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况疯子”扭住了“邱疯子”(参赛)

点击了解更多野战军的故事




铁血网搞“野战军的故事”征文活动。我没当过兵,找个老兵搜集个故事不难,找谁哪?忽然想起一位大姐,大姐的父亲是位55将星。前段时间CCTV里王树增讲淮海战役时还提到这位将军的一次血战。虽然将军驾鹤西去多年了,那次战斗在“星火燎原”丛书第十集,“解放战争演义”等书里都有介绍,但那是正史,大姐一定知道不少正史没记录的事。


找到大姐把这事一说,大姐惊讶:“铁血里还有那么多军迷要看开国将军的故事?那我就讲讲我知道的事。”


下面是根据大姐口述记录整理出来的。


说起我爸,他有个绰号:“况疯子”!大家都知道王近山绰号“王疯子”,那是因为王中将打起仗来象疯子一样不要命。在红四方面军时王近山,陈再道他们说我爸也是打起仗不要命的“疯子”。他们说的一点都不错,就说淮海战役中我爸那个旅打新五军那一仗,在我看来我爸他若不是疯子不会打那一仗,或者说国军中绰号“邱疯子”的邱军长碰上“况疯子”况旅长,一场不能打的仗居然开打了。明摆着么,邱清泉的第五军是什么部队?国军五大主力之一,中国远征军主力,血战昆仑关,国军第一支装甲部队,有“铁马雄狮”的名号。我爸那个旅是什么部队?是县大队和区游击队升级的,全旅战士大多是参军不久的农民,武器装备根本不能算野战军,战士手里的手榴弹和大刀都是土造。


那一仗的经过“星火燎原”,王树增等人的书里都说得很清楚,不过是有几点我记得我爸说得和书里写的不一样,书里说我爸发现来敌是第五军后召集团以上干部开紧急会议,旅参谋长当时不在,开会时有些干部坚持要打。这个说的不准确,参谋长当时在,参谋长的意见是不能正面打,应该马上联系华野大部队。而夏川团长年轻气盛坚持要打,他说:就是要在邱清泉还没明白我们是谁时扭住他!


也就是他这句话促使我爸下决心打,多年后一家军属报刊要用“拦腰斩断邱清泉”的标题发一篇写那次战斗的文章,征求我爸意见时,我爸说:“还是“扭住他!”这话好。”于是题目便是“扭住他”。


我也当过兵,依我看,参谋长的意见没错,我爸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到萧县西南,在青龙集一带集结待命。夜晚行军时看到第五军浩浩荡荡的行军灯光才发现与敌人遭遇了,既然已经知道对面是第五军,如果我爸不打带着队伍继续前进也没错。而且当时与上级联系不上,按照军人的概念,军人必须服从命令听指挥,没有命令不能擅自行动。


不过,我爸他们那些人,从大别山红军开始就打过不少没有上级命令自己做主开打的仗,他们为了生存,为了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如果死板教条,谨小慎微,恐怕也活不到淮海战役了。


很多领导不愿意自作主张开打是因为以前他们打过这样的仗后,打败了不用说背处分,打赢了也不一定受奖,很多时候没命令自作主张开打的过与打赢了的功相互抵消完事。有的人吃一堑长一智,没命令绝不打,我爸不是“况疯子”么,只要有战机他比谁都来精神,多次打赢了将功补过的处理让他都皮实了,无所谓了。他的性格就是有仗打就行,消灭敌人就行,至于功过,老子不在乎!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性格,他打过很多没命令的仗,也抗命多次,当军部书记时和军首长吵架。要不他那些红四方面军的战友55年授衔时都戴金质勋章,他那个勋章却是半金半银的。


那一仗是相当地残酷,部队投入战斗一批牺牲一批,一批打光了下一批继续上,打到最后全旅上下弹药都没了,战士们拿铁锨砍,用牙齿咬,就是没一个后退的,没一个怂兵,就这么拼死扭住了邱疯子的第五军直到华野大部队赶来。华野部队兵强马壮装备好,穿的军装都比我爸他们强。华野一纵叶飞司令一见到我爸就递上美国香烟,那个时候美国香烟可不是谁都有的,没消灭过国军正规部队的别想。叶飞上来就递美国香烟,在就是敬佩的表示。


