻趣事

晋中汉子 收藏 61 131932
导读:我自1970年入伍以来,一直在步兵连队,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始之前的紧急扩编时,调到团属82无座力炮连任副指导员后,才干上了炮兵,虽然只是小口径的伴随火炮,可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过程中,却又与重炮结下点缘份,在作战中有几次与重炮打交道,现把有点意思的几次向网友们叙述一下: 一、 地图问题 1979年2月19日早上,我在昨天我团经过激战占领的越军的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阵地——391高地主峰的最高处,发现了一处越军的火箭炮阵地,其火箭炮在发射时尾部拖着的火焰,把阵地的位置明确无误地显示出来,我很快地

我自1970年入伍以来,一直在步兵连队,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始之前的紧急扩编时,调到团属82无座力炮连任副指导员后,才干上了炮兵,虽然只是小口径的伴随火炮,可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过程中,却又与重炮结下点缘份,在作战中有几次与重炮打交道,现把有点意思的几次向网友们叙述一下:

一、 地图问题

1979年2月19日早上,我在昨天我团经过激战占领的越军的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阵地——391高地主峰的最高处,发现了一处越军的火箭炮阵地,其火箭炮在发射时尾部拖着的火焰,把阵地的位置明确无误地显示出来,我很快地在我所带的军用地图上标出了该阵地的坐标,马上找到五连长张烨,想用他所携带的步话机,向上级报告这个坐标,刚说了几句,他就告诉我:师炮群的前进观察所的人已在高地上,让我和他们联系。我很快地找到了炮兵同志,带队的是一位年纪比我要大得多的同志,这位同志的业务好象有点不大精,他正手忙脚乱地在图上找敌炮兵阵地的坐标,我一看,他在没完全标定地图的情况下,就忙着找敌炮兵阵地的坐标,他的地图和我的一模一样,都是2万5千分之一的军用地图,我就马上帮他精确标定了地图,很快地,二人一致确定了越军火箭炮阵地的坐标,他很快地用加了密的语言向后方报了坐标。

我感到过了好长时间,也没见到我方的炮火,我问怎么回事,回答说,上级有规定:炮群开火,那怕是象敌炮兵阵地这样的必须打击的极重要的目标,也只有师的一号首长才有权下令开火,炮群正在请示过程中,又过了一阵,说师一号已同意开火,但又因师炮群的122榴弹炮群够不到,要由军的135榴弹炮群才打得到,现正在协调之中。

又过了不知多久,终于传来“注意观察”的回音,瞬间,传来一阵炮弹出膛和呼啸而过的声音,可是打近了!差了两道小山梁,没有覆盖目标,不一会,我在炮群观察所的同志的报话机旁,听到了后方炮群领导的训斥的声音,问他是怎么搞的,要他重报坐标,再报一定慎重、准确无误!并说已浪费了国家的几万块钱!

在当年,一发135榴弹炮弹的价值约有几千元,单是一发炮弹的铜弹壳的废铜就可卖近百元,这一来,炮群观察所的同志就十分地紧张地校对坐标,而我也在核对坐标。

经反复核对,我认为我们没有错,问题出在后方炮群,但炮群观察所的同志认为这不可能,炮群是不会出这样的问题的,我们二人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我主要的根据是:从图上看,敌炮阵地的坐标,如果再往后延伸一点,就是一座纵横数十公里的大山,从山的形状和陡峭程度上来看,是不可能设立炮兵阵地的。最后,这位同志同意了我的观点,认为应坚持原来的坐标不变,但他却不敢再向后方报同一个坐标,几次拿起报话筒总是犹犹豫豫、欲言又止,我在旁边是不断地催促,在他犹豫不决的过程中,不知从那来的一阵炮火覆盖了越军的火箭炮阵地,虽很快又复活了,但刚又发射了一次就又被覆盖了,从此就再没出现,这就使我和这位同志的争论划上了句号,谁对谁错也就不了了之,但在阵地上的步兵们都以为是根据我的报告摧毁了越军的这个炮阵地。

但我对为什么会出现打近的情况仍是疑惑不解,这个迷底,在十多天后,在无意中被解开了!

