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你乖乖的! 丫头,你乖乖的! (三十七)你个丫头!做梦还梦见我

red20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size][/URL] “今天开始学习大学德语第二册。晕死了,德国人真不嫌累!定/不定冠词+形容词+名词+动词+名词:名词分单复数、阴性、阳性、中性,做主语或宾语时又分一二三格,每一种形态的名词前面,冠词和形容词都有特定变化,动词要根据时态变,要根据主语变……唉,整一个千机变!” “噢,那我估计我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


“今天开始学习大学德语第二册。晕死了,德国人真不嫌累!定/不定冠词+形容词+名词+动词+名词:名词分单复数、阴性、阳性、中性,做主语或宾语时又分一二三格,每一种形态的名词前面,冠词和形容词都有特定变化,动词要根据时态变,要根据主语变……唉,整一个千机变!”

“噢,那我估计我不高兴学德语了。既然一样麻烦,还不如学法语。”阿东听后说。

“法语背单词会出人命的,据说法语是唯一单词没有多义的语言,每个单词只有一个确定的意思,不会产生歧义,以前的贵族以说法语为高贵的象征。不知道第二册啃得动啃不动,不过我想今年写一篇德语童话,然后写上——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军事启蒙老师阿东,这样就有动力了。”

“呃,佩服的,哈哈哈哈!你想写什么?”

“写一只小蜜蜂的故事,遇上一头有梦想的猪——后面的没想呢!呜呜,忘了明后天还要上班,刚收到邮件才想起来。”小叶从幻想中一下子沮丧地回到现实。

“哈哈,我明天休假,后天上班。TMD,这个年金现在变成一季度一季度拿了,就是说我去年的年金得 TMD 分成 4 次拿,TMMD,TMMMMMMD!非常不满意!现在只能拿 06 年的,TMMD,还指着这个钱养家糊口呢。”

“别上火,等你变成剥削阶级也差不多这样了。以后可以直接打 TND——T N 个 D,或者 TNT,直接炸了!”

“呃,我比较喜欢 TMMD。反正,今年这个钱拿得十分不爽,搞得我现在现金奇缺,呜呜呜呜,我老爸老妈还说给我的新年礼物,1 万现金,让我自己贴钱去买手表,现在我哪有钱去买啊。呃,我这次过年在我老丈人家已经花了 6000 了,还没算看见小的压岁钱,好在,小孩不多。TMMD!”

“你现在还从爸妈那里拿压岁钱呢?买啥表啊?也不怕出门被抢。”

“我看上一块昆仑,海军上将系列的,主要是这个手表认识的人不多,国内 2 万多吧,香港大约 2 万不到。我爸妈比我有钱多了,不过我也就是今年拿这么一次,因为说这个是给我的礼物,不过现在这个钱就很烫手了。我拿了这么多,我就得贴这么多去买表,否则回头我妈该问我了。她肯定怀疑我乱花钱。周围的同学、同事、经销商什么的都是好手表,我这个应该显不出来,我可不会搞的很扎眼的,做人低调些好。我喜欢的东西大多是不怎么懂行的人一眼会忽略的东西,嘿嘿。”

“嗯,自己觉着很有品味是伐?”小叶揶揄道。

“嘿嘿嘿嘿,然后自己得意一把。你看,G55 就够低调吧,要是没有那个奔驰的徽章就更好了,一般人看着,就是个北京吉普,还是老式的。嘿嘿。”

“那好办,我给你出个主意,把徽章抠了不就行了。”

“这个不太好抠——而且现在根本买不起,把我按猪肉的价格卖了都买不起。”

“哈哈。看过一个小品吗?崔永元问宋丹丹怎么来中央电视台的,宋说“乘专机来的”,那边赵本山补充到——专门乘拖拉机来的!”

“哈哈哈哈!”

“昨天晚上参加公司的新年年会了。想起去年参加一个公司的圣诞晚会,没多久,一艳舞,全场那个沸腾啊!——没过多久,又一艳舞!”