现在看来,我爸既然决定要打了也只能是把各团分开与第五军各个部队绞杀在一起,靠近身肉搏扭住敌人。新五军有重炮,装甲车,若是让他们明白过来我爸他们不过是一个旅,摆开阵势先来一通重炮轰,装甲车冲,那我爸他们全旅死得更惨。要冲进去绞杀肉搏,首先是干部冲在前,这个不用说,王外马甲写的: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里不是说到我爸当骑兵团政委时护送上级机关干部突破鬼子包围,骑兵团几次冲锋失败,机关领导已经开始烧文件准备赴死了。我爸集合全团,把团旗往地上一插,瞪着眼睛大喊:“共产党员集合!”结果骑兵团掩护机关冲出了鬼子的包围圈。


我爸手下的那些战士真是强悍,要说我爸遇到过最强悍的敌人就是与西路军对阵的马匪兵了,那些马匪兵平时没有军饷,就靠打胜仗论功行赏,加上被煽动起来的宗教,民族狂热,他们打仗是真不要命。西路军战士手里不是没几颗子弹的破枪就是只有大刀,马匪兵吃饱了牛羊肉,穿着皮衣裤,骑着战马轮着战刀与衣不遮体,饥饿不堪的西路军作战也算不上好汉。


我爸他们打第五军就不同了,第五军不是豆腐兵,装备又好,三个师围着我们一个旅打,我爸他们敢冲进去和几倍与己的强敌搏斗,只能说共产党的兵每一个都是不怕死不要命的,人若是死都不怕的什么事干不出来?


不怕死说着轻松,别说那是真枪真炮的打,现在一个人面对十几个手持利刃的大汉,不尿裤子还冲上去搏斗的有几个能做到?


关于那场战斗就说这么多吧,至于我爸的勋章为啥是半金半银的,他和那位军首长吵架,多次抗命那些事,与这次战斗无关,有空我再说吧。




=============================================================================================

共和国野战军,他们是现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他们是共和国抗美援朝,维护祖国统一的先锋。我们特向全体铁血网友发出征文邀请,您或你身边的亲友有些什么关于野战军的经历故事,欢迎写下来,和大家一起分享,更有机会赢取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65式指北针(地质罗盘仪) 哈光正品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君品行地址::点击进入



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7 11:55:55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是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确是一支敢打硬仗敢打苦仗敢于流血的部队。

如果没有这样的精神是不可能凭小米加步枪取得天下的。

特别是朝鲜战争,那几乎是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争,正是有了这样的精神,才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向那些将鲜血洒在这块土地上的烈士们致敬!

十二月一日拂晓,华东野战军前沿部队和抵近徐州的侦察部队纷纷报告:杜聿明主力已经撤退。粟裕、陈士榘、张震立即命令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八、第九、第十、第十一、第十二纵队和鲁中南、两广等十一个纵队以及冀鲁豫军区独立第一、第三旅采取多路多梯队平行追击、围追和超越拦截的战法猛追猛打。华东野战军各纵队在“路标就是路线,枪声就是目标,追上就是胜利”的口号下,开始了淮海战役中最大规模的追击和堵截作战。


冀鲁豫军区部队位于徐州至萧县公路东侧,他们最早发现了杜聿明集团的撤退。一日凌晨,军区司令员赵健民带着几个参谋赶到阵地前沿,看见了令他们惊讶不已的情景:望不到头的车队拥挤在公路上,车与黑压压的步兵混杂在一起向前滚动。赵司令员立即向野战军副参谋长张震报告,张震让他们不要马上阻拦敌人,等杜聿明的主力彻底脱离徐州后,再实施攻击。二日凌晨,张震打电话告诉赵健民,说徐州已被渤海纵队占领,现在可以实施攻击了。冀鲁豫军区部队立即扑上去,截住了徐州“剿总”联勤总部的车队,五十多辆十轮大卡车以及车上的辎重完整无损地被缴获。


