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争霸 正文 万枪齐举万众同声,汝原护战韩王丧师

罗烈烈 收藏 0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size][/URL] 这边郑太后站于车上观战,不禁大喊一声:“好!”全军欢声雷动,这怀英刀入鞘,持枪纵马回阵。韩王惊呆了,三路大军都没了领军人了。郑太后说:“你的三路军将已阵亡,还战吗?”韩王气得发抖说:“战!”两军各退半里。只见楚军万骑一字摆开,手举长枪,横于阵前,居然全是拿枪的,马鞍都挂着战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这边郑太后站于车上观战,不禁大喊一声:“好!”全军欢声雷动,这怀英刀入鞘,持枪纵马回阵。韩王惊呆了,三路大军都没了领军人了。郑太后说:“你的三路军将已阵亡,还战吗?”韩王气得发抖说:“战!”两军各退半里。只见楚军万骑一字摆开,手举长枪,横于阵前,居然全是拿枪的,马鞍都挂着战刀。韩军三路也拨出一万骑兵,一字摆开,可骑兵的兵器各异,动作极不一致,连马阵都排得不整齐。只听双方战鼓擂响,两万骑兵奔杀向前。哎!这韩军活该要倒霉的。想想看,这五万护驾楚军,年纪都是20~30岁的壮士,搞得不好可能都还没结婚呢!这说明是事先严格挑选的,万骑举枪,马挂腰刀,步调一致,说明都经严格训练过,这郑太后一年来休兵练阵不会白练吧!这郑太后要是没有充分把握会开出连战三场的条件给韩王?你看那韩骑马跑不齐,位置参差混乱,楚军骑兵却是一字长蛇,连每骑左右距离也都差不多,当两军快交接时,只见楚军骑兵万人齐呼:“召我汉魂”!这万人齐呼的声音可谓震天动地,万支长枪齐刺向前几乎同一平面。

这韩军和马被这突来的一喊一举刺的架式,吓得骤然一怔。刹那间,楚军的万支长枪已齐齐到了跟前,而韩军万骑有先后,接楚军骑兵的万枪不是一对一,马骑的左右距离又都不远,那马跑在前面迎战的显然不仅要接正面一枪,还有左右两枪,这个楚军当然知道,那些有空档的,楚军枪一到则改为左右横扫,这样一来,前面的韩军能不都倒下吗?这前面的一倒,后面还能不倒吗?这楚军骑兵既经严格训练,必定左右配合,而韩骑呢,三路事先都没训练配合过,单打独斗或许还可以支撑良久,可这万骑阵就不同了。韩骑里虽然也有不少勇士,可这配合不好或没有配合,又怎麽挡得了这万枪齐发呢?没经三五次荡击,韩军万骑除少数逃回外全都被撩倒,死伤惨重呀!不是被枪刺死的,也是被枪扫残了,这楚军骑兵勒马回阵时又都给掉马动弹的补上一枪。第一场,韩军一万骑兵死了八千,逃回去的也大多重伤残废,楚军骑兵伤亡仅是数十骑。

只听楚军欢声齐呼:“召我汉魂”! “召我汉魂”!这四万齐声可听十里之遥。楚军战鼓咚咚,楚军骑兵早已严阵以待。韩王看傻了,刹那间没了万骑,无奈,只好擂响战鼓,韩军三路又冲出万骑一字摆开,只见韩骑滴滴咕咕的交头接耳不知在说些什么。哦!原来韩骑败了第一场,知道他们败惨的原因是步调不一,马奔不齐,因此改为缓步徐行。楚军骑兵将军早知其意,拨出小旗拨了几下。顿时万骑齐呼“召我汉魂”!并万枪高举,万马齐发,这架式与原先的万枪平举不同,韩军不禁一怔,都亮出架式准备迎此万枪一击。楚军骑兵万军冲之将至,说其时那时快,只听嗖的一声,右手平枪直刺过去,左手嗖出战刀,韩军没料到楚军这一招,马已到跟前,这平枪直刺凭着马奔的冲击威力倍加,正当韩军全力挡枪一击,楚军万刀又齐齐砍来,挡得了枪击挡不了刀杀,顿时倒了大半,没砍到人的也砍到马,韩军顿时乱成一团。这楚军冲过后勒转马头,一变阵形为倒V字,将韩军包于倒V内,左手刀,全入鞘。双手举枪,猛杀过来,韩军所剩的一半没路可退,难不成退进楚营么?只好应战,怎敌得住此倒V阵的三面进击呢?没多久,几乎伤亡殆尽,少数冲到倒V口两旁溢走。这第二场万马格斗,韩军万骑伤亡九千多,楚军伤亡数百骑。

楚军欢声雷动,韩军全呆了,连鼓声都哑了。楚军早已收队,列阵以待,只见将军小旗挥动,在向将士下达最后一场格斗的旗语。韩王听到楚军战鼓雷鸣,无奈只好击鼓出战。韩军三路又冲出万骑,交头接耳,徐徐列阵。这边郑太后看在眼里,急令击鼓,楚军万骑一听鼓响,哄的一声,万马齐奔,左手万枪高举,狂冲过去,快到跟前,嗖的一声,左手万枪平刺,右手嗖出万刀,韩军阵列未稳,嘀咕未完,楚军马骑已奔至跟前,没料到楚军竟变成左手刺枪,右手砍刀,许多连招架都来不及,不是做了枪下鬼,就是做了刀下魂。一万韩骑一下变为五千,一次冲击就倒下一半。楚军万骑冲过后勒转马头,一变阵形为倒W,把剩下的五千韩骑罩于两个倒V内进行击杀。要知道,长距离击杀需要长枪,短距离搏杀刀的威力和灵活性更大。被罩于倒V内的剩余韩军不仅要受楚军的三面进击,还要受每个楚军的左枪右刀的攻击。这此与第二此不同了,韩军被罩于两个倒V内分开,每倒V内的人数少了,更容易解决。没多久,倒V内韩军没了,大多死了,少数躺在地动弹。很少从倒W口两旁溢走。这第三场万马格斗,韩军万骑几乎全部阵亡,楚军伤亡五百余。