“呵呵,俺们公司没这种创造力的。男的女的?穿多少?”

“你脑子不动啊?有男的跳吗?”阿东噢了一声,小叶继续说道,“这个可难描述了。抽完二等奖,又一艳舞!!!估计那些带孩子去的都傻了眼吧。”

“我关心的是穿多少”,阿东没有得到答案誓不罢休。

“出息,哼!”

“呵呵,啥时候能看你跳?”

小叶顿了顿,不知如何回答,这个可真是难了,比登珠穆朗玛峰还难……

“我想去爬珠峰,就是没本事爬上去,只能遥望一下了。”

“去西藏小心些自己”,阿东提醒。

“嗯,我会小心的。几个城市之间的车方便吗?从拉萨到日喀则?”

“不怎么方便的,最好是有便车搭,我倒不是很清楚。”

“租车好不好?”小叶继续问到。

“你自己开?呃,我开的话很 OK 的,你自己开,这个比较危险。”

“不是,司机也有的租的。我自己开,那不直接见仓央去了?”小叶没好气地说。

“那就是最好的方法!没有一些越野驾驶经验,在那里是很有问题的,就连握方向盘的姿势不对,都可能导致手指骨折。越野驾驶,手一定要握方向盘的外沿,不能用手指扣方向盘的里圈,否则在颠簸路面,很可能会被方向盘复位的力量砸中。”阿东突然想起了什么,呼哧呼哧地笑了起来。“我有两个朋友去的时候很搞笑,两人一车,一个是车主,叫老五,还有一个我叫他驴子。驴子开车的技术是相当好的,只是比他弟弟差一些,所以,在西藏,一开始都是他开车。但是他有个毛病,一看见啥景色,就要停车拍照,折腾半天,走的就很慢。于是老五很烦,在一次停车的时候老五就说了,接下来我开吧,就换了老五开。然后老五就开了。结果开了 1 小时多,停车休息的时候,老五发现驴子这边的车门没关好,就跟驴子说了。驴子说:噢,这个啊,你刚才开车的时候我没敢关门,万一有啥事方便跳车。”

“哈哈哈哈,技术还真是不一般的说,跳车可是高难度动作啊!”

“这个驴子,05 年 12 月 31 日,和一个叫老陈的,两个人,两辆自行车,从拉萨出发,到尼泊尔,再到印度,然后飞机回上海。”

“哦,厉害!”小叶对这种活动很有兴趣,只不过自己是没那个体能。

“不过他说的这个,我也很有感触。我现在坐上出租啊啥的,反正是别人开的车,多数时候都很不爽。TMD,不是太慢,就是太莽撞,反正开的不合理。在市区开车,不是越猛越快的,要合理,会判断。我经常会慢慢悠悠的,一会就把别人甩没影了——开的比我好的司机是有,但是很少。”末了,阿东自负地加了一句。

“嗯,又暗自得意了一把。对待生活要求不要那么高嘛!”听到阿东嘿嘿的笑声,小叶接着说道,“我高中有回可惨了,从家里去学校,跟我弟弟两人,刚到半路钱被偷了,走了十多里路到的学校。那时想啊,还管啥车,有拖拉机都坐了。”

“呵呵,我坐过拖拉机的。我倒是不在乎别人的车怎么样,关键是别人开的怎么样,好多司机开车不动脑子。回家的车票买到了吗?”

“没有喔,困死了。明天看不到你了,去哪鬼混?”

“明天去买一件美军的 M-65 风衣。”阿东说。

“呵呵,又开始装酷啦?”

“这件还好,没啥徽标,我打算贴个国旗上面,贴个国旗当作臂章。”

“国旗啊?不能随便乱贴吧?况且还贴美帝国主义的军衣上。不行的话你就换个狗头臂章吧,保准抢眼,绝对不低调!”小叶一边说一边偷着乐。

“我回头查查国旗法,好像没有这样的禁止性规定,呵呵。我有好多美军的臂章,但是我不打算戴。”

“小心被带回去盘查”,小叶恐吓道。

“不会的,放心吧,张艺谋也穿 M-65,怎么没人查他?”

