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无意中做成的大媒,因查酒驾差点黄了

我是dashayu 收藏 45 1733
导读: 这个故事要从数年前说起,当时我在一项建筑工程中负责技术工作,吃住全在建筑工地,又过起了单身的日子。 为了打发时间,工作之余的每个晚间几乎都挂在网上,漫无目的的闲逛。当时经常上的网站是省城银河网的聊天室,喜欢看那里面的群魔乱舞,有时兴致来了,也舌战群儒一番。记得有一次酣战之后,正准备下线,就在这时,只见对话框里有一小妞与我打招呼,邀请发起对话,盛情难却之下,只好陪小妞聊一会吧。 一上来,小妞就扔出了一大捆集束手榴弹,一番狂轰滥炸,狠狠地恭维了我一把,把我夸的跟朵花似的,期间连续不断地发招,说什么我关注


这个故事要从数年前说起,当时我在一项建筑工程中负责技术工作,吃住全在建筑工地,又过起了单身的日子。

为了打发时间,工作之余的每个晚间几乎都挂在网上,漫无目的的闲逛。当时经常上的网站是省城银河网的聊天室,喜欢看那里面的群魔乱舞,有时兴致来了,也舌战群儒一番。记得有一次酣战之后,正准备下线,就在这时,只见对话框里有一小妞与我打招呼,邀请发起对话,盛情难却之下,只好陪小妞聊一会吧。

一上来,小妞就扔出了一大捆集束手榴弹,一番狂轰滥炸,狠狠地恭维了我一把,把我夸的跟朵花似的,期间连续不断地发招,说什么我关注你的发言好长时间了,你好有文采呀,好崇拜你呀,等等等等。看到这些,我心里还真有点偷偷的自美,谁不愿意让人夸点好听的呀,并且这话还是出自于一美丽小妞之口。不过我还是假装的对她谦虚了一番。

从那以后,就能隔三岔五的在聊天室里见到她。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聊天室里交谈的次数多了,彼此也就慢慢的熟悉了,后来又相互告知了QQ,聊天中除了天南地北的胡吹海山,更多的倒是对各种问题的探讨、争论与交谈。时间久了,就象老朋友一样几乎是无话不谈。从交谈中得知小妞是南方人氏,现正在北京上大学,学的是与美术及设计相关的专业。她比较喜欢现在所学的专业,且从小就喜欢美术,但还是有点小小的遗憾,因就差那么几分,没能上了心中所想往的那所全国重点院校。

小妞很有灵气,也很勤奋,从她QQ的个人空间里看到了她的很多作品,具有一定的水准。也很能闯,很干练,从大一开始,就利用假期及课余时间跟随她的老师一起办辅导班。后来到了大二后,通过与老师的沟通协商,并在老师的帮助下,独自挑大梁开始办班。

在办班的过程中,小妞不仅培养锻炼了自己各方面的能力,同时也在经济上有很丰厚的创收。虽说家庭条件还算富足,但从大二开始,小妞就不要家里负担一切费用了,还利用假期用办班所挣来的银子自费到各地的名山大川去旅游、去采风。

当时我在单位里有一要好的朋友,那就是技术员小Z,是前两年分来的秀才,小伙子业务纯熟,工作能力强,还是个热心肠,所以人缘极好。人还长的秀气,精神,盘靓条顺,浑身上下都透着那么一股精气神,可与传说中的帅男相比美。

小Z在校园时,一心只读圣贤书了,不解学姐学妹们所发出的密电码。等到参加工作后想找个媳妇时,才发现圈子里的列位已均是名花有主了,心中就不由得有些着急了。有病就会乱投医,在发动大伙帮他四处张网捕捉的同时,小Z还寄希望于网络这个现代化的平台,在QQ里筛选、寻找,还频繁地出入于各个聊天室和社区论坛,发信息,套近乎。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

小Z字打的飞快,还习惯于连续地打词组、打句子,每晚都将键盘敲的山响。但好多的时候却是欲速则不达,噼里啪啦敲击了好长的一大段话,一回车,却是面目全非,词不是词,句不成句,没办法,只好点击光标,再去一个一个的挑,一个一个的改。

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状况的出现呢?原来是他的汉语拼音在作怪。在实践中大伙发现,他是ZHI、CHI 、SHI与Z、C、、S不分,一边拼写,嘴里还一边叨咕,叨咕来叨咕去最后还是叨咕错了。见他拼音的功底很难再上一层楼了,我就劝他跟我学用五笔吧,呵呵,老先生还挺倔,死活不学,没办法,只好由他用拼音去敲他的词组,打他的句子去吧。倒是有那同单位里调皮的小姑娘是非要捉弄捉弄他了,当时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书很流行,她们就编排了这样一段话:“村上春树不但会写书,而且村上春树没事时还上树摘香椿。”几个小姑娘硬是逼着他说这段话,结果老先生念出来却是这样的:“岑丧岑素不但会写酥,而且岑丧岑素没寺丝还丧素栽香岑。”此言一出,大伙全都笑翻了天。更有那小师妹拿出一把大铁皮夹子,一定要他伸出舌头,美其名曰:给他缕缕直。

