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帮教父杜月笙全传 第四章 巧施手腕,广交朋友 啃掉严九龄 2

金刀1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5.html[/size][/URL] 如果来到上海,没有跟杜月笙吃过饭,那就说明这人档次太低,他回去后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谢鸿勋也是久闻杜月笙的大名,所以,这次途径上海,他非要严九龄代为引见,与杜月笙把酒言欢。 这可把严九龄难住了。 之前发生的不愉快,让他自觉没脸去见杜月笙。但老朋友嘱托的事情,他又不能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5.html


如果来到上海,没有跟杜月笙吃过饭,那就说明这人档次太低,他回去后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谢鸿勋也是久闻杜月笙的大名,所以,这次途径上海,他非要严九龄代为引见,与杜月笙把酒言欢。

这可把严九龄难住了。

之前发生的不愉快,让他自觉没脸去见杜月笙。但老朋友嘱托的事情,他又不能不办。

最后没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给范回春打了个电话,请他代为引见。

范回春接到电话后,气不打一处来,当即把心中郁积已久的不满发泄了出来,他不留情面地数落道:“你严老九不是架子大吗?今天怎么也要求人了?有什么话你自己去找杜先生讲,我不管。”

严九龄自知理亏,只好赔着笑脸听范回春数落,嘴里说道:“范兄,上次的事,我知道错了。不管怎么说,咱这么多年的老朋友,这个忙你一定得帮我。”

“现在你知道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当初干吗去了?你说你做的那事情,叫我这张老脸都没处搁了,我范回春在上海滩闯荡这些年,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瘪。”范回春余怒未消,继续朝着严九龄开炮。

严九龄没办法,只好继续检讨:“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改天我一定登门向范兄请罪。”

范回春的气出得也差不多了,考虑到杜月笙一直想结交严九龄,而这次又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就软下口气,说道:“好了,这个话我帮你递,谁让咱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呢。”

听到范回春终于答应了,严九龄像死刑犯受到特赦一般,高兴得不得了,急忙说道:“多谢范兄了。”

当范回春把严九龄的意思转达给杜月笙后,杜月笙立即派人给严府送去了两张请帖,请严九龄和谢鸿勋一块到杜公馆赴宴。

接到请帖后,严九龄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他彻底服了,心中叹道:这个杜月笙果然是个胸襟宽阔之人啊,我严九龄自愧不如。

严九龄和谢鸿勋来到杜公馆后,杜月笙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出门迎接,热情招待。主宾三人喝得尽兴,谈得也尽兴,可谓是其乐融融。

严九龄又忍不住暗暗感慨:难怪都说杜月笙会做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啊。

席间,谢鸿勋说起这几天游逛租界的感触:“洋人的鬼点子就是多,吃的、玩的,都是五花八门,连他们做的那些小玩意,也是巧夺天工,令人叫绝。”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听到谢鸿勋说喜欢洋人做的小玩意,杜月笙说道:“谢兄说得对,洋人做的小玩意的确是巧夺天工。我这正好有一个洋人的小玩意,拿出来请谢兄玩玩。”

说完,杜月笙吩咐侍立在边上的女仆,去内室把那个鸟笼取过来。

一会儿的工夫,一个玉雕的鸟笼出现在众人面前,鸟笼里还有一只活灵活现的鹦鹉。

谢鸿勋和严九龄忍不住拿指头去逗那鹦鹉,可那鹦鹉却一动不动。

原来是个假的。

谢鸿勋擦擦额头上的汗,不好意思地说:“我还以为是只真鸟,太逼真了。可惜不会动弹。”

众人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笑完之后,杜月笙说道:“谢军长,其实这鸟是可以动的,不过,”说着,他从女仆手里接过一把钥匙,插在那鹦鹉身上,拧了几下。当他拔下钥匙后,那鹦鹉真的能动弹了,腿能动,翅膀能动,头也能动,嘴里还不断发出清脆的叫声,简直以假乱真。

谢鸿勋被彻底震住了,他哪见过这东西啊,连见多识广的严九龄也忍不住拍手称绝。


“真是太奇妙了,太奇妙了。”谢鸿勋忍不住大声感叹。

把玩了一会儿,谢鸿勋问道:“杜兄,冒昧问一句,你这玩物是在哪买的?我也去买一只,带回家把玩。”


杜月笙答道:“这是法国人送我的,即使在巴黎,也只有一只,更别说上海了,哈哈,谢军长是要失望了。”

谢鸿勋一脸的遗憾,又把玩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把它交还到杜月笙手中。

杜月笙早就看出谢鸿勋对这个鸟笼的喜爱。所以,在他把鸟笼交给女仆时,他悄悄地告诉她:“赶紧把鸟笼包好,送到谢军长的车里。”

女仆领命下去了,他继续与宾客把酒言欢。

杜月笙跟女仆说话的时候,谢鸿勋离得比较远,所以他并没听到杜月笙说了什么。但是严九龄就在杜月笙的旁边,所以杜月笙说了什么,他听得一清二楚。

严九龄悄悄地拉了一下杜月笙的袖子,满脸真诚地说:“杜先生,谢军长不会收的。”

杜月笙把手一伸,握住严九龄的手,也悄声说道:“那就请严兄代谢军长收了吧。”

通过这个事,杜月笙用个人魅力把严九龄彻底征服了。从此,他和严九龄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众人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笑完之后,杜月笙说道:“谢军长,其实这鸟是可以动的,不过,”说着,他从女仆手里接过一把钥匙,插在那鹦鹉身上,拧了几下。当他拔下钥匙后,那鹦鹉真的能动弹了,腿能动,翅膀能动,头也能动,嘴里还不断发出清脆的叫声,简直以假乱真。

谢鸿勋被彻底震住了,他哪见过这东西啊,连见多识广的严九龄也忍不住拍手称绝。


“真是太奇妙了,太奇妙了。”谢鸿勋忍不住大声感叹。

把玩了一会儿,谢鸿勋问道:“杜兄,冒昧问一句,你这玩物是在哪买的?我也去买一只,带回家把玩。”


杜月笙答道:“这是法国人送我的,即使在巴黎,也只有一只,更别说上海了,哈哈,谢军长是要失望了。”

谢鸿勋一脸的遗憾,又把玩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把它交还到杜月笙手中。

杜月笙早就看出谢鸿勋对这个鸟笼的喜爱。所以,在他把鸟笼交给女仆时,他悄悄地告诉她:“赶紧把鸟笼包好,送到谢军长的车里。”

女仆领命下去了,他继续与宾客把酒言欢。

杜月笙跟女仆说话的时候,谢鸿勋离得比较远,所以他并没听到杜月笙说了什么。但是严九龄就在杜月笙的旁边,所以杜月笙说了什么,他听得一清二楚。

严九龄悄悄地拉了一下杜月笙的袖子,满脸真诚地说:“杜先生,谢军长不会收的。”

杜月笙把手一伸,握住严九龄的手,也悄声说道:“那就请严兄代谢军长收了吧。”

通过这个事,杜月笙用个人魅力把严九龄彻底征服了。从此,他和严九龄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