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求职大军昂首而来:不需外界认可 开心就好

huazhiqiao 收藏 0 190
导读:   “90后”入职记   核心提示:   成长于网络时代的“90后”,难免会比“70后”、“80后”受到更多的关注与非议。但不管怎样,他们都是这个社会的未来,尤其是他们的入职更需要宽容与支持。   在很多人眼中,“90后”大都拥有这样一个个“标签”:前卫、时尚、网迷、自我、叛逆、“非主流”……   这群使用“火星文”的“90后”走上工作岗位后,会是怎样一副模样?他们能承担责任吗?   但是,不管人们是否已有准备,一个必须正视的事实是:“90后”的求职大军正蓄势待发,部分


“90后”入职记


核心提示:


成长于网络时代的“90后”,难免会比“70后”、“80后”受到更多的关注与非议。但不管怎样,他们都是这个社会的未来,尤其是他们的入职更需要宽容与支持。


在很多人眼中,“90后”大都拥有这样一个个“标签”:前卫、时尚、网迷、自我、叛逆、“非主流”……


这群使用“火星文”的“90后”走上工作岗位后,会是怎样一副模样?他们能承担责任吗?


但是,不管人们是否已有准备,一个必须正视的事实是:“90后”的求职大军正蓄势待发,部分“先遣者”已然步入职场……


她,晚上才吃早饭


人物名片:“90后”创业者——牛莹莹


1990年5月出生,现在义乌五爱库存市场创业,工作半年多


与牛莹莹联系上,是20时。这是她发完一天的单子,终于有空吃“早饭”的时间。


莹莹说,她现在每天就吃两顿饭,一顿在凌晨,一顿晚上,整个白天几乎没什么时间吃饭,就一个字:忙。


2010年5月22日,20岁的莹莹身揣1700元钱,一个人从安徽合肥到义乌淘金。之前,她是一名专科学生,但学了两年网络应用课,就决定退学去做感兴趣的事。


“做网店客服、网站客服、论坛版主……都记不清换过几次工作了。”莹莹说,她的兴趣在网络,但打每份工,最长也没超过3个月,“感觉自己不适合上班,这样给别人打工,生活没奔头。”


工作之余,“天天在家吃零食、逛天涯、打魔兽、追美剧”。每个月2000元工资,她总是花得精光,家里还得每月补贴一些零用钱给她。


半年前,莹莹突然决定出来闯一闯。那时候,网上正好有一则热帖“80后江西青年,单刀挺进义乌”,她就联系那位“挺进哥”到义乌寻找货源,开始创业。


起初,莹莹选择网店、夜市同时出击。每天上午9时到16时,她在出租房里照顾网店;16时后,她就骑着助力车,载着大包小包,到当地有名的宾王路、贝村路一带摆地摊。这一摆往往到凌晨零时才结束,回到出租房,还得打理网店到凌晨2时左右。


后来,网店生意渐有起色,牛莹莹就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经营网店上,实行“15小时工作制”:每天上午10时起床,给产品拍照、修图、上架、与顾客聊天、找货、包货、发货……一直忙到20时,吃个外卖接着干活,凌晨2时才睡觉。


为节省成本,莹莹一般自己搬货,几十斤的箱子都是一个人一趟一趟地扛上楼;每天打包,一蹲就是三四个小时,经常累得连澡都没洗,就睡着了。经过几个月打拼,她现在终于做到每周营业额两万元。


现在,这个过去只会从家里拿钱的“90后”女孩,最近刚把家里的旧电视机换了,又买了台油烟机,还给爸妈、姐姐买了一些衣服。


显然,她已长大了……


他,在叛逆中成长


人物名片:“90后”农民工——史小龙


1990年1月出生,现在下沙一家轮胎厂打工,工作4年


约史小龙采访时,他正上完12个小时的夜班,一个人窝在下沙的一间出租房内,上网听音乐。


“整套房子住了8个人,都是像我这样的打工者,共用一个卫生间和厨房。”史小龙对这块14平方米的小天地还挺满意,每月房租360元,是他工资的五分之一。


2006年9月,年仅17岁的小龙说服在家务农的父母,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从甘肃陇西来到姐姐打工的衢州龙游“见世面”。从服装厂做小工,到小饭店当服务员,再到造纸厂管理切纸机器,小龙常常没做几个月就换一份工,“我不想做‘岗奴’,想找一份有发展前途的工作”。


为了这个梦想,第二年,史小龙瞒着姐姐,怀揣50元跑到杭州。在火车站睡了3天后,通过在杭打工的表哥介绍,他找到一份在超市销售水果的工作。他挺喜欢这份工作,但还是呆不久。


