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伊朗革命卫队:影响力遍及社会各个领域

以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下台为肇始,席卷中东和北非的示威浪潮,在一个又一个国家蔓延。从年初至今,伊朗多座城市连续爆发民众游行,要求现总统内贾德辞职,不过后者目前还未步突尼斯和埃及领导人后尘。媒体分析称,内贾德政府仍能稳固掌控国家机器,所仰仗的后盾之一就是强大的***革命卫队。

内贾德清楚该做什么

据伊朗《德黑兰时报》报道,以前总理穆萨维为首的反对派继续组织群众示威,并试图通过网络呼吁海外伊朗人加入“打倒内贾德”的运动中。但从全局来看,反对派制造的声浪仍局限在德黑兰、大不里士、伊斯法罕等地,大部分城镇没有卷入骚动当中。

《***勇士》一书的作者、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专家安东尼·科德斯曼分析称,内贾德政府并未承受当年末代国王巴列维遭受的“重压”,“目前还看不出全社会性的大规模街头抗议乃至动乱,而在1979年,被视为神圣的大巴扎(城镇市场)也宣告关闭,这标志着***革命到达顶峰。”科德斯曼认为,原本就是靠街头革命起家的内贾德及其同僚很清楚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巴斯基”扎根基层

事实上,内贾德政府有强大的社会动员与控制机制来维护自己的地位,这在很大程度上源自地位显赫的革命卫队。作为伊朗武装力量的中流砥柱,这支反美、反以色彩浓厚的军队一直为西方关注,甚至被美国列为“恐怖武装组织”,但有关革命卫队的内部情况,外界却很少有人知晓。

以色列《DEKBA情报周刊》曾刊登文章称,早在穆萨维集团动手之初,革命卫队领导下的“巴斯基”组织就开始采取反制措施。例如,由“巴斯基”成员开办的公司负责约束打算上街游行的员工;主要由“巴斯基”成员领导的社区组织,也会积极平息本辖区内的示威活动,维持国内局势的稳定。

“巴斯基”组织的全称是“***武装力量动员队”(波斯文缩写“Basij”),当初是为应对两伊战争中大量的人员伤亡而产生的,成员从革命卫队退伍老兵和其他志愿者中招募,性别不限,成分包括教师、学生、工程师、商人和律师,多数成员年龄偏大。据估计,“巴斯基”现有编制内人员9万人以上,分为740个地方营,每个营下辖300至350人,可进一步动员的民众大概有100万。在很大程度上,“巴斯基”已成为维护伊朗内部稳定和监督民众遵守宗教规范的关键力量,在必要时也能武装起来充实革命卫队和正规军。

全方位介入国内事务

作为伊朗政府的重要“力量源泉”,革命卫队的兵力占伊朗国家常规武装力量的1/4,规模与中东其他国家的正规军相比亦不落下风,总兵力接近以色列。2008年,伊朗武装部队在役官兵达53.8万人,其中革命卫队为14.5万。1992年,伊朗曾成立联合武装力量总参谋部,试图将革命卫队和正规军合并,但这一改革未见成效,革命卫队始终保持着独立性。

安东尼·科德斯曼指出,伊朗正规军更偏向传统意义上的角色,即保卫国家领土安全,带有更强意识形态色彩的革命卫队则致力于维护伊朗的内部安全,其核心使命包含“监督正规军,防范其兵变”。这种组织与任务上的相互隔绝,在伊朗宪法中得到体现,它使得革命卫队不单是国家的军事机构,也成为介入日常内政外交的全方位工具。

伊朗已故“精神领袖”霍梅尼建立革命卫队的初衷,是增强什叶派长老对国内政治的控制力。革命卫队起初只有陆军编制,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逐渐发展出了自己的海空军。革命卫队在长达8年的两伊战争中打了许多恶仗,士兵们不惜以身扫雷,赢得很高声望。时至今日,当年在前线出生入死的那一批革命卫队官兵,不少已经到了当领导的年龄。

值得一提的是,曾任革命卫队指挥官的内贾德于2005年就任总统后,革命卫队在伊朗国内经济领域里的地位得到进一步加强,反过来也巩固了内贾德的地位。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卡里姆·萨查德普尔说,内贾德一上台,就把价值30亿美元的合同交给革命卫队,修建一条从伊朗南部法尔斯到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天然气管道。紧接着,革命卫队以9000万美元的低价收购了伊朗最大的私有石油公司——东方基什(Oriental Kish)。

另据沙特《中东报》披露,革命卫队在伊朗国内外拥有560多家公司,控制着60多个边界通道和一个专用机场。除石油外,伊朗57%的进口和30%的出口系由革命卫队的企业经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