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德国乌克兰政策的利与弊zt

wagela 收藏 10 3002
导读: 很多人觉得德军没能对乌克兰实行正确的民族政策是导致其失败的一个重要因素。   我觉得这种说法值得商榷,从客观实力的角度来说,德军在乌克兰实施的民族政策与其失败并无多少关系,即使德军采取善待乌克兰人的措施也不会对纳粹德国(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在军事上)有多少帮助。   持前一种观点的认为,当时德军进入乌克兰后,乌克兰人拿面包和盐来欢迎德军,本来乌克兰人已经很恨斯大林政权了,如果德军能打着帮乌克兰从斯大林政权手中解脱出来的旗号进攻乌克兰,乌克兰人就会把德军当作是解放者而加以拥护,乌克兰就会投入德


很多人觉得德军没能对乌克兰实行正确的民族政策是导致其失败的一个重要因素。

我觉得这种说法值得商榷,从客观实力的角度来说,德军在乌克兰实施的民族政策与其失败并无多少关系,即使德军采取善待乌克兰人的措施也不会对纳粹德国(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在军事上)有多少帮助。

持前一种观点的认为,当时德军进入乌克兰后,乌克兰人拿面包和盐来欢迎德军,本来乌克兰人已经很恨斯大林政权了,如果德军能打着帮乌克兰从斯大林政权手中解脱出来的旗号进攻乌克兰,乌克兰人就会把德军当作是解放者而加以拥护,乌克兰就会投入德国的怀抱,从而为德国多增加一个强有力的盟友。

其实当时虽然乌克兰的民族矛盾确实存在,但还远没有严重到与斯大林政权水火不容的地步。根据当时的一些文献来判断,4000万人口中至少有1/3是忠于斯大林政权的,1/3的人打酱油,只有1/3的人不满意斯大林政权,希望乌克兰能够独立。也就是说,当时的乌克兰其实存在两种力,一种是对斯大林政权不满的离心力,另一种是忠于共产主义向往的向心力,两股力量都很强,并非像某些人认为的那样只有离心力或者离心力远大于向心力。虽然斯大林的专制和集体农场政策引起了相当多的人的不满(不光是地主,还包括富农和一些中农),但同样这个政策也得到了相当多的人的拥护和赞赏,特别是一些底层农民,再加上所谓共产主义神圣理想的长期灌输,事实上拥护斯大林的人应该要比反对(当然是在心里暗中反对)的人多一些。举一个例子,在战争初期德南方集团军群逼进基辅时(此时基辅人根本不知道德军在占领后会采用何种政策),基辅党委一声号召,就有大量的人要参军,原先好像招5000,后来报名的人数远不止这些,武器都不够,这也说明了还是有很多乌克兰人信仰共产主义。

历史上德军对乌克兰采取严酷的剥削政策,这个政策最严重的后果是导致乌克兰普遍反德,由于德军剥夺了乌克兰人的生存资料,结果9/10的乌克兰人痛恨德国人,原先忠于斯大林政权的人自不必说,抱一般态度的人也因此倒向了苏联,甚至原来对斯大林政权不满的人也有不少倒向了苏联,只有极端痛恨斯大林政权的少数极端民族主义者才肯与德军合作,这些人就是所谓的乌克兰民团。

乌克兰涌现了大量的游击队,战争期间共有约40万乌克兰人参加游击队,占总人口的1%,并在数年中牵制了十多个轴心国的陆军师(包括大量的二流德国师),导致数万名德军死亡,破坏了几十万上百万节的铁轨,对德军的铁路运输造成了相当不利的影响。

但这个政策对德国来说也有巨大的好处,乌克兰是苏联的粮仓,矿产资源也十分丰富。德军对乌克兰的资源进行系统的、彻底的盘剥,夺取了大量的战略资源,比如煤炭石油和金属,乌克兰的农产品也被完全征用,一共有3000万个牲畜被运往德国,其他农产品也被无情地和大量地运往德国。这些工农业原料对于维持德国的战争机器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如果德国对乌克兰实行亲善政策,显然德国人就不能够系统化地征用乌克兰的资源了,就算要征用也必须建立在不与乌克兰人反目成仇的基础之上,这样德军就只能征用很少量的乌克兰资源了。以捷克来说,德军征用了大量的捷克兵工厂就引起了捷克人的普遍敌意,而乌克兰没有多少工厂(都被撤退苏军撤走或破坏了),就只能利用资源。与捷克的兵工厂不同,这些原料是乌克兰人赖以生存的基础。德军如果要动用这些“敏感”物资,很快就会引起乌克兰人的反感。德军如果要获得乌克兰的人心,就只能小心翼翼地征用少量资源,显然这点资源对维持德国庞大的战争机器来说是杯水车薪,远不能够满战争的需要。

历史上从42年开始,德军开始把一批批的乌克兰人运往德国做苦工,以弥补德国男性劳动力的不足,在战争期间共有数百万乌克兰人被运往德国,显然如果采取亲善政策就不能这样大批地抓壮丁到德国去做苦力了,原因同上一点相同。

