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五章第二次战役——清长大捷 第五节激动人心的开始 01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五节 激动人心的开始 他冷冷地凝视着梁兴初只说了一句话:“我可不是来给你当军长的。” 一群群光着屁股浑身结冰的中国士兵端着刺刀呐喊着扑向他们,有的人竟然举起菜刀、饭勺,抡起扁担往前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五节 激动人心的开始


他冷冷地凝视着梁兴初只说了一句话:“我可不是来给你当军长的。”

一群群光着屁股浑身结冰的中国士兵端着刺刀呐喊着扑向他们,有的人竟然举起菜刀、饭勺,抡起扁担往前冲!

11月27日凌晨,美国广播公司新闻评论员播发了一条震动全世界的新闻……


11月15日晚,38军指挥所。

梁兴初对刚刚抵达的韩先楚道:“老韩,你说怎么打就怎么打吧,我到前面去。”不善言辞的韩先楚深知老战友的性格,他冷冷地凝视着梁兴初只说了一句话:“我可不是来给你当军长的。”

面对老战友冷冷的目光,梁兴初狠狠道:“让42军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德川38军包了!”

韩先楚就等着梁兴初这句话,他又压上了一句:“军中无戏言!”

梁兴初:“25日开始进攻,26日解决战斗!”

韩先楚心中十分清楚,如果42军和38军配合先下德川再取宁远,可以有把握全胜,但拖延时间必长;一个军同时包打一个城,则向敌后进攻的速度要快的多。但是,如果因分兵作战而导致力量不足,打成僵持局面,则整个西线作战计划就会毁于一旦。

法国皇帝、“马背上的世界灵魂”拿破仑曾经这样说过:要在一个人身上发现伟大将领所具备的各种品质,那是很难的。最为理想的是,一个人的机智和才能,能与性格或勇气相均衡。果能如此,也就与众不同。若勇气过人而才智不足,则易于鲁莽从事而缺乏深谋远虑;反之,若才智虽优而勇气不够,那他又会不敢毅然实行其计划。(《拿破仑军事语录》,第256页。)

韩先楚拍板决定冒这个风险,他立刻打电话报告了彭德怀。

在电话中,彭德怀的声音很大,以致于站在旁边的梁兴初都听得清清楚楚:“梁大牙好大的口气!告诉他,我要的是歼灭,不是赶羊!” ——这是很明显的激将法了。

梁兴初咬牙道:“我要包南朝鲜第7师的饺子!”

11月16日,在韩先楚的参与下,38军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梁兴初在发言中说:“上次战役我们没打好,彭总冲我骂了娘。彭总批评我们动作迟缓,影响了整个战局。彭总还说如果这次再打不好,就要撤我的职,部队要取消番号!打得不好的责任主要在我梁兴初,是该骂我。”

“你们第一次战役就是没打好嘛!辜负了毛主席和彭老总对你们这个主力军的信任。彭总生气骂了娘,那是在敲打你们嘛!”韩先楚来了个火上浇油。

38军的悍将们满座赧颜,112师师长杨大易也深深地低下了头。副军长江拥辉站了起来:“我也有责任。毛主席、彭老总都如此重视使用38军,我们应好好研究打好下一仗的问题。”

“彭总批评我们38军动作太慢了,一再拖延攻击时间,没有将敌人后路截断。不过,咱38军是不是主力,要这一次打了才算数。经不起批评算什么主力?第一仗没打好,不等于第二仗也熊蛋。在这次战役中,我们一定要克服一切困难,坚决插到敌人后面去,消灭敌人,完成战役迂回任务。这次要是再打不好,我们全都没脸回国见江东父老了。”梁兴初恨恨不已地咬牙道。

会议整整开了六个小时。

11月24日清晨,几夜没有好好休息的梁兴初用红铅笔在地图上的德川画了一个圈,“彻底干净消灭它!”他斯哑着嗓子对政委刘西元和副军长江拥辉说。

随后,梁兴初召来了军侦察科副科长张魁印:“张魁印,打日本人、打蒋秃子你没尿过裤子,不知道打韩国人美国人怎么样啊,敢不敢插到敌人后面去?”