那是在2月底的一天,我有事到团指挥所时,在一张竹篾做的桌子上见到了一张刚缴获的、法国人于1928年印制的十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虽然没有一个中文字,但对于地形地貌的印制方式却都是一样的,一会也就看出了眉目。

我出于好奇,很快地先在图上找到了与391高地附近的地形,并与我手中的图进行了比对,发现在我的图上的那座纵横数十公里的大山,在法国人的图上根本就没有,而是几条不大的小山梁,我又用此法国图来与我当时所处的地形地貌一一对照,则是完全对得上号,我马上拿上级配发给我的2万5千分之一的地图一对照,与法国人的图有很多地方对不上号,而且在我的图在与法国人的图对不上号的地方,同样与当地的地形对不上号。

到这时,从进入越南境内这段时间以来一直使我感到迷惑不解的一个问题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我所带的军用地图不可靠!

说实话,我这人的方向感是比较差的,这也是我自接触上了军事地形学以后,就一直十分认真地学习钻研军用地图,生怕在行动中迷失方向,我自认为在使用军用地图上的水平,在同类的连队干部中,是比较突出的,但进入越南境内后在用图上总是经常感到糊涂和十分地困惑,常出现图与现地无论如都对不上号的情况,常出现不是找不到站立点,就是找不到路线和目标的情况。出现这种情况时,总是认为是自己玩图水平不高,从来也没有怀疑过是地图出了毛病。

这也是我在识图用图过程中的经验教训的积累,因战前在多次用图中,出现了对不上号的情况,先是认为是图印错了,可却很快又证实了图没错,错误在我。因此,逐步地对我军的军用地图的精确性和准确性佩服得五体投地。再不敢怀疑!

虽然在发放现使用的2万5千分之一的地图时,就已说明了:这些图是用5万分之一的图扩印的,可我在学习军事地形学时就知道,2万5千分之一的地图是所有军用地图的基础,在此之外的所有地图,都是在此基础上缩印的,这次为什么要反其道而行之呢?虽有疑问,但也没多想,包括发来的图一眼就看出一些毛病,也没多想,

这些问题主要有:在图上基本上就没有示坡线,让人一时难分那是山头,那是凹地,但这还是可以从地形地貌的相互关系中推断出来,还有没有植被符号、两图之间的等高线对不上,有些道路也对接不上,但总认为是在紧急扩印的过程中出了点小毛病,不影响地图的整体使用,但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出现最基本的地形地貌都会出错!这让我吃了不少苦头,但幸好我不是处于决策地位。

只是有一次在需在夜间射击时,我根据图上量的距离是1300米,而我连的4班长刘学军和5班长张福华根据从看到敌方机枪发射出的火光到听到枪声的时差,判断距离是约360米左右,当天亮后发现,虽按图上来看我没错。但按现地情况看,我所测的距离完全是错的,幸好我没强令按我认为的距离打,否则,至少会造成炮弹的浪费,或造成误伤的麻烦。也幸好在391高地上,炮群观察所的同志没再按我的意见再报,不然,也只会浪费更多的炮弹!

从当时就以听说的,包括我团在内的各个穿插部队,几乎没有按规定的时间、地点穿插到位的,而听到的其他部队穿插成功的战例,不是歪打正着,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至于穿插不到位的原因,则无非是越南的地形复杂,沟深林密,又都是夜间行动,我方人员不熟悉地形,还有就是负责带路的人员用图水平有限等等,好象谁都没想到是地图出了问题,依靠这样的地图搞穿插,不出问题才是怪事!

虽然地图错的地方不到十分之一,,但就象是由最短的那块木板决定这只桶能装多少水的的道理一样,地图一处错了,相邻的地方的准确性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让人感到都错了。

当时我就想把这份法国人印的地图据为己有,但一是参谋长不准我拿走,二是十万分之一的图也不适合连队用,也就作罢了。

从此以后,我在以后的作战行动中,那怕是再稀里糊涂,不辨方向地晕头转向地行军、作战,也不愿再看地图了!

