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到了武汉,从机场出来他就马不停蹄的坐自助计程车带着陈隽前往东湖边的政务区,张春雄见陈隽看着她傻笑,问:“你傻笑什么?”陈隽说:“我刚看你把我往虎泉那里带,我还以为你要对我图谋不轨呢,嘿嘿。”张春雄说:“什么意思啊?”“忘记你不是本地人了,那里小宾馆众多,你明白?”张春雄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我到底该把你当和你年纪相称的熟女还是把你当小孩,一会什么都不懂一会什么都懂,我是这意思吗?我不怕你打我我还怕我老婆打我呢!”陈隽坏劲上来了,把张春雄手一抓,说:“您又是英雄,又有恩于我,您有这想法我也不会打您的,我早看上您了。”张春雄嘿嘿一笑,把手一抽,说:“你这臭丫头,吃饱了撑的没事编排我啊,你当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和我老婆不知道混的多熟,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害我?”

陈隽说:“哎呀,你这人真没劲,坐车无聊跟你逗个闷子也不配合一下,不过到底要做什么去啊?”张春雄说:“这是和你们师长说好的,带你去见一个人,也是你妈妈的老战友,不过比我们混的都好。”“谁啊?”“到了就知道了。”

陈隽见到了当时的空军司令赵鑫,虽然自己一点都没印象但是他却拉着她说了很多张筱的事情说到动情处眼泪都流了下来,陈隽偷偷问张春雄这人怎么这么激动,张春雄说这人当年曾经图谋你妈未果。陈隽想我的天幸亏未果,要不就没我了。

明白了张春雄的良苦用心,陈隽当然很感激,张春雄说:“这都没什么的,你们一家人都是好人,你妈妈自不必说,你爸爸的事情我也听说过,算的上是一代英雄,你呢虽然总跟我痞脸但是也是个又善良又聪明的尖子,只是你社会经验太少了,怕你以后没我啊老黄啊这些人护着你你受欺负,让老赵知道你就好多了,算是为你妈妈做了一点事。好了,耽误你休假了,你回家看家人去吧。”陈隽一把抱住了张春雄,张春雄说:“你又要害我啊?”陈隽说:“不是,我真心的感谢您!您不只教会我开飞机的技术,还教我很多道理还处处帮着我,谢谢您张叔叔!”张春雄笑着推开陈隽说:“谢啥啊,以后少跟我犯点呛就好了,哟,大小姐又哭了啊,都老姑娘了还这毛病。”一句老姑娘又把陈隽打回原形,她跳起脚来喊:“你才老呢!你都老掉渣了!”

陈隽故意一点招呼都没打,一个人悄悄地准备回家,心想还是先去买点东西吧。去超市商场到处选购了一堆商品,然后回到了家。开门以后,正好看到陈捷在厨房里忙活,背对着她,陈捷听见门响,以为是杨晓薇,头也没回的说:“你下班了?今天怎么稍微早点啊?陈杨接了没有啊?”陈隽悄悄地走过去,准备背后突然把老爸抱住的,没曾想手刚伸出去就被陈捷如老虎钳般的大手抓住,顺势一扭把陈隽的手扭在了她的背后,陈捷回头准备继续进招的却发现是自己的宝贝女儿,连忙松开了手。说:“隽隽,怎么是你啊?”陈隽揉揉被扭得生疼的胳膊说:“哎哟,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结果差点被你给废了,哎哟,疼..”

陈捷连忙把陈隽带到沙发上帮她按摩,边按边说:“你也是的,我先开始以为是你妈,然后听到没人应答觉得不对,以为是贼,然后感觉后面有人好像要袭击我,于是就直接擒拿了。”陈隽说:“你这一擒拿不要紧,差点废掉一个国家王牌飞行员哦!”陈捷说:“怎么,记爸爸的仇了?”陈隽一叹气说:“我哪敢呀,谁要我去背后偷袭一位老特种兵呢,嘿嘿,老爸,我在超市给你们买了好多东西,要不要看看?”

陈捷把陈隽一拉,说:“没想到你会回来,走老爸带你去买点好吃的去,咱们今天晚上摆个家宴。”陈隽虽然跟着爸爸一起走了,但是却说:“那还不如出去吃吧?”陈捷说:“怎么?官当大了?钱多了?就开始糟包子乱花钱了?”陈隽说:“才不是呢,我穷死了。”陈捷说:“那就不说了,回家做,这样一家人气氛还融洽些呢。”陈隽把老爸手臂一挎,说:“行,就听你的!不过我身上没现金了我不出钱的哈!”陈捷说:“好,小气鬼,都那么大了这点抠劲还没改呢。”陈隽脸红了,撒起娇来,说:“没有没有!”爷俩就这样在街上走着,却被一个40多岁的街坊周嫂子看见了。