“照打不误,这有啥不敢的?”老侦察兵张魁印一挺胸脯,大大咧咧地说。

“好,你小子有种。你给我记住了,先遣队携带电台今晚就出发,从德川和宁远之间的空隙向敌后穿插,偷渡大同江,潜至德川以南的武陵里,26日早晨8点以前炸掉武陵公路大桥,截断敌人南逃北援的通道。沿途要随时向军前指报告敌情、地形。”

“是!军长!”

“嗯,朝鲜内务署的同志会给我们当向导,具体注意事项江副军长会给你们交待的。准备准备,去干吧。别给老子丢人!”

“坚决完成任务!”

当天晚上,浮云掩月,若明若暗。在张魁印和113师侦察科科长周文礼率领下,先遣队员们携带特战工具、身背炸药悄悄出发了。队员们全部身穿韩军服装,遇见敌人能混过去就混过去,少了就吃掉,多了则能避就避开,不能避打了就跑。一路上克服重重困难,创造了数十个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终于在26日凌晨赶到了武陵桥。在击溃守备武陵桥的一个排的韩军后,随着一声巨响,武陵桥被炸飞上了天。这次杰出的特种作战行动后来被拍成军教片《奇袭武陵桥》,在全军内部放映。因该片多处涉及当时还属机密的部队番号,不宜在全国发行,以后又以这个素材为基础,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改编为后来家喻户晓的电影《奇袭》。

梁兴初的部署是:113师向德川以南迂回,切断伪7师的南逃退路;112师从德川以西敌之左翼进攻,并负责切断军隅里之敌与德川的联系;114师负责从正面逼近进攻。

1950年11月25日下午4时,德川城外,一串串信号弹突然飞上了天空,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炮火声、嘹亮的军号声和中国军队冲锋时的喊杀声,38军对德川的进攻开始了。南韩军从梦中惊醒,就好像炸了窝的马蜂,惊慌失措,乱冲乱撞。美军战史这样记载道:


“敲着锣,吹着在寒风中发出撕裂声音的军号,潮水般的大军包围了德川,喊声大作蜂拥而至。”


震惊世界的清长之战(清川江、长津湖)就这样在中国军队嘹亮的军号声中打响了!

25日黄昏,担任迂回任务的113师出发了。

由于铁了心要给敌军一个好看,113师一开始就摆出了决战的架势,师长江潮对营团干部们交待说:“每个团,每个营连都准备当前卫!遇上敌人,一个营扭住打,其他的营继续往前冲,不准恋战,交替前进。”

前卫团337团首先向当面韩军第10团发起攻击,一路劈出一条血胡同,攻占了583高地,并打退了敌人的反扑,控制了江北出发阵地。338团冲过韩7师和韩8师结合部,于当夜21时到达大同江边。

大同江水在夜色中泛着青光,时值11月,天寒地冻,江面上已经结了薄冰。

师长江潮、政委于敬山默默地脱掉棉裤和鞋袜缠在背后,带头赤着脚跨进了冰凉透骨的大同江水中。战士们都热血沸腾,纷纷脱掉棉裤鞋袜,跟着下水向对岸冲去。报务主任张甫为了保护电台,避免齐腰深的江水打湿机器,干脆连棉裤都没脱,将电台高高地顶在头上,紧跟在师长、政委后面。甚至连后勤的女兵也随后脱掉棉裤鞋袜下了水。

水深没膝,寒彻骨髓。后卫1连刚刚走到江心,就听见上岸的战士一声惊叫:“敌人,左边有敌人!” ——那是南韩军赶到渡口支援的一个营!1连连长大喊:“1排,快!跑步占领滩头阵地!”

江心中水花飞溅,战士们在江水里飞跑起来。

3排把机枪架在土坎上先开了火,手榴弹也甩了出去。紧接着,穿着湿淋淋的裤衩、光着大腿的战士们就扑了上去,炊事班没有武器,于是有的拿菜刀,有的拿扁担,有的拿饭勺就跟着往上冲。江南岸边一片喊杀声。

当这支南韩军冲到渡口时,他们被一副不可思议的场景吓呆了 ——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中,只见江面上溅起一片片水花,一群群光着屁股浑身结冰的中国士兵端着刺刀呐喊着扑向他们,有的人竟然举起菜刀、饭勺,抡起扁担往前冲!

