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九十九曲:[言谈逆天]

双鱼隐三仙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URL] 左纶煌眼见萧子邪神色似是极为为难,便知道他的确有难言之隐,哈哈大笑道:“诸位先不要着急,且让我先与义弟和圣女商谈一番。还望大家在此等待片刻!” 眼见众妖疑惑神色,顿了一顿道:“左某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言罢,拉起萧子邪闪至一边,秦殇也跟了上去。 三人寻了一个静谧之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左纶煌眼见萧子邪神色似是极为为难,便知道他的确有难言之隐,哈哈大笑道:“诸位先不要着急,且让我先与义弟和圣女商谈一番。还望大家在此等待片刻!”

眼见众妖疑惑神色,顿了一顿道:“左某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言罢,拉起萧子邪闪至一边,秦殇也跟了上去。

三人寻了一个静谧之处,左纶煌面色严肃,盯住萧子邪正色问道:“义弟,你有何难言之隐且说与为兄听,我是决计不会害你,更不会勉强为难你!你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要隐瞒,一定要与我明说!”

萧子邪闻言一怔,自己不是妖族圣子的实情要不要与他说呢?想到自从遇到左纶煌,他从未加害过自己,而且还三番四次帮助自己,终于咬牙说道:“其实我根本不是什么妖族圣子!”

左纶煌和秦殇顿时愣住,皆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萧子邪随即将四灵兽想要托自己下水诬陷自己是妖族圣子,而自己一怒之下才承认此事的情况详细的向二人说了一遍。

秦殇眼中明显有些许错愕和失望,而左纶煌亦是面色肃穆,沉默良久方才哈哈大笑道:“义弟,谁说没有妖族圣子?你有所不知,十年前妖族内讧,妖族圣子和圣女在那场大战中双双遗失,妖族已经找了他们整整十年了!”

眼见萧子邪惊愕神色,嘿嘿冷笑说道:“四灵兽已经归西,世间再没有人知道你是否是真的妖族圣子!当年我曾经游历十万巫山,听说过他们甄选圣子和圣女的事情,乃是当时妖皇为了平衡各妖族找来的两个弃婴!”

“后来妖皇在十年前的妖族内讧大战中丧生,就再无人可以分辨圣子和圣女!而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那圣子可以幻化半兽之身!只要你修炼上古大荒秘法,就可幻化半兽之身!而这上古秘法,我相信圣女应该很乐意提更给你!”

说至此处,左纶煌笑眯眯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秦殇!

萧子邪便知左纶煌想要偷天换日、以假乱真,让自己做这个妖族圣子!但是一想到只要做了妖族圣子,就要率领他们逆天,萧子邪就一阵头疼,为难道:“可是我……”

秦殇忒了萧子邪一眼,冷声打断了他的话:“莫不是你当真贪生怕死?哼!我还当你真是个枭雄,否则就算是你救我出了太虚幻境,我也不会费尽心力救你!”

萧子邪闻言一愣,心中破口大骂,他实在想不通不愿逆天难道就是贪生怕死?但是他不会为秦殇一言所激就头脑发热答应逆天,只是面色逐渐阴冷起来,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左纶煌见场面有些冷寂,眼神微动,随即哈哈大笑道:“子邪,为兄且问你,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不待萧子邪回答又自顾说道:“人的阳寿大都不过短短百年,所以大多平凡人不过热衷短暂的欢愉,或荣华富贵,或妻妾成群,或子孙满堂,然而一旦身死,尽是一抔黄土!”

“且看世间百态,穷人想要变富,变富想要女人,有了女人又开始追求权力,封侯拜相位极人臣过后,最多不过成就一方霸业,成龙封帝!然而,当这一切你都有了的时候,离死却也不远了!“

“有些帝王便开始追求长生不死之法,追寻天道,但是往往却无果而终!有些人看得透彻,一开始便一心钻研天道,百年飞升,当了神仙,但却茕茕孑立孤影一人罢了!况且,大多数追寻天道的修真,飞升不成,不过也就是活个千百年,便又是尘归尘土归土!”

