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剑在纸上燃烧——由《燃烧吧!剑》所想到的

土方岁三,这个名字对大多数中国人乃至日本人而言都很陌生,但在幕府末年却算是曾经叱咤风云的著名人物。曾经的恐怖组织“新选组”副组长、尊攘派的著名人士、幕府的若年寄、虾夷共和国的陆军总司令,如果按照某些历史教科书的归类方法,此人大概可以算得上“五毒俱全”——分裂祖国、拥护封建专制、反对革命、暗杀革新志士、策动武装暴乱、危害社会进步。所谓“食其肉寝其皮而宜也”。在很多人的潜意识中,这种人就该是满脸烟气、贼眉鼠眼,挂着傻呵呵的邪笑或是暴发户式的自傲神情,双眼瞪着天花板,浑身腱子肉的“标准造型”,要么就该眨巴着不怀好意的鼠眼,躲在城市巷道的阴影里,永远用贪婪而狂妄的眼光打量着过往的每一个人,盘算着鬼才知道的阴谋。

前些日子,友人忽然告诉我,司马辽太郎先生的作品《燃烧吧!剑》已经在中国上市了。我对这本书是早有耳闻,很想看看“日本的司马迁”笔下的这个十恶不赦的人物是何等的丑恶乖方、不类人型。不料买来一看,书中似乎字里行间都在极力吹捧土方——从日常品行到对爱情的忠贞,再到对德川幕府的忠诚。甚至连池田屋事件、宫古湾奇袭——这种事在某些国家怕是算得上“残杀革命志士”的“惨案”了罢——也描写得如同一场中世纪的武士决斗,悲壮而不见哀婉,就连字里行间的血腥味都透着一股艺术般的华美。土方挥剑,被他杀的维新浪士们也挥剑。浪士们倒下,新选组的“恐怖分子”也倒下,一样的壮丽,一样的华美,无悲,无喜,无怒喝,无仇恨,也无“伟大的新日本我看不到了”,总之,只有战斗的华丽。

读罢之后,突又想起一点,似乎司马辽太郎先生并未刻意吹捧任何人——无论是土方岁三、榎本武扬还是那个抱着“甲州百万石”的幻梦死去的、以“大久保大和”自称的近藤。没有一丝一毫的吹嘘和矫饰,只是写出了一个人所做的——是的,他们做出了选择,他们做了,他们死了,这都是真实的人所能做到的,而非“烈火焚身若等闲”之类明显违背了生理学的常识——在伏见的战场上,新选组和见回组的人被火烧着了,也会惨叫、会奔跑、滚打,尽管他们的肾上腺素分泌量应该不少于那个伏在草丛中侦察敌情的人。土方当然不是英雄,但他是一个人,司马先生就把他写成了一个人,如此而已。

写罢,忽然想起,我一开始觉得司马先生是在“粉饰”土方,是否是过去看到的“粉饰”太多了,以至于形成习惯了呢?土方岁三是一个剑客,一个人,我却先入为主地把他当做了一个鬼,现在想来,怕是平时看到的这种“鬼化”的人着实太多了些的缘故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