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又一个冬季过去了。杨柳的枝头吐出了鹅黄,工地旁边闲地上的蒲公英及那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小花也都绽开了笑脸,充分地沐浴在温暖的春风里。

春天应该是爱的季节,可那爱的春风还是没能渡到不会念村上春树的小Z的枝头。在一个工作之余的晚间,我又一次的在聊天室里海阔天空地打发时间。这时,小Z在另一台电脑上发过来一句纯腔纯调的家乡话与我打招呼:“做啥子哩?”我回复说在聊天室聊天,对方是你们同乡,你加入进来,一起聊吧。

就这样,不会念村上春树的小Z与还在校园的小妞在网上初相识了。经过了温暖的春天,火热的夏天,就到了这一年万物收获的金秋时节。在这半年多的日子里,小妞和小Z这对儿同在外省求学与打拼的同乡,借助于网络这个平台,是越来越熟悉了,好感也不断增强。见到此等情况,我就征求了甲乙双方的意见,利用一次都全部在线的时候,召集了一次三方会议,给他们捅破了窗棂纸。

鉴于情况至此,我也就慢慢地在网络上淡出了他俩的视线,归隐山林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二人间的感觉是逐步升温,已是卿卿我我了。

媒妁之言,门当户对,志同道合,相见恨晚等等一些老条条、新框框都已基本上具备了。但还没有父母之命,毕竟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为此,他二人决定拜望双方的老人,取得家人的同意,拿到那张通行证。

二人先是到了男方小z的家里,一切顺利,那位还不算太年老的未来的婆婆一见到这如花似玉的准儿媳妇,脸上就笑成了一朵花,心里是百分之一百一的满意,顺手就从腰间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见面红包。

这一关通过的很顺利,过了数日,就又赶往小妞的家。

知道未来的新姑爷要来上门拜望,家里提前几日就开始操持了。又是布置厅堂,又是洒扫庭院,外带着准备酒宴,全家上下忙活的不亦乐乎。

终于等到上门拜望了,一见面,小z就被未来的岳母娘相中了,那可真是丈母娘瞧女婿,越瞧心里越欢喜。

到了午饭的时间,脱掉厚重外套的小妞、小Z二人同全家人一起其乐融融地围坐在饭桌旁,享受着丰盛的家宴。由于顺利地通过了家长的承认,这顿饭对于小z来说,是吃的格外香甜。

看着很是般配的一对准新人,坐在上首席的奶奶心里是十分的高兴,笑得嘴都有些合不拢了,不断地招呼还有些拘束的小z 吃这吃那,还不时的说些高兴的话语,只是他人在与奶奶说话时一定要抬高声音,因为小妞的奶奶年事已高,耳朵有些背了。

边吃边谈期间,小妞的奶奶就对坐在身旁的小Z问道:“孩子,你是做啥工作的?”

见奶奶问自己,小z忙毕恭毕敬地答道:“是施工管理。”

听到回答后,奶奶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草草地吃了些饭菜,就提前退席了,家宴上刚才还是其乐融融的气氛刹时不见了。小Z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里还在想,我到底错在哪了?

此时最坐不住的就算是小妞了,没等吃完饭,就一路风风火火地向奶奶的房间奔去。一进门,就火烧火燎的问:“奶奶你这是咋了,我们哪点惹您生气了,您说出来,我们好改,可别气坏了您身子。”

“啥也不为,就是因他这个工作我不愿意。”

“他的工作咋了?不是很好吗,又有技术。”

“好个啥?交通管理不就是交通警察吗,专查酒后开车的司机,每天站在马路上用鼻子去闻那过往的司机,看他们有没有喝酒,你想想,啥样的人没有啊,你知道哪个有传染病,象肝炎、肺炎什么的,还有那个只要一得上就治不好的爱死病。就算这些全没有,每天闻那无数人的口臭也受不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可笑死我了,我的好奶奶。”听到这里,小妞已是笑得前仰后和,眼泪都笑出来了。

原来是因奶奶耳朵背,把施工管理听成了交通管理,再加上恰好小Z又穿了一件警服制式的衬衣,造成了误会。

接下来小妞赶忙解释:“他是管盖高楼大厦建大桥的。”奶奶这次听明白了。

小妞又继续说道:“警察查司机喝酒也不是用鼻子去闻,而是有专门的仪器。”

听明白了这些,奶奶也笑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