这不是人,这是天兵天将!巨大的恐惧瞬间就击垮了这个营。在手榴弹爆炸的浓密黑烟里,敌人举起了双手。除了被击毙的以外,338团几分钟之内就抓了一百四十多个俘虏!当中国士兵命令俘虏们集合时,南韩军俘虏们用惊恐的目光看着这些光着腿甚至是光着屁股的中国士兵,不知所措。

收拾了这股南韩兵后,113师的官兵们继续向德川以南的遮日峰、葛洞飞奔 ——他们不能停下脚步,如果他们停下歇息的话,他们身上的水很快就会结冰。

26日凌晨八时整,113师赶到并占领了遮日峰、葛洞和济南里。韩7师的另一条退路被切断了。

112师师长杨大易率领全师人马完成诱敌深入的任务后,又顺着原来的路线翻山越岭地打了回来。由于上次战役后彭德怀痛骂了梁兴初,杨大易也因为误报黑人团而挨了梁兴初责骂,因此这次战役112师真是雪耻心切。因为担心部队路上恋战,又不能在军部规定的时间内插到敌后预定地点,杨大易向各团下达了死命令:“遇到敌人用少数人顶住,大部队猛插过去,谁恋战谁负责!”

官兵们开始一路飞奔,拼命地插向敌后,他们顺手打垮了一支南韩军补给队,缴获了上万只活鸡,入朝参战以来就没有吃过肉的战士们强咽下口水把鸡扔掉了;俘虏了许多南韩兵也不要了,就地释放;俘虏的美军顾问是不能扔的,但是这个家伙又惊恐万分,死活不肯走,于是拿上几条麻绳捆上,像抬死猪似的扛着就跑!

26日凌晨5时,112师翻越海拔1,200米的妙香山兄弟峰,连续行军,按时到达并占领了德川西边的云松里,切断了南韩第7师的西逃退路。

112师指挥部。

师长杨大易去334团组织进攻去了,副师长李忠信正坐在炕上写战报。一个美军俘虏耷拉着脑袋蹲在墙角。

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正在外面查线的电话员压得低低的声音:“副师长,你别说话,听着就行。有一股敌人正向你住的房子去了……”李忠信立即拔出驳壳枪,抢到门口,往外面一看:我的乖乖,门口不远处坐着一大堆叽叽喳喳、不知道在乱吵着什么的韩军士兵!他马上命令警卫班抢占屋后的山头,命令司号员吹号。

号声一响,韩军慌乱起来,李忠信趁机一抡驳壳枪就是几个长点射。韩军倒下了几个,其余的跳起来就跑。等李忠信回来后,发现屋子里的美军俘虏也跑得踪影全无。

这时,师长杨大易站在一个山头上往下一看,只见在几十架飞机的掩护下,几千名敌人正像潮水一样向西涌去。杨大易立即命令336团1营跑步前进,堵住敌人。

战斗打响后仅仅十几个小时,德川的韩7师杯水未凉,便莫明奇妙地落入了我38军铁桶般的合围之中。26日下午三时,38军三个师从三面开始了猛攻。下午七时,韩7师在飞机支援下开始分三路突围,但均未得逞。中国军队士兵和南韩军士兵完全混战在一起,令天上美军支援的飞机不敢投弹和扫射,只能在天空不断地盘旋,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挽救溃败的南韩军队。

激战至26日晚,韩7师除少数逃窜外,其余大部被歼,韩7师配属的八名美军顾问,包括一个上校团长,一个也没有逃脱,成建制地走进了中国军队的战俘营。该师的一百五十六门火炮、二百一十八辆汽车、三十三部电台全部落入了38军之手。

梁兴初终于吐出了胸中的一口闷气。

26日夜,韩先楚和梁兴初、刘西元走进了正在燃烧着的德川城,火光映照着韩先楚冷厉的面容,他告诉梁兴初、刘西元:“真正的考验还在后头呢。”

有记日记习惯的113师副师长刘海清在他的日记中写道:


(11月27日)