历史上德国撤退时又对乌克兰采取了焦土政策以延缓苏军的推进,由于乌克兰自始至终与德国处于敌对状态,德国人在做这些事情的事候也就显得“心安理得”。如果德国对乌克兰采取亲善政策,把乌克兰当作盟友来对待,那么德军在撤退时可能就无法下手那么狠了,因为会遭遇那些乌克兰师的反对甚至阵前倒戈,而对基础设施破坏得程度不够就不利于延缓苏军的推进。

当然好处也是有的,首先拿游击队来说,如果德军采用亲善政策,许诺帮乌克兰脱离苏联,使其获得独立,那么原先反对斯大林政权的那些人就会倒向德国人,对斯大林政权抱一般态度的人有些也会倒向德国,估计会有2/3的乌克兰人主动地或被动地与德国合作。但原本忠于斯大林政权的那部分人由于在意识形态上与德国对立,仍然不会与德军合作,他们将会选择参加游击队继续与德军战斗下去。

历史上的游击队有些是出于意识形态上的原因,更多的则是由于基础生存条件被剥夺走投无路,或者家属被杀害而产生了仇恨,最终选择了参加游击队战斗的道路,这部分人的仇恨是由于德军采取了严酷的占领政策。如果德军采取亲善政策能够使后面一部分人脱离游击队,但前面那部分人出于意识形态上的原因仍然会坚持打游击战。

有些人认为德军采取亲善政策能够导致200万乌克兰人涌跃参加德军,从而有可能改变正面战场的形势,实际上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德国的仆从国除芬兰外没有一个战斗力强的。

拿意大利与采取亲善政策后的乌克兰作个对比:意大利拥有3600万人口,人民基本支持法西斯,内耗较少;乌克兰亲德后最多有一半人支持德国,剩下的不是坚决反对就是消极旁观,内耗仍旧很大。意大利有完整的军事工业,可以生产提供军事装备,乌克兰的工业被拆走或破坏,军事装备全赖德军提供,训练也要由德国顾问来指习。历史上意大利对德国提供的帮助十分有限,因此就不难推断出各方面条件都差了好几倍的乌克兰能够提供多少帮助了。

德国如果要组织乌克兰军参与正面作战,军队规模将会十分有限。一是没有这么多装备提供给他们,二是乌克兰师中必须抽出相当一部分来对付游击队,前面已经说了乌克兰还是有许多人忠于共产主义而痛恨纳粹的,就算采取亲善政策也不能动摇这一部分人,游击队还是会有,只不过人数会大大缩水罢了,估计会从40万下降到10左右,游击队虽然装备差人数少,但作战灵活又处在暗处,所以轴心国还是有不少资源要消耗在反游击作战上的,不可能全部都提供给正面作战。德国的作战资源本来就比较紧张,虽然采取亲乌政策后可能会有数以百万计的乌克兰人要求报名参加德军,但报名的人数不等于军队的人数。以德军的训练装备能力(德国人不可能把武器弹药都提供给这些三流部队),最多只能武装其中的四、五十万人。扣去围剿游击队的“内耗”后,能用来对外作战的乌也就剩下二、三十万了。与罗马尼亚作个对比,二战罗马尼亚累计派往苏联的军队人数不下此数的两倍,战斗力(指挥、装备等等)也强不少,由于战争规模太大,技术水平太高,还是帮不上德军什么大忙。显然乌克兰如果亲德,在扣去内耗后最多只能相当于1/3个罗马尼亚,这点力量对于庞大的苏德战争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在不考虑意识形态作用的情况下比较一下严酷政策和亲善政策各自的优缺点:采取严酷政策的优点是可以最大限度地获得乌克兰的农产品的征收权和矿产品的开采权而不用顾及乌克兰民众的死活(二战期间乌克兰有400万人死亡,1000多万人无家可归),战争中后期还可以从乌克数获得数百万劳工,补充德国男性劳动力的不足,缺点是使乌克兰人对德国产生刻骨仇恨,游击队的数量达到最大化(共计约40万名游击队,但力量分散,装备差,战斗力不强),长期的对抗导致数万名德军丧生,并牵制轴心国10多个师。

采用亲善政策,缺点是只能十分有限地征用乌克兰的农、矿、人力资源,对德国庞大的战争机器而言是杯水车薪;优点则是换来大量乌克兰人的支持(但仍有不少人相信共产主义,在意识形态上与纳粹德国对立),除完全实现以乌制乌(不用德国出兵,单靠民团就能压制住游击队),还可以多出二、三十万乌军在正面战场作战,估计能换掉苏军一个集团军,再加上少死的数万德军,又能够换掉一个苏联集团军,等于就是用放弃对乌克兰的资源剥削来换取在正面战场多拼掉2个苏联集团军。

所以说综合各自的优缺点,我觉得历史上采取严酷政策对第三帝国似乎还稍微好些,毕竟死亡数万名士兵对德国还能够接受,而失去乌克兰的资源对德国来说更难接受。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