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你乖乖的! 丫头,你乖乖的! (三十六)做梦也不消停

red2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size][/URL] “刘帅哥跑哪儿去了?”小叶一早看到阿东呵呵傻笑的表情,呼了几次竟没人回应。 “在了,刚才一个日本人找我。不过现在没事了。刚看了你发的照片——还是挺感动的。你居然把我随口说过的话都记着。呵呵,小丫头!” “好酷的黑鸟!”小叶赞叹到,她以为阿东说的是自己贴的黑鸟图片。 “觉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


“刘帅哥跑哪儿去了?”小叶一早看到阿东呵呵傻笑的表情,呼了几次竟没人回应。

“在了,刚才一个日本人找我。不过现在没事了。刚看了你发的照片——还是挺感动的。你居然把我随口说过的话都记着。呵呵,小丫头!”

“好酷的黑鸟!”小叶赞叹到,她以为阿东说的是自己贴的黑鸟图片。

“觉得 G55 怎么样?”哦,原来是说前些天谈到的车啊,搞错了。小叶感觉这车有点笨笨的,PORSCHE 要灵动一些。今早在车站等车,半小时看到 N 辆宝马,都赶上老北京的马车多了,真多!

“其实北京有好几辆 G55 的,绝对优秀的性能!呵呵,PORSCHE 是优雅,最优雅的跑车。G55 最好看的车款是黑色的”,阿东赞不绝口。“知道中国为啥 BMW 多吗?我很早分析过这个问题。因为中国的暴发户多,有了钱,不懂啥车好,只知道 BENZ 和 BMW,就可劲的买。所以这点上,北京的富翁比上海的有品味,有品味多了。北京各种车你都能看见,因为很多是高干子弟,从小就懂这些,所以有钱了以后买的东西也更有品味。上海的暴发户就知道 BMW,开车技术还特别差!PORSCHE 还是银色的最好看,太艳丽的颜色和 PORSCHE 的精神相违背。你知道 BMW 5 系车什么颜色最好看吗?深墨绿,但是你看,国内一般都是白色,真是没品味啊!BMW 7 系的红色是很经典的,但是也少见,银色现在很多的。其实,我要是买房车的话,同样的价格,我会更喜欢 JAGUAR。JAGUAR 的 XJR,也是很经典的车,我老爸一个朋友就开过一段时间,可惜是暗红色的,这个也是墨绿的好看。”

阿东说起车便滔滔不绝,爱车的人。小叶乐得听他说。对于车的感觉,她只怀念小时候坐得最多的爸爸的永久牌自行车,最感激送生下小叶后病危的妈妈去市医院急救的手扶拖拉机。她幻想着有一天坐在阿东的车里,触摸到他每天把握的方向盘,贴近他那仍带着体温的座椅,车内的每一样东西都和阿东天天相伴,让人温暖和亲切——安心的感觉,至于 G55 还是 QQ 啥,有什么要紧呢。

小叶一不留神做起了白日梦,过了很久,好像没见阿东反应。她奇怪地喂了两声,半晌后终于看见了回话——不好意思,睡着了,困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一会儿。

真服了他了,怎么好像晚上都不呼呼的,小叶无语。“那你再睡会吧,你真可以去当兵的,扔泥潭里都能睡。”

阿东呵呵地笑,“大约睡了 20 多分钟吧,已经可以。我啊,没问题的。我对环境的要求弹性很大,挑剔起来可以很挑剔,不讲究起来,随便哪都可以。你知道吧,我有时候对酒店会很挑剔的,所以我自己出去玩,一般都是找很好的酒店。比如说去杭州,一般都是住在凯悦,但是我绝对可以住 20 元的青年旅社。你问我什么时候不讲究,我也说不上来,看心情吧。”

“知道了,无厘头。”

“呵呵,有点。还有吃东西也是的,吃上两星期方便面也没问题。”

