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革命与搞姑娘

lixiaolan 收藏 4 2840
导读:世界是由男人和女人组成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干革命也是这个道理。搞革命就是搞姑娘。 张学良将军以九十岁高龄,在对唐德刚做的《张学良口述历史》中回忆了当年参加国民党“中央会议”的往事,“那会儿,中央开会,我们那无聊,尽做打油诗,我不晓得谁做了:一生猪狗熊,两眼权财势,三是吹拍骗,四为礼义廉。”国民党的会也是又长又臭,臭不可闻。张将军当时本来是坐前排的,蒋总统规定,按岁数论,六十岁的坐头一排,张将军那时还不到三十岁,才二十几岁,是小字辈儿,被迫坐在最后,汪精卫坐在他前面。 会开的很无聊,开会嘛,大家没事儿

世界是由男人和女人组成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干革命也是这个道理。搞革命就是搞姑娘。

张学良将军以九十岁高龄,在对唐德刚做的《张学良口述历史》中回忆了当年参加国民党“中央会议”的往事,“那会儿,中央开会,我们那无聊,尽做打油诗,我不晓得谁做了:一生猪狗熊,两眼权财势,三是吹拍骗,四为礼义廉。”国民党的会也是又长又臭,臭不可闻。张将军当时本来是坐前排的,蒋总统规定,按岁数论,六十岁的坐头一排,张将军那时还不到三十岁,才二十几岁,是小字辈儿,被迫坐在最后,汪精卫坐在他前面。

会开的很无聊,开会嘛,大家没事儿就写个条子,你给我传,我给你传,委实无聊,真的是委实无聊。张学良突然想起,蒋总统先生有三个词革命口号:死干、硬干、快干,类似我们的“力争上游,多快好省的建设社会主义”,张将军信笔写道:“死干硬干快干,干的有趣。”边看边得意的笑。正笑间,枪响了。

有个叫孙凤鸣的杀手打中了汪精卫三枪,自己被打中一枪。汪大难不死,但九年以后,正是体内一颗没有取出来的子弹,要了他的命。大家把孙凤鸣制服,审问他,谁派你来的?孙凤鸣说,没有人派我来。又说,你快要死了,快点告诉我们谁派你来的,我们可以把你安葬的妥妥的。孙凤鸣咬紧牙关,坚贞不屈,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是什么力量让孙凤鸣如此大义凛然?后来我们知道,孙凤鸣是王亚樵派来的人,王亚樵是什么人,是民国著名的职业杀手,“安徽斧头帮”帮主。王亚樵这个人牛逼的很,只要有银子,都可以找他买凶杀人,据说有一次王亚樵手头缺钱了,就给上海滩老大杜月笙发了个帖子,说,兄弟我最近缺点钱,可以不可以给我十万块。杜月笙就真给他汇了十万块,说是这个朋友,值得交,十万块,小意思。

但是,孙凤鸣没有拿十万块的奖金,他学荆轲刺秦的奖赏,就是行刺前一天晚上跟王亚樵的女人睡了一觉。但是据说原本是要杀蒋介石的,因为蒋介石不抵抗嘛,全国群情激奋。可惜蒋介石拍照未归,汪做了替罪羊。张学良却认为其实就是要杀汪。孙凤鸣杀汪精卫却是为了搞一个姑娘,他刺杀汪时口呼“打倒卖国贼”,是对国民党不抵抗政策的不满,也算一个爱国青年,搞革命跟搞姑娘就这么鬼使神差的建立起联系。不过,不要小看这个姑娘,后来王亚樵也是死在这个女人手里,这个女人勾结戴笠,把他卖了。

事情还没完,汪精卫被刺时,趟在地上说:我为革命,死而无憾。他老婆陈璧君跑过去,握着汪的手说:干革命的还不早晚有这一手!

关键时刻,陈璧君还是很强,甚至比汪还强。

这个陈璧君确实牛逼。她年轻时也是个革命健将,女革命党,她跟汪精卫早先不认识,汪精卫捐躯刺杀摄政王那年,1910年,还没有老婆,应该还是一个处男。一个处男为国捐躯前,最大的愿望,大家也都应该了解。于是陈璧君就答应汪精卫,我就给你干一下吧,你明天要死了,我没有别的送给你,你就把我干了吧。他们本来不认识,因为革命走到一起,从此以后就在一起了。

相比之下,蒋中正先生就比较保守,没有在党内发展什么“革命同志”,倒是1919年5月2日,青楼女子介眉用“吴侬软语”写给蒋介石情书一封(此书现藏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蒋介石函)道出了个中原委:

“介石亲阿哥呀:照倷说起来,我只是想铜钏,弗讲情义,当我禽兽一样,倷太话说得脱过分哉!为仔正约弗寄拨倷,倷就要搭我断绝往来。我个终身早已交待拨倷哉,不过少一张正约。倘然我死,亦是蒋家门里个鬼,我活是蒋家人。”大约是说,介石呀,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人,我一定要嫁给你。蒋介石温存过后,终于清醒,于当年5月25日日记中记载:“蝮蛇蛰手,则壮士折腕,所以全生也!不忘介眉,何以励志立业!”

蒋介石虽然没有革命女同志可供追求,但一直在写日记勉励自己,其1919年10月1日的日记云:“妓女昵客,热情冷淡,随金钱为转移,明昭人觑破此点,则爱嚼蜡矣~”为了逃避妓女介眉的诱惑,蒋介石“灵魂深处闹革命”, 屡屡在日记中“狠斗色欲闪念”,甚至为了躲避诱惑, 跑到戴季陶家里,以逃脱狐媚妓女之圈术。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