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愤愤与刺客的角色重叠时 PART I

pabloli 收藏 0 455
导读:当愤愤与刺客的角色重叠时 PART I 刺客一:中国最早的愤愤 - 千古奇人 秦舞阳 如果说:“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这两句话成立的话,那么秦舞阳泉下有知,亦当含笑矣。 秦舞阳在史记里出现过两次,文皆寥寥,但三言两语便刻划出此千古奇人的人格特征… “……燕国有勇士秦舞阳,年十三,杀人,人不敢忤视。……” 眉批:应为不学无术、无法以理服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者,故动辄杀人,人不敢忤视,可以想见敢忤视者被其所戮。虽人皆言燕赵男儿慷慨悲歌、轻生死、重然诺,但应该是错误的

当愤愤与刺客的角色重叠时 PART I


刺客一:中国最早的愤愤 - 千古奇人 秦舞阳


如果说:“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这两句话成立的话,那么秦舞阳泉下有知,亦当含笑矣。


秦舞阳在史记里出现过两次,文皆寥寥,但三言两语便刻划出此千古奇人的人格特征…


“……燕国有勇士秦舞阳,年十三,杀人,人不敢忤视。……”


眉批:应为不学无术、无法以理服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者,故动辄杀人,人不敢忤视,可以想见敢忤视者被其所戮。虽人皆言燕赵男儿慷慨悲歌、轻生死、重然诺,但应该是错误的刻板印象,不过是欺善怕恶罢了…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但燕人面对一个十三岁的杀人犯,反应却是“不敢忤视”。


在强权面前犹不低头,燕人显然是做不到的…



“……荆轲奉樊于期头函,而秦舞阳奉地图柙,以次进。至陛,秦舞阳色变振恐,群臣怪之。荆轲顾笑舞阳,前谢曰:“北蕃蛮夷之鄙人,未尝见天子,故振慴。愿大王少假借之,使得毕使于前。”……”


眉批:振恐:震惊、畏惧的意思。秦舞阳色变振恐,就是说:秦舞阳脸色变了,因恐惧而发抖,群臣觉得很奇怪(不是责怪),可笑、可叹,在市井之间,面对普通人时不可一世的秦舞阳,在权势前面、庄严的场合时,却显露了本性,终究只是一个上不了台盘的傻愤而已,还连累荆轲为其缓颊。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欺善怕恶的燕人秦舞阳遇到另一个大恶人时,色变振恐,奈何,燕人天性如此,会贫嘴而已。


注:荆轲,齐人(山东人)后裔,秦舞阳,燕人(燕国京城为今北京房山区琉璃河)


后续:荆轲被秦王断其左股、左右击杀,未提及秦舞阳,或许他发挥三寸不烂之舌的本领,逃出生天亦未可知。



当时尚未发明照相机,所以只有后人的壁画


南阳汉画馆里陈列之“荆轲刺秦王”(57厘米×106厘米)汉画像石。图中刻画3人,自右至左是荆轲(持剑刺喉)、秦王(头后仰)、秦舞阳(在旁手足无措者)。

当愤愤与刺客的角色重叠时 PART I


下列拓片皆来自成于东汉灵帝建宁元年(西元168年),山东嘉祥城南武宅山墓地,武氏祠石刻。武氏祠是东汉武氏家族墓地上的武梁、武荣、武斑、武开明四石祠及双阙的总称,也称武梁祠。



左石室后壁小龛西壁画像第二层画像石(拓片)

当愤愤与刺客的角色重叠时 PART I

当愤愤与刺客的角色重叠时 PART I


前石室

当愤愤与刺客的角色重叠时 PART I

当愤愤与刺客的角色重叠时 PART I


当愤愤与刺客的角色重叠时 PART I

樊于期


拓片出处:

http://digiarch.sinica.edu.tw/content.jsp?option_id=2441&index_info_id=4429

http://ndweb.iis.sinica.edu.tw/rub_public/System/Stone/Select/h11main.jsp?rubbing_id=123

http://www.ihp.sinica.edu.tw/~museum/tw/artifacts_detail.php?dc_id=142&class_plan=134


参考资料: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尤悔篇:“桓公卧语曰:‘作此寂寂,将为文景所笑!’既而屈起坐曰:‘既不能流芳后世,亦不足复遗臭万载邪?’”


◆晋书桓温传:“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


◆滕文公下:

景春曰:“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

孟子曰:“是焉得为大丈夫乎?子未学礼乎?丈夫之冠也,父命之;女子之嫁也,母命之,往送之门,戒之曰:‘往之女家,必敬必戒,无违夫子!’以顺为正者,妾妇之道也。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史记 - 刺客列传 - 32 于是太子豫求天下之利匕首,得赵人徐夫人匕首,取之百金,使工以药焠之,以试人,血濡缕,人无不立死者。乃装为遣荆卿。燕国有勇士秦舞阳,年十三,杀人,人不敢忤视。乃令秦舞阳为副。荆轲有所待,欲与俱;其人居远未来,而为治行。顷之,未发,太子迟之,疑其改悔,乃复请曰:“日已尽矣,荆卿岂有意哉?丹请得先遣秦舞阳。”荆轲怒,叱太子曰:“何太子之遣?往而不返者,竖子也!且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彊秦,仆所以留者,待吾客与俱。今太子迟之,请辞决矣!”遂发。


◆史记 - 刺客列传 - 34 遂至秦,持千金之资币物,厚遗秦王宠臣中庶子蒙嘉。嘉为先言于秦王曰:“燕王诚振怖大王之威,不敢举兵以逆军吏,愿举国为内臣,比诸侯之列,给贡职如郡县,而得奉守先王之宗庙。恐惧不敢自陈,谨斩樊于期之头,及献燕督亢之地图,函封,燕王拜送于庭,使使以闻大王,唯大王命之。”秦王闻之,大喜,乃朝服,设九宾,见燕使者咸阳宫。荆轲奉樊于期头函,而秦舞阳奉地图柙,以次进。至陛,秦舞阳色变振恐,群臣怪之。荆轲顾笑舞阳,前谢曰:“北蕃蛮夷之鄙人,未尝见天子,故振慴。愿大王少假借之,使得毕使于前。”秦王谓轲曰:“取舞阳所持地图。”轲既取图奏之,秦王发图,图穷而匕首见。因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持匕首揕之。未至身,秦王惊,自引而起,袖绝。拔剑,剑长,操其室。时惶急,剑坚,故不可立拔。荆轲逐秦王,秦王环柱而走。群臣皆愕,卒起不意,尽失其度。而秦法,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尺寸之兵;诸郎中执兵皆陈殿下,非有诏召不得上。方急时,不及召下兵,以故荆轲乃逐秦王。而卒惶急,无以击轲,而以手共搏之。是时侍医夏无且以其所奉药囊提荆轲也。秦王方环柱走,卒惶急,不知所为,左右乃曰:“王负剑!”负剑,遂拔以击荆轲,断其左股。荆轲废,乃引其匕首以擿秦王,不中,中桐柱。秦王复击轲,轲被八创。轲自知事不就,倚柱而笑,箕踞以骂曰:“事所以不成者,以欲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于是左右既前杀轲,秦王不怡者良久。已而论功,赏群臣及当坐者各有差,而赐夏无且黄金二百溢,曰:“无且爱我,乃以药囊提荆轲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