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闷两年--我当兵的日子

从小我就有一个很多人都会有的愿望--做一名老师.做了老师后发现自己还太年轻,于是我就想去参军.于是我就开始了让我成长让我郁闷的两年军旅生涯. ­


在火车上熬了两天我来到了福建漳州火车站.刚下火车就有一个上尉来问我的情况.他跟我交代说谁叫你都不要理,待会我来带你走.现在想起来幸亏没跟他走,后来知道了那小子是师下的,那地方比苦瓜还苦. ­


我们跟着接兵干部来到火车站广场,大家都坐在地上,此情此景大毛做了很生动的比喻,跟挑猪崽似的.那些戴星的干部在我们之间穿梭,而我们的接兵干部就象售猪贩子,在给顾客推荐他的优质苗子.最终我被一个胖子看上了.他拿了我的档案叫我背上行李跟着他上了一辆小面包车.在我上车前已经有好几个比我先来的在车上等了,基本上是我们县的.我问那胖干部是带我到那去,他说到厦门.厦门!这地方听说不错,还可以哦,心里琢磨可以在大城市好好混两年了,­


车开出了漳州市区上了高速.我正在带着愉快欣赏窗外的改革开放成果时,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那胖军官怎么老是说炊事班的事,莫非~``~,!我是个急性子,于是就怯生生的问他:"首长,我们这是去哪个部队啊."胖军官看了我一眼说:"去军部!",我心想还不错啊,"那我们是去干什么的!"这时一个瘦军官回过头来不怀好意的说:"去养猪!"当时我一下子就懵了。


车子开了好久终于在一个山坳里停了下来。打开车门一个中尉军官的招呼我下车。笑嘻嘻的上下打量着我。他就是我新兵连的班长大伟。后来才知道他是某军校的研究生。


我环顾四周这个连队就是我即将开始军旅生涯的地方。一个篮球场两边是排房,房顶都是瓦的。这和我来的路上看见的营房差多了。路边的操场两边是两排车库。什么部队要这么多车库啊。


班长帮我提着行李领着我来到营房。安排好了床位,我看见桌子上有个烟灰缸,里面还有几个烟头。心想难道这还能抽烟,美了一下。看来部队不向别人说的那样BT,还挺人性化的。


班副旭哥在检查我的行李,把我的包翻了个遍。把我的读者和那包10块钱的山寨中华没收了。看来部队不是人人都能抽烟的。从此能抽上一根烟,哪怕就是个烟屁股。就是我新兵连的一个梦想 。


比我先来的有四个。班长逐一介绍:吴大仙:福建三明人,给我的第一映像这家伙眼睛咋那么小,后来事实证明拥有小眼睛的都TM很挺聪明,05年的时候他考学去了北京,成为我们那帮难兄难第里唯一带星的人;小暴:广西桂林人,这家伙你只要看一眼就忘不了他那口可爱的小暴牙。沈猛男:江西九江人个子不高但是很壮,很憨厚的一个人。志强;福建漳州人,他家离部队都不到50公里,地道的本地土著,也是我们9个人中最高的。葛大头:安徽淮北人,他只比我早来两个小时。我就睡在他的上铺,我第一次看见他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但当时就是说不出来,直到发帽子的时候才发现最大的1号帽子戴在他头上还嫌小,就像戴鬼子帽一样。哦!原来他是脑袋大。后面几天又陆续来了三个新战友。大毛;四川合江人。小子唱歌很厉害,也能吃。新兵连谁都瘦,就他长胖了。鹤二;江苏盐城的,长的特男人,浓眉大眼的。就是说话不利索。老虎;江苏人,具体是那的不记得了。来的时候留着个小胡子,看起来很屌。


新兵连就要开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