二、 大炮壮胆

2月21日早晨,我和副连长杨万春带着我连2排,跟着团直属队离开了391高地,向坂甘进发,我们一出发,沿途就遭受到越军的一路炮击,途中,副连长杨万春为抢救最先受伤的战士赵洪祥(后牺牲)也受了伤,而且,5班长张福华和两名战士也受了伤,在后送完伤员烈士后,我们又继续前进。

不久,我们进入了一条箐沟,在这里是绿茵蔽日,地上溪水潺潺,在我们前面不远处则是激烈的枪炮声,我前方部队正与敌军激烈交战,而我们奉命在此就地待命,而我连就在离团指挥所很近的地点,(注:从我连归建后,只要一驻下,团直属队的特务、通信、100迫击炮和我们82无座力炮连,就分别驻守在团指挥所周围,起到拱卫团指的作用,因此,我连就在团指旁边),

前面战斗进行得十分残酷,前面的部队最主要的是遭受到敌炮火的袭击,由于团首长们大多到前面去了,只有参谋长冯开绿一人在团指挥所,我只听到团参谋长冯开绿与前面各营连通话,各营连都不断地要求进行炮火支援,可开始说师炮群正在进行阵地转移,没多久,师炮群已就位,可以进行炮火支援,但这时,请求炮火支援的各单位,又没有一个能报出敌方的坐标,可能是大家看电影看多了,在电影中,只要我方人员一呼叫,我方炮火很快就铺天盖地地呼啸而来,而在实战中,报不出坐标,炮火就无法进行支援,

我当时在旁边削着5连代理副连长聂光云刚给我的一个半大菠萝,也一边听着参谋长和各单位的通话,不由得灵机一动,走到参谋长面前向他提了个建议:说反正都报不出炮火支援的坐标,不如请求炮兵向敌方开火,只要炮弹从我们的头上飞过砸向敌方,就可能起到稳定我方军心的作用,参谋长听了我的建议,稍稍沉思了一会,就拿起话筒,把我的建议向后方炮群提了出来,

不一会,就出现了我方炮火以两发为单位,间隔十左右秒,带着呼啸声从我们的头顶上飞向敌方,听到这十分悦耳动听的声音,很快就明显感到部队的的慌乱程度大为减轻,人们走路的步子也坚定了许多,这是因为我部人员知道我方炮火已在支援我团,心情也就不那么紧张了,虽然后来各次发炮的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但沉稳的心态就已在整个部队中形成,再也没出现慌乱的情况,这样的炮声,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部队开始调整理部署后、及此次战斗基本结束,才逐渐地结束。

三、 豪华的盛筵

自从我国政府宣布我军从3月5日从越南撤军以后,我西线部队采取了交替掩护,徐徐撤退的方式,开始后撤,到了3月12日下午,我们刚刚驻下,一直跟着我的号兵胡光林向我报告,说在我们刚离开不久的地方发现了越军,我立即用望远镜进行观察,很清楚地看到有带枪的人在我们在不长时间前经过的一处曾是越军营房的地区活动。

虽然我团已是成了我西线我军的最后一支部队,在我连后面也还有步兵单位,但这时出现在这个地方的带枪人员,绝对不会是我军人员,肯定是越方人员!我当时有点惊呀:越军的反应真快,并且还敢跟得这么紧!

前几天,我在一起听团首长和机关的人员聊天时,听作训参谋胡炳奎说,在我方境内,有几十个炮群在虎视眈眈地蹲着,只要有点动静,立即就向饿虎扑食式地扑上去。我想,现在有这机会,何不让这些老虎发发威呢?也想验证一下胡参谋说的是不是真的,想到这,我立即向团指挥所走去,进了团指,我就把我看到的向团首长们说了,宋保飞副团长让我在地图上指出坐标,我马上就准确无误地指了出来,因不放心我带的军用地图,还拿过法国人的地图对了对,还是认定准确无误!