郑太后率军向前道:“韩王三场已过,你的三路军骑伤亡二万五,还战吗?”楚军战鼓擂动,楚步万军,步伐整齐,一字摆开,个个左手持盾,右手拿刀。韩王恼羞成怒道:“战!”韩军三路万人走出,一字摆开,兵器不一,步伐不齐,看来韩军是要倒大霉了。只听太后战鼓擂动,楚军万刀齐举,一边大踏步向前,一边高喊:“召我汉魂”!这万把明晃晃大刀齐举,被太阳光照射,冷光四射,看得韩军有些胆怯,无奈韩王战鼓击响,只好应战。这楚军走到距韩军数十步开外,只见将军大刀一摆,万人齐奔,大刀本重,再加冲力,韩军一般将士,难挡这重重一刀,而楚军将士个个手持盾牌,用盾牌格挡敌人兵器,右手大刀猛砍,一个回合的冲击韩军就倒下两千,这步军不同于马军,一接战就胶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谁也难以逃脱。这楚军经一年练阵,个个年青,身手步伐灵快,一胶着就能相互照应,或三五成群,或六七成队,而韩军却是乱成一堆,好象各顾各的。这样一来,没三五回合,万名韩军全倒下了,无一幸免,而楚军伤亡二百余人。

楚军呼声雷鸣,韩军看呆了,楚步万军,早已后退百步,列阵以待,个个都将刀血擦净于身上。楚军战鼓咚咚,韩军只好又从三路大军拨出一万列阵,但不是一字摆开,而是二字摆开。这样一来,楚军的一字阵势必两头无法交战,显然是想拖延战斗时间,从精力上拖垮楚军。楚步将军会意,立马变成两竖一横阵,向韩军包围过去,两竖队一靠近迅速包抄在韩军后面一字排开,这样一来,变成韩军两横牌在中间,楚军两排在前后两边。楚军战鼓一咚,前后两排楚军猛向韩军扑杀过去,韩军两横变成屁股对屁股作战了,但不失为典型的固守战,可这种固守战是弱军对强敌不得已的战法,对于一对一恐怕不是好打法。

不过,还是可以起到拖延时间的作用的。这楚军到了跟前忽的都变成横刀猛扫,这韩军要是枪挑过来,必定两败俱伤,可这韩军怕死,都变成用枪挡刀,这一来,一出手就招架。要知道,楚军左手的盾牌也是能伤人的,只见楚军个个刀砍盾砸,不一会,韩军伤亡惨重,双方胶战多时,韩军悉数倒下,大多战亡,少数在地动弹,楚军伤亡数百人。

楚军收队后退百步,郑太后手一挥,楚营万军速将兵器放前,楚军万人一字并排后退,速将兵器换上,楚营万军速将带血的刀和变形的盾撤回到后磨擦。这时的楚军已不是万人了,少了数十人,并有百来人受伤,战了两场体力肯定不如初了,面临的第三场将是恶战。这郑太后岂有不知,早命将士准备新刀新盾和布条。这时的楚军每人都变成右手的刀把都用布条和手包扎一起,这样抓刀更稳更有力。这时韩军的三路万兵也已走出,又摆回原来的一字长排,以为楚军战了两场,人数少了几十人,又有百来人受伤,同时撕杀会更有利,楚军也一字摆开,将士虽都浑身是血,但都个个精神抖擞,斗志昂扬。

只听双方战鼓擂响都大踏步向前,到了数十步之隔,楚军杀的一声全线扑杀过去,韩军这此也是同样冲击过来,而不是象第一次那样慢走待击,因为已知重刀猛跑冲击力的优势,可问题又出现了,楚军个个年轻且经严格训练,步法手法和奔跑速度几乎一样,万人几乎同时到达搏杀一线,韩军就不同了,年龄相差较大,奔跑速度不一,跑在前头的怎敌得住楚军的万人一击,一接触前面的就都被砍倒,因韩军跑到前面搏杀一线的最多三分之一,挡了正面的一刀就会被左右的扫倒。

哎!等后面的冲上来前面的都倒下了,正是双方胶着混战,可韩军倒了前面的三千人数就于劣势了,这韩军勇士虽不乏其人,但郑太后的卫随也决不是吃素的,这楚军将士都杀红了眼,越战越勇,混战时又都能自觉的相互配合,韩军的素质参差不一,年老年少和武艺较差的顿时都倒下了,没一会功夫韩军只剩三千了,被楚军一团一团的包围了,这些再怎么勇的韩军怎抵得住这三对一的搏杀,没多久,韩军全部战死,楚军还个个喊杀连天,看得韩营的韩军个个心惊胆跳,连韩王都惊呆了良久才清醒。这一战,韩军全部战死,无一逃脱。因这一战,韩军抵抗得最激烈,楚军伤亡五百余人。当楚军一字横排后退回营,太后于车上大声说:“壮哉!大楚勇士!”全军四万人都同时振臂一呼:“壮哉!大楚勇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