“曾经为兄也迷茫过,却不知活着到底为了什么!直到为兄认识了一个人!那个人便如同你一样,刚开始也是庸庸碌碌毫无目标,然而后来为兄才知道,他却是大智若愚!他告诉为兄,人活着一定要有信仰和目标,不论是谁!”

“刚开始为兄很不明白,那人告诉我,人生百态,世态炎凉,不过为一字尔:欲!有的人欲钱财,故六亲不认;有的人欲女人,故见色忘利;有的人为权力,故兔死狗烹;有的人欲长生,故斩灭七情!”

“没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欲望,故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追求,每个人又都有每个人的目标,一旦目标遥不可及,就会变成人的信仰!那个人曾告诉我他的信仰:拥有强大的力量,废除天地间一切束缚他的不公规则,建立属于自己的新规则!届时,乾坤运于掌间,天道为之所用!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天地间任君纵横!让他的敌人尽化灰飞,与他爱的人一起长生不老!”

左纶煌说至此处,目光悠远,豪气冲天,似是极为艳羡此人的胸怀和信仰!

萧子邪亦是听的热血沸腾,尤其是废除天地间一切束缚的规则,建立属于自己的新天道!运乾坤于掌,纳天道在胸!这是何等的豪气冲天!第一次,萧子邪心里开始滋生有自己信仰和目标的感觉!

秦殇亦是听的极为出神,美眸中光华闪闪,似是有一丝崇拜的神情!

左纶煌回过神,嘿嘿笑道:“子邪,你且想一想,那些被你从太虚幻境中救出来的妖魔鬼怪,哪一个都是世间顶级的魔头,随便哪一个也可以在天地间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他们是你救出来的,若是有所羁绊还好,若是无人管制他们,到时候免不了生灵涂炭!世人虽不为你所杀,却因你而死,你又忍心吗?”

“况且一旦逆天,他们以一己散沙之力,最终也是魂飞魄散,你救他们与不救他们又有何妨,倒不如让他们老死太虚幻境来的好了!既然你已经把他们救了出来,就要安排他们的出路,否则,今日你虽救了区区百人,他日因你而死的却是百万千万之数,你如何自欺欺人置身事外?”

说到此处,左纶煌见萧子邪眉间神色,似是颇有异动,知道自己的话他是听进去了,不由心中窃喜。

秦殇看着左纶煌,秋水明眸迸射出道道光彩,没想到这人倒真是会劝说别人!

萧子邪也知左纶煌说的的确极为有道理,顿时头疼至极,原本只是想联合妖族一起突围逃出太虚幻境,后来也不过是一时将他们的处境比成了自己,才顺便将他们救了出来,谁知道现在竟会赖上自己!而且当时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这真他娘是个烫手的山芋啊!

萧子邪欲哭无泪,眼见左纶煌洋洋自得的模样,心里不由烦闷,阴测测道:“大哥,论计谋、心机、手段,小弟没一样比得上你!你才是真正的人中龙凤,而且你可是货真价实的妖族,为何不将这些妖魔鬼怪收入你旗下?”

阴森一笑接着说道:“而且那九尾银狐看似极为有威严,让他统领群妖倒也不错!怎么也比小弟强啊!”

左纶煌闻言一怔,心里骂道,臭小子,老子费了半天口水,就是想拉你下海,岂能让你一个太极手就推回来?论忽悠和推卸责任,老子可是你祖宗级别的!

随即讪讪笑道:“子邪你说笑了!那些妖魔鬼怪一个个桀骜不驯、自视甚高,鼻孔都是面向青天的,现在谁的话也不听啊!况且,为兄的老祖宗也在其中,就是那个九尾银狐左妖磐,虽不知是不是真的,但应该也不是假的。老哥如何能够对他们指手画脚?那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却独独对你言听计从,也只有你才能制衡他们!”

眼见萧子邪依旧有些犹豫,左纶煌大摇其头,悲伤不已,顿时仰天长叹道:“罢了!为兄说过不会勉强为难你的!既然你执意不肯统领群妖,我也只好过去跟他们说了。到时候,让他们自行离开,随便到哪个山头称王便是了!只是可惜了多少生灵便要惨遭毒手了!”

