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秋天,天高云淡,凉爽宜人,辽阔的淮河平原上放眼望去;一片片黄灿灿银闪闪的田野里,挺拔的高粱,好象笑红了脸似的。成片的大豆摇动着豆夹,像一个风铃在“沙沙”作响。你瞧,那软绵绵的棉花,白像雪。你看,那红中带黄的玉米龇牙咧嘴的笑着,有的竟然笑破了肚子。

秋天,是个风高气爽的季节,是个丰收、丹桂飘香的季节,当然,也是个美丽的季节。 秋天的天空最美。早上,天空蔚蓝蔚蓝的,颜色像大海那么纯洁,那样一碧如洗,空中还有几只小鸟在自由自在地飞翔,不时发出“叽叽喳喳,叽叽喳喳”的声音。偶尔出现几多彩云,有的像豹子在奔跑,还有的像一只大龙在腾飞,有时候有变成一群白羊……周围一切也是那么安静,人们沐浴在霞光中,是那么的惬意呀!晚上,天空漆黑一片,就像玉帝写字时不小心翻倒了墨盒,天上闪烁着数不胜数的星星,好像天上的眼睛,又大又圆的月亮照亮黑夜,照亮了贪玩的孩子回家的路,像黑夜的照明灯。然而,一场血腥的战斗就要开始了。

三霸天在吴灵各的导演下又要开始撕咬起来。

老奸巨猾的吴灵各已经江郎才尽了。他没有想到林之东如此眼光短浅,死到临头了还在为自己的利益叩打算盘。不要认为我们是亲家啦!不让你尝尝苦头你不知道阎王爷的厉害!他思前想后只有自己和祁文汉风雨同舟了。于是吴灵各又给北霸天写了一封信。出奇的的是东霸天送信的人有选择了孔妮的堂哥孔礼。孔礼把书信交给李刚看后马上重写了一封交给孔礼。让孔礼送给北霸天。

北霸天接到书信打开看。

贤弟:

感谢二弟不计前嫌,通好联手拒敌。但贤弟的条件三弟不允。且大骂老二贪得无厌心黑手毒,并邀我与他联手除掉你。愚兄念你我手足之情,不忍恩断义绝,特去书告知,望见字谋策提防,以防不测。看来只有吴祁两家风雨同舟共图灭李之大计也!

北霸天看后大怒。牙关咬得咯咯响:“林大炮,你死到临头啦!矮子!给吴家寨回信,告诉老大,今夜二更天攻打林家寨!”“祁爷,我们不久就是亲家啦!还——”

“你懂个屁!灭掉他林大炮林香不还是我的人吗?”祁文汉吼道。矮子只好按北霸天说的给东霸天回了信。

孔礼拿着北霸天的信又来到乡政府。李刚打开书信。

贵兄:

林大炮实乃狂妄之徒,既不答应我的条件就是无意联合,既无意联合留之何用?请于今天夜里二更天我们联手灭掉他。点亮一个火把为信号。不得有误!切切。

邢文从李刚手中接过信看后笑了笑,拿起笔在信上把二更天的“二”字上添了一横,二更天变成三更天。又在一个火把的“一”字上添了一横。信号一把火变成二把火。邢武,刘丰,小春、郭川,蒋英,孔妮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接着李刚又给林之东写了一封信,让孔礼带回去。

吴灵各看了北霸天的来信半信半疑地望着孔礼问:“孔礼这信不是矮子的笔迹。”

“吴爷,玩笑开不得,难道我孔礼还会掉包?”

“来人啊!把孔礼拉出去!”东霸天突然叫道。几个打手架着孔礼往外拖。

“吴爷!小的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在你面前耍手段啊!”

“慢!”东霸天拦住。吴灵各认出祁家寨的书信是矮子的笔迹。他这次派孔礼去祁家寨送信就是要看看孔礼是不是李刚的卧底。为了谨慎行事他就来了一个敲山震虎手段。他看见孔礼脸不变色帝叫冤枉就确认了信件不假。“孔礼啊!老夫看在你在吴家寨干了多年,又是个老实之人;所以才让你去祁家寨送信。你可不能吃里爬外啊!”

“老爷,孔礼咋能干出这事呢?”

“你妹妹是李刚的人,你是吴家寨的人!兄妹俩各侍其主古时候就有,孔明兄弟俩就是个例子。但愿你像他们!”

“知道啦!吴爷!”

“你去吧!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了!”