“嗯,他怎么穿都不象美国特工的,整一陕北农民!”

“呵呵,穿这个衣服的人可不少。高仓健、本拉登、小布什、马苏德,还有 N 多美国电影,比如《第一滴血》。”

“拉登也穿的?在洞里钻要风衣干嘛?小布什穿着,估计很符合农场主的品味。上海现在也很冷吧?你的防风防水防冰雹的 M-65 可以派上用场了。”

“呵呵,你咋不说防弹?”

“防弹弓吧?”小叶反问,“——那还得皮厚!”

“呵呵。我昨天发现一件事情,中国军队里有一些,数量极少,高级士官——五级的六级的。六级士官大概人数不超过 20 个,年纪都在 40 岁以上了。说是士官,其实享受的都是正团以上的待遇。许三多是一级士官,史今和老马都是三级,伍六一是二级。这些人技术性太强了,缺了他,活就没法干了。野战部队一般到三级,接下来就提干了,六级士官,都是玩技术的,修车的,修潜艇舵信、航模,等等。甚至有一个大厨和一个理发师,只是为首长服务的。待遇是不比军官低的,在部队里,许多军官看了他们也得叫班长,级别不低,提干也未必有这个级别,有几个都是正师了,提干,得提成大校才行。”

“哦。我昨晚看定陵挖掘来着。去过吗?明十三陵只有定陵地宫开放的,我还是十二岁那年跟爸妈去过,根本都没印象了。明朝的皇帝都蛮有个人爱好的哦,还有喜欢做木匠的——墓里面只剩一堆骨头了,还有妆花龙袍,那是云锦的最高工艺。前几年有个神秘的小河墓地闹得沸沸扬扬的,听说过吗?”

“不太清楚,怎么说?”阿东问。

“罗布泊地区——就是余纯顺失踪的地方,二十世纪初有人发现了一片墓地。30 年代时瑞典一位考古学家在那人的带领下找到了这个墓地,写下了一篇描述性文章,但从那以后,60 多年来,无数人想找它,它却一直没了踪影,小河墓地消失在沙漠之中。直到 2000 年,中国一个考古队去寻找小河墓地,历尽艰难寻找,仍然未果。最后不得不决定再找 3 个小时,3 小时后再找不到就撤了,否则要出人命的。居然就在那最后的 3 个钟头里,小河墓地神秘地揭开了面纱——古楼兰遗址,那里有个木乃伊“微笑公主”就像歌里唱的楼兰姑娘一样,奇怪的是只发现墓地,周围没有任何别的生活痕迹,完全是孤立的。”

“这里是楼兰遗址?”阿东兴冲冲地问道。

“嗯——不破楼兰终不还。不过估计大家惦记的多的还是楼兰姑娘吧。”

“嘿嘿,我就是大家的典型代表人物。”阿东自荐。

“你要不要看看微笑公主?就是小河墓地里发现的那个木乃伊啊——人家都栩栩如生呢,万历竟然只有一堆白骨,技术太差了!”

“嗯,不过现在 MUMMY 的技术都失传了,改冰冻了。”

“看了定陵挖掘,结果晚上就做噩梦了,被人一路追到墓地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好大一个坑,黑乎乎的,怎么爬也爬不上去。突然有一辆车远远地经过,我拼命喊拼命喊,可车里的人怎么也听不见——”,小叶心有余悸地回想昨晚的梦境。“呵呵,没事,别怕”,阿东安慰。“不知怎么车又过来了,下来一个人跟我说他要去玉门关就不理我了,我怎么叫他都听不见似的,一着急就醒了”,小叶接着说完。

“你个丫头!做梦还梦见我,嘿嘿。”

“以后睡觉前不能看这些了——你就知道是你呢?我又看不清人,就记得他说了一句话。”小叶不服气。

“当然是我,还有谁跟你说要去玉门关?呵呵。午睡时间到了,还不呼呼呢?乖乖睡一会。”

于是小叶乖乖地睡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