言语间左纶煌转身就走,边走边摇头悲叹:“到时候腥风血雨、血流成河、生灵涂炭,男女老幼,生生死死,惨不忍睹,天可怜见!可怜呐!更可悲的是,他们到死的时候,估计都不知是被哪个善人好心害死的……”

萧子邪面色忽青忽白、忽红忽黑,可谓五颜六色,身体更是被左纶煌的话语气的颤抖不已,良久才轻叹道:“罢了!我、我便做了这妖族圣子罢!”

左纶煌耳朵一动,心里顿时大喜,等了半天没走就等这句话呢!顿时转身飞射回来,一把抓住萧子邪的双肩哈哈道笑道:“好兄弟,不愧是有所担当的男子汉!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今日,你舍己为人的慈悲大无畏精神,当真是可谓天地动容!”

秦殇眼见左纶煌得意之色,再看萧子邪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满面痛苦,顿觉莞尔!只觉眼前这二人可谓是一对活宝兄弟!随即又看了看左纶煌,目中精芒大作,以这左关煌的智谋,收服群妖决计不是难事,为何却一定要拖萧子邪下水,让他领头呢?

秦殇仔细端详了左纶煌一阵,越看越觉他神秘莫测,只觉他举止气度温文尔雅中不乏豪情霸气,光芒内敛,可谓气势惊人!左纶煌绝非贪生怕死之人,骨子里又极为骄傲,却甘居人下怡然自得,当真是令人想不通!

萧子邪虽无奈接受了统领群妖之事,却依旧对逆天有一丝抵触,皱眉道:“大哥,你看该如何处置这些妖魔鬼怪?我出无神山时,家师曾交代我办三件事,却是一件还没办到,现在哪里还有精力再去统领群妖?更不要说率领他们去逆天了!”随即又将老头子交代自己的三件事情说了一遍。

左纶煌闻言目中精芒大闪,面色似是也很激动,连忙嘿嘿笑问道:“你那师兄到底犯了何事被人囚禁?”

萧子邪微微摇头,这事他也不知道,只得说道:“那冷九阴讳莫如深,怎么也不肯明说,故我也着实不知。不过,好像我师兄在世上有许多仇家,就连我世尊也是极为忌惮!”

左纶煌闻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激动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应该是那人无疑!居然是他,居然是他!”言语间激动兴奋至极,眼神中也是迸射出强烈的仰慕神色!

秦殇和萧子邪均是面色疑惑之极,然而左纶煌却神色神秘,竟也是卖起了关子不肯明说!着实令萧子邪和秦殇大为郁闷苦恼!

三人调闹了一阵,左纶煌见萧秦二人神色不善,连忙转移话题道:“子邪,关于逆天一事,本就不能一蹴而就,为兄倒有一计可暂时推挡那些妖魔!”

萧子邪闻言顿时来了精神,仔细听起来。秦殇心知这是左纶煌金蝉脱壳之计,想要引开话题,但见他当真不肯透露半分,也不想勉强他,故而仅是一笑了之,也认真听起来!这左纶煌当真给了她许多神秘高深的感觉!

左纶煌眼见成功转移二人视线,哈哈笑道:“此时,妖族已经大举入侵桃花仙源,但是三大隐仙圣地一旦全力介入,几乎很难成功!我们现在要兵分几路。一是由圣女向妖族提供修炼典籍,二是在鬼门盛典上拿到天道之心,三是令妖族隐遁,退回十万巫山,四是拉、打、压分化仙源势力,五是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势力,六是逐渐消散仙源对妖族的仇视心理!”

顿了一顿,左纶煌目中光芒闪闪接着说道“桃花仙源看似人灵为尊,事实并非如此!我羽瑶山庄大都是妖精,螭囿山庄乃羽族人灵共处,羽族亦是势大!唯有水月山庄和绝器山庄乃是人灵势大!不过……”

左纶煌微微卖了个关子,像一只小狐狸般嘿嘿窃笑道:“绝器山庄的主母百里婧沧依我所见,亦是妖族!而且还是个很有来头的妖族!若是为兄调查的不错,那百里婧沧应该是原先黑水龙神百里千秋的女儿!”

此言一出,萧子邪只觉脑袋嗡的一声炸开来,顿时混沌一片!

(今日两到三更,下午还有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