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初年,广州看守所是广东省高等法院下属的一个机构,负责羁押人犯。看守所所长及狱卒等利用职权敲诈勒索,收入颇丰。看守所内设有一般监房和优待室。优待室分男、女两种,具体又分单人、双人或数人不等的住室。住这种优待室的,不是有权贵背景,就是用重金贿赂买通得到所长特批优待的犯人,可以散步、下棋、看报或玩扑克,并可贿通所长和监丁,在特设的密室内搓麻将。监丁按所玩的钟点计时收费,一般每小时收费毫银4角。


此外,狱中还设有烟局密室,为瘾君子提供鸦片等毒品,但加倍收利。受贿的监丁,还于夜静更深之时,代优待室的男犯找寻私娼入所荐枕。


监卒常与监房犯人中的恶首龙头串通,压榨其他犯人。这些龙头多数是亡命的匪盗凶悍之辈,刑期较长。每当监牢中来了新的人犯,穿戴整齐的人被称为“画眉”,穿着褴褛的则被称为“猪屎渣”。


新人犯刚住下,龙头便照例亲自动手全身搜查,将“画眉”身上的手表、戒指、现金等全部劫光。“猪屎渣”往往不名一文,一无所获。


龙头还使出“杀威棒”分配劳役,“画眉”只干轻活或暂不派工;“猪屎渣”则被指派肮脏苦役。


龙头为所欲为,是因为他们事先已与监丁串通,早摸清了新来犯人来历,搜身所得财物,他们坐地分赃。


遇到犯人家属前来探监,所长及监丁都可以从中榨取渔利。看守所内设有所谓“特别探”,是为权贵和送贿之人备用的,只要满足了所长索贿要求,犯人家属可不受探监日期、时间长短的限制,随时可到监中探望。监丁还常常借口检查,将探监人送来的衣物食品搁置一边,留待事后揩点油水。


犯人对手铐脚镣,无不蹙额疾首,看守所乘机将其视为敲诈财物的又一手段。看守所内的犯人是否应该上镣铐,全由所长决定。为了杀鸡儆猴,先将榨不出油水的人犯示范,将他们套上铁镣。


此外,看守所还对犯人的伙食费克扣盘剥。看守所设有厨房,专管犯人每天两餐,其仅有的款项由广东高等法院下拨,经过所长和厨房经办人抽剥,落到犯人肚中只有一小半。


厨房看到在押人犯较多,兼营起所内夜市,炒菜、鱼片、肉丝、面食等零食,索价倍于市价。每到夜晚,厨房的伙计便托着饭菜、面点,环绕着监房走廊,挨门叫卖送食。看守所的厨房仅此项副业,就刮得一笔厚利。摘自《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