“当时很傲气,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史小龙说,那会儿他开始学打扮,只求一个“酷”字,喜欢穿纽扣和袋子很多的衣服,头发也染成黄色,工作时直呼经理名字,动不动便发脾气,发展到后来,他甚至天天都跟主管吵。最后,自然是他走人。


去年6月,小龙遇到女友。小龙说,是“老婆”和她去年的一场大病,使他突然明白:自己得负责任,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由着性子。


当时,女友住院,两人都没工作,最艰难时,甚至一天只吃一碗泡面。在这样窘迫的情况下,史小龙开始打零工。“什么都干。”最辛苦的一份工作是做超市搬运工,大夏天每天工作12小时,每小时赚5元4角。就是靠这样卖命赚钱,两个年轻人挺过了最艰苦的一段日子,并开始认识到生活的不易。


现在,史小龙在下沙一家轮胎厂做管理机器的工作,上两天白班、两天夜班再休息两天,周而复始。女友也在一家工厂打工,虽然赚得不多,但小龙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他说他很喜欢当下的平静生活,只是有时候会想,现在这么年轻,是不是应该再出去闯一闯……



他,其实一直很乖


人物名片:“90后”白领——丁瑞


1990年8月出生,浙江支付宝网络科技公司风险管理部职员,至今工作半年


“听说我们公司来了个‘90后’?!”去年9月,丁瑞刚到支付宝网络科技公司上班,引起一阵不小的轰动——办公室同事疯狂转发信息,分享这个对公司来说颇具历史意义的大“八卦”。


“如果我不说自己是‘90后’,谁都看不出。”记者眼前的丁瑞一头短发,戴一副眼镜,说话稳重。面试时,人事部工作人员看着简历,问的第一句话便是:“你真是‘90后’?”


不论外表,还是低调沉稳的办事风格,丁瑞确实都和“90后”相去甚远。


丁瑞从事安全运营,主要是协助执法机关侦查网络经济案件。“就是执法机关需要什么数据,给我们出示文书,我们查完了给对方。”丁瑞觉得自己的工作十分平凡,像“机器上的一颗镙丝钉”。


不过,他工作很用心,入职还没几个月,就协助来杭查案的湖北警方结了一个大案子。“出了个点子,将犯罪嫌疑人没有招供的几个账户全都找到了。”丁瑞很自豪。


丁瑞说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很听话,似乎没什么“90后”的叛逆:“填志愿时,爸妈觉得读计算机好,我就学了计算机。大学毕业后想做生意,但爸妈觉得应该先锻炼锻炼,我就进了这家公司。”


自然,所谓的“循规蹈矩”并不是丁瑞的全部,他在大学读计算机专业,觉得整天写代码很无聊。毕业时,他一冲动,竟把电脑里所有编程软件全卸载了,还发誓“今后再也不碰计算机编程”。同时结束的,还有他玩了整整5年的网络游戏。“以前特宅,整天窝在寝室打魔兽世界,带40多个人一起组团玩,一个月一般就出门一趟。”工作后,丁瑞再没碰过网络游戏,理由是:“工作了就认真工作,不玩网游了。”


每天上午9时上班,18时下班,忙完工作就和一群“80后”、“70后”玩桌游、打台球、泡酒吧、K歌,过“月光”生活……现在,丁瑞挺享受这样的日子,觉得蛮充实。


至于将来,他斜着头想了想说,还没想太多,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好再说。


他们,也是担当一代


在多数人眼里,“90后”并不是一个褒义词,因而不少“60后”、“70后”乃至“80后”,对职场“90后”多少带些看法。


“这些年轻人不能吃苦,很随性,不顺心就会换工作。”省外一家人力资源市场职业介绍指导科的工作人员,对现在“90后”的频频跳槽多少有些看不下去。义乌一家针织企业负责招聘的王女士也说:“‘90后’通常没有养家糊口的压力,所以吃苦耐劳的精神比‘70后’、‘80后’差。常常每个职位浅尝辄止,3分钟热度,与别人相处时较少考虑别人的感受。”


一家名为群邑智库的市场调研机构作过一项调查,结果发现“90后”在职场上的个性十足:工作狂基本都是“70后”;“80后”会说,我们拒绝加班;“90后”则说,我们拒绝上班。


对此,调研人员解释:受经济发展、教育、改革开放等多种原因的影响,“70后”往往比较强调中庸和谐,少表现自己;“80后”张扬个性,追求独立与自我风格,少受传统束缚;“90后”则索性超越自我表现,不需要外界认可,自己开心就好。因此在工作态度上,也有了迥异的表现。


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许多“90后”确实存在这样那样的缺点,但需要补充的是,他们同样也有许多优点。就比如记者采访的3个来自不同群体的“90后”,步入职场后,许多缺点在消退,会吃苦、敢打拼等各种优点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爬滚打后,也在逐渐显现。


或许,这才是职场“90后”新人的真相。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