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bgh180 收藏 1 1142


原文地址: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作者:liaodavid356

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为恢复中国战区与盟国的陆路国际交通大动脉,中国远征军与盟军于1943年10月开始联合发起缅北滇西反攻。1945年1月,滇西成为中国军民在抗日战争中收复的第一块国土,中印公路随之开通。

在历时1年5个月的作战中,中国军民共歼灭日军48000多人。战后,日本军队承认在亚洲战场曾惨遭3次“玉碎战”(被全歼),这就是缅北密支那与滇西腾冲、松山战役。

缅北反攻与滇西抗战,是中国抗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场英勇悲壮的战争中,中国军民同仇敌忾,为民族解放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同时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松山、腾冲、龙陵三役,我中国远征军伤亡数万。在今天的腾冲,还保存着全国最大的抗战烈士陵园——“国殇墓园”。

战后,来自全国十多个省份的数千老兵因伤或不愿参加内战而落藉滇西。今天,幸存中国远征军抗战老兵已不足300名。自2005年4月起,我3次赴滇西采访了其中的108位抗战老兵,他们年龄最长者为105岁,最少者为78岁,平均年龄为83.6岁,40%的老兵曾在战斗中负过伤。

60年光阴,昨天在抗日前线用命拼杀的年轻士兵,今天已是乡村小巷垂垂老矣的耄耋老者。但在经济欠发达的滇西,除少数老兵有条件安享晚年外,他们中的大部分仍无法摆脱贫困的威胁、伤病的折磨,仍在为生计而劳碌。

“老兵永远不死,他们只是慢慢消逝”。老兵们已经步入生命的最后岁月,仅短短半年,我就陆续得知有近10名老兵“老了”(滇西言老人“去世”)的消息。

我用相机记录下这些普通的面孔,因为他们曾经是中国的脊梁。

这组图片报道于2月27日获得了有“中国荷赛”之称的《人民摄影报》2005年度新闻摄影作品评选新闻人物组照类金奖。

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胡自坤,81岁,原中国远征军预备2师中尉连长。

每至清明,胡自坤都要佝偻着腰到“国殇墓园”看一看自己的同学与战友。一次,一位日本人别有用心地问胡自坤(以开杂货店为生,生活困难)生活条件如何,胡老淡然作答:“我目前的生活水平在中国居中等以上!”

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张炳芝,83岁,云南腾冲人,中国远征军新28师政治部中尉宣传干事。

满头银发的张炳芝是目前滇西唯一一名健在的远征军女兵。

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杨家宝,86岁,云南龙陵人,原93军暂20师士兵。

每一枚勋章都是这位抗战老兵光荣历史的见证。

1938年杨家宝入伍,后编入93军暂20师驻防滇南,1945年9月至越南接受日军投降。1946年在东北起义,参加了黑山阻击战,并随四野参加平津战役、渡江作战、解放海南作战。1950年10月参加入朝作战,击伤敌机一架,参加空战60余次.

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付心德,105岁,原籍河南襄城,原中国远征军71军野战医院医生。

105岁的付心德是年龄最大的滇西老兵,当地人都叫他“付医官”。他先后参加过一•二八抗战、淞沪会战、台儿庄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等多次打击日寇的重大战役。后参加了松山战斗与收复龙陵战役。他是目前在滇西的自1931年″9.18″事变以来,参与抗战全过程的老兵中的老兵。

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胡定高,86岁,云南腾冲人,原远征军预备2师护路营少尉排长。

腾冲马站乡的胡定高,多年瘫痪在床,孝顺的儿媳妇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他背到院子中晒晒太阳。

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郭自益,82岁,云南腾冲人,原中国远征军11集团军滇康缅游击二区中尉。

在腾冲街头,左腿高位截肢的郭自益仍在街头以篆刻谋生。

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李万芳,80岁,贵州清镇人,原中国远征军第五军200师士兵。

在高黎贡山的腹地腾冲县界头乡,双目因白内障而失明的李万芳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回贵州老家在父母坟前磕个头。

1942年,14岁的李万芳被抓“壮丁”随远征军入缅作战,后穿越野人山九死一生回到腾冲参加游击战。战后落籍腾冲,与贵州家人60年书信未断,却关山难越。

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余朝芝,云南施甸县人,12岁时从参加修筑滇缅公路开始投身抗战。1944年被编入中国远征军71军88师263团1营2连。在收复龙陵战斗中,他身中7刀1弹,不能及时就医的他把领到的奖金买了一节香肠和一片火腿准备吃完等死,却没想到大难不死。

2005年7月19日,在施甸县由旺镇蒋家湾,我们向一位年轻帅气的小伙打听一位叫余朝芝的抗战老兵。巧的是,他就是这位老人的孙子,他告诉我们:爷爷前几天刚“老”了(去世)。

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龙陵县龙新乡勐冒村的游击队员杨正昌(88岁)、杨忠学(82岁)。

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杨建泉(云南施甸人,新1军重机连中尉排长,曾参加攻克密支那、南坎的战斗)。

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在隆阳区蒲缥镇马街村,86岁的赵鹏云(原71军88师262团3营6连上尉指导员)与体弱多病的老妻在一间四面透风的土屋中渡日。

让我们记住他们<<最后的滇西抗战老兵>>

张有统,82岁,云南腾冲人,原远征军11集团军少尉特工。出身富商巨贾的他,抗战时愤而投笔从军,如今过着极为清贫的生活,他说:“一个 ‘死’字,真、草、隶、篆,写法不同。我这一生还有所意义,就是因为参加了抗战。”

注:以上图片及文字作者为人民日报社华南分社主任记者 杜江

杜江:人民日报社华南分社主任记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1969年1月生于贵州大方,1989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教育系,1997年任人民日报社华南分社摄影记者。2005年4月起3次赴滇西,采访百余名幸存中国远征军抗战老兵。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