德川战斗基本结束。我(师)俘敌800余,缴获很多,光是汽车80余辆。敌完全溃败。现我正分散抓俘虏。敌人第7师已算全歼。因112师俘敌3000余,114师俘敌一部,加之打死打伤一部,所以(伪)第7师团基本报销。这是我军进朝以来的第一个歼灭战。


伪8师现在在宁远。在第一次战役的时候,它本该被38军干掉,但是由于38军行动迟缓而得以幸存。42军的任务就是取消它的第8师番号。当梁兴初正在摩拳擦掌准备包伪军第7师饺子的时候,42军军长吴瑞林也正在和部下发狠:“38军要捞回面子包伪7师的饺子,露脸的事别让他梁大牙一个人占了,老子要挖伪8师的心!”

吴瑞林说的“挖心”就是派一个尖刀小分队潜入宁远城,干掉伪8师的主力第10团的指挥所,是谓“挖心”。

当38军正与韩7师激战的时候,42军也对韩8师下了手。吴瑞林的一个尖刀营摸进南韩军阵地,用匕首割断了南韩士兵的喉管,随即扑向宁远的屏障566高地,双方很快就展开了白刃战。拼刺刀是当时步兵的看家本领,只有技术和勇气兼备的人才能在刺刀见红的一刻战胜对手。李峰先生在他的《决战朝鲜》一书中是这样描述的:


“韩国兵抵抗得相当顽强,双方展开了一场白刃战,这就吃了大亏。刺杀是弹药从未充足过的中国步兵的看家本领,在同日本人作战时,连朱德、彭德怀、刘伯承这样的统帅都参与了刺杀教程的编写,中国军队自己在战场上用血总结出来的刺杀术让被俘的日本军官都叹为观止,韩军士兵如何吃得消?

566高地上,韩军往往两三人围刺中国士兵一人,韩语‘杀’声更是喊得震天响,久经白刃战阵的中国兵却根本不作声,战斗时喊‘杀’是会惊动敌人、耗费体力的。

一阵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肉搏战后,大喊大叫的南韩士兵纷纷惨叫着倒在了地下,不声不响拿着刺刀狠捅的中国老兵们又冲下566高地打垮了另一个南韩连队,跟着就闯进了宁远城。”


当42军士兵们摸到韩8师第10团指挥所时,副营长孙光山一脚踹开了房门,三十多名南韩10团军官乖乖地举起了手。3连还活捉了十七名美国兵,其中有几个美军女兵,这可能是志愿军唯一一次俘获美国女兵。天亮后,逃跑的伪10团团长也被迂回部队抓住了,这个多情种子,韩国贾宝玉,到这个要命的时候还不忘一手牵一个女人。

吴瑞林笑问政委周彪:“怎么样,不比梁大牙差吧?啊?!”

“是啊,咱42军虽然是四野最年轻的军,可也不能让老大哥们小看了。”周彪也很高兴。

战至26日夜,42军攻占了宁远、孟山,将南韩第8师大部歼灭。

11月27日凌晨,美国广播公司新闻评论员播发了一条震动全世界的新闻,宣称:


“大韩民国军队第二军团被歼灭,在中国军队的猛烈攻击下,在不到二十四小时之内业已完全消失不复存在,再也找不到该部队的痕迹了。”


与此同时,42军在熙川以南歼灭美2师一部,击溃美25师一部。

第二次战役就这样激动人心地展开了!

我军一出手就干掉了敌人的两个师,敌人吓坏了!除美24师还蠢蠢欲动外,其它敌人都缩在原地不敢动了。

西线“联合国军”的右翼就这样又一次崩溃了,德川、宁远之战最直接的战役结果就是:联系“联合国军”东西两线部队的枢纽被切断,“猛犬”沃克的侧翼暴露,后方也失去了屏障,成为一个一览无余、毫无遮蔽的跑马场。

彭德怀那把冷冷的、闪烁着逼人寒光的战刀已经悬在了麦克阿瑟的头顶!

据参加过此次战役的志愿军老兵回忆说 ——

公元1950年11月末的那几个夜晚,朝鲜半岛上空的月亮特别的大,特别的圆,特别的明亮!

天佑我志愿军!

天佑我中华!!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