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市民把西方人当救世主

寻找目标 收藏 2 489
导读:日军对难民的屠杀、奸淫越残暴,难民对国民政府军的期待则越迫切。一个传说、一幅标语、夜里一阵激烈的枪声都会催生充满希望的传说……   南京市民真正感受到战争的恐怖是从1937年8月15日日机空袭开始的。空袭不仅给南京带来巨大的财产损失,更为严重的是对市民心理安全感的冲击。据日军总部发表的公告称:从8月15日到12月13日南京攻陷,日本海军飞机袭击南京50多次,参加空袭的飞机达800架,投下炸弹160多吨。另有许多资料显示日机对南京的轰炸实际上却在110次以上。 -   报刊几乎每天都在报道空袭中

日军对难民的屠杀、奸淫越残暴,难民对国民政府军的期待则越迫切。一个传说、一幅标语、夜里一阵激烈的枪声都会催生充满希望的传说……


南京市民真正感受到战争的恐怖是从1937年8月15日日机空袭开始的。空袭不仅给南京带来巨大的财产损失,更为严重的是对市民心理安全感的冲击。据日军总部发表的公告称:从8月15日到12月13日南京攻陷,日本海军飞机袭击南京50多次,参加空袭的飞机达800架,投下炸弹160多吨。另有许多资料显示日机对南京的轰炸实际上却在110次以上。


-

报刊几乎每天都在报道空袭中的伤亡人数和被炸后的惨景,8月27日凌晨日机两次飞临南京上空,就炸毁民房四五百间,炸死平民百余人,炸伤数百人。四处开花的重型炸弹再加上报刊对空袭惨景连续不断的渲染报道,更增添了市民对战争的恐惧。


到8月底,许多市民为躲避战火相继逃离南京,一些家境比较富裕的人大都坐船向长江上游的内地“跑反”,家境一般的则向苏北、皖北等地投奔亲朋,一些穷人则计划在日军要打进南京时再逃到郊区农村暂时躲避。战前南京人口为100余万,而到了11月份只剩下50余万。


由于市内人口剧减一半,街头已少有行人,许多空房任人居住,房东停收房租,生活用品供过于求,价格普遍走低。市内商店也大多关闭,太平路一带开业的店铺不过四分之一,较大的饭店则全部歇业,有一些冒着生命危险继续开业的酒馆生意则异常火爆。


持续的空袭、报纸对南京防守能力夸大的宣传以及市民的侥幸心理,使得大多数留在南京的市民在经历了空袭初期的慌张恐惧之后,对空袭逐渐感到习以为常,《辛报》称:“南京的居民,现在是那么地习惯于日本飞机的空袭了。几乎是每天,当四周响起了防空警号时,他们便都满不在乎地躲入防空壕和地窟去,毫无慌张之象。”


但随着11月中旬国民政府迁都、机关人员撤退、日军即将攻占南京屠城的传言、有关日军残暴的传说、沪宁线难民的涌入以及在南京的外国人撤离等,市民对战争的恐怖心理开始与日俱增。在路上到处可以看到心神不定寻找“安全”的人,“城北的百姓往城南搬,城南的百姓往玄武湖搬,玄武湖的百姓往乡下搬,乡下的百姓往城里搬。搬来搬去,好像他们离开原来住的地方就可以得到无上安全保障似的。”


在南京市民最为恐慌的时候,留下的外国人士决定组建国际安全区,以收容难民。12月4日,有一些难民开始陆续搬进安全区。8日,南京难民区国际委员会正式发布《告南京市民书》:“这个区域以内的人民,当然比他处的人民平安得多。”11日,国际安全区主席拉贝在日记中写下:“安全区的街道上已经挤满了人,他们对炮击的轰鸣声已经不介意了,他们比我更加相信‘安全区’。”12日晚上,许多难民都躲在拉贝的家中,“办公室安置了30人睡觉,储藏煤的地下安置了3个人,有8个妇女和孩子睡在佣人的厕所里,剩下的100多人分别在防空洞里,露天,院子里,在石子路上。”由西方人士组织的安全区成为南京难民首选的避难场所。


日军在攻打南京和占领南京之初实施的是一种威慑战,试图从心理上彻底击跨南京市民的心理防线,造成市民心理上的恐惧感,从而丧失反抗的意志。本来,许多本地居民在日军进城后曾由衷地表示宽慰,因为战争状况结束了,空袭的威胁也解除了,但日军进城后,对市民周击复始地虐杀和奸淫,很快击碎了难民的侥幸之梦,全城难民立即陷入恐怖之中。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