周嫂子看见这不禁想这个老陈怎么这样呢,一转头正看到刚下班的杨晓薇带着陈杨,说:“小杨啊,我刚看见你家老陈跟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一起逛街呢。”杨晓薇一愣,想会不会是隽隽啊?但是她如果要回家保证都是提前两三天就要开始嚷嚷,这次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想到这里心烦意乱,让周嫂子把陈杨先帮她带回家去,自己跟着追了过去。

远远的的确看到陈捷和一个女人的背影,那个女人居然还挎着自己的老公!杨晓薇本来也算比较冷静的人,不过看到这一幕,再也冷静不下来了,冲过去大喊:“老陈!你想干什么!”陈捷和陈隽一回头,陈捷奇怪的问:“呀?小薇你怎么跟来了啊?”陈隽也看着杨晓薇,不知道她刚才喊那一声什么意思,杨晓薇一看真是陈隽,心想这下完蛋了,要丢脸了,但是转念一想不能承认,于是说:“我下班看见你们,就把陈杨送回去来追你们,看你们越走越远,天也不早了,急了就喊了一声。”陈捷说:“吓我一跳,隽隽今天回家,我带她去买点好吃的晚上在家吃饭。”杨晓薇说:“好好,那我先回去准备一下吧,你们爷俩慢慢逛。”

杨晓薇说完就回到了家,把陈杨接回了家,周嫂还问:“抓到那个狐狸精了没啊?”杨晓薇说:“快别说了,那个女人是隽隽。”周嫂也傻了,说:“哎哟,我这眼睛啊,差点误会老陈了,不过现在隽隽确实越来越好看了,看着她从小调皮捣蛋长大起来的….”杨晓薇没心情再多说什么了,对付了几句就回家准备做饭了。

陈捷和陈隽回家以后,陈隽把买的东西送到厨房里,也留在里面帮着杨晓薇做饭。等饭做好一家人坐着吃的时候,周嫂拿着点自己做的泡菜过来了,说:“哎哟,老陈,今天真不好意思啊。”她根本没注意到杨晓薇一个劲的冲她使眼色,一下把今天看错了人的事情和陈捷他们说了,于是大陈小陈终于明白杨晓薇那声喊是什么意思了,陈捷瞪着杨晓薇,陈隽想笑不敢笑手捂着嘴巴闷着笑,杨晓薇低着头,偷偷地看着陈捷。陈捷见周嫂在场没说什么,客气了几句,周嫂把泡菜留下就走了。

陈隽正准备夹一块酸萝卜吃,突然桌子一声巨响,把她吓了一跳,夹得萝卜条也掉了,她一看是陈捷狠狠的捶了一下桌子,接着就听到了老爸的大喊大叫:“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会做这样的事情吗?”杨晓薇不说话,陈隽好久没听到老爸发脾气了,还是有点寒,连忙摆手劝老爸算了。陈捷脾气上来了,又哪里是一下劝的好的,直骂的杨晓薇掉眼泪,陈杨老早就吓哭了,陈隽见不成,把陈杨送进房间以后过去准备把老爸拖进房后来发现拖不动他,只好把杨晓薇一拉,两个人出了大门,陈隽一路把杨晓薇带到小区花园的长椅上坐下。

陈隽见杨晓薇眼泪直流,连忙掏出纸巾给她擦,说:“娘,别哭了,你认识我老爸那么多年他就是这个驴脾气,过会他准得向你认错的。”杨晓薇说:“我只不过犯了一点点错,他就这样骂我,我当然委屈了。隽隽,你说我今天犯这个错算不算事出有因。”陈隽说:“说起来还怪我,不该挎着我老爸的,这对于女人来说不叫错,岂止是事出有因,简直是天经地义呀!老公就是要接受老婆的随时盘查不管对不对,这老小子在气头上,咱先不和他一般见识,等会等他气消了我们一起上去收拾他!”杨晓薇一听到陈隽叫她爸爸叫老小子,扑哧一下笑了起来,陈隽见她搞怪有效,于是也乐了,于是又多劝了杨晓薇几句,等到她情绪转换过来了就带她上了楼。

在家里一个人冷却半天的陈捷也没有先那么生气了,陈隽回家把她的大女子主义狠狠的给老爸灌输了一下,大意就是老婆可以查老公不许生气,老公不许管老婆什么的说了一堆,还说一些很现实的话:你50多岁,娘只有30多岁,换别人家那应该是老公要看着老婆才对,娘这样做其实还是因为心里在乎你才这样的云云,把陈捷说的一愣一愣的,不过不管怎么说算是把他们给劝好了,正得意呢,陈捷问了一句:“隽隽,最近找到男朋友没?爸爸这里手上有几个合适的,你这次长假要不要去都见一见?”陈隽一听,马上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关上房门说是要倒时差休息了。陈捷在外面砸门说臭丫头你从北京回武汉你倒哪门子时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