经团首长同意后,炮兵股长何步洲,用电话向师炮群报出了坐标,这回炮兵的反应可比在391高地时快得多了,不一会,师炮群下达了注意观察的口令,我就和团指的一群参谋干事向指挥所外的一处小山头走去,刚走几步,就听到了炮弹的发射的出膛声,大家一溜小跑,刚到小山头上,就见到我方炮弹的几个齐射,都准确无误地砸在了我所报的坐标点上,对此大家进行了兴奋地议论起来,可还没议论几句,就又听到了又一个炮群的炮火的出膛声,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时,一阵炮火又准确无误地命中在了我所报过的坐标点上,在大家、特别是我吃惊的嘴还没合拢,就又听到一阵炮火发射的出膛声,炮兵股长何步洲马上就说这是152榴弹炮,大家议论这回该不会是再打同一个点了吧,可议论还没展开,炮弹又击中了刚才的目标。

更让让人感到震惊的,152榴弹炮的炸点的硝烟还没散尽,我方的130火箭炮又覆盖了同一个目标,只不过覆盖的面积要比前几个炮火的面积大得多,此次炮击后大家又等了好一阵,再没见到我方的炮火,就各自离散开了。

这种出乎意料的情况,让我吃惊不小,我想,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没想到随口报个目标,居然招来了四顿炮火,当时担心:上级要我们报战果时怎么办,因为除了看到准确无误地击中目标外,其他的什么都没见到,这时,我就想溜之大吉,可刚走两步,就被胡参谋拉住了,让我和他一起回团指挥所内,我蹑手蹑脚地走进团指挥所,找了个角落连大气也不敢出地呆着,似乎大家都被这种出乎意料的情况所震住了,大家也都一声不吭声地呆着,过了好一阵,还是宋保飞副团长打破了沉默,说了句“要是早这么用炮,我们团那会死伤这么多的人啊”此言一出口,当时的气氛就一下子活跃了起来,你一言,我一句地议论起了我方的用炮过程,总的来说是一开始是惜炮如命,舍不得炮弹,开一次炮要师长才有权,而现在却又拿炮弹不当回事。

比如,大家都听说了,我14军40师在接受了攻打老街任务后,按上级要求尽可能地节约炮弹有精神,在对炮弹的使用计划上,在压了又压、减了又减的情况下,报了个用3万发的计划,结果,只批了六千发,刚从我师副师长调任40师师长的葛成义当场就哭出声来,说为省这几发炮弹,要多牺牲多少战士啊,而实际上40师就是整个14军伤亡最大的师。在作战过程中,只有把有限的炮弹用在最重要的方面,而其他方面,则只有用伴随火炮、靠战士用命去拼!

我团在战前也明确地被告知,很少有重炮的火力支持,我团作战主要靠伴随火炮,这种情况直到我团作战后期才改观,到了现在却又大慷其慨,在不必要的情况下肆无忌惮地滥用炮火,

第二天,我们在撤回国内的途中,见到了好几处炮兵阵地,也看到了几个高高在上的炮兵观察点,似乎明白了;并不是我的一个报告召来的四顿炮火,极可能是在我们发现这个目标的同时,其他的老大哥部队也发现了,所以在几乎同时就向同一个目标发射!

但不管怎样。我军在用炮方面先后出现的巨大反差,还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如果有強大火炮支援,我部在攻打朔江天险时,二月二十日那天就不会牺牲近七佰位好战友。

38楼343900

凡是为中华民族牺牲的英烈,不论年代、不分信仰,我们都应该缅怀他们,向他们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唉,以后打仗,还是不要吝啬炮弹和弹药,如有可及时充足补给的可能就使劲打。


也不知道对不对,非常吝啬弹药的军队,往往是落后的一方。


说的不好听一点,为省一发炮弹的钱的心思,搞不好就毁了我方一个战士和一个家庭,岂能用抚恤金和金钱来衡量?


太穷,确实打仗都很伤心。。。




但又因师炮群的122榴弹炮群够不到,要由军的135榴弹炮群才打得到,现正在协调之中。



不好意思,没当过兵。


对越作战我军榴弹炮火炮口径应该只有122mm,130mm,152mm的俄系口径,其中122,152为解放后一直在制造的口径系列,130mm为文革后仿俄制D-30 130mm加榴炮


火箭炮口径为122mm和130mm两种,好像没有135mm口径火炮。

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