东霸天得知今天夜里三更天攻打林家寨,心中悲喜交加。喜的是林家又要死人了;悲的是灭共的计划又又要破灭了……,但是联合归联合,祁林两家总是吴家寨的一大对手,要是*产党长不了,今后他们又要在我面前逞能了,不如………吴灵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林之东接到李刚排人送来的信。信上写道:“贤弟之东,今夜祁家寨人二更天邀我前去攻打你寨。信号点亮一个火把;见信号就行动。愚兄念你我情同手足,又是未来的亲家翁;不忍看到你惨遭毒手;故派人告知。望贤弟早做准备,以防不测。若果在二更天见到二个火把便是我去给你增援。我们前后夹攻,灭掉咱们的心头之患。切切勿误。吴灵各。

林之东接到书信看后立刻布置人马。他一反常态的把大门敞开着,吊桥放下。用少数人把机枪架在自己的东西厢房里。自己架一挺机枪在正屋的窗棂内。让林家权林奇带领着全部手下埋伏在寨外坟地里。又让几个婆子在厨房里装着做饭在院里来回走动。

夕阳西下,小镇上像往常一样人们走出店门逛街聊天。酒馆,棋局里又热闹起来。大街小巷里传来商贩叫卖声。一切显得平静如初。

李刚,邢武,邢文,刘丰,王小春,郭川,蒋英等乡政府和民兵大队的主要干部紧急召开会议。部署战斗。

“同志们,今天夜里是消灭三霸天的时候了!我命令;邢武张川带领一中队在敌人三方打响后埋伏在镇北小石桥两端,待祁家寨的人返回去的时候歼灭之。王小春王胡兵带领二中队埋伏在镇东三里岗。等待吴家寨人走进我们的埋伏圈。”

“是!”

“刘丰!”

“到!”

“你和陈琦黄强我们带领三中队埋伏在镇南五里庄后的树林里。见机行事拿下林家寨!”

“是!”.

“郭川!”

“到!”

“你和蒋英孔妮留守乡政府随时听从调遣!随时增援刘丰!”

“是!”二人齐声答道。

“同志们,再狡猾的狐狸也逃脱不了猎人的枪口。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一次我们要彻底消灭他们!防胡镇就要解放了!”

夜里一更天,祁家寨内灯火通明。北霸天把他的“红学会”的人马召集在大院里。第一队是肩扛鬼头大刀的敢死队,他们赤裸着上身,胳膊上系着黄丝带;这是王塌鼻子生前一手训练的。第二队是祁大麻子生前操练的长枪队。第三队是祁文汉亲自训练的机枪队。他们头上都系着红丝带。北霸天亲自训话:“弟兄们,今天我们去林家寨发财啊,谁捉住林之东赏大洋五十块。五十块呀!够你们一家吃上一年半载。进寨后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见女人就干,胜利回来每人再赏大洋十块。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但是,你们今天的打扮是黄学会的摸样,口号是吴家寨的口号!明白吗!?”.

“明白!”手下人举着刀枪发出一阵狂叫。

为了掩人耳目,祁仁带着这些亡命之徒绕道向林家寨出发了。

乡政府的电话响了。李刚走过去拿起电话。

“李刚同志吗?”电话里传来县委书记老于的声音。

“是我!于书记啊?”

“近几天县城里出了几桩人命案。看来我要请你这个大侦探来协助县委破案工作啦!”

“哦!——”

“放心!破了案你就回你的防胡镇!”

“是!”

东霸天在大院里把他的所有的兵力集中起来。他不愿意坐山观虎斗;他要把我握这个消灭林之东的机会。

“兄弟们,孔礼送来祁文汉的密信。要我们今夜二更天血洗林家寨。为了不上有些人的当。我们要在祁林两家打起来后;在他们两败俱伤的情况下才能进寨抢夺林家的财产。另外,装束打扮都是祁家寨的模样。口号是祁家寨的口号。这叫啥?这叫浑水摸鱼!兵法三十六计上第二十计!”吴灵各滔滔不绝的讲。

“吴爷?这次去林家寨你给多少钱哪?”

“是啊!要是回不来咋办?老婆孩子谁养活啊?”几个外姓人问。

“放心!吴某不会亏待你们的!”

“那不行!你的说个道道!”

“每人十块大洋!咋样?”东霸天看到不给个说法是不行的;于是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说。

“那要是回不来呢?”

“每人的抚恤金是一千大洋!”东霸天满口答应他们的要求。就这样吴家寨的人也悄悄杀过来河堤;偷偷地向林家寨溜去。

一场血腥的战斗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