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转移 正文 倔强的头颅

望蓝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size][/URL] 等到赵木赶到公司时,业务主管司马奇已经再开始跟身边的工作人员布置工作了。这是个50多岁的中年人,跟赵木一样也是从小在长江边上长大年纪轻轻就上了外国公司的轮船当水手。他仅仅用了2年的时间便对整个长江航道了如指掌。后来,卢经理开创民生公司的时候专程拜访了这位业务能手花重金把他邀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


等到赵木赶到公司时,业务主管司马奇已经再开始跟身边的工作人员布置工作了。这是个50多岁的中年人,跟赵木一样也是从小在长江边上长大年纪轻轻就上了外国公司的轮船当水手。他仅仅用了2年的时间便对整个长江航道了如指掌。后来,卢经理开创民生公司的时候专程拜访了这位业务能手花重金把他邀请了过来。从此,他也成为了整个民生公司主管航运的业务主管,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丰富经验赢得了大家的尊敬和信任。

看他一脸疲惫的样子,估计昨晚又熬夜了。他强打起精神,嘶哑着嗓音一丝不苟的下达着任务。赵木心里看的有些发酸,急忙快不走了过去,喊了一声:“司马先生!”

“好你个木头!”司马奇看见赵木脸上突然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我都听说了,你们那班人干的不错,不仅仅超额完成了任务而且货物的安全也保障的很好啊!政府那边负责接收的官员还专门给卢经理去了电话,点名表扬你们呢!”说到这里,司马奇那苍白的脸上兴奋的终于有了一点血色,感叹道:“到底是年轻人啊!”

赵木没有丝毫高兴的感觉:“大敌当前,能为国家做点事情!兄弟们心里也高兴!司马先生,您可要注意身体啊!卢经理一走,您可就是兄弟们的主心骨了,公司大大小小的轮船都很等着您调度呢?”

司马奇无奈的笑了笑:“我倒是想休息啊!但是现在卢经理已经接受了政府的任命,要统管和安排长江流域的全部运输力量,已经没有精力再具体管理公司的事情。我要是不日日夜夜的钉在这,怎么能让卢经理放心做自己的事情呢?”

“您今天这么着急的把我找来,是有什么大事吧!”赵木扶住司马奇在椅子上坐下,急切的问道。

司马奇苦笑着叹了一口气:“听说了吗?政府为了防止日军的军舰沿江而上,已经命令海军在江阴要塞附近自沉战舰阻塞航道了!”

赵木缓缓的点点头,表示知道。做为一个船长,他很明白水手与轮船之间那种微妙的感情。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任何一位称职的船长都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轮船。更何况,海军的身上还有军人的骄傲。古今中外,无数位英勇的海军将领在最后的时刻都会选择与自己的战舰共存亡就是一个很极端又很典型的例子。

他心里很清楚,若非战局不利政府和军队是断然不会做这样的决定的。

司马奇顿了顿,又继续说到:“可是,海军毕竟还承担着守卫江防的任务,没有足够的轮船拿去阻塞航道。所以,政府要求我们对海军提供协助!”

赵木腾的一下从自己的作为上跳了起来,大声嚷道:“您的意思是说,政府要让我们自己把船沉到江里?他们知不知道,这段时间兄弟们为了完成运输任务,顶着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没日没夜的加班加点!没让一艘被炸伤的轮船停运!他们这么做算什么?”

司马奇轻叹了一声:“兄弟们的苦衷我还能不清楚吗?可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苦衷又有谁知道呢?沉船阻敌是个窝囊的决策,担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谁让我们的海军现在这么弱小呢!”

赵木也失望的摇了摇头,过了半响他才不满的追问:“船让我们沉了,让货物还要不要我们运?”

司马奇点点头:“当然要运,而且政府方面还要求我们在目前的基础上尽量加大运力保障前线的物资所需!”

赵木听了,焦急的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步:“公司有多少家底,您心里最清楚。我们现在承担的任务早就超过了我们运力的极限了。为了保障任务,兄弟们可都一直很久没睡上个好觉了。现在倒好,船比以前少了、运输任务却比以前还多。这活就没法干了!”

“话不能这么说,”司马奇耐着性子劝解他道:“我已经和卢经理商量过了,这两件事情其实并不矛盾。我们沉掉的轮船都是些性能落后或者已经被日本飞机炸伤了的船。这些轮船虽然还能行驶,但是速度慢、故障率高,运输的效率很低。如果我们下决心放弃这批船,一来可以帮助海军完成阻塞航道的任务,二来可以将更多的人力、物力集中和补充道到我们现有的运输队伍中去。这样的话,虽然我们的总的吨位有所下降,但是实际运力应该和原来持平甚至还会有提高!”

赵无奈了叹了口气:“既然公司都做决定了,那我们照办就是了。请先生放心,我虽然是咱们公司最年轻的船长,但是每艘船的船头跟我都是老交情了。到时候,您要是遇到有谁不听话的,就跟我说,我去跟他们讲道理!”

司马奇听到这句话,心里就放心了。赵木这个年轻人不仅仅在业务是把好手,人缘也很不错。虽然年轻不大但是在公司的资历却很深,在员工中间也很说的上话。这也就是为什么司马奇要先找他来讲道理的原因了。

“弟兄们的情况怎么样?”司马奇关切的问道。

”说实话,很不好!“赵木眉头一皱,几乎是脱口而出:“自开战以来,弟兄们一直就忙的不可开交。现在全国上下都在集中物资保障前线抗日,后方到处都是缺衣少粮。兄弟们不但睡不好觉,连饭都吃不饱,基本上都是饿着肚子在岗位上坚持!”

司马奇的脸色有些沉重:“弟兄们都是好样的啊!”

赵木自豪的一笑:“其实,这也没什么!大家都知道现在是国难当头,所以干劲都很足啊!只是大家眼睁睁的看着国军节节败退,心里都免不了有些着急啊!”

司马奇听了笑了笑:“往日里,公司生意好的时候经理为了让大家多加点班少不了要请大家喝酒吃肉,可是大伙还是不满足仍然要叫苦连天的。可是现在弟兄们又累又饿的忙活了好几个月,心里还是干劲十足。你说这是为什么啊?”

“这还用说?”赵木狠狠的拍了拍自己胸膛,大声嚷道:“日本人都他娘的把刺刀顶到我们的心口上了,要是我们还不反抗那还算是个男人吗?就像川军出川时说的那样: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死在抗日的路上!”

司马奇微笑着点点头:“只要国人都有这种坚韧不拔的精神,那么日本人的武器再先进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困难时暂时的,中华民族傲世五千年我们虽然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但是永远不会屈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