冀鲁豫军区独立第一旅奉命向前追,况玉纯旅长突然发现前面一片灯火,官兵们都以为是支前民工大队上来了,况旅长却在嗡嗡的马达声中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他登上一个小高地,这才看清公路上灯火杂乱,汽车灯、手提的马灯、手电筒和火把照亮夜空。况旅长立即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各团指挥员跑步到旅部开会。这时,侦察排带回来一个俘虏,审问后弄清楚了:当面的敌人是邱清泉的第五军,这个军的四十六师已经过去,四十五师和二师跟在四十六师的后面,军榴弹炮营和兵团部两侧有两个团掩护,后面就是杜聿明的大部队了。况旅长顿时紧张起来。第五军是支老牌部队,打起仗来骄横无比。眼下,独立第一旅只有两个多团的兵力,旅政委率领的直属队还未赶到,参谋长带人组织后勤运输去了——“我觉得我们这支部队好像海上参加捕鲸的一只小木船,突然发现大鲸鱼要从这一角突围,而我们的捕鲸船和巡洋舰都不在这里,我们这只小木船如何下手?”团长和政委们都来了,大家吵成一团,有的主张等主力来了再打,因为敌我力量悬殊太大,打起来后果不好;有的主张立即扑上去,把敌人打乱了再说。吵了一阵之后,意见很快得到统一:决不能让杜聿明从自己的眼皮底下走过去,虽然可能打不赢他们,但可以扭住他们不放,就是把独立第一旅打光,也要把敌人拖住等待主力到达!


冀鲁豫军区独立第一旅是一支地方部队,是由县大队和区游击队组成的队伍,官兵绝大多数是冀鲁豫平原上土生土长的翻身农民,他们手里拿的是简陋的武器和自己制造的手榴弹和大刀。但是,此时置身战场的每一名干部和战士,都被刚刚传达的“政治动员令”鼓舞着:这是长江以北最后的决死一战,打胜了,全国的胜利便可以预期;打败了,胜利的日子不知会延迟到哪一天。为了胜利的到来,如果这个时候胆怯了,如何对得起父老乡亲,如何称得上是毛泽东的战士?


凌晨二时,两发红色信号弹升空。


独立第一旅两个团的官兵呐喊着向当面强大的、几十倍于己的敌人扑了上去。一团扑上公路,公路上的车队顿时熄灭了灯光,然后手电筒和火把也熄灭了,片刻混乱之后,机枪咯咯地响了起来,步枪也响成一片。一团的官兵没有恋战,扑向前面一个叫青龙集的要点,迎头占领了阻击阵地。三团也向另外一个方向扑上去,抢占了一个叫襄山庙的要点。两个团南北呼应,瞬间就把公路横切出一个六公里宽的裂口。第五军很快就发现撤退的道路已被割断,仅仅沉寂了片刻,大量的照明弹升起来,汽车灯也随之打开,坦克和装甲车轰鸣着组成战斗队形,开始向青龙集和襄山庙发动猛烈反扑。


邱清泉不相信解放军的主力会这么快追上他。从徐州撤退的时候,他很得意地耍了个手腕,命令骑兵第一旅旅长张荣率领部队反方向出击,以此迷惑解放军。但是,骑兵旅在徐州以东大约五十里的地方遇到阻击,骑兵们仅仅打了一下便拍马往回跑。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华东野战军上了邱清泉的当,他们根本没有理会这支跑来跑去的骑兵。追赶第五军主力时,骑兵旅的马匹跑得浑身是汗,骑兵们说再照这样跑下去,没等追上主力就要吃马肉了。当这支骑兵追到襄山庙附近时,正碰上冀鲁豫军区独立第一旅三团,骑兵们立即被打散了。


在青龙集和襄山庙两处阻击阵地上,独立第一旅的官兵被邱清泉的第五军团团围住。除了当面的二00师之外,已经走过去的四十五、四十六两师也回头加入了战斗,敌人成团的冲锋一拨接一拨,阵地上的肉搏战反反复复。当阵地再次被突破后,特务连连长把棉衣一扒,端着刺刀向敌人冲上去。官兵们的刺刀捅弯了,就抱住敌人乱咬,用脚踢,用铁铲子砸。肉搏的时候,官兵们大喊:“别当美国人的走狗了!”“给蒋介石卖命犯不着!”但是,第五军是支能打硬仗的部队,阵地上到处是厮打咒骂声。最后时刻,独立第一旅预备队三营的官兵耐不住性子要求出击,况旅长问他们准备往哪个方向出击,他们说要往邱清泉的兵团部里冲,这个回答令况旅长心头一震,说:“把爆破组全带上!”


