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5.html


上海滩的浪荡公子都知道露兰春是黄金荣的女人,所以,即使对露兰春垂涎不已,但慑于黄金荣的淫威,没人敢去招惹露兰春。

但有一个人却没把黄金荣放在眼里,他就是浙江督军卢永祥的儿子卢筱嘉。卢筱嘉相貌英俊、风流倜傥,当时,与孙中山的儿子孙科、张作霖的儿子张学良、段祺瑞的儿子段宏业一起被人们称为“四公子”。

卢筱嘉向来喜欢看戏,在看了一次露兰春的《宏碧缘》之后,彻底被露兰春迷住了。仗着自己的老爸有权有势,他毫不顾忌露兰春是黄金荣的女人这一事实,对露兰春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这天,他又带着几个随从来到共舞台看露兰春的戏。当然,他不仅仅是来看戏的,准确地说应该是来看人。

他早早地来到包厢,趁着大戏还未开场,唤来一名随从,交给他一张约会的帖子和一枚包装精美的钻戒,让他到后台交给露兰春。

当时,露兰春还在化妆,看到来人送的东西后,她吃了一惊: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卢筱嘉送来的,难怪胆子这么大,敢在黄金荣这个太岁头上动土。

露兰春的心有点乱了。但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她还是把戒指退回去了,只留下了请帖,但也没有给个明确的答复:赴约还是不赴约。

随从回来后,把情况说了一遍,卢筱嘉顿时火冒三丈,暗骂道:不识抬举的贱货。

这时候,离开场还有几分钟的时间,黄金荣也在保镖的前呼后拥下,走进戏场,坐到了他固定的包厢里。

片刻后,一声清脆的锣响,戏开始了。

由于刚才的事情,弄得露兰春心里乱糟糟的。她一直在想:卢筱嘉不是个善茬,刚才的处理方式会不会惹来什么祸端呢?

带着这种思虑,她来到了台上。

按照定式,露兰春上场后,要先甩一下水袖,移步到台中央,然后将腰上的垂带踢上肩头,做一个漂亮的亮相。

但是,就在踢垂带的时候,意外出现了——她竟然接连踢了三下,都没能把垂带踢上去。

按照惯例,台上的演员做错了动作或者唱错台词的时候,台下的观众就会起哄、叫倒好。今天,台下的观众其实早就注意到了露兰春出错的细节,但没人敢吱声,因为这是在黄金荣的场子,而露兰春又是黄金荣力捧的角儿。

但卢筱嘉不管这一套,他肚子里正憋着一股火呢,正好借机发泄一番,于是,他脱口而出:“哟,好俊的功夫,好功夫。”

卢筱嘉一喊,他的几个随从也跟着一块起哄。

换做有经验的演员,踢不上去就罢了,略过这一个动作,继续演下面的戏。

可露兰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场面,情急之下,又踢了一下。但遗憾的是,这下依然没能把垂带踢上肩头。

如此一来,卢筱嘉更加嚣张了,大声喊道:“妙哉,妙哉,再给爷踢一个。”

他的随从也跟着喊道:“对,再踢一个,再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