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在建的1250万套,空置房大于5000万套,出租房寄宿房大约5000万套,合计全国可能有1.1亿套[待价而沽的投资投机房]。出租是亏本生意,有效自住刚需有那么多吗?

全国都在议论“660多个城市现有空置房6540万套”这个话题。少说为佳,空置房大于5000万套是毋庸置疑的。学习“曹冲称象”,另辟蹊径来证实。罗列理由如下:

1.2010年7月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易宪容在《人珉日报海外版》发表文章说:“据国家电网公司的调查显示,中国660多个城市现有连续6个月以上电表读数为零的空置房6540万套,足够2亿人居住。而这仅是房地产开发商已经交易了的居民持有的住房数据。如果加上房地产商已经盖好没有交易出去的住房,当前国内住房的空置率之高更是惊人。”《人珉日报海外版》是D中央机关报,而且是对国际发的。30年前高层发表重要社论是“两报一刊”(人珉日报、军报,红旗杂志)。如果空置房6540万套这个全国家喻户晓的数字很荒唐,很不靠谱,肯定过不了责任编辑和总编辑的审核关,肯定不能向海外发布。如果连中国第一报都不能相信,让外国人信谁的?

2.据台湾《天下杂志》2010年5月公布的“中国超级消费城市”调查,发现中国已有1亿名富人。有70%介入炒房,就有7000万户,平均每户空置0.7套房,就有5000万套。

3.据住建部陈淮说,1999年以来的10年中国城镇建了7000万套住房。这主要是开发商盖的。推知近20年中国城镇大约建了10000万套住房。中央2台称全国小产权房有60亿平米 / 100平米 = 6000万套。20年来诸如浦东农民住房“农转非”的、经济适用房和单位自建房可能有3000万套。20年前的老房子尚未拆迁的可能有3000万套。5项合计得,全国城市住房22000万套,乘以空置率23%,等于空置5000万套。按照国际通行惯例,商品房空置率在5%-10%之间为合理区。在全民炒房的情况下,空置率23%这个比例你奇怪吗?

4.北京青年报2010年3月4日讯,经济学者赖伟民,以普通购房者的身份在半年内走访全国逾百楼盘。他说:“掏钱的购房者八成以上做投资。”有一位回答赖伟民说:我原来办厂,现在生意太难做。我把厂关了,几年积蓄总不能放到银行里贬值吧,所以就投资几套房子了。像我这种情况我们那里多得很。

5.2010年5月19日中央2台的《空置我心》节目,几位记者在北京6个次新楼盘用15天蹲守调查。入住时间从2005至2009年,空置率最低的一个楼盘在30%,大多在50%-60%,最多的一个在70%以上(2005年就可以入住)。

6.2010年7月31日中央2台的节目称:“中介公司店长从林向记者介绍,燕郊开发区2008年交房的社区中,像星河皓月、纳丹堡、美林湾等社区的入住率都不到三分之一。” “永定河孔雀城一期的入住时间为2007年10月31日,二期的入住时间为2008年10月31日。记者问:这儿有多少套?保安答:大概有个八九十套,八十套左右。住个有十多户,一二十户。”

7.2009年,北京联达四方房地产经纪公司总经理杨少锋对记者表示:“北京绝大部分的新楼盘在交房前就已经全部售出了。但即使到了交房后的第二年,其入住率也往往只有30%—40%,能达到50%入住率的已经是比较不错的比例了。”

8.企业家严介和说:“城乡结合部的利润最高,天黑以后去拍楼房照片,亮灯的不足25%。”

9.2010年初夏《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北京联合大学应用文理学院城市科学系张景秋和孟斌带领课题组,对北京50多个2004年到2006年售出后入住的小区用电情况进行了调查,结论是,电表几乎不走的比例高达27.16%。而电表不走的比例还在陆续上升,2007年时达到29%。并且越往外空置率越高,市中心二环至三环空置率水平大约在20%左右,四环至五环就上升到30%左右。

10.据2010年06月23日《扬子晚报》登载的记者马祚波的文章称:“供电部门曾经给出过一组数据,从侧面似乎可以印证出南京空关房的大概数量。这份2008年的统计显示,南京共有10.7万套商品房在1年时间内电费为零。

11.2010年7月21日星岛环球网的一篇文章称:“南京房地产开发建设促进会秘书长张辉表示,目前南京物业缴费比例比较低,平均下来的比例为70%。导致物业缴费比例低的原因是,一是入住率低,二是已经入住的不交物业管理费。新小区2-3年内入住率一般不到50%,远郊的楼盘入住率更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