在搏杀的最后关头,国民党军冲击阵形中落下来几发重磅炮弹,独立第一旅的官兵们喊起来:“主力来啦!”最先赶到的是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接着是第一纵和两广纵队。一纵司令员叶飞见到独立第一旅幸存下来的官兵时,拿出缴获的美国香烟招待大家:“敌人瞧不起你们这地方部队,可你们不到一个旅就把一个兵团扭得团团转!”


解放战争 第十三章 淮海战役:惊人的态势 王树增


况玉纯

(1913—1989)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人。一九三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十师三十团营部书记,团政治处秘书长,第三十军八十八师政治部秘书长,八十九师二六四团营政治教导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二九师第二兵站站长,骑兵团教育股股长、团政治处主任,团政治委员、团长。解放战争时期,任冀鲁豫军区第九军分区副司令员,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七纵队二十一旅旅长,第三军分区司令员,独立第一旅旅长,第二野战军十七军四十九师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共贵州独山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营房部副部长、后方工程建筑部副部长、营房管理部政治委员、营房部部长、后勤技术装备研究院政治委员。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9年去世。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方面军4军10师30团营部书记、团政治处秘书长、30军88师政治部秘书长、89 师264团营教导员。参加了鄂豫皖、川陕苏区反“围剿”和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129师兵站站长、骑兵团教育股股长、政治处主任、政委、团长。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冀鲁豫军区第9军分区副司令员、晋冀鲁豫野战军7纵21旅旅长、独立1旅旅长、第3军分区分区司令员、第二野战军17军49师政委。参加了邯郸、淮海、渡江等战役。


淮海战役时,况玉纯是冀鲁豫独立第1旅旅长,这个旅是一支地方武装,不足叁个团。独立第1旅当时奉命进至萧县西南,在青龙集一带集结待命。在行进的路上,独立第1旅意外地与敌邱清泉兵团第5军遭遇。当时请示上级已来不及,旅政委和参谋长也不在旅指挥所,有的部下不赞成单独打响,担心敌我悬殊太大,有的部下力主坚决要拦住敌人,第叁种意见是“咱们打不赢他,还不能扭住他吗?”况玉纯抓住一个“扭”字,以1团打青龙集,以3团打襄山庙,2团的两个营作预备队。1团飞快地拿下了青龙集,3团乘敌不备拿下了襄山庙。5军是蒋介石嫡系中的劲旅,发现况玉纯的企图后,冀中火力猛攻青龙集和襄山庙,关键时刻,况玉纯用上了预备队,预备队的一个营既不增援青龙集,也不增援襄山庙,而是直插敌兵团部,实行连续爆破,打乱了敌人的阵脚。最终,敌人一个师发现了况玉纯的旅部,况玉纯率领预备队的另一个营和特务连主动投入战斗,把敌人扭住。这时华野3纵8师、1纵、两广纵队和独3旅赶到。战后叶飞评价说:“敌人瞧不起你们地方部队,可你们不到一个旅就把一个5军扭得团团转。这一仗打乱了敌人的整个南逃计划。”


建国后,历任师政委兼中共独山地委书记,总后勤部营房部副部长、后方工程建筑部副部长、营房部政委、部长、后勤技术装备研究院政委。


少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本文内容于 2011/3/6 21:59:11 被预备役海军上校编辑

毛泽东评价自己的军队:“这支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有压倒一切敌人,而绝不被敌人所屈服……”

有了这么一支军队,蒋介石做了“岛主”,武器装备世界第一的联合国军被打的落花流水,“自由世界”至今耿耿于怀……

致敬,人民英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