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芦苇—洪泽英雄传 上部 第二十七节 真娘假爸

张冬梅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


下 部

第二十七节 真娘假爸

眯瓜娘子的小孩已经会咿呀学语了。

其实,眯瓜娘子原来是要自尽的。因为自从那次被山根强暴后不久,就发觉自己怀上了。心里知道,肯定不是大眯瓜的种。一算日头,可不是那山根的又是谁的!投湖被人救起来后,眯瓜的妈妈问明了缘故,开导媳妇,小鬼子确实是可恨,可咱不能作践自己,不许媳妇再寻短。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凭空得了个孙子,眯瓜妈妈倒是高兴了,眯瓜两口子倒是不见得一点笑容。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眯瓜娘子生了个日本小崽子,还是在镇子上面传开了。眯瓜娘子羞得不敢出门,那眯瓜眯倒是眯了,可听到镇上的小孩子们见到他就喊:眯瓜娘子,生个鬼娃;娘是真娘,爸是假爸……,心里面可是十二分的不舒坦。

终于,那小孩长到虚三岁上,那鬼子翻译陈五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消息,风风火火地闯进山根的办公室,连声道喜,弄得山根一头雾水。那陈敬堂如此这般一说,那山根才想起来。带上陈五和一队鬼子兵闯进眯瓜的家,把小孩从奶奶怀里抢过来一看,还真有几分父子相。山根大喜,当即就叫眯瓜娘子带孩子到碉楼去,眯瓜娘子紧握了剪刀,誓死不去,倒是奶奶不舍得孙子,答应去照应小孩子。

自此,山根每日一有空,就要和那小孩亲热一番,反正局势日下,巡湖时,游击队从鬼子手里夺过去的机枪,已经把二黄们以前用来穿滩入圩的晃跳船给打掉了。铁甲船又成了孤家寡人,只能在比较宽阔的水面上做些例行巡逻,再也不敢走比较狭窄的水道了,更不敢进入芦苇荡里面的河汊。

天长日久,眼看又过了一年。那小孩已经会说一些简单的日本话,得过且过的山根乐得喜颠颠的。这个凶神一样的鬼子也喜欢小孩?把个眯瓜妈妈看得十二分的不明白。是啊,如果没有这场战争,那些鬼子兵在家里也许是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在社会上也许是好工人、好农民,他们为什么要来到咱中国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是谁把他们变成了凶恶的魔鬼?是谁让他们成了异乡的孤魂野鬼?

经历了一九四四年的寒冬,小鬼子利用收滩的机会企图做最后的挣扎,可是老百姓们故意留下了许多芦苇蒲草,好给游击队做掩护,小鬼子终究未讨到多少便宜,倒是抽调走了,去根据地扫荡的鬼子一个也没有回来,这边的鬼子又接连二三地被游击队收拾得越来越少。再加上芦苇蒲草又在春风春水中蓬蓬勃勃地起来,小日本的气数就要尽了。

一九四五年八月的一天,洪泽湖游击队和周围县镇的民兵都接到了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上级命令他们,向一切敢于顽抗的敌人发起最后一战,彻底扫清敌寇,迫使敌人投降。

上龙让被俘获的鬼子二黄带回让他们限期投降的命令,小鬼子象输红了眼睛的赌徒,哪肯轻易服输,更不愿意向他们认为的草根武装投降,再说鬼子的上级命令下来,让他们向远在天边的国民党军投降,小鬼子顿时象吃了兴奋剂一样,妄图和游击队拼个鱼死网破。

山根命令合兵一处,向高墙深垒的河口岗楼结集,一时间,鬼子们的铁甲船、盐警队的机帆船等大小船只,加上了麻袋工事,凭借强大的火力配备,冲破了游击队的围捕,突到了炮垒据点,企图做最后的顽抗。等到收拾残兵败将,发现包大牙的机帆船已经中了游击队的鱼网阵,再也回不来了。为虎作伥的包大牙企图泅水潜入芦苇荡,被汪大海逮个正着,摁在水里面呛个半死,后来送交人民政府公开审判,被依法枪决,被盐警队欺负了多年的船民们无不拍手称快。

小鬼子凭借高垒钢炮、十多架轻重机枪以及各种轻重火器做困兽之斗,为了避免无谓的伤亡,上龙和老马以及其他游击队的领导商议围而不打,先麻痹敌人。包围一松,鬼子们亢奋的神经顿时垮了,再加上连日劳累,就把看管和维护重火器以及警戒的任务交给了守备队,只盼着能多守几天,好等来国民党军。秋天来了,驳苇港的秋天是收获和喜悦的。田野里,到处弥漫着丰收的气息。

大咪瓜还在鬼子那做饭,咪瓜娘子的白胖小子,镇子上的人们都知道是鬼子班长山根的种。反正大咪瓜已经废了,是自家媳妇肚子出来的,大咪瓜他娘倒也认了,还给孩子取了个富贵的名字,大咪瓜心里面自然是十二万分得不乐意。到了晚上,大咪瓜他娘再把孩子抱回去。小孩长到三四岁上,有的时候也跟他爹爹大咪瓜到据点里,因为看到小孩可爱,小岛的两个孩子一夫和美惠子也喜欢带上玩上半天一天的。

集镇边上的岗楼上,几个日军士兵斜挎着枪懒散地看着镇子里里外外三三两两的行人,一个鬼子头不时地吆喝上几声,旁边的二黄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