“挑的时候连鸡蛋里也有骨头是不?某某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得改改了”,小叶打趣道。

“呵呵,嘿嘿”,阿东被说着了,嘿嘿地表示默认。

“我平常的时候老做梦。不过在火车上睡得特香,轰隆轰隆坐摇篮似的,梦都不做了。”

“呃,我觉得做梦才是睡的好”,阿东提出不同意见。“我做梦一般都是追杀人家。昨天晚上做梦,有个死掉的 MM 的鬼魂在那嚷嚷,要我西出玉门关去找她。”

“啊?!你是不是欠了人家的?要不她怎么会找你呢?”小叶吃惊。

“胡说!那个 MM 我根本不认识,是在梦里死掉的,还是病死的。呵呵,就是在那嚷嚷。无所谓了,我不信这个,再说了,暂时也没有西出玉门关的计划。我做梦很厉害的——还梦到过我的真实身份是缅甸特工。”小叶听了哈哈大笑,这家伙做梦也不能消停点。那边阿东还在继续说。“我每晚都做梦的。那次我一开始被别人追杀,后来突然形势变成我追杀他,结果好不容易追上了,他跟我说,战争结束了,我也就不杀他了。然后我说,我该回国了,我突然想不起来我是哪个国家的,就问他,你知道我是哪个国家的?他说,缅甸的。呵呵,还梦到过在台湾作战,我是个狙击手。很奇怪,台湾居然下大雪。在一个小房子那里遭遇敌人,敌人在大约 100 米外的河边,我一枪打中他的咽喉,还能听见他咽喉被撕开后吸气的声音。还有一次,我在一个军营里,大家穿的都是黑色的城市作战服,很大的军营,突然好多人就坐在吉普上出发了,我站到路边送他们,有人说他们是去东京清场的,就是去那里消灭所有的敌人,砍日本人的。呵呵,就是攻打东京了。我老高兴的。”

“你要去打东京俺就去战地医院。”

“为啥?”

“去就去还要原因啊?”小叶不满地说,“东京打下来没?”

“呵呵,丫头。后来就醒了。还有过一个梦,我带了个坦克连,一个标准的坦克连。在一条小山旁的机耕路上走。突然,停下来了,前面的人告诉我,前面有地雷。没法走了,我就下车在看,想办法。刚命令人去排雷,又有人来报告,说 XXX(是一个我认识的人的名字)带着两辆坦克走了,说是上山去打游击,给我气的。我说,你打游击把坦克给我留下啊。”

“敢情你是心疼坦克啊!”

“那是。”

“你做梦就不能消停点?”小叶好笑地问道。

“不太能,经常是在追杀对方中度过,极少被别人追杀。但是有一点讨厌,对手经常是杀不死的,被打的很惨,可就是打不死,然后我就越打越慌,越打越狠,因为怕他缓过劲来还击,但就是打不死,TMD,拿大锤子砸他头上他还不死。”

“这个原因可要找周公解梦了,可能你心里头还是不希望他死,所以梦里就打不死。”

“呵呵,应该不是。”阿东否定了小叶的推测,“如果真去打仗,我杀人以后不会象许三多那样迷茫的,我觉得我要是把准星套在对方头上了,绝对不会犹豫的。在这方面我很冷血,有些变态——许三多是正常人的反应。杀一个人,其实和杀一只兔子也没啥太大的区别,何况是敌人。”

“蔡晓春,《如临大敌》里的人物,你看过吗?”小叶这次不笑了,末了又轻轻地带上一句,“他看爆头的时候就很兴奋。”

“看过,这个是变态的心理,但是的确有这种人——我就是。但是我也不会兴奋,我想我也许就是松口气而已,搞定一个。我会这么想,搞定一个,就少一个来搞定我的。你杀个兔子,兔子的父母也会难过的。你杀个敌人,他父母也会难过,并没有什么区别。呵呵,走开一下。”阿东走开了,留下小叶还在想